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Kolas Yotaka出賣原住民歷史2:恨死來台一年一個多月的鄭成功,卻把之後客家人河洛人當成「移民」自然衝突?
2022/11/26 09:36
瀏覽1,236
迴響4
推薦7
引用0

Kolas Yotaka痛批鄭成功後竟把南庄事件的殺戮當成移民衝突,當年學者指出鄭成功來台一年多就死,包圍荷蘭人熱蘭遮城就花9個月,是之後鄭經殺戮多,而杜正勝與戴寶村李筱峰對荷蘭人下跪的說法互相打臉,台灣歷史究竟該如何看待?本文認為,Kolas Yotaka如果真要以轉型正義之名追究鄭成功,那Kolas Yotaka把南庄事件當成原客移民衝突的說法,隨時有可能會改變說詞外,到底還有甚麼問題。

圖片說明:杜正勝與戴寶村李筱峰對荷蘭人下跪的說法互相打臉,反映學者間對鄭成功研究程度不一。

Kolas Yotaka接受客家電視台採訪時,對南庄事件輕描淡寫成移民衝突。

先看看一些研究台灣史的學者如何互相打臉,戴寶村李筱峰二位教授在民視台灣學堂談鄭成功時,引用荷蘭方面的紀錄說鄭成功多殘忍,又談到台南觀光節關於荷蘭向鄭成功投降的圖中,「竟然」繪製荷蘭人向鄭成功下跪的圖像,「幸好」有讀歷史的人提醒,台南才沒出糗,戴寶村大談這段而李筱峰一搭一唱,結果被杜正勝狠狠打臉。

杜正勝也在民視台灣學堂有節目,整個系列可說都在談鄭成功,杜正勝說荷蘭人面對中國皇帝是可以下跪的,他們願意為了經濟利益這麼做。杜正勝特別強調,許多記載瑣碎,但歐洲人在東方個性不同,結果也不同。戴寶村認為西方人一般不下跪而否定了原本其實可能才是真相的圖片。

戴寶村李筱峰研究台灣史但以所謂「西方人一般不下跪」來推測,杜正勝討論鄭成功時並佐證歷史上荷蘭人向清國皇帝下跪的情況,我認為更注重歷史細節的杜正勝可能比較接近歷史事實。

因此,當Kolas Yotaka痛斥鄭成功「燒殺擄掠、侵奪土地、強迫殖民」時,台灣史專家、嘉義大學歷史系助理教授吳建昇認為,鄭成功來台僅1年1個月即病逝包圍荷蘭人熱蘭遮城就花了9個月時間,而鄭成功治軍甚嚴,在早期檔案中並未發現鄭成功直接殺害原住民的記錄。之後鄭軍因缺糧、缺餉,往北發展屯田墾地,強徵漢人與原民糧食,因此與當地原民部落出現衝突。至1662年5月,鄭成功已在病榻中(6月病逝)。其所屬部將與大肚王國原住民打仗,主將楊祖戰死,原住民也死傷慘重云云。

我們若再看李筱峰介紹的滿清的台灣疆域圖,其實並不包括台東花蓮,那屬於花蓮阿美族的Kolas Yotaka到底對鄭成功在恨甚麼?

顯然,Kolas Yotaka就是自居於原住民代言人的角度來看鄭成功,即使鄭成功在歷史上並沒有「打到花蓮」,但Kolas Yotaka依然痛恨鄭成功帶來的殖民

當時卑南族的監察院副院長孫大川表示若非鄭成功建立以漢人為主的社會,也許台灣與印尼、菲律賓等發展模式一樣,都是長期由歐洲人所統治的社會。因此,明明本質上就是武裝殖民的南庄事件悲劇,Kolas Yotaka既然已經定義鄭成功是「燒殺擄掠、侵奪土地、強迫殖民」,她所指控的當然是孫大川所言「鄭成功建立以漢人為主的社會」,那包括賽夏族、泰雅族領域被侵奪,日本人在歸順式誘殺鹿場泰雅族頭目薛大老等39人、日阿拐逃離,及最後該土地為客家人佔有的「南庄事件」,怎麼能說成「我們原客以前也有衝突、所以那是很自然的事情」?

而最恐怖的是,Kolas Yotaka竟然可以不斷代表原住民,三年前她代表原住民指責鄭成功,三年後她代表賽夏族、泰雅族說「我們原客以前也有衝突、所以那是很自然的事情」,這種霸權心態,不是抹殺歷史真相了嗎?

Blackjack 2022/11/24

補充:

鄭成功在台灣一年多一點的日子所造成原住民的死亡,人數當然不可能多於後來漢人客家人、河洛人「移民」造成的死亡,以本文來說,原住民與客家人乃至河洛人互相的抗爭所造成的死亡,難道不該算在鄭成功「頭上」?

如果Kolas Yotaka不這樣看待,難道是把鄭成功當成「移民」?既然Kolas Yotaka把鄭成功當成台版哥倫布,同理,當年跟著哥倫布到美洲的西班牙人,難道也被當成「移民」?

