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柯文哲選總統的三部曲「貶低侯友宜、逼國民黨退選、成為藍白共主」,哪一步成功與做錯了?
2023/11/30 12:14
瀏覽895
迴響2
推薦12
引用0

柯文哲以郭台銘為餌,誘侯友宜到君悅飯店小房間準備威逼侯當副總統最後卻失敗,柯文哲表情盡顯沮喪,柯最終目標先下架國民黨已然失敗!我原本支持柯文哲,從他嗆侯友宜比民調輸的退選後,我就認為柯文哲完全不可信,還好國民黨雖然被郭台銘與柯文哲愚弄好幾個月,總算守住底線,沒有連神主牌都拿去給柯文哲當材燒取暖了。



我對柯文哲的看法就是認為他嘴砲一流、行政建設能力是地方自治史上最差,但由於他有可能可以打敗民進黨,所以非常勉強的支持他,可以看看我過去寫過的文章為證。

我過去對柯文哲其實也有對他非常反感的時候,因為他在2020年總統大選退卻了,我認為如果柯文哲當時也參選,當時選舉不會那麼一面倒,但柯文哲當時沒有參選,我就認為柯文哲是畏苦怕難,只想搭便車的候選人。

時間來到今年,柯文哲採取一種非常詭異的方式搞「藍白合」,一方面是國民黨已經輸怕了,輸到一點人格都沒有,用一種跪求的方式向郭台銘磕頭而不開戰,讓我對國民黨很反感!為何郭台銘四年前玩你一次,現在又要這樣被玩?

後來柯文哲愈發猖狂,極其出言不遜,由於我不是侯友宜的粉,也冷眼看國民黨,所以沒有對柯文哲種種行徑特別的不滿。

但是,柯文哲竟然嗆跟侯友宜比民調「輸的退選」,柯文哲大腦中根本就毫無民主價值,別人的民主政黨產生的候選人,竟然可以由你這個一人政黨就決定「下架」?

所以我在2023/10/11寫下” 柯P嗆民調輸的退選就是要在總統大選中抹去國民黨:柯文哲完成民進黨轉型正義做不到的事!民進黨應該對柯公開道歉!”,我認為柯文哲的陽謀從貶低侯友宜開始,到「逼國民黨退選」就圖窮匕首現:

柯文哲根本不想藍白合,他要白吞藍!

柯文哲其實也不斷強調,他非常討厭國民黨,他又非常瞧不起侯友宜,而國民黨這幾個月委曲求全的軟弱,無論是對郭台銘或柯文哲,都在在顯示國民黨自己很弱,要不然怎麼會這樣像狗一樣跪著舔呢?

然而,到了馬英九登高一呼比民調,柯文哲親自簽了他後來覺得被騙的六點文件,我當時突然覺得原來我錯怪了柯文哲?

所以,我在2023/11/15寫下” 柯文哲的「讓步」:非柯不投、無郭台銘就郊遊的比例有多少?”,而我當時被柯文哲的演技”感動到”,我住的選區剛好就有民眾黨立委賴香伶參選,我甚至決定要給這個小黨一點支持,投票給民眾黨不分區及民眾黨立委了!

這也反映在台灣民意基金會2023-11-26 公布的民調,25.3%支持台灣民眾黨,24.8%支持中國國民黨,24.5%支持民主進步黨,調查訪問期間是2023年11月19日至21日,而藍白合破局是調查前的事,我正是由藍白合破局後,對柯文哲及他的一人政黨無比的反感。 



這段政治的演變果然如柯文哲前幕僚之前的預言,她怎麼說呢?

自由時報報導:“民眾黨主席、總統參選人柯文哲傳出9月27日在內部會議中針對目前「藍白合」走向大表不滿,卻又在一場活動中改口稱「藍白最後一定合」,對此柯文哲前幕僚吳靜怡大酸:「柯文哲就像愛情劇裡毫無原則的渣男,最後一定辜負所有人。」

