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台灣對原住民的種族滅絕2:林媽利我們流著不同的血液,"有唐山公無唐山媽"證明台灣種族滅絕,以維吾爾法庭為例
2022/07/01 20:01
瀏覽701
迴響0
推薦8
引用0

林媽利曾違反學術倫理採原住民DNA,她測出85%台灣人帶原住民基因、90%中國越族基因並主張「我們流著不同的血液」,若以維吾爾族法庭證言看待加上諺語「有唐山公、無唐山媽」對照,台灣就是種族滅絕原住民,因為無論是過去原漢通婚後的原住民文化、中國越族乃至「唐山媽」的一切,都已經被台灣文化的漢民族文化徹底滅絕了,即以文化人類學者Smith Finley在維吾爾法庭首次聽證會的發言為例:

圖片說明:林媽利著作"我們流著不同的血液:台灣各族群身世之謎",翻攝自博客來網站。

根據Kita在再教育營會停嗎?中共新疆「一把手換人」的民族改造下一步的介紹,Smith Finley說:

「我想我們正目睹的情況可以被稱為『身份認同的去勢』(identity castration),這是我近來常使用的專詞……或者可以說,當前維吾爾的語言、宗教或文化身份僅剩全然的空無,徒留可見的物質外殼。

沒錯,我們所目睹的不是大規模的殺戮,沒有殺戮發生。但我們正目睹的是文化身份的大屠殺。並且在任何可知的面相上,我們所看見的是不再具有文化內裡的,維吾爾人們的外在空殼。

我們所目睹的是,整個世代的維吾爾人們向下一世代傳遞文化日常的能力正被剝奪而去,且這樣對於文化傳承的強奪,是這個國家蓄意、知其後果而為之的決定。」

事實上,林媽利驗出了85%台灣人帶原住民基因、90%中國越族基因,許多台灣人也自認自己有台灣原住民的「血統」,但這些台灣人越族及原住民血統背後的「語言、宗教或文化身份」比中國維吾爾族更加「全然的空無」,連「物質外殼」亦不可見,如果西方指控中國共產黨「正在種族滅絕」維吾爾族,那台灣對許多原住民、中國越族乃至平埔族已經「完全種族滅絕」了。

若以Smith Finley所言「整個世代的維吾爾人們向下一世代傳遞文化日常的能力正被剝奪而去」視之,現在的台灣人能夠傳遞甚麼中國越族及原住民基因的「文化日常的能力」?那些虛偽造假說台灣有南島文化乃至多元族群文化的人,能夠流利的說中國越族及原住民的語言嗎?難道他們平常會穿著原住民及中國越族的服裝及有著原住民及中國越族過去的習俗?台灣人普遍沒有好比維吾爾族文化乃至宗教認同的「原住民或中國越族外觀」,以Smith Finley的邏輯:

我想台灣現存的情況可以被稱為『身份認同的去勢』(identity castration)……或者可以說,當前台灣原住民或中國越族的語言、宗教或文化身份不只是全然的空無,連物質外殼亦不可見。

沒錯,我們所目睹的不是大規模的殺戮,沒有殺戮發生。但我們正目睹的是文化身份的大屠殺。並且在任何可知的面相上,我們所看見的是不再具有文化內裡的,台灣人們的外在空殼。

我們所目睹的是,整個世代的原住民及中國越族人們向下一世代傳遞文化日常的能力已被剝奪而去,且這樣對於文化傳承的強奪,是台灣人蓄意、知其後果而為之的決定

是的,許多人會表示自己祖先是「熟番」、已經漢化的平埔族,但你絕對從這些台灣人身上找不到他/她們祖先的宗教信仰、語言及文化認同。雲林科技大學副教授潘華生在台獨人士喜歡自稱平埔族的原因曾經指出,他來自花蓮後山的竹田後街、平埔西拉雅人的聚落。張振岳先生所著的平埔族遷徙研究的著作『後山西拉雅人物誌』,第 1XX頁的竹田潘家大廳照片與他老家的擺設類似,14X頁、15X頁的羅山西拉雅族的金老先生就是其『舅公』。前客委會主委的吳錦輝(為知名的客家作家)曾根據他的姓氏、家族的籍貫、花蓮的老家,就鐵口直斷他屬於西拉雅族,而他的祖父曾經與他的幾個老朋友說一種完全聽不懂、沒聽過的片段語言,那時他還得意地說只有很少人會這種話,那也許就是平埔族語言…

這個語言很可能是西拉雅語,西拉雅語曾被學者研究指出為” Extinct language”,更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死語,許多人積極復振西拉雅語,中國時報也有「消失200年 平埔西拉雅語 部落小學扎根」的報導,但這已經是2010年的舊聞了,當年參加西拉雅語傳承的小學生們,現在還在使用嗎?

圖片說明:Grammar Notes on Siraya, an Extinct Formosan Language by K. Alexander Adelaar

死語的定義是「最後一位將其作為母語的說話人之死亡日期為判定基準」,若以此來看,其實台灣許多原住民語言已經極度瀕臨滅絕,甚至,會把這些原住民語言當作「母語」的人已經少之又少。潘華生的祖父可能是西拉雅語母語者,但已過世接近三十年,西拉雅族的語言以及文化,按照西方看待維吾爾族的見解,其實已經被台灣人滅絕了!