換句話說,Kolas Yotaka既然否定鄭成功,又把鄭成功當成台版哥倫布,她的邏輯若一貫,當然也必然導致否定客家人河洛人的結論

舉例來說:清代、清領、不管怎麼稱呼,當時漢人、清府乃至日本殖民,都用隘的概念「防範原住民」,既然Kolas Yotaka把在台灣僅僅一年多就死亡的鄭成功認為是台灣版本的哥倫布,當然是指鄭成功帶來的制度

而Kolas Yotaka批評鄭成功是台版哥倫布燒殺擄掠強迫殖民,其中一個鄭成功「強迫殖民」措施就是屯田防番,這又演變成為設隘、隘勇線,而當年的隘首由誰擔任?哪些族群?名字都找得到不是嗎?

Kolas Yotaka既然連鄭成功都給他要轉型正義成燒殺擄掠了,當然其附隨組織也要徹底轉個天翻地覆,把台灣所有的族群關係重新定義。

之後,我會就Kolas Yotaka的移民觀討論一番,看她所謂的「一點衝突」背後有多少流血,並檢驗Kolas Yotaka的轉型正義是否假掰。

本段為我在 Kolas Yotaka出賣原住民歷史:從說鄭成功燒殺擄掠原住民並要求取消中樞祭拜到說南庄事件「原客一點衝突是很自然的事」 一文中對nuitgrass的回應。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4) :
4樓. 刁卿蕙
2022/11/27 11:32
很欣賞Nuitgrass的留言。


現代人原可進化成為一個“完整人”,卻反被新興科技撕裂得不成人形。


中外少數族裔,尤其是原住民,面對文化傳統被踐踏,乃至人種滅絕,是弱肉強食的必然。這種“進化論”不獨西方所有,只是被西方的偽科學與哲學,給系統化和正義化,做得更絕罷了。


往者已矣,來者可追。保存原民的文化迫在眉睫,然而,這並不意味得一體視之,全部接受。而是得與時俱進,合乎更開明的思想,這才能提升這個弱勢族群的生存力與競爭力。



不久前曾看過電台介紹某台灣原族的傳統祭儀,刻意的樣板重現。從大頭目到族人,貴族到平民,階級儼然,級數令人咋舌。是誰附與大頭目最高權威?--祖靈。這不就是君權神授,政教合一的概念嗎?


以西方人精算過後的宗教教義來取代祖靈崇拜,如之何?


以高金素梅為例,她的問政表現令人激賞,她維護原民權益之外,也顧及非原民的集體利益,予人宏闊之感。對比那位羅馬拼音女自縮式的偏狹,是誰可提升原民的社會地位和形象,不言自明。正因原民秉性單純,愈顯那些藉天主/基督教義包裹政治野心的政客之可惡可鄙。沒有文字的原民,白紙一張,接受的會是何種塗鴉?


原住民被剝奪的自信與自尊,不是靠穿上民族服飾,改成羅馬拼音名就可取回。


漢文化雖有其缺陷,然而,經過數千年時間的粹煉,有種文化精髓深入基因,令此歷經苦難的民族可大可久,具浴火鳳凰的生命力。其核心思想就是中庸之道。


我以身為中國人為榮,並不妨礙我同時喜愛及享受西方文明的優點,看中國亦當如此。藝術,文學,音樂,建築,美食...曾經富裕的民族發展出的精緻品味,是無國界人類的共同文化傳承。


台獨人士去中,刻意糟蹋中華文明,獨尊東西洋,並強迫國民接受其狹隘倒錯的史觀,斬去生命樹的根,要原住民選邊站,硬是製造出原本不存在的二選一是非題,弱化國民思想力,圖利的究竟是誰?

其實原住民選邊,某種情況也是不得不然,就像過去日本征討原住民時,會有去「勸和」的人,他們說日本人如繁星一樣多,若戰到底會有滅族之虞,此時原住民選擇不繼續戰鬥,那也是無可奈何之舉

kolas yotaka的選擇,我認為如果她不強調原住民身分意識也就罷了,若要強調自己原住民,那該在位階上有區分,政黨應該次於原住民族的主體性,至於kolas yotaka有沒有做到,可受社會公評

談到原住民族傳統祭儀,我看了原住民電視台大概有一年多了,看公視行走TIT則很多年,看了非常多的節目,也接觸許多論述,有一些祭儀因為長久以來停辦、老成凋謝,在傳承上有問題,在文化復振上有困難,這與過去政府的態度息息相關,這也不能完全怪他們,是社會過去的歧視、政府阻礙都有影響