能在將近兩個月前就預言「柯文哲就像愛情劇裡毫無原則的渣男,最後一定辜負所有人。」,這太神了。




回到主題,柯文哲的「吃掉國民黨三部曲」在第二步就失敗了,當然無法成為「藍白共主」。

侯友宜之所以聲勢起不來,要從被郭台銘拉扯民調開始,一直到被柯文哲「藍白合」牽制,整個國民黨不只對郭台銘不攻擊,也不檢討柯文哲台北市長任內大巨蛋、內湖交通乃至市政毫無建樹的問題。台灣地方自治史這麼多年以來,直轄市民調最低、硬體建設最少及一個巨蛋拖八年都弄不好的「奇蹟」,放眼全世界已開發的大城市,台北市的龜速施政效率,柯文哲能作為民主制度下的表率。

但是,柯文哲不談大巨蛋為何八年還蓋不完,用什麼最大黨組閣、給台灣新的政治文化的話術,家庭中的柯媽媽、柯妹妹、陳佩琪全家對政治都有意見,成功贏得支持者的心,還有用「兩岸一家親」、「雙城論壇」、「藍白合」的話術讓許多深藍團體認同,柯文哲的2024總統大選策略,無非就是將國民黨取而代之,把侯友宜在總統大選選票上「劃掉」!

為何這樣說呢?

因為當時當柯文哲喊「比民調輸的退選時」,我因此不再支持柯文哲,我不認同這樣把一個政黨抹除,但許多藍營名嘴竟然說「侯友宜真的該考慮退選了」,我相當驚訝,這些人為了贏不擇手段嗎?多元政治是這樣搞嗎?柯文哲滿口反對下架民進黨,但他做的就是下架國民黨。

這些藍營名嘴吃了柯文哲的口水的原因或有誰這麼說過,現在也不必談了,因為藍營的核心支持者與真正的決策層,對柯文哲始終有戒心,國民黨最該感謝的是沈富雄。

沈富雄自稱曾多次與柯文哲獻計,後來沈富雄對柯文哲非常不滿,說柯文哲「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當年初國民黨一頭熱要藍白合或羅智強領銜「政黨輪替大聯盟」時,沈富雄力排眾議,建議找金溥聰,當時是六月多,雖然沈富雄藍白最後一定合的預測錯誤,但他所謂錦囊秘笈藏了前總統府秘書長金溥聰是正確的。

最後談談柯文哲登記參選後變成宅男的故事。

報導說,2024大選正副總統候選人,國民黨推出侯友宜、趙少康,對決民眾黨的柯文哲、吳欣盈。不過,相較「侯康配」25日造勢行程跑透透,「柯盈配」則靜悄悄毫無公開行程,媒體人張禹宣驚呼是史無前例的怪現象,他分析藍白破局後,柯文哲恐淪為首位「蹲家型總統候選人」。



張禹宣分析並非柯文哲不想跑行程造勢拚聲量,而是無處可去。他提到,藍白合破局後,國民黨中央下令禁止小雞邀請柯文哲站台,加上民眾黨的地方立委人數不多,才造成柯文哲沒有公開行程,張更看衰柯文哲「這只是開始」。

以我的看法,為何民眾黨的地方立委提名人數不多,那才是「藍白合」破局的關鍵。

以民眾黨2022年九合一選舉在縣市議員提名及最終投票結果來看,民眾黨提名區域立委的當選率若無國民黨禮讓,應該就是零。但柯文哲2023年10月1日表示,如果國民黨要搞「併吞」,那他也會在每個選區都提一個區域立委候選人,「看他們要掉多少?」「不要講狠話啦!」

由於柯文哲當時要搞「藍白合」拖垮國民黨侯友宜的「大戰略」,所以沒有在所有國民黨已提名的選區都提名,這因為柯文哲也找不到人,當然也沒辦法幫每個參選人出那必然泡湯的20萬保證金。

換句話說,或許國民黨心裡也知道,其實柯文哲的「藍白合」就是以柯文哲自己為尊,而若以只有柯文哲當成藍白唯一候選人的前提下,當然也不能搞垮藍營所有地方候選人做為威脅手段。

柯文哲如果一開始就以「保證共同毀滅」的姿態遍地提名區域立委作為交易條件,那所有的藍軍小雞如羅智強們就會脅迫黨中央,要侯友宜接受退選或當副手,這是柯文哲沒給自己「增加談判籌碼」的失策。

