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觀察報告:18日大湖O閣VS慈濟座談會
2012/11/19 16:47
瀏覽541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觀察報告:18日大湖O閣VS慈濟座談會
最終,我怒不可遏地離場! (但也至少撐到9點10分。←佩服自己。)

我6點半準時到,大湖O閣居民很關心守護聯盟沒到,頻頻詢問。我希望能在大湖O閣區權會之前,由會長邀集管委會,我來簡報企畫案,這樣子,應該可以讓大湖O閣的委員們,在慈濟報告之前,心裡先有個盤算。

慈濟方共來18人,大湖O閣居民3位,里長2位,觀察員2位,再加上主席(S建築師)以及大湖O閣總幹事,與會人士總共27名。會議大約在7點多開始,經過流程上的致詞之後,S建築師先提出50%捐地案的分析,並比較守護聯盟的100%捐地、慈濟0捐地的情況。

1.相方協議不拍照、不錄影。所以沒有照片。慈濟有2、3位使用筆電或平板電腦,很難說他們有沒有錄影。

2.慈濟報告的量體修正為建蔽率35%、容積率120%,樓板面積1萬6千多坪。北基地建物退到大湖O閣視野之外。南基地建物則朝向康湖路,面臨成功路部分則綠化。

3.幸好我們聯盟發表了非常強硬的訴求,由會長具名,S建築師代為宣讀的一份聲明稿,訴求有3,包括:a.此次溝通會不得提交都發局、都委會;b.因為16日前都還沒拿到資料,所以不參加:c. 反對保護區變更,可在目前保護區規範下進行建設即可,無條件撤案。

4.蔡堆的手腕比較厲害,看似誠懇(所以對我們威脅很大),語帶柔性威脅,比方說,我(指蔡堆)請示過上人,上人說,「因緣哪啊未到,阿捏就麥起啊」。此案已經過了15年,因緣一直未到,無法成就這件事,人生還有幾個15年,如果我這一次仍然無法達成任務,我只好自己去向上人請罪(眉批:慈濟儼然是個封建時代的帝國....)。並謙稱自己不懂,對S建築師的提案多有讚美,還說慈濟此次的新提案,跟S建築師的幾乎一樣(眉批:差很多好不好,以樓板面積為例,守護聯盟約4千多坪、S案約8千多坪、慈濟案約1萬6千多坪)。

5.蔡堆之外,其於發言的慈濟人,都在幫倒忙。但不可否認,這些幫倒忙的慈濟人,若在正式公聽會這樣子發言,難免也有民眾會被洗腦,屆時我們只好適時反駁、大嗆特搶一番。

6.慈濟人A大談毛毯的需求有多少,(當然不忘歌功頌德一番),所以需要很大的樓板面積....我認為,慈濟需要的是【物流中心】,設在桃園航空城的工業區比較適當,地又大又便宜,離機場又近。

大湖O閣C主委說,聽完慈濟的毛毯事情,我認為事情還是要回到保護區政策,應該要有另一個思考層次,S建築師剛剛的簡報代表理性的聲音,慈濟應該認真考慮,因為國家政策..保護區變更了就變不回來了。(C主委勝)

7.大湖O閣居民甲,生態與開發相互衝突這需要智慧來解決,以往風災、水災確實有人死亡,S的提案件就專業、都市計劃都是合情合理,也考慮了最大安全。

另外慈濟簡報中說,沒有順向坡、斷層、礦坑等等,請在下一次會議前,提供公正客觀的數據,或是公部門的資料。

第三,關於26日的大湖O閣區分所有權人大會,請事先提供資料給社區委員先看。

8.大愛倪X鈞主播,先是謙稱自己不專業地提出看法,一副【質詢】S建築師的口氣,說,談到建水保公園,這附近14年來環境的變遷,當初的公投...S說,14年來的變遷,所以慈濟可以再重新辦公投,包括7年前的公展也應該重辦。(S建築師太帥了!)

我聽說那邊有做了一座滯洪池(指大溝溪的滯洪池),滯洪量有13萬立方,比起S建築師提出的這塊基地約估4萬立方,...S回答:滯洪池應該是蓋在下方(指慈濟基地),而不應該蓋在上方(指大溝溪位置),13萬立方蓋在那裡是很糟糕的規畫,如同一座堰塞湖,萬一,哪天暴雨滿水位又恰逢大地震,那不得了,13萬立方衝下來,那很恐怖。(第一回合,S獲勝。)

倪:那聽說康寧抽水站建好後,沒再發生過淹水的事情....S回答:抽水是萬不得已的,大湖的水應該自己負擔,抽水抽到外面,那就是「西把狼、麥西貧道(翻譯:別人死光沒關係,不要死到我就好了)」。抽水站將水抽到外面去,就是抽到淡水河,淡水河若逢大潮,水將會回堵,到時候會淹到萬華一帶,像這種把自己不要的東西丟到別人家的事情,很不好。這種要靠抽水站的做法,結果就是堤防越蓋越高,萬一堤防潰堤,那難以想像。大湖還是應該負擔自己的水量,利用自然地形的吞吐量比較理想。(第二回合,S獲勝。)

