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擠壓出來的自我
2012/05/02 20:49
瀏覽659
迴響0
推薦9
引用0

 

 

參加親人的喪禮,肅穆的氣氛正適合哀悼,但在喪禮結束後,日常生活隨即不停灌入。思考著哀傷在生活中的意義,就像左拉思考生活與生命的問題,哀傷是宿命?還是一種在生活慣例中的例外時刻,藉以擠壓出我的「 真實自己」──生命?四年前辭世的祖母,自幼纏足,年少經歷戰爭逃離家鄉,一人帶著七個幼子,替駕機抗日的祖父維護著他們的安全,長年的艱辛生活,形塑了一副精明世故的面容,但是做為孫兒輩的我們,記得的祖母卻是在每天下午,用她習慣攢下的零錢,給我們買糖吃,面對孫子頑皮的舉動,斥責後總以特有的「笑話」,「笑」出一個在這些勞苦生活之外的暫時的世界。巴赫金寫《拉伯雷研究》,旨在關心類同的「例外時刻」,在中世紀,一個階級分明的時代,平民百姓唯有透過嘉年華,這個可追溯至古羅馬的一種基督教慶典活動,「暫時」享受和貴族平起平坐的待遇,享受暫時擺脫社會約制的歡樂;左拉《作品》中,畫家忽然從平常所見景物,產生所有感官交融的體悟。或許這些都能歸屬於某種,在日常生活的某個特殊時刻,被抽離出來的經驗。這個不是別的,就是我自己,一個被文明平常性所遮蔽的原我。

日昨,在喪禮中,見與祖母經歷過相似大時代的偉大女性最後一面時,心中暗自地「神出」了一個例外時刻,我在心中默想祖母的姓氏與面容,希望兩老在天上能有機會見上一面交個朋友,也藉此認識另一位娘家婆婆,因為也許這樣想著,生活與生命的界線就能夠不那麼明顯,我們也可以不那麼害怕忘記她們。

祝福三位可愛的婆婆。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記憶的中 心
上一則: 屬於一個世紀的消逝
下一則: 兩個"我"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