這一點,郭台銘就比柯文哲狠,2022年民眾黨徵召無黨籍的徐立信參選台北市萬華中正區立委,拿到兩萬多票,最後林郁方以7萬6千票輸給無黨籍林昶佐的8萬1千多票。林郁方解釋,郭台銘當時拍跟徐立信的照片,「整個中正萬華到處都掛」,那很多在國民黨裡面不喜歡韓國瑜的人,覺得同情郭台銘,說郭台銘支持徐立信,他們就投票給許立信,林郁方最後落選只輸了3、4千票

如果柯文哲「保證共同毀滅」或改變心意決定支持民進黨「延年益壽」,都會讓國民黨更不好選。

結論:

藍白合最後的結局並非無言的結局,或許可能侯友宜及他的軍師金溥聰本人都想到了,為了避免禍起蕭牆,金溥聰就曾嚴重警告羅智強多次,六月金溥聰質疑羅智強助長他人威風,並且在陳長文背後操刀!七月的報導就提到,金溥聰又直接點名羅智強,批評羅竟然提出「再做一次民調」的荒謬想法,只要有一點政治常識、懂得談判技巧的人,不會在此時把底牌打出去,羅所為不就是害怕他自己會輸?「我看不起他在最安全的地方(選區)搞把戲!真的不要把我給…」主持人追問:「惹毛了?」金揮手說,現在不想說太過分的話

換句話說,要不是侯友宜的堅持與忍耐,國民黨已經變成柯文哲的兒皇帝,而柯文哲如果沒有一開始就用「比民調輸的退選」去「消滅侯友宜」,事態也不會像今日一樣,或許藍白合有可能走向另一個結局。

藍白合終究證明是「難柯一夢」,一個蛇吞象、吃緊弄破碗的故事。



Blackjack 2023/11/26

大屋頂下/用哪一隻手拿燒餅?(上) 柯文哲翻船在門口水溝

2023-11-25 01:22 聯合報/

黃年

季青漫畫

季青漫畫

十年前,民進黨將柯文哲扶上台北市長;十年後,柯文哲將賴清德送進總統府。

民進黨賺到了。歷史的弔詭。

藍白合一直糾纏在兩個因素上:

一、就總統候選人的特質來說,柯文哲比侯友宜「有戲」。柯喜歡麥克風,靈活,語帶機鋒。侯則言語平淡,說服力及感染力相對較弱。柯的「競選能力」較侯強,這是一般民眾的看法,也是柯的自信所在。所以,他起手就將藍白合定位為柯侯二人一對一的「釘孤枝」,單挑。

二、但在討論藍白的總統選舉合作時,畢竟不是柯侯兩人摔柔道可以解決。這就出現了是否應當將「政黨實力存量」加入考量的問題。一般有兩種看法:

①比如說,合組千股的公司。一方持百股,一方持九百股。持百股者若堅持做董事長,是否合宜。

②比如賭博。一方持五根棒棒糖,一方有一貨櫃巧克力。五根棒棒糖主張要與一車巧克力梭哈。是否合宜。

糾纏在這兩個因素的藍白合,社會輿論有各種各樣的看法。但柯文哲的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他主張釘孤枝,用五根棒棒糖梭哈。

其實,柯一出手,就不在「藍白合」,而在「藍白鬥」。

九月,在藍白幕僚開始接觸的時段,柯就放話:「全民調,輸的退選。」意思是說,若柯贏了,侯友宜就連副總統候選人都不是,甚至國民黨能否推薦副總統也未可知;柯若輸了,也不做副總統搭檔,藍白即告拆夥。零合不是合,而是鬥。

十月初,他改口說:「民調輸的一方,可推薦副總統候選人。」若照此案,如果柯贏了民調,侯友宜也不可能留下搭檔。柯的「藍白鬥」,就是先拆解「侯柯配」,因此不斷放話羞辱霸凌侯友宜。

回應柯文哲的「藍白鬥」,國民黨開出「侯柯兩人必須在選票同框,國民黨正副皆可」的底線。十月十五日上午十時,馬英九見證的四巨頭會居然出現了令眾人意外的轉折。

首先,維持了全民調,只是不舉辦專案民調,而採計已經公布的既有民調,又接受十五至十七日三天的新民調。公允地說,這個結論比較符合柯文哲的方案。國民黨放棄了政黨實力全民調,獲得的是盡量排除了專案民調的灌水疑慮。