現代要回復「原汁原味」原住民文化相當困難,許多原住民「第一母語」是中文,台灣的原住民文化嚴格說被滅絕了,但也有許多人也努力著,這也不能否定

原視有個ila部落住一晚,去很多部落都有相同的板子射山豬,看起來大同小異,各族間的差異性與主體性,確實是要深思的地方

撇除一些「通版」,有些東西還是有獨特性的

blackjack2022/11/28 00:47回覆
3樓. nuitgrass
2022/11/26 21:45
從一個文化進入另一個文化,一個人的名字(代表自身的符號)如何跨越文化,顯示他對這個文化的「認同度」。

kolas yotaka的名字,即便漢語拼音可以精確標音她的名字,個人相信她依舊會選擇羅馬拼音,因為「文化認同」與「政治認同」,在她身上,是一體兩面。

建立滿清王朝的滿族有自己的文字。源於美國的新清史便是強調使用滿文檔來建構新清史,反對漢人觀點下的中國清史。

滿清是統治著,我們看清代皇室如何取漢名,雍正(愛新覺羅 胤禛)與他的兄弟全使用胤,如胤礽、胤祥...,都來自「滿語」譯音,胤又因為避諱雍正改「允」(允祥),他們漢名比滿語名更普及,譯音也都有漢人名字的規則性。

《曹寅與康熙》、《追尋現代中國》的作者史景遷(Jonathan Dermot Spence),當然有英文大名,但不必翻譯,他以史景遷作為他進入漢語世界的名字,這是他在文化認同上的選擇。

我前陣子看大陸尋奇到東北旅遊,當地人會講滿族語的人已經非常稀有,但小學還是有上簡單的族語課程,族裔的分別已經非常薄弱了

現在台灣原住民已經被強烈的漢化,套西方標準就是種族滅絕,只有非常薄弱、殘存一些「文化遺跡」,其他如價值觀、經濟全部都被「綁定」在台灣主流社會之下,他們要非常堅持才能一代又一代維繫自己的文化

我不認同朱學恆嘲笑kolas yodata的名字,原住民與一般漢人使用族語的機會大概只有在名字的發音上能夠展現,就像華人到西方堅持自己中文名字發音的方式,也是最後維繫與原生文化連結的一個方式

blackjack2022/11/27 00:40回覆
2樓. 刁卿蕙
2022/11/26 19:04

在西方生活的華人很少像我一樣,用拼音中文姓名,沒換洋名。

我不會要求非中文母語人士,完全發音正確,更不會堅持以方塊字凸顯自己的族裔訴求,再如何標榜自由民主的社會,也絕對無法認同其民如此特立獨行。

台灣公定文字仍是繁體字,講中文,原住民使用中文譯名,得“寬容”其他不同族群的發音不正確。尤其是任公職者,更應該尊重絕大多數的人民。不是嗎?

現在國家語言包括原住民語,原住民語沒有文字所以只能「借用」別的語言工具,這是其一。

我因此不認為必須使用甚麼拼音,就像大陸老早有漢語拼音而非台灣ㄅㄆㄇ,沒有誰比較好,當然,羅馬拼音很多人看不懂就是了

從原住民的族群論述來看,原住民是先於現有的國家政府而存在的,現在因為漢人移民的強勢文化影響而被同化,如果按照西方批評中共對新疆維吾爾族的措施,台灣的原住民已經被台灣漢人(客家人、河洛人閩南人)種族滅絕殆盡了

我甚至認為其實原住民對台灣現有的國族認同可以無限度質疑,也不必加入民進黨這些主流政黨,因為這些政黨還是在殖民原住民

blackjack2022/11/27 00:34回覆
1樓. 刁卿蕙
2022/11/26 12:07
您真能寫,發文速度令人髮指...

鄭成功的歷史地位未定,因史料太多衝突,光是對他的長相和死因就有多種版本。許多台灣政客寧取西方傳教士的記載和荷蘭人的描述,真相如何真的只有天知道。

較有意思的是這位堅持以羅馬拼音為姓名的女性政客。女姓原住民,第二性的少數族裔,她完美詮釋了“反英雄主義”的公程式。反中國“殖民”企圖藉解構推翻傳統英雄,凸顯少數族裔的人權,呼籲轉型正義,表面看似站在“公理正義”的一方。

篤信天主教,堅用羅馬拼音的西式名字,她已然自證其鼓吹的正義,不堪深究。

西方文明的整體模式本身就是父權,神權,反自然和殖民的。她已然被一個更深重的框架所制約。

正義,究竟誰說了算?

天主的藍圖,神秘不可測。妄稱基督之名,假神諭包裹野心,是種褻瀆。

1.kolas yotaka名字用羅馬拼音這部分,我倒覺得還好,因為原住民沒有文字也沒有拼音符號,西方傳教士到台灣後學習其語言後使用拼音也行之有年,用中文字取族語名字,發音可能不正確,就像外國人名字如biden拜登、trump川普(大陸又發音成特朗普),距離原音就會越來越遠

2.至於kolas yotaka的邏輯有沒有矛盾,我昨天看了見識南島,拉夫琅斯‧卡拉雲漾 ljavuras.kadrangian理事長對西方宗教的批判非常犀利,我的看法是如果這種情形發生在加拿大,就會變成種族滅絕的指控,因為西方宗教完全否定了傳統文化,我之前看過靈媒傳統文化也被抵制,台灣的原住民像 ljavuras.kadrangian理事長這樣想法的人我認為不多

kolas yotaka自己有沒有搞清楚她究竟先是原住民還先是民進黨人,有沒有把認同的順序或位階搞清楚,這些東西搞懂後,說話就不會顛三倒四了

blackjack2022/11/26 14:35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