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天南地北話說遊記(二)
2015/02/14 16:52
瀏覽3,084
迴響20
推薦310
引用0

 

 

天南地北話說遊記(二)

 

明湖居聽書驚為天籟

老殘坐的小船被打沉,生命難保,他一死這遊記還有戲唱嗎?讀者莫不急著往下一探究竟,「原來是做了一場夢」

 

我讀到這裡有些上當的感覺,再翻閱前文,作者明明寫上「纔閉了眼睛,看見外邊走進兩個人來----」是自己不察,不覺啞然失笑。

 

作者劉鶚(1857-1909)江蘇丹徒人,字鐵雲署名洪都百練生,做官從冪賓到知府,八國聯軍入京時,他從俄軍處賤購太倉糧轉售居民,被控私售倉粟謫貶新疆抑鬱而終,然一本「老殘遊記」卻讓他揚名立萬。他這遊記一九零三年發表於「繡像小說」一舉成名,百年來印行的中文版本近兩百種。夏志清認為這是作者不經意的作品,布局多少漫不經心,文如其題,是主人翁所視、所思、所言、所行的第三人稱的遊記,類似於現代的抒情小說。

 

僅管黃瑞和再三留客,老殘執意要到濟南府大明湖一遊。黃大戶就包了一千兩銀子的大紅包給老殘做謝禮。看官,那年代老殘是坐車的,至於坐什麼車並無交代,只寫道「一路秋山紅葉,老圃黃花,頗不寂莫。」

 

老殘來到濟南府覓了一家客棧住下,次晨便「搖著串鈴滿街踅了一趟,虛應一應故事。」午後就雇了小船遊大明湖,這湖可用兩副對聯來形容:「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一盞寒泉薦秋菊,三更畫船穿藕花」小船在初枯的荷葉荷花叢中穿梭,擦的船嗤嗤價響,水鳥被槳驚起格格高飛。「老殘隨手摘了幾個蓮蓬,一面喫著,一面船已到鵲華橋畔。」像老殘這樣隨興的遊湖,令人好生羨慕。

 

明湖居是個大戲園子,衝著白妞王大玉的名氣,雖午後一時開唱說書,上午十時台前百餘張桌子已坐滿人,老殘花兩百錢小費才在人縫裡坐下。十二點半先由一個其貌不揚的男人登場,用三絃子彈了一二曲小調,再彈了一枝大調,後來全用輪指,「那抑揚頓挫入耳動心,恍若有幾十根絃幾百個指頭,在那裡彈似的」台下叫好聲不絕於耳。數分鐘後走出一個十六七歲的姑娘,左手取了黎花簡,右手持了鼓槌子,凝神聽那絃子節奏,忽羯鼓一聲歌喉遽發。老殘聽得如醉如癡,其聲清脆宛轉,如新鶯出谷乳燕歸巢,其緩急高低轉腔換調均讓老殘嘆為觀止。

 

老殘聽旁人說這姑娘叫黑妞,是白妞的妹妹,她的功力僅及白妞的十分之一。

 

女主角終於登場了,十八九歲僅中上姿色,秀而不媚清而不寒。她低著頭把黎花簡丁當了幾聲又將鼓槌子輕輕點了兩下,方抬起頭來向台下一盼。這一盼非同小可,「那雙眼睛,如秋水,如寒星,如寶珠,如白水銀裡頭養著兩丸黑晶球,左右一顧盼,連那坐在遠遠牆角子的人,都覺得王小玉看見他的,那坐得近的,更不必說。」全場靜悄悄,連一根針掉在地下都聽得出聲音來。

 

白妞說書之所以轟動,在於她的女高音無人能比。她唱了十幾句後越唱越高,「忽然抜了一個尖兒,像一線綱絲拋入天際」而且還能迴環轉折接連三四疊,節節高起。作者用從傲來峰西面攀登泰山的景象來形容白妞的歌聲,「初看傲來峰削壁千仞,以為上與天齊;及至翻到傲來峰頂,纔見扇子崖更在傲來峰上;及至翻到扇子崖,又見南天門更在扇子崖上,愈翻愈險,愈險愈奇。」

 

