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百媚千嬌》第四章 [ 情節修正 增加一隱身角色 ]
2022/08/01 07:29
瀏覽622
迴響1
推薦26
引用0

[ 情節修正  增加一隱身角色 ]    第四章   環伺暗處的風險 (四) 

(續前) 

丁漢軍眼內精光連閃,向花星倜致謝說﹕「多謝花公子明示,我立即回兵馬司,多派些幹員全城通緝這個商人。」 

「當時情況亂得很,你可看清他面貌了嗎?」 

大概的樣子…」 

「回兵馬司你立即找袁畫師來,照你的描述,先畫出個頭像,拿來讓我看看,琢磨改進一下 

「是否把算盤也畫進去?!」 

花星倜考慮一下說﹕「江湖中拿算盤當武器的人不多,但最有名的一位,應是四川水晶宮小當家之一的『負甲一方』白耀負,只是白耀負手中拿的是個金算盤,而且四川水晶宮內,對武林各派暗器的典藏雖然豐富,但本身並不使用淬毒暗器,所以應當不會是水晶宮來的。」 

原來四川水晶宮的水晶夫人白晶晶,有一對孿生子,一叫負甲一方』白耀負,另一叫『錙銖必較』白耀富拿一根破秤錘當武器,攣生兄弟一慳吝,一揮霍,生性全然不同,十分有趣。兩人名字發音完全相同,只有以武林名號區分他們。 

花星倜這時走到那商人所坐位置的桌椅旁,仔細地審視著桌下的地板。那丁漢軍本來要立刻回兵馬司招袁畫師畫像,見到花星倜的動作,也俯身審視著周邊的地板。 

「咦,花公子,您看,這兒有一根——」丁漢軍低下身,在金之龍保鑣那桌的地板上,指著長條木板縫隙內,夾著的一點白色的東西。 

「不可碰觸!小心有毒!」花星倜叫住他。 

花星倜自懷中取出一張紙片,設法起岀了那白色的東西,花星倜凝視了一會說﹕「是菊花魚的魚刺!」就著紙片包起,置入懷中。 

兩人正準備下樓,轉身時撞及那拿算盤商人座位的桌子,但聽得一聲輕微的喀嚓」,牆邊桌腳後掉出了一個圓形的桃核,表面已然打工磨光,褐黃的色澤,靈巧可愛,讓人不忍釋手。但這一顆因桌腳與牆面的推擠,自三分之一處裂開來。 

花星倜認不出這桃核小珠的來歷,「這是顆佛珠嗎?」 

丁漢軍卻認得,說﹕「這個沒有毒的。」 

拾起裂開的桃核,自裂口處,仔細的勾出裡面的桃仁,桃仁上竟然寫著一個 

丁漢軍將桃仁拿給花星倜看,並說﹕「這是武林桃花源的『桃源追擊』!」 

花星倜﹕「武林桃花源?」這還真是他第一次聽到這個名字,難道是武林新創的一個門派?「把總是如何知道的?」 

原來這幾日,西南和中城三個地區都各發生一起命案,勘查後,發現西城和南城兩處有桃核的碎片遺留附近,要找兇手卻苦無頭緒,幾位兵馬司指揮惱火異常,責令把總們速速破案,這一來不免使每個兵馬司內部雞飛狗跳,沒有安寧。 

問題棘手,是因這三名死者,毫無相通之處,一位是拉車伕,一位在某富戶做保母,第三位竟是私塾授課的老秀才。但丁漢軍因想到,兩個案發現場都找到桃核的碎片,只有中城沒有,因此他決定再去仔細搜索一番。中城遇害的正是那位老秀才,在中城積慶坊的興化寺邊上租貸了一間屋子,開了私塾教孩童,如今卻死得不明不白。 