關鍵問題在「抽樣誤差範圍」上,也就是後來爭吵的三%、六%。當天,朱立倫曾當面向柯文哲說明什麼是「統計誤差範圍」,柯均表示理解及同意。會後發布的《兩黨協商共識》也明載「雙方同意,若超過統計誤差,由勝者得一點;若在統計誤差範圍內,由侯柯配得一點」,文中「統計誤差」四字用了兩次,柯文哲也簽了字。

當場簽字前,柯文哲的隨行幕僚還提醒他,這個「共識」與早上九時民眾黨內部公決的方案(底線是舉辦專案全民調)不同,但柯文哲堅持,要對方「不要再說了」。

而且,「共識」指出,「(未來聯合政府)民眾黨主責監督制衡,國民黨主責建設發展」,似乎顯示柯當時心中對如果出現「侯柯配」的架構已有想像,甚至當場還提出民眾黨在「聯合政府」要的職務是法務部長、金管會主委、NCC主委等。又在當天晚上政論節目中,柯對名嘴們均預言「共識」可能出現「侯柯配」並未反駁,反而說「我可以接受讓他(侯)當,為了台灣,我不會那麼堅持,因為最大目標是要能完成政黨輪替」。柯文哲還當場說,他未來的角色是「監督國民黨」,「要當鑽到國民黨肚子裡的孫悟空」,惹來同框名嘴大笑。

這些鮮明的情節顯示,十五日當天,柯知道他簽的「共識」存有「侯柯/柯侯」兩種可能,他當時的心態是:「為了台灣,我不會那麼堅持。」

然而,十七日漏夜,三名專家對民調評估結論未達共識,擇期再議。不料,十八日一大早,民眾黨就將風向帶往「竟然要我們讓六%,吃人夠夠」,這時「共識」上的「統計誤差」突然完全消失。

其實,柯文哲一向把「讓三%」與「統計誤差範圍正負三%」當作同一概念來使用。然而,如今他把「讓三%」解釋為「讓正負一點五%」,又將「統計誤差正負三%」說成「讓六%」。如此一來,使得原本是科學爭議,立即轉為政治爭議,完全脫離了柯文哲原來簽了字的「共識」。藍白終告破局。

回顧藍白合這場黃粱大夢。柯文哲有「得寸進尺」的企圖心,可以理解。但是他從「全民調,輸的退選」的動念開始,一直用「柯侯鬥」的手法來操弄「藍白合」,目空一切,要整個政治舞台為他一人清場,這不啻是「得寸進里」,則是異想天開蛇吞象。

許多人用「蛇吞象」形容柯文哲。蛇吞象,是蛇的錯還是象的錯?依柯文哲的看法,是象的錯。

二○○○年總統大選,李登輝力拒「連宋配」,想演出一場全碗捧去的蛇吞象。後來見情勢無法撐持,李回頭想接受連宋配,宋不回頭。李登輝因此吞下大選慘敗,也改變了他自己、國民黨與整個台灣的後來,輸到脫褲。前車之鑑,柯文哲已蹈上覆轍,可以準備「挺著胸膛躺下」。

柯文哲說,原以為是大腸的問題,打開肚子是小腸,所以不能用大腸的方法處理小腸。他原本咬定自己非正莫屬,但在十五日好像認知副手也是「無魚蝦也好」;不料卻在隔天又把眼睛移回到大腸,且把手術刀留在打開的肚皮上。

其實,如果「為了台灣,我不會那麼堅持」的一念尚存,柯文哲當副總統候選人也可以是一位興風作浪的副總統候選人,當副總統也可以是一位呼風喚雨的副總統。如今,蛇吞象,噎死自己,南「柯」一夢。

十五日的「共識」,原可順水推舟,現在竟演成推車撞壁。

柯文哲的政治技巧高於政治境界。追求「柯侯配」是他的野心壯志,毀滅「侯柯配」則是他的狂妄淺薄。

總統或副總統,對柯文哲來說,其實只是左手拿燒餅或右手拿燒餅的不同。如今,左手能拿到的燒餅,他不拿,右手也明明拿不到,還把燒餅奉送給賴清德享用(柯說最恨民進黨?)。機關算盡,竹籃打水一場空。