白妞唱到極高的三四疊後,陡然一落,又極力騁其千迥百折的精神,「如一條飛蛇,在黃山三十六峰半中腰裡,盤旋穿挿;傾刻之間,周匝數遍。從此以後,愈唱愈低,愈低愈細,那聲音漸漸的聽不見了。」現場觀眾聽到這裡一定以為已經唱完了,那知兩三分鍾後,「彷彿有一點聲音,從地底下發出。這一出之後,忽又揚起,像放那東洋煙火,一個彈子上天,隨化千百道五色火光,縱橫散亂。」最後是「正在撩亂之際,忽聽霍然一聲,人絃俱寂。」台下叫好之聲轟然雷動。

 

現場有位夢湘先生大發高論,認為「餘音繞樑三日不絕」三日應改為三月才形容得透澈些。白居易寫「琵琶行」內有「嘈嘈切切錯雜彈,大珠小珠落玉盤」之句,我這本老殘遊記卻看到白香山云「大小玉珠落珠盤」頗覺困惑,經查谷歌,大多呈現前者,或許這版本有異。胡適以為音樂只能聽,不易用文字寫出,作者用很多具體的事物來作譬喻,而且無論寫人寫景,作者都不肯用套語爛調,總想鎔鑄新詞,作實地的描畫,在這一點上,這部書可算是前無古人了。

 

清官貪官另類詮釋

作者當過官自然知曉官場文化,他藉由老殘遊走江湖明察暗訪,揭發清官「路不拾遺」的政績是騙人的,真相是「苛政猛於虎」像玉佐臣辦強盜案不到一年,衙門前的站籠就站死兩千多人,而且大多無辜。于家屯財主于朝棟因和強盜結了冤仇被栽贓,玉賢大人也憑自由心證辨案,硬說人贓俱獲入罪,于家一家四條人命含冤而死,而且百姓禁若寒蟬,深怕多嘴惹禍。而錯誤的政策更可怕,當年黃河氾濫,因治水不當導致數十萬人淹死真是慘絕人寰。作者以「天下大事壞於奸臣者十之三四,壞於不通世故之君子者倒有十之六七」認為死讀書不知務實的君子為害遠大於能幹之奸臣,而且官愈大害愈甚。

 

酷吏玉賢屬下申東造向老殘請教為民除害化盜為民之道,深諳江湖規矩的老殘推薦武林高手劉仁甫駐縣待以上賓之禮,必能以最少代價獲最大效益。東造委請族弟子平往桃花山訪劉仁甫,連同車夫驢子在荒僻山徑又遇冰雪又遇老虎,嚇得魂飛魄散。申子平在桃花山夜遇猛虎的緊張和脫險後在山中望月,前刻陰森悽慘,此時山月依舊卻心曠神怡,所謂「境由心生」一語道破。

 

清末正是國家多事之秋,作者自己仕途不順,但見王公大臣怕身耽處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弄得百事俱廢,國事如此,丈夫何以家為?作者不禁悲從中來掉下眼淚,這淚水在嚴冬竟成兩條滴滑的冰,其心境之無奈,不忍讀之。這書之後段以老殘和好友黃人瑞重逢,共用拯救兩位淪落風塵的苦命女,過程曲曲折折。除了提出是婊子無情或恩客無義的新解,也道盡世事無常,萬貫家財不消三天就一窮二白家破人亡,其元凶就是酷吏當道,治水失當,導致生靈塗炭。

 

梁實秋筆下的西雅圖

梁實秋的「西雅圖雜記」只有九十二頁薄薄的一本。因不久我才去西雅圖,這本雜記自然引起我的好奇。一九七零年代的台灣出國不易,觀光旅行不可行,梁氏夫婦是以「探親」的法定名詞辨了近兩個月的出國手續才成行的。那年代出國探親需過三關:僑委會、警備司令部、外交部,手續之煩瑣讓人望之怯步。先生在西雅圖住了四個月,和我這只停留三天的過客不可同日而語。當然他們還舉家從西雅圖飛華府,經紐約、波斯頓、水牛城,進入加拿大尼加拉瀑布,又返底特律,飛西雅圖,再飛回台北。四十多年前能做此藉探親之名壯遊者幾稀。

 

大凡旅遊到尾聲,征塵初卸,都會興起「金窩銀窩,不如家裡的狗窩」之念,英國詩人赫巴特(George Herbert)的兩行詩寫得好:

My house,my house,though thou art small,

Thou art to me the Escurial.