由於數日沒開課,無人整理,課堂有些凌亂,桌几蓆團橫七豎八,可奇怪的是,丁漢軍一眼就相中了一張窗旁的課桌,桌上散佈有一張紙片,好像蓋著一個鼓凸的物體,他掀起一看,正是一粒桃核,呈兩頭稍尖的橄欖形,而且顯然不是桃子吃剩下丟棄的核,因為表面被磨光呈棕褐色,像一顆長時間被人手把玩過的珠子。 

他認不出珠子來歷,帶回兵馬司到處詢問,終於一名老衙役說,他二十多年前見過,是一個叫『武林桃花源』的神秘組織發出的『追擊令』。顯然是一種『追殺性質』的指令,可是當今武林並沒有『武林桃花源』這個派別,若桃核真是一項『追令』,則指令如何下達?桃花源應是寧謐理想的所在,為何要發出『追擊令』呢?擊殺什麼人呢? 

盯著這顆桃核看了半天,終於被他看出了端倪,剖開了桃核,才發現的桃仁上的『令』字,卻仍不知真正的指示在哪裡!? 

聽完丁漢軍的敘述,花星倜又掏出一張白紙,讓丁漢軍將拆解的『追擊令』用白紙包好,置入懷中。 

咱們快回兵馬司袁畫師吧。」 

誰知兩人剛下得樓來,卻又驚呆在門口,原來這時自門外走進來的,正是他們要找的人,那個拿著算盤的商人 

更不料那人竟認出了他們,殷勤的跟他們打招呼﹕「花公子,丁把總,您倆剛用了午餐嗎?」 

這時,酒樓樓下的跑堂領班阿興迎著那人說﹕「嗳,徐爺,您怎麼這會兒才來,錯過了今兒個頭場的演唱會!」 

花星倜立即讓領班阿興跟他們介紹一下,原來此人名叫徐徽,是蓉城蜀錦舖的帳房先生。

  1560  年北京地圖 

蓉城蜀錦舖開在北京地壇旁,琉璃廠東門附近,背後大老闆正是四川水晶宮白家。在京裡的鋪頭老闆叫田子昆,花星倜認識,卻不熟。 

「徐爺,半個時辰前,您不就在樓上,帶著算盤聽歌吃飯嗎?」花星倜逼問。 

徐徽﹕「半個時辰前?這怎麼可能,我就是為了去取這個送修的算盤,才錯過了午間秦淮名姝王千嬌的演唱會!」 

他將身後的算盤移到胸前,並振了振算珠,這果然是款不同凡響的算盤,通體髹著上好的黑漆,算珠是銀質的,中間的橫樑上,用銀絲嵌出『蓉城蜀錦』四個纂字,誰都只要看上一眼,就不會忘記。 

半個時辰前在樓上靠樓梯口的座位上,吃飯聽歌的商人,攜帶的算盤完全不在同一個等級上。 

丁漢軍與花星倜感到相當喪氣,兩人稍前在樓上所做仔細的搜索探查,好像打水漂了 

花星倜想,徐徽無必要說謊,則如今看來,似乎有個精於易容的武林高手,乘著混亂,向王千嬌發了一根毒針,而他對此人至今一無所知 

(待續)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水 羚
2022/08/03 21:48
精彩懸疑

精彩懸疑的小說,文筆流暢,寫得真好 !

這對孿生子負甲一方錙銖必較」名取得很有趣

儼然是個敗家子,專門惹事生非,

出現的這個哈哈! 該不會是逐客令吧 !

多謝水羚格主的蒞臨與留,無任歡迎。從您的貼文,多是佛教的寓言故事,可知格主必是虔敬的佛教徒。

我喜歡多神教,目前可說正由佛教轉向道教信仰,但我還需要對道教多些了解,所以要進行些深入的研究。

道教的符錄,是一種能驅使鬼神的工具和能力,也是現代人頗為難以了解的,因也可視作一種 騙人的工具。

再次感謝蒞臨與留言,並歡迎常來聊天。 將包袱逐一揹起2022/08/04 10:45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