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百媚千嬌》 第四章 環伺暗處的風險 (四)
2022/07/16 18:37
瀏覽582
迴響0
推薦31
引用0

《百媚千嬌》 第四章 環伺暗處的風險  (四)

「郝老闆你店裡可有甘草、綠豆?」花星倜問道,『甘豆湯』是解毒的急救藥方,郝四海敗壞地搖著頭。 

花星倜立即要抱起王千嬌﹕「我那兒有現成的甘豆湯——」 

「慢,」甄媚兒卻阻止了他,並說﹕「我有寶物可以療毒。」 

但她先開始在王千嬌的左臂上輕輕地摸著按著,仔細地檢查衣袖,果然在肩頭下三寸處,給她慢慢起出一根牙籤狀的烏黑小針。

她將針遞給王千禧讓他拿著,然後撕開衣袖,果然在王千嬌瑩白如美玉,細潤如雪花的左肩肌膚上,有一道被那烏針劃過的細血痕,只是這血痕此刻已變成紫黑色。 

「啊呀!這毒針這麼厲害!」郝四海一想及此事後果的嚴重,臉色慘灰不禁叫出聲來。 

甄媚兒這時卻自懷中取出了她的家傳寶物,那是比『紫玉藥王鋤』更為可愛的一個『玉蟾蜍』,較藥王鋤稍稍小上一些,斑駁褐黃色的包漿,卻又似乎比那紫玉鋤更要古老遙遠。 

只見她將蟾蜍的嘴對準了紫黑血痕,運起神功慢慢來回移動,運功吸毒,沒半盞茶時分,血痕就已回轉成肉紅色,甚至似乎已經開始癒合。 

這時王千嬌也已回神過來,雙手扶頭嚶嚀呻吟著。

「噓——噓——阿嬌,妳中了金之龍的毒針,」花星倜柔聲說著,「妳媚兒姊姊給妳運功吸毒,大致已經無礙了。」 

甄媚兒停了手,但卻沒有立即收藏起玉蟾蜍,反而自懷中取出一個有蓋小瓷罐,旋開了罐蓋,她竟將玉蟾蜍的嘴,對著罐口傾倒著。 

眾人正感到奇怪,玉質的蟾蜍會有腸胃嗎?難道還可以吐出什麼東西來? 

不料果真不可思議,只見那蟾蜍口中緩緩滴了三四滴紫黑的黏液出來,顯然就是甄媚兒運功所吸出的毒血。原來甄媚兒這家傳寶物,叫做『鏤心玉蟾蜍』,中心可能有鏤空的部分,不知竟是何等的天工,可以毫無斧鑿痕跡的情況下,雕出一個核心來!? 

花星倜越發更深信不疑這異族女子有著神奇迷人的魅力,他看那玉蟾蜍,又看看掛在王千嬌身上的藥王鋤,他發現這兩樣家傳寶事實上頗為相像,如此說來,他的紫玉藥王鋤一定還有他和他父親尚未發現的其他許多神奇功能。 

他見甄媚兒旋上瓷罐蓋子,心想這姑娘真是有心,以如此的方法來收集淬毒暗器的毒性標本,便可以仔細研究而找到解藥了。而他則是醫學世家,所以自然而然地伸手要去接那裝有毒血的瓷罐,豈料甄媚兒將二物統統收進了懷中,然後向王千禧說﹕「王大哥,我們送阿嬌妹妹回去吧。」 

微愕之餘,花星倜趕忙說﹕「媚兒且慢。」

他自懷中取出一個白瓷小藥瓶,倒出一粒梧桐子大小,淡褐色的藥丸。

「這是家父的『金精玉華丹』,阿嬌,妳先服下。」 

王千禧急忙端了桌上一盅清水來給王千嬌服藥。 

服下藥他們攙扶著王千嬌回去,花星倜則留了下來。兩名巡捕廳兵士押走了三個牙行經紀,但丁把總卻留了下來,準備協助花星倜進行最後的打點。鎖子飛鏢魯燁則任務完成返回鏢局,郝老闆幾乎無法承受今天在好萊塢酒樓二樓所爆發的種種事件,他退到樓上自己專用的一個小房間裏去平定心神。

 