倪說,有關於員山子分洪道蓋好之後.....S的回答,類似上面,不再贅述。

S又提到,氣候極端變化不可預測,滯洪池使人誤以為安全而疏於戒備。(第三回合,S獲勝。)

(由於慈濟對於S案提出的50%捐地一直不鬆口),S說,我們最擔心慈濟牆一圍,我們就進不去了,由最壞的角度來看,主事者會變,20-30年後,主事者是否仍舊維持開放的態度,誰都不知道,若是成為公園(指水保公園),則無此疑慮。水保公園就是水保公園、滯洪池就是滯洪池,就是要讓他法定下來。(蔡堆正色表示,慈濟的園區包括花蓮、新店醫院...,都是24小時開放。我很想嗆他說,那前些天現勘,四大金剛站在大門口,連慈濟信眾也進不去是怎麼回事呀?還沒提到警察也在那邊等著抓暴民咧、因為我今天的身分沒辦法去嗆...忍耐、忍耐...)

S說:內湖守護區保護聯盟要求100%捐地。我從來沒有做過,沒捐地、沒做公共設施的案子,這兩項是變更地目理所當然的項目,如果慈濟內湖這個案子沒有符合這兩項,我是對不起我的所學,別人會說我矇著眼做啊! 我抗爭了15年抗爭到什麼,甚麼都沒有,我們幾個要搬家啦...我目前才剛做台X一件300公頃的案子,捐地40%,人家那還是平地,慈濟還是山坡地耶! 慈濟你現在就是100%開發、0公設,縱使是農地變更也有30-40%的捐地。S轉頭問簡報的建設公司高X軒先生,你們公司有沒有做過沒捐地的案子?至少都有30-40%捐地吧。高先生點點頭。

S又說,慈濟如果不捐地、不做公共設施,即使慈濟可以跟都委會都說好讓這個案子過了,往後慈濟的風評很不好,慈濟一輸掉(是指此案縱使過關,慈濟的鴨霸名聲就此建立?),整個社會就連帶輸掉,期待26日的大湖O閣區權會,慈濟過來說明,之後再對大湖里、秀湖里的里民好好開一場公開說明會。

9.慈濟的白目小姐說,關於S說的公共設施部分,如果我們不要執著於公共設施是哪些,慈濟在計劃中有圖書館、輕安居,都是屬於公共建設。佔建築物40%,這40%都是供大眾使用,若以外面的土地(大概是指所謂叢林道場、綠地之類的吧?)再加上建物40%,這些都超過S建築師的要求。

S說:公共設施是有嚴謹定義的,若有時間我們可以再來討論,你說的建物那塊,只能叫做「準公共設施」,這一部份我們到審議大會再來說,輸贏不一定啦。

10.倪說:誰最該擔心淹水?慈濟的地相對低窪,若會淹水,慈濟自己會先淹水。..在這裡設輕安居,各位的父母白天可以送到這裡,晚上再回到家,這裡會有全台各地來的志工,服務各位的父母,反而是我們的父母,不住這附近,享受不到....(幹! 我的憤怒從這邊開始蠢蠢欲動...剛剛蔡堆也是這麼說,這個園區,我自己的父母享用不到,因為太遠,我過來這裡做志工服務你們大家的父母....幹,你們慈濟什麼邏輯,強調你們要來照顧我們的父母,然後你們自己的父母丟給別人照顧嗎?這是甚麼鬼孝道?)

假如3週前美東的雨水下在這邊,慈濟這塊就算是湖泊,也沒有用。(幹!倪主播你現在是小孩子耍無賴嗎?如果你恢復成湖泊,若遇見美東的大雨,至少還有一些關鍵時間緩衝,幹,這就是慈濟的傲慢!)

我們要做的事情是,最重要的是要搶救人心的沉淪,教育不能等,搶救沉淪不能等...我說一件事情,士林某個捷運站,某位少女被性侵...如果那些青少年在變壞之前先在這裡先變好.... (幹! 此時我已經忍不住憤怒了,我站起來說,我聽不下去了...你這是殖民地式的做法...轉身離開會場。我心裡大幹,血壓上升,你他媽的講八卦,這些八卦到底跟保護區變更有甚麼關係啊? 我也才剛聽到一個八卦,這一週的新八卦,一位患有憂鬱症的志工,本周二去了慈X內湖基地,有另外2位志工跟她不知如何語言相激,傍晚離開後,晚上就回家跳樓身亡了。你他媽的我就跟你倪主播一起沉淪,要說八卦,我也不是沒有。你這無恥的行徑就跟之前慈濟大喇喇文宣上面寫著,內湖是台北市自殺率最高,慈濟進駐之後,自殺率就下降...幹!消費自殺啊,消費遭受性侵的案件來製造恐怖訴求是吧?還是要凸顯慈濟的法力無邊可以渡化眾人? 慈濟這麼會拯救世人,那應該向法務部申請,在監獄裡面大蓋道場。)

總結論:蔡堆手腕很高,也比較會權衡得失的樣子,其他的人都是小打手,很能夠幫倒忙,前提是:我們要現場反嗆。

以上報告,真的很抱歉,加進了我憤怒,不過,故事這麼寫比較精彩。 (註記:早上4點多寫到現在七點11分。2012.11.19)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下一則: 復活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