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翰林高中國文課本-第四課-竹藪中(3) 作者:芥川龍之介
2009/02/24 22:49
瀏覽7,939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到清水寺來的一個女人的懺悔

  ——當那穿藍黑綢衫的男人,將我強奸之後,回過頭去嘲笑捆在樹上的我的丈夫。我丈夫當然十分難堪,使勁扭動自己的身子,可是身上的繩子越勒越緊。我站起身來,連跑帶滾滾到我丈夫跟前,不,我還沒靠近他身邊,他便提起一腳把我踢倒地上。這時候,我見丈夫眼中發出一股無法形容的光,簡直不知道要怎樣說才好——直到現在我想起這眼光我還忍不住發抖。丈夫雖沒開口,但從這眼光中,已傳達了他心裏要說的話。這不是憤怒,不是悲哀,而只是對我的輕蔑。多麼冷酷的眼光呀,這比踢我一腳,使我受更大的打擊,我忍不住嘴裏叫喚著什麼,一下子便昏過去了。
  等我甦醒過來,那穿藍黑綢衫的男子已不知哪裡去了,我的丈夫還捆在杉樹上。我好不容易,才從落滿竹葉的地上站起來,注視著丈夫的臉。他的眼光還是原來的樣子,一點沒有變化,又冷酷、又輕蔑。羞恥、悲哀、憤怒——我不知怎樣說我那時候的心情,我跌跌蹌蹌走到丈夫的身邊。
  “夫呀,事已如此,我不能再同你一起生活了。我決心死,不過——不過,你也得死,你已見到了我的恥辱,我不能把你獨自留在世上。”
  我費了好大的勁,才說出了這些話,可是丈夫還是輕蔑地看著我。我抑止了心頭的激動,去找丈夫那把腰刀,刀已經被強盜拿走了,弓箭也已不在草地上。幸而我的腳邊還落著一把小刀,我便撿了起來,再對丈夫說:
  “我現在要你這條命,我也馬上跟你一起死!”
  丈夫聽了我的話,動了一動嘴唇,他嘴裏塞滿落葉發不出聲來,但我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他仍然對我十分輕蔑,說了“殺吧!”兩個字。我像做夢似的一刀捅進他淺藍綢衫的胸口。
  那時我又昏過去了,等我再醒過來,丈夫依然捆在樹上,已經斷氣,通過竹葉漏進來的夕陽光,照在他蒼白的臉上,我憋住哭泣,解開屍體上的繩子。以後……以後麼,我再沒有勇氣說了,總之,我沒有自殺的氣力了。我想用小刀刺自己的喉管,我想投身到山下的池沼裏,我試了各色各樣的死法,我沒有死成。我太懦弱了,我還能說什麼呢(寂寞地笑)。像我這樣無用的人,我不知觀音菩薩會不會憐憫我,我已失身於強盜,我不知我將如何是好……我……(突然劇烈地痛哭起來。)


借巫婆的口,死者幽靈的話

  ——強盜強姦了我的妻子之後,便坐在那裏安慰她。我開不得口,身體又捆在樹上,我一次次向妻子以目示意。我想告訴她,不要相信強盜的話,他說的都是謊言。——可是我妻子卻默然坐在落葉上,低眼望著自己的膝蓋,正在一心地聽著。我滿心嫉妒,身上好像火燒。可是強盜還花言巧語地說:“你已失身了,再不能同丈夫和好,你跟他去,還不如跟我當妻子好。我會好待你,我去規規矩矩勞動!”這大膽的強盜,最後竟說出這樣話來。 
  妻子聽著,茫然地抬起臉來,我從沒見過我妻子這樣美麗。可是這美麗的妻,當著我的面,你猜猜她對強盜如何回答?我現在已到了另一個世界,可是一想到當時妻子回答強盜的話,還是渾身火燒一樣難受。我妻子確實是這樣說的:“那就隨便跟你上什麼地方去吧!”(長時間的沉默。) 
  妻的罪惡不僅如此,假使僅僅如此,我現在在黑地獄中也不至如此痛苦。可是當妻夢似地讓強盜扶著要離開草叢到外邊去時,忽然變了臉色,指著捆在樹上的我說:“把這個人殺了。他活著,我不能跟你一起。”她發瘋地連連叫著:“把這個人殺了!”——這話好似暴風,今天我在這黑暗地獄裏,好像還能遠遠地聽到。一個人的口,居然會說出這樣惡毒的話,一個人的耳朵,竟然能聽到一次這樣惡毒的話麼?——(突然,發出嘲弄的笑聲。)聽了這話,連強盜也大驚失色了。“把他殺了!”——妻這樣叫著,拖住了強盜的胳臂。強盜茫然地望著我妻子,也沒說殺,也沒說不殺——就在這一剎那,一腳把妻踢倒在落葉上(又發出嘲笑聲)。強盜兩手抱著胸口,眼望著我說:“這女人怎麼回事,要死?要活?你點點頭!殺她不殺?”——我聽了強盜的話,我願意饒恕他一切罪過(又一次長時間的沉默)。 
  當我還沒有明確答復強盜時,妻忽大叫一聲,向草叢深處跑去,強盜追上去,好像沒有把她拉住,我像看幻影似的看著這個場面。 
  妻子逃走以後,強盜拿起大刀和弓箭,把捆在我身上的繩子割斷了一截。“現在,要看我的命運了!”——當強盜隱在草叢中不見時,我記得聽他這樣自言自語地說了一句。以後,四周圍寂然無聲。不,我聽到人的哭聲。我一邊自己解開繩子,一邊側耳聽這哭聲,原來是我自己在哭(第三次長時間沉默)。 
  好不容易,我才從杉樹下站起困乏的身體。在我面前,是妻子丟下的一把小刀,我拾起來,一刀刺進自己的胸口。我的口裏噴出一道腥血,我一點不覺痛,只覺心頭一片冰涼。四周圍更靜寂了。在這山后草叢的頂空中,連一隻飛鳴的小鳥也沒有,只從竹頭樹杪漏下淡淡的陽光,這陽光——也漸漸昏暗起來,現在,連竹木也看不見了。我便那樣倒在地上,埋葬在靜寂中。 
  這時好像聽到輕輕的腳聲,走到我的身邊,四周已經黑暗,我看不見是誰,——是誰的手從我的胸口拔出了小刀,同時我口裏又湧出一陣血流,我便這樣地落進黑暗中了。 
                   一九二一年十二月作 
                    樓適夷 譯 
                    19763

引用網址: http://www.novelscape.net/wg/j/jiechuanlongzhijie/000/018.htm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