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戰爭中的道德制高點--談談自己對越南反華事件的一些思考
2014/05/16 23:10
瀏覽821
迴響0
推薦2
引用0

南海的事情,以及越南的事情,網上最近大家都討論的很熱鬧,本來我並沒有特別的在意,因為以兔子的實力和潛力,無論是南海還是東海,臺灣還是日本,最後應該都能搞的定,時間問題而已。我理解大家以一種看熱鬧的心態來對待越南方面的反應,只是隨著事件的發酵,我越來越有一種不是非常舒適的感覺,凡事有利有弊,我們在南海的行動以及越南的反華行為,對我們來說,有多少利,有多少弊,還是應該理性的討論一下。我不是一個熟悉軍事戰略的發燒級網友,只是有一些自己的想法。

如果沒有理解錯的話,這次越南的反華事件,是由於我們在南海進行石油開采導致的結果。對於南海的主權爭奪和石油開采,保衛主權完整和國家利益是無可厚非的,但我個人覺得時機未必特別成熟:以往中越雙方多多少少住南海上都會有些你來我往的交鋒,但都頂多是輕微摩擦,你聲明你的,我聲明我的,兔子知道越南在南海問題上沒有任何實力,越南也很清楚,所以雙方都沒有特別大的沖突。然而,這次越南的反應是非常強硬的,連兔子官媒也都承認這一點有些出乎意料,我個人認為越南人這次的反應是有一定原因的:越南在年初的時候花了大量精力和經濟去支撐對馬航的搜尋,在我看來,與其是對馬來西亞政府表示幫助,更多的是有向我兔示好的意味。那麽,在這樣的一種背景下,我們做一個換位思考:如果我傾其所有在3月到4月為你尋找丟失的小夥伴(要知道越南經濟並不富裕), 結果到了5月你就過來到“我家”來翻東西,那麽,越南這次的反應就不足為奇了。

南海的主權問題,島嶼問題,從本質上來看,我們自當寸土必爭,然從實際操作上來看,還是需要講究各種技巧和握權。鄧公在如釣魚島這類的事情上也提過主權在我,但可擱置爭議的說法。我過去認為這樣的說法有些奇怪,似乎軟弱,但現在想來,是有一定智慧的。既然主權在我,為何要擱置爭議,特別是在今天中國如此強大的時候,這是值得探討的。我個人覺得,由於各種地緣政治關系,理論上的寸土必爭,在實際操作中,應該謹慎小心,避免為眼前的,戰術上的利益,喪失了長遠的,戰略上的布局。這一點,日本在釣魚島上的輕舉妄動,給我們已經提供了非常好的反面教材。我們不僅要對在釣魚島問題上所取得的階段性勝利而高興,更應該意識到這個勝利有一部分是由於對手的失誤所造成的,而這個失誤值得我們反思。

那麽,回到對越南以及對南海上的問題來,我並不是決策者,並不清楚南海問題是不是一定要今天這個時候來動,不在其位不謀其政,或許中央有中央的想法。可我們需要意識到的是,今天,在這個特定時刻,對南海和越南的強硬插入,勢必需要付出一定的代價,這份代價,我個人認為,是直接將越南以及東南亞諸國,推向美國的懷抱,為美國重返亞洲打下堅實的道德制高點,而這一代價,從我個人來看,在戰略的層面上,即使不是致命的,也是非常巨大的,對為了亞洲態勢的走向,也會具有一定影響力。