我的家,我的家,你雖然小,

對我卻和王宮一樣的好。(梁實秋譯)

                   2015/2/14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雜記
自訂分類:閱讀筆記
上一則: 散文的天空無限寬廣
下一則: 天南地北話說遊記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20) :
20樓. PeterNJ(聊聊特斯拉)
2015/06/23 10:37
天下大事壞於奸臣者十之三四,壞於不通世故之君子者倒有十之六七; 非常中肯!

老殘遊記的作者,

冷眼觀察當年時政一針見血,

令人嘆服。

一畝桑田2015/06/23 12:28回覆
19樓. 心之
2015/03/13 09:40
以前上課時老師都要我們背文言文
老師說只要背熟了翻譯起來就容易多了
至今我覺得學習文言文很困難!

其實背誦文言文尤其是古詩詞有助於提升語文能力,

但有些文言文深澀難懂,

多閱讀多寫作仍是不二法門。

一畝桑田2015/03/16 21:17回覆
18樓. Luye
2015/03/10 10:06
作者警事世之言「認為死讀書不知務實的君子為害遠大於能幹之奸臣,而且官愈大害愈甚」。仍能鑑識到今日,可見其感受之深!

諷刺的是今之為政者多的是飽學之士,

卻常不食人間煙火自以為是,

錯誤的政策為害之大確比貪污更可怕。

一畝桑田2015/03/12 11:39回覆
17樓. the dreamer girl
2015/03/07 18:12

小學到中學在教科書中讀到的中國古典文學

成為經典文學作品入門之啟蒙作用

因為這樣的引導而閱讀了一冊冊的章回小說

無形中教育已發揮了深遠的教化作用


the dreamer girl~~ 最新作品:



希臘-埃皮達魯斯(Epidaurus)


很感謝當年強背古文,

保留漢字未被簡體化,

看對岸古文詩詞用簡體字實在荒謬之至。

一畝桑田2015/03/09 17:11回覆
16樓. 看雲
2015/03/06 05:41

「搖著串鈴滿街踅了一趟,虛應一應故事。」 … 「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

初中一年級國文選了這一篇,上課時打瞌睡,還被老師叫起來背過書。

幾年前遇到一位濟南來的朋友,問起大明湖,他說已經淤淺了。

想起中學的國文課,

背文言文和翻成白話文才是功夫。

一畝桑田2015/03/09 17:05回覆
15樓. 雲大少爺
2015/03/05 23:38
老殘遊記白妞這段

突然想起國中課本有耶

 

雖白妞大名鼎鼎,

年輕人大概也很少人知道。

一畝桑田2015/03/09 17:03回覆

雖白妞大名鼎鼎,

年輕人大概也很少人知道。

一畝桑田2015/03/09 17:03回覆
14樓. 多硯坊 (休)
2015/03/04 10:45

泡杯香茗
抓把瓜子
細讀此文
有如聆賞說書的古典雅緻情懷

元宵節快樂

現在聽說書難矣,

品茗嗑瓜子聽說書大概只能夢中尋。

一畝桑田2015/03/09 17:01回覆
13樓. 媺媺
2015/03/01 14:47

讀這篇文時,彷彿感覺到又回到了教室裏頭,

手掌托著下巴,專心地的聆聽這堂國文課……

經讀文想像,白妞的說書功力宛如交響樂的樂音鳴奏,

起承轉合像是富春山居圖裡留白與高亢之間的迴轉。

祝福  新春吉祥如意

當年國文課已不復記憶,

現在讀來更覺有味。

一畝桑田2015/03/03 11:21回覆
12樓. 雲霞
2015/03/01 10:34

明湖居說書那段的描寫,堪稱一絕,在我心中,亦是無人能出其右。

平日靜坐家中,極思出遊,可是每回出遊,好玩歸好玩,回到家中,確是渾身舒泰,那狗窩勝過任何五星級飯店!


以前讀此段文不覺怎樣,

現在讀之佩服作者的筆力萬鈞。

一畝桑田2015/03/03 11:19回覆
11樓. 思于
2015/02/28 22:53
很久沒好好讀本書

找時間來把老殘遊記

仔細閱讀一遍

老殘遊記能傳承至今自有其意義,

舊書重讀饒富趣味。

一畝桑田2015/03/03 11:16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