藍白破局。黃珊珊說「拒絕簽字是我的決定」,柯文哲說當時手機靜音,他睡得正香。好好笑。

如果柯文哲是受黃珊珊等人的情勒而改變了「為了台灣,我不會那麼堅持」的念頭,那真是陰溝裡翻船。柯文哲這條獨木舟,台灣這艘大船,就這樣翻覆在民眾黨自家門口的小水溝裡。未來的歷史會不會如此解釋?(明日續)

大屋頂下/用哪一隻手拿燒餅?(下) 藍白破局尚非最壞結局

2023-11-26 00:00 聯合報/

黃年

民眾黨總統候選人柯文哲。聯合報系資料照/記者杜建重攝影

民眾黨總統候選人柯文哲。聯合報系資料照/記者杜建重攝影

藍白破局。

此前,所有的民調顯示,藍白不合,三腳督,賴清德篤定當選。反之,藍白合,則不論侯柯配或柯侯配,皆具贏面。

柯文哲一向也持此見。他經常說:「藍白不合,誰都選不上。」「藍白不合,中華民國就完了。」

現在,柯文哲選擇了他自己說的「誰都選不上」、「中華民國就完了」。

昨日《大屋頂下》說,柯文哲自始即將藍白合視為他與侯友宜一對一的「釘孤枝」,他自始至終的執念就是「沒有侯柯配的選項」。

也就是,柯文哲非正不可。這場「藍白合」,遂被柯文哲操作成「柯侯鬥」。

柯文哲屢稱,「不是只要贏我柯文哲而已,也要贏得大選。」這句話的迴力鏢是:柯文哲也「不是只要贏過侯友宜而已,也要贏得大選」。要贏大選,就要藍白合。要藍白合,就要處理誰正誰副的問題。要決定誰正誰副,自然不能「全民調,輸的退選」;那是零和,不是藍白合。幾經周折,十一月十五日的《兩黨協商共識》,簽字達成了「全民調,決定誰正誰副」的協議。結果,柯文哲翻桌了。

「統計正負誤差範圍」,科學的說法就是「平手」,不分高下。

柯文哲將「統計正負誤差三%」指為「竟然要我們讓六%」,不但是將「平手」說成了「讓」,更幻化成了「讓正六%」的民粹印象。

柯文哲的政治操作能力較強,亦較具民粹魅力,因此他咬死要與侯友宜釘孤枝。但這畢竟是一場「藍白合」的工程,柯文哲把它搞成了「柯侯鬥」,整個事情就變質走樣了。

藍白的體質架構有基本的差異。民眾黨是「一人黨」,覆雨翻雲全出自柯文哲一張嘴。但國民黨盤根錯節,公公婆婆,能夠接受「全民調,誰正誰副都可以」已屬不易,仁至義盡。然而,好不容易柯文哲簽了字,最後的答案仍然是「沒有侯柯配的選項」。

藍白已經破局。如今來談論這些折戟沉沙的「往事」已是無謂,但是,若試用憑弔的視角來審視眼前正在發生的「歷史」,也是非常難得的閱歷。

柯文哲曾以「做一個可以改變台灣的人」自期,屢發「要改變台灣政治文化」的豪語。但是,如今,藍白破局,柯文哲孤騎上路,他不但可能走上了他自己預言的「藍白不合,誰都選不上」之絕路,而且也一手造成了「藍白不合,中華民國就完了」的困局。

柯文哲最核心的人格特質就是「變」,言行顛三倒四。而且,他的支持者不以為忤,肯定他的「變」,視此為機巧靈活,他遂享有了翻來覆去的特權。

可見,「變」非僅是柯文哲個人的特質,也反映了時潮。民眾對於藍綠建制、統獨爭議、民主虛無、正義解構、貪腐猖獗等現象深惡痛絕,因此就有「變」的期待。支持柯文哲,因為「柯文哲就是變」。

柯文哲將他的「變」,提升到「改變台灣政治文化」的高度。至於如何實現?依他原來的構想,就是「藍白合勝選,建立聯合政府」。這樣的構想是合乎邏輯的。

但是,他現在的選擇卻是:藍白合破局,聯合政府幻滅。

今天的柯文哲,說好聽是挺著胸膛躺下的唐吉軻德,說不好聽是噎死自己的蛇吞象。

在藍白合中,柯文哲必須是正,他稱此為「最強的勝選團隊」,又說「為什麼要選一個比較難選的?」

但是,在幾乎所有的民調中,不論「侯柯配」或「柯侯配」均勝過「賴蕭配」,且「侯柯配」與「柯侯配」的優勢不相上下。

柯文哲現在的決定,只能證明「藍白不合,誰都選不上」。但永遠不能證明「侯柯配」不能勝選。

所謂「比較難選」,其實「柯侯配」有柯侯配的選法,「侯柯配」有侯柯配的選法。只要誰正誰副定了,「藍白合」定了,侯柯、柯侯都有勝選的機會。這也正是侯柯配與柯侯配的民調支持度如麻花一樣互在誤差範圍內的原因。