這個道德制高點,用我們老祖宗的話來說,即是人心向背,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國家如人,喜怒哀樂,離不開人性和人心的控制。所以,這個道德制高點,看似很玄虛,虛假,人們也常說國家相爭,沒有朋友,只有利益,但真的是這樣子嗎?我們還有一句老話叫做 “在家靠父母,出門靠朋友”, 有社會經驗的朋友都應該能體會,無論是打工還是創業,能成功很重要的因素就是是否能得到周圍同事,團隊,社會上朋友的幫助,提攜還有投資。本質上的利益相爭,其實最後靠的反而不少是將心比心,從而達到雙贏的局面。家父常和我說,做生意,其實最講究的是德,是創造雙贏的局面,雙方都有錢賺,才能細水長流,財源不斷,這一點在國家政治上也應該是一樣的,因為政治是經濟目的的延伸。老美和兔子始終爭而不破也就是這個道理,如果雙方都不給對方留活路,即使全力消滅一方,到最後估計便需要遍體鱗傷的面對無數剩余的競爭對手,因為其余的看客均知道你是一個毫不留情的角色,那麽何以他們要對你留情?凡事留一線,日後好相見,做事太決絕的,往往死的很慘,薄熙來同誌即是一例。其實,我們如果留意13年到14年的國際政治形勢,我們可以很明顯的看出這種失去道德制高點所帶來損害的例子:“斯諾登”事件我始終認為對美國的打擊是戰略上的致命打擊,在斯諾登之後,美國的顏色革命就失去了立足之地,因為其理論基礎完全破滅,這也就是為何烏克蘭問題上,美國騎虎難下的原因所在,奧巴馬連德國總理都要監聽,於是德國人法國人紛紛表示在對俄制裁的態度上保留態度,這難道不是奧巴馬政府做事太決絕的直接結果嘛?日本在釣魚島和慰安婦態度上的不依不饒,反而促成了中韓兩國的積極交往和聯盟,也是一例。無論在自由市場裏,還是國際政治上,原則是要有,但原則無論如何,應該為底線,而非上限,如果底線設的太高,一碰即破,那麽便是太脆弱,固有霸氣,卻失了王道,我想項羽和劉邦的區別應該就在於此吧。中國的崛起,更堅實的基礎應該是要建立在底線上累積的各種軟實力和人品之上。如只有硬實力,無軟實力,則國如脆鋼,以硬碰硬時,易碎且不耐磨,美國真的帶領眾小弟打車盤大戰,試問我們能夠熬到幾時?倘若真是如此,便會如馬雲與強東的價格大戰,到最後怕搞的大家都精盡人亡,倒把奶茶妹妹便宜給北方的白熊。 真正的勁道,王道,應該如草原上的野草一樣低調,柔軟,但根部堅強的紮在土壤裏,任你利刃來襲,我可以隨風伏腰,隨機應變,而下盤穩重不動。 這便是太極以柔克剛的道理。西人愚鈍,怎麽能懂這個道理?難道我們現在全盤西化,卻把老祖宗的東西給丟了,反而拾起他人的堅船利炮來?設身處地的想一想,堅船利炮可曾讓我們屈服過?那麽我們如何認為我們的堅船利炮能夠讓越南屈服,真正意義上的解決南海問題?

沒錯,主權固然重要,但需要知道的是,主權,國界,國家,這些都不是固有的,自然的概念,而是人為的,人造的系統。這種系統就像布袋和尚的布袋,是個大氣球,不可用過於絕對的力量去攻破,那樣便會炸開來,反而是應該講究力與力的互相制約和融合。 在過去,周恩來總理的最大貢獻,就是整合了各方面的利益,將中國的草根低調的心態,堅定紮在了亞非拉的土壤上,從而把我們送入聯合國。 這種草根低調的心態,本應是我們這個農業大國在亞洲乃至世界上生存進取的根本。如今撈到了黃金,變得富裕了,出手往往不考慮到曾經同甘共苦的那些小夥伴們的感受,那麽屌絲對土豪的仇富,往往會使他們倒向真正傳統意義上的高富帥,想將土豪扼殺在搖籃之中,這才是中越問題,中菲問題,中印問題的本質所在,也是我們今天所面臨的國際現實。

那麽,如果大家能夠理解我的這些想法,我們應該更清楚的看到這些年東南亞,東盟對中國的漸行漸遠,79年的中越之戰或是必須,但近些年的緬甸民主化後親美,越南06年後倒向美國,菲律賓和新加坡邀請美軍建基地,日本和印度最近的軍事聯盟,甚至泰國內部政治的變動導致中泰合作前景的不明朗,這些,我們都應該思考一下,美國的威逼利誘固然是一方面原因,然而我們自己是否也有一定的責任?當過去的朋友紛紛投向敵人,我們不應該只是去指責敵人的無恥和金錢,如果朋友能夠因為金錢利益而離去,那麽,是不是另一方面說明,我們提供給朋友的,也不過是金錢而已,而且相對於敵人不占任何優勢?這樣一種態度在市場上做生意,是比較脆弱和危險的,維護可持續的夥伴關系,而不是僅僅著眼於短期純利益的一錘子買賣,才是生意長久之道,不是嗎?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國際
自訂分類:杂文
上一則: 定風波
下一則: 關於災難的一些回憶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