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孩童時代的飲食記憶
2022/08/06 05:08
瀏覽337
迴響0
推薦8
引用0

人的記憶是如此神奇,每個人都有各種不同的能力。有些孩童不到兩歲只花短短兩天每天十分鐘就能先記住英文的前13個字母,然後離開,讓我們覺得他們沒興趣了,可是第二天卻驚訝地發現他們已經記住。有的孩童有驚人的觀察力,知道我們開每個門的每個不同鑰匙。如果我記得沒錯,我上完幼稚園小班後,能讀注音符號,隨後也能用注音符號,每天閱讀國語日報。可是我媽並沒誇我,可見得,她覺得很正常吧。

我自己猜測大概是身為長子的關係很得老爸寵愛,常帶我去外面吃東西。讓我記憶深刻的是天然味的及第粥,天然味是飯店的名字,只覺得這及第粥太美味了,所以把這兩個名字全都記下,可是老爸再也沒有帶我去第二次。我也沒有提醒他帶我再去吃。這就是我們父子的第一個謎。 如今老爸走了,我也只能在心裡謝謝他。 我想憑我們的心電感應,他必定能感受到。這如同我在紐約市正準備回家時,相隔四千餘哩的他,竟能騰雲駕霧而來,在紐約市以三十分鐘的暴風雪和我告別,當我心裡感覺不妙時,弟媳婦捎個消息給我說爸爸走了。即使這個粥沒再吃第二次,卻已深深在我記憶裡。我曾根據那個記憶,自己煮些魚片粥之類的粥品,除了那最後十五分鐘放入的薑絲和碎蔥,我沒掌握到太多的訣竅。偶爾去飲茶時會點粥,但就是尋找不到那個初次的味道。

第二個烙在我腦海裡的一定出乎大家預料,它竟然是咖啡。是的,我十歲就與老爸共飲咖啡。雖是第一次,我倒像是個饕客知道什麼是香醇的咖啡。那時太小了,不知道爸煮咖啡的小咖啡過濾壺的英文名字,但終於找到了這個叫coffee percolator的瓦斯爐煮具,甚至買過想重溫舊味,可是枉然。至於咖啡的爐具和咖啡豆從何而來,老爸不願回答,姐姐說可能也是老爸不記得了。但是我猜是他不想講。老爸讀過香港培正,他能製作如此香醇的咖啡,看似老手。究竟有沒有故事,他不講,家人沒人知,真是可惜。其餘家人沒人能系統性的製作這種香醇的咖啡。即使在姐姐家吃過一次Peets的瓜地馬拉咖啡,出現了那香醇的味道,但也只那麼一次。直到去西歐八國旅行時,荷蘭和德國旅館的咖啡都有那種香醇的味道。如今,我喝過無數的咖啡,還是沒法製作我爸的那種咖啡。我曾經試過各種不同的咖啡煮具,咖啡豆(甚至藍山),和咖啡奶製品,如煉奶,heavy cream,各式奶精。 這些嘗試都未成功過。這是我和父親之間的第二個謎。甚至我懷疑我一定在前世與父親有某種緣分,才能共享那咖啡。

小時吃的餛飩,居然在泰國旅行的第一天早餐裡再次品嚐。他們使用了油蔥和豬油渣,讓我想起小時候在城隍廟旁嚐到的客家餛飩,數十年後再次重現,難得的是老闆是客家人,但他們在泰國住了四五代早已不能說客家話,但我也不是客家人,只能以簡單的英文交流。

小時候吃的花生湯,紅豆湯煮得軟糯無比,那時的人就愛這種口感。那時的日式三明治,是同學們羨慕的郊遊奢侈品,只有家境較好的人才能享用,可是那時家庭經濟有點拮据,老爸還是買給我了。那時的冰淇淋,雖然小小一坨(我們那時就是用這個字,希望別嫌),比起現在那一桶桶的冰淇淋,雖然沒那麼過癮,可是那個超級快樂,真是言語不能形容。

以此文紀念那寵愛我的老爸,也感謝他給我十足的快樂童年。如今,我也會盡量寵愛我的子女們,甚至孫輩們,把滿滿的愛傳下去。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