但是,柯文哲認為他非正不可。

以下,開個腦洞。如果依照十五日兩黨共識的「統計誤差」定出正副,如果柯文哲不是非正不可,如果藍白勝選出現了中華民國副總統柯文哲,如果建立了藍白聯合政府;那麼,可以想像,柯文哲將可望是解嚴後最有能量的副總統、最有動能的小黨主席、最能呼風喚雨的關鍵少數、最能尾巴搖狗的風雲人物,當然也可以成為最能改變「台灣政治文化」的歷史明星。

如此,柯文哲的兩大宏願皆可能實現:一、在義理上,改變台灣政治文化。二、在體制上,建立聯合內閣,改變憲政遠景。

但是,藍白破局,一切皆成南「柯」一夢。

昨日《大屋頂下》說,其實,正或副,對柯文哲來說,正總統是右手拿燒餅,副總統是左手拿燒餅。現在,他右手拿不到,左手可以拿卻不拿,還把燒餅奉送給賴清德享用。這樣的選擇,為他個人政治生命計,為國家大局計,豈有此理?

柯文哲的變,使他有今日成就。柯文哲的變,也造成他今日結局。斯人也而有斯疾矣。本文認為,柯文哲政治生命至今最重要的「變」,應在十五日簽約之時。順水推舟或推車撞壁,只在是否信守此約。事後再變回「侯柯配不是選項」,則是他致命的一「變」。簽約後毀約,不啻是政治自殺。機關算盡,反而誤了卿卿的性命。

但是,藍白破局,尚不是最壞的結局。藍白分途競選,互爭「鐵達尼號頭等艙」,必生摩擦,則未來在立法院就不易組成「在野聯盟」式的反對陣營,則不但「台灣政治文化」不會改變,民進黨操持的國家政治生態之惡化亦將變本加厲。

然而,這還不是最壞的。選後,如果三黨不過半,民眾黨成關鍵少數。屆時,民眾黨就有了倒向民進黨而成為執政黨,或維持在野留守反對黨的兩種選擇。柯文哲若不甘忍受小黨淪為狗吠火車、走投無路的寂寞,就有可能演出如二○○五年宋楚瑜與陳水扁的「真誠」之會。如此,民眾黨即可成為執政黨,黃珊珊有望成為立法院副院長,黃國昌也可能出任法務部長,柯文哲的新使命將是「與民進黨共同執政下監督民進黨」,即可原原本本地照本實踐十五日的《兩黨協商共識》,只是以民進黨取代了國民黨。

如此這般,柯文哲才是真正「改變了台灣政治文化」。

以上看來是幻想,但誰能確定到時候這是否柯文哲的「最後三十秒」?變變變,我非真我。

折戟沉沙鐵未銷,自將磨洗認前朝。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2) :
2樓. 人間無味
2023/12/02 10:47

郭台銘參與總統候選人提名兩次,讓我對它的鄙視和厭惡到極點

柯文哲藍白合一事,把我對他原本還有的一點點正面評價完全打成婦的,而且對它的厭惡和對郭台銘厭惡鄙視同一等級

柯文哲的厭惡度,目前勇冠所有候選人之首,他也許可以拿回選舉保證金,但他往後政治路應該是越走越窄了

作為一個曾經支持藍白合與棄保的我,我認為大家已經給柯文哲太多機會了。綠的給你柯文哲一次機會你搞砸了,藍的給你柯文哲一次機會你又搞炸了,一大堆局處首長都在分手後有怨言,藍綠都不喜歡柯,柯文哲是不會反省的,倒是我們要反省:

是不是因為柯文哲是台大醫師我們就給他不同標準?是不是因為柯文哲有票泛藍就要屈從他?是不是甚麼失格的話都該被譴責但從柯文哲嘴裡說出來的不必?