著有《台灣人被洗腦後的迷惑與解惑》的埔農認為「有唐山公,無唐山嬤」隱藏著中國霸權洗腦,實則為清國當初統治台灣時推行強制漢化政策與平埔族無力反抗的悲哀,另一方的見解則是臺北大學社會學系黃樹仁教授的沒有唐山媽?拓墾時期臺灣原漢通婚之研究論文,他的看法則是認為當時海禁並未真正落實、原漢通婚其實並不普遍,他指出:

“漢人男性與原住民女性確有通婚之例,而且經過兩三百年 的混血,有限的原漢通婚帶來的原住民母系血緣,透過漢人間代代通 婚而擴散於臺灣漢人之中。另一方面,漢化的原住民融入漢人社會並 通婚。兩者相加,使今日臺灣許多漢人身上可能帶有原住民血緣,但原住民血緣佔漢人血緣平均比例其實很低。”

圖片說明:黃樹仁教授的沒有唐山媽?拓墾時期臺灣原漢通婚之研究論文。

無論何者,都不能改變當今平埔西拉雅族語言,已無任何人當作「母語」來傳承的事實,即便有族人熱心傳承復振,但可以想見那些人不可能把西拉雅語拿來當作日常溝通的工具,就算是那些當年以西拉雅語朗誦的小學生,他們當年剛出生所接觸到的「母語」,也不可能是西拉雅語。

舉輕以明重,台灣許多原住民族的語言都已滅絕,連西方學者Smith Finley在維吾爾法庭所言「空無的語言、宗教或文化身份」都不存在,許多自稱有原住民血統的人,真的有傳遞文化到下一代嗎?

舉例來說,蔡英文在其原住民後援會上自稱是排灣族,其排灣族名叫做揪谷(Tjuku),但她除了可能會講幾句打招呼的族語外,有辦法用族語跟族人溝通嗎?有受到傳承任何原住民文化嗎?

圖片說明:蔡英文總統指出其祖母是屏東的排灣族人。

原住民語言對於傳遞原住民文化極為重要,因為那正是乘載原住民生活及宇宙觀的重要載具,若連原住民族語都不會講或實際上以其他語言作為日常使用,那原住民文化才真正的被台灣滅絕了。

我曾在2016年蔡英文總統就職典禮前遇到一位主張西拉雅族正名的原住民,到了2017年,《原住民身分法》修正—平埔原住民獲正名,其中西拉雅(Siraya)屬於平埔族群噶瑪蘭(Kavalan)、凱達格蘭(Ketagalan)、道卡斯(Taokas)、巴宰(Pazeh)、拍瀑拉(Papora)、巴布薩(Babuza)、洪雅(Hoanya)、西拉雅(Siraya)、馬卡道(Makatau)、噶哈巫(Kaxabu)、大武壠(Taivoan)等族的其中一支,關於族語復振我們也可以看到報導者 The Reporter滅絕的語言如何重生?平埔族西拉雅語的復興中,萬正雄、萬益嘉和萬淑娟夫妻等三代人花了近二十年投入復活已被國際認定「滅絕語言」的西拉雅語,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仍把西拉雅語列為Extinct「滅絕」

圖片說明:聯合國教科文組織仍把西拉雅語列為Extinct「滅絕」,翻攝自聯合國網站。

目前只要直系血親尊親屬在日治時期有「熟番」或「平埔」註記,無論相隔幾代,也不分父系還是母系,更不需要改姓或傳統名字,就直接可以申請取得「平埔原住民」身分。但平埔原住民的民族權利,不能比照山地和平地原住民

無論如何,平埔各族語已經消失或絕大多數族人並未聽過及會說平埔各族族語,相關宗教及文化亦不再傳承,若以國際上看待維吾爾族的角度對比,平埔族已經被台灣主流文化所滅絕。

但,最悲慘的是,台灣這個已發生的種族滅絕暴行,無人關心啊!

.

圖片說明:西拉雅族人要求正名。


Blackjack 2022/2/17

消失200年 平埔西拉雅語 部落小學扎根

2010-06-10

中國時報

【曹婷婷∕南縣報導】

 消失兩百年的平埔西拉雅語,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列為死語,台南縣西拉雅文化協會理事長萬淑娟等人,耗時七年蒐集三千個語彙,去年走入北頭洋等三部落四小學扎根播種,瀕臨消失的語言,藉由孩子的口,見證語言復活了。

 「Mamamang ta imhu(你好嗎)」,來自新化口碑國小、白河六溪分校、佳里鎮延平國小、信義國小的小學生,朗讀艱澀卻美妙的文字,孩子們學習陌生語彙,卻不知這曾是消失兩百年的古老語言。

 萬淑娟和菲律賓籍夫婿萬益嘉次於二○○一起年蒐集荷蘭、日據、部落史料,前年終於發表三千個詞彙的字典《西拉雅詞彙初探》,為復興西拉雅語跨出第一步。

 西拉雅文化協會更從去年起,獲得台南縣政府支持,找來多位語言學專家,培訓兩名種子教師走入四所小學傳授,一年成果展現,不少平埔族、非平埔族學生,現已能用西拉雅語問候。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