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蝴蝶的標本
2012/03/13 20:22
瀏覽656
迴響0
推薦6
引用0

     

     

聖聖聖與俗的辯證,是羅馬尼亞宗教現象學家伊利亞得的中心觀念之一。當重點放在如何談論聖俗同時顯現的吊詭性時,常以生日,吹生日蠟燭來強調這種共存性。然而,被純真的聲音問到的問題卻是:「為什麼該過生日,但卻在選擇不做任何形式的慶祝時,會有某種非如此不可的感受」。這是個深刻的好問題,因為,神聖只有在遵守禁忌的律令時,對凡俗來說才是所謂的神聖至高,但是一旦踰越或試圖踰越了禁忌,那麼這時神聖便會以暴力的形式出現。

尼采在《悲劇的誕生》中,已先見之明地,看出了唯有在沒有起始的圓形跑道,畫下一道標示著開始亦是結束的介入,才能為遮蔽的聖俗、善惡、理性非理性,以之為顯現的揭示行動。而以探討深植於古希臘的日神與酒神兩股力量,在狂喜的酒神之醉,接近生命本原,但也是在日神理性的造型當中,將這股能量提升為美學,也就是悲劇。

這裡提示我們的是,許多的意義不必然顯現,至少不是像我們理性概念所想像的,就像一個蝴蝶標本對黑格爾來說,這就是死亡;而對巴塔耶來說,,透過蝴蝶標本,我們得以想像死亡。藝術有藝術的揭顯路徑,而從藝術中我們學習到某種程度的「延異」,不用說出也聽不見,只有從閱讀…….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藝術舊熱水瓶
上一則: 藝術與思維
下一則: 中介、雲、空白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