套句柯文哲的名言:

《在柯文哲淫威之前我們竟矮了身子》OMG

最新民調柯文哲為何「厭惡度暴增」?郭正亮曝內幕:和這1事有關

2023/12/02 07:32:00

政治中心/張家寧報導

2024總統選舉三腳督態勢底定,國民黨派出侯友宜、趙少康「侯康配」,民眾黨柯文哲找吳欣盈搭檔出戰,而民進黨方面則是由賴清德、蕭美琴出線。根據《菱傳媒》最新民調顯示,柯文哲「厭惡度」較上月成長10.01%,達到56.64%。

blackjack2023/12/02 14:32回覆
1樓. nuitgrass
2023/12/01 03:36
2020大選,原先設想為三角(腳)督之戰,版主還記得這事,很多人都忘了。韓國瑜被推舉,因在三角督民調,他能贏柯文哲,三方拉扯下,國民黨才有機會贏。後來柯懼戰,懼戰外還有一個原因,他友民進黨,友蔡英文,不想得罪死了對方。

柯文哲的青年票高,如郭正亮者都把此一現象說得神秘兮兮,不以為僅是柯P好笑、幽默能解釋,以為小瞧了他。對照下,侯友宜的50歲以後票,比率相當於柯的青年票,他繼承韓國瑜藍營的傳統票源,有何奇怪神秘?

2020年的蔡英文可以跟柯文哲爭年輕人票,未必輸他,其中無奧秘,只有外緣的社會現象。

沈富雄劃分年齡線在45歲以下,年輕一代啃老,等老一代死了再吃遺產,遺產吃光了,才會開始反省,此是這一代的社會現象。柯文哲說話的語氣、作態,得到他們的偏好、喜歡,實不實在,沒人在乎。當時聽得爽,哪需要理由深思!

香港「反送中」背後有英美人加持,變成民主潮流,台灣一起順風搭乘,趕潮流。港青出生在回歸後,竟然比他父祖輩還懷念港英時代,不啻為笑話,正是台青的一面鏡子。

談到香港,當年看到雷洛探長的一幕,左派右派打得死去活來,各拿五星旗與中華民國國旗,反正都不認同港英政府,現在沒被英國殖民的香港人懷念白人,就是對現狀不滿

2020年,正如被王世堅嗆"俗辣,沒有擔當"的柯文哲,跟郭台銘眉來眼去,整天與王金平等三人十指緊握,噁心死了,後來郭台銘沒膽搞連署,柯文哲據說還罵娘,柯文哲就是不想背負讓民進黨垮台的罵名

又過四年,郭台銘又看到有便宜可撿又來蹭,這回柯文哲也要來,標準的禿鷹行徑

可憐的非綠選民沒有選擇,君悅飯店上演探長活捉詐騙犯戲碼後,原來,看過無數歹徒及兇殺場面的警察連槍戰都不怕,還怕你們詐騙,反手就扭的這批人哇哇叫

沈富雄這套理論有點像以前替李登輝加入共產黨說項,反正過去那時代加入共產黨是理想性、或是二十歲以後加入國民黨是可恥的...,諸如此類的看法

我認為,這是一代教育的影響,就像有群人聽到愛國歌曲、淨化歌曲會心嚮往之,聽到台北的天空會眼眶泛淚,就像有群人聽到反服貿反送中會拳頭握緊想打老共,打不到就打國民黨出氣一樣

這也沒啥,就是代溝,世代差異

未來四年大概還是民進黨執政,等到新潮流吃得更肥,民進黨產比國民黨產還多之時,民進黨還是垮不了,因為有老美撐腰,如同許多腐敗的親美香蕉共和國與獨裁政權一樣

至於國民黨,日薄西山、窮途末路不問可知,而柯文哲,終於變成他自己最「口頭討厭」的人了,跟財團在一起,搞密室協商(他的本性其實就是如此喜歡走邪門歪道,也沒有SOP,全都是柯學)

然後,柯文哲只剩下年輕人的四成擁護者,全台灣的藍綠都會討厭他,大概80%以上的台灣人都不會支持他,比當年韓國瑜還要慘,以後不管選什麼都選不上,除非把自己排在民眾黨不分區第一名或者市議員那種大選區複數當選的才有機會

blackjack2023/12/01 08:00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