處理完三個牙行經紀,丁漢軍回入酒樓,在一樓沒見到花星倜,遂走上二樓。這時的二樓已暫停了營業,並於樓梯口擱了一個半腰高的柵欄。卻只見花星倜一人坐在甄媚兒原先坐的位子上,閉目養神。

丁漢軍在樓梯口的梯階上坐下來,決定不去打擾花星倜,因為他知道這花公子用相當長的時間在事發的現場,仔細審視搜尋,找容易為人忽略的各種細節,收集起來,湊合一起後,加以嚴判當時發生事件的真相。這種查案的過程,早已在江湖上悄悄的流傳開來,則今天將是最佳的機會,讓他能對花公子查案的效率,做近距離,甚至第一線的觀察與學習!

丁漢軍沒有等太久,便聽到,椅子往後推開,腳步輕健的走動。他跳起身,稍稍拉開柵欄進了二樓。 

「把總,您來了正好,」花星倜回頭見了是丁漢軍,立即熱絡地招呼他﹕「咱們一塊兒來琢磨琢磨,剛發生的事的前前後後——」 

花星倜這時是站在金之龍翻出樓外的窗子前,正向樓下街心看去;丁漢軍走向前,卻不料花星倜猛一轉身,揮手指向他,說﹕「你殺我的保鑣!」

丁漢軍嚇了一跳,隨即又會過意來,即刻接下『腳本』演戲,向花星倜嚇道﹕「金老闆!你竟敢公然行兇!」

原來他看出這花公子是想重演王千嬌中了毒針前後的實況!

「把總,你看,阿嬌這時的位置,怎能中到金之龍發出的毒針?」

因為王千嬌這時是背對著金之龍,如果中針,必是自背後射入,不會只是在右肩劃過肩頭。

兩人走到金之龍這一桌,王千嬌的座位前,轉頭向她的左側看去,隔著金之龍保鑣的那桌,就在樓梯口靠牆坐著的,應該是那名拿算盤的商人! 

丁漢軍眼內精光連閃,向花星倜致謝說﹕「多謝花公子明示,我立即回兵馬司,多派些幹員全城通緝這個商人。」 

「把總,且慢,」花星倜叫住了他,並走到兩桌之間,仔細地審視著桌下的地板,一邊說道﹕「江湖中拿算盤當武器的人不多,但最有名的一位,應是四川水晶宮小當家之一的『負甲一方』白耀負,只是白耀負手中拿的是個金算盤,而且四川水晶宮內,對武林各派暗器的收藏雖然豐富,但本身並不使用淬毒暗器,所以應當不會是水晶宮來的。」 

原來四川水晶宮的水晶夫人白晶晶,有一對孿生子,一叫『負甲一方』白耀負,另一叫『錙銖必較』白耀富拿一根破秤錘當武器,攣生兄弟一慳吝,一揮霍,生性全然不同,十分有趣。 

「花公子,您看,這兒有一根——」丁漢軍低下身,在金之龍保鑣那桌的地板上,指著長條木板縫隙內,夾著的一點白色的東西。 

「不可碰觸!小心有毒!」花星倜叫住他。

花星倜自懷中取出一張紙片,設法起岀了那白色的東西,花星倜凝視了一會說﹕「是菊花魚的魚刺!」就著紙片包起,置入懷中。 

兩人正準備下樓,轉身時撞及那拿算盤商人座位的桌子,但聽得一聲輕微的「喀嚓」,牆邊桌腳後掉出了一個圓形的桃核,表面已然打工磨光,褐黃的色澤,靈巧可愛,讓人不忍釋手。但這一顆因桌腳與牆面的推擠,自三分之一處裂開來。 

花星倜認不出這桃核小珠的來歷,「這是佛珠嗎?」 

丁漢軍卻認得,說﹕「這個沒有毒的。」

他拾起裂開的桃核,自裂口處,仔細的勾出裡面的桃仁,桃仁上竟然寫著一個『令』字! 

丁漢軍將桃仁拿給花星倜看,並說﹕「武林桃花源的『桃源追擊密令』!」 

 (待續) 

* 近數週來,我一直在 binge watching Amazon Prime 的電視劇集——『拉斯維加斯罪案現場調查小組』(CSI – Las Vegas),所以才將本段最後部分,描述成『花公子探案』的情況,各位認為我模仿得像不像?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