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惜緣】第十二回
2010/12/18 02:00
瀏覽614
迴響0
推薦15
引用0

「趙醫生,我已交待過了。」過了一會護士急忙地走回來。

「好!」倆人並肩往病房去。

「早上剛動完手術的傷患目前狀況如何?」穿上醫生袍的趙仁傑雙手插著口袋,眼睛看著走廊的盡頭。

「到目前為止一切穩定。」護士用仰慕的眼神偷偷地凝視著他的側臉,充滿立體感的臉型配著挺拔的鼻子、自信的雙眼隱藏在濃密的睫毛下、那感性的嘴唇下展露出潔白整齊的牙齒。看得入神她差點忘了報告其他的事情。

還有別的嗎?」趙仁傑轉頭看看她,發現她正在仰頭打量著自己,就得意地說:「這樣子看我,脖子不會酸嗎?!」說罷露出潔白的牙齒哈哈大笑。一旁的護士臉紅耳熱尷尬地立刻向他報告別的事情。

對啦!趙醫生,警官有詢問兩名傷患作筆錄最適合的時間。」

「哪兩名?」

「哦就是1701室的黃晴虹1703室的張小蕾。」

「嗯!對他們說兩名傷患暫時還沒能接受筆錄。」

「怎麼了嗎?」

「他們說如果病人還沒能作筆錄也希望了解他們目前狀況。」

「嗯告訴他們直接找我吧!」

「知道了!」

「我們先到1703!」

「她有醒過來嗎?」

「還沒有。」

「有高燒嗎?」

「還是維持38

「記得這幾天要好好注意她的體溫,在傷患還沒清醒之前, 要保持平臥並將頭轉向一側,以防嘔吐物誤吸而窒息。還有,必須等到她正常排氣或排便後才可以進食。進食先以流質開始,逐漸恢復到正常普通飲食,如從開水、果汁、豆漿这類不带渣的飲料,過渡到大米粥、小米粥,再到爛麵條、吐司,最後過渡到普通飲食。

「知道了!趙醫生。」

「我們到1701室!」趙仁傑已搶先走在護士前面,護士看著他高大的身影,只有默默地跟在後頭。

一直處於幽暗的1701室,在裡頭的人好像並沒有要把陽光引進房間裡。趙仁傑最不習慣黑暗的感覺,也不管是誰在那,他一個箭步已經走到窗戶旁,伸手往窗簾一拉,秋冬的陽光立刻映入眼簾,整個房間頓時明亮起來。

「噢!是誰?立刻把窗簾關上。」說話的正是臥在沙發上的李雲。「才幾點呀!拜託趕快把它關上。」說著用手阻擋那耀眼的陽光刺進他的雙眼。

「已經快八點三十分。先生,適當的陽光對病人是有幫助。」趙仁傑看著滿臉鬍渣的李雲,心裡有說不出的情緒。「回去休息!」用近乎命令的口氣。

我一下就回去,要先等到她姐到來。」,聲音沙啞乾澀、雙頰深陷,宛如生病的是他。

先生,我很認真地向你說明;假如你再不眠不休,到時候躺在病床上的倒應該是你啦!現在就立刻回去,這裡有我們。你可放心!」深沈的眼神直視著李雲李雲像孩子般點點頭回道:「那這裡就拜託您啦!」誠懇的態度讓趙仁傑感受到病床上的女人對於他來說是如何的重要。

臨走前李雲親吻了一下黃晴虹的臉頰便走出病房。

腳步輕浮,李雲慢慢地走到電梯間。在等候電梯之時有雙窺視的眼睛悄悄地探視著他。「叮」電梯門開了出來的正是黃晴雨Joan

Chris!」低著頭的李雲沒注意到她們倆人。

「欵!李雲?你還好嗎?」Joan看著像活死人的李雲,心裡為之前自己對他的惡劣態度感到慚愧。

「呃是妳們啊!謝謝妳們趕過來」硬撐著快要閉上的眼睛,李雲耳語般的聲音之乎沒辦法被聽見。

Chris!你是不舒服了?要不要先休息一回再走吧!」黃晴雨心疼地扶著他快要虛脫的身體。

「呀還好!回去休息一下就好了,不必為我擔心!我走了謝謝!」李雲向她們揮手道再見就往大堂坐計程車回家。

走出了電梯黃晴雨Joan朝著1701室走去。

「呀等一下!小姐等一下!」一個陌生人向前跟她們攀談。

有什麼事嗎?」黃晴雨打量著這位背著攝影機的陌生男人,有說不出的反感。

「噢!我是李雲出版社的同事,我叫張忠文。我是來探望他的女友。」一臉誠懇的態度讓沒心機的Joan信以為真。

「啊原來你是李雲的朋友啊!可是他剛離開了耶!」口直心快的她完全沒有意會到她的無知帶來了什麼惡果。

「是啊!是啊!剛在餐廳遇到他說等一下就過來看一下他的女友,哎怎麼會那麼巧他又回去了!真是的!」演得有模有樣的他看在黃晴雨眼中就知道不是好東西。

「呀這位先生

「啊叫我小張就好!」

小張,Chris已經回去了,而暫時病人也沒能探視,所以改天等病人精神一點,就請他帶你來,好嗎?」閱人無數的黃晴雨使出太極拳要把這陌生人打走。

「這那太可惜了!公司同仁指派我過來當代表的,那現在回去一定被總編罵臭頭啦!糟了!」看著這位張性男子在耍猴子戲,黃晴雨愈看愈厭惡。

「晴雨姐那就讓他看一下Jean吧!反正只是因為搶劫都沒什麼不可見人的」大嘴巴的Joan不假思索地吐出Jean的狀況,雖然Joan完全不知底蘊,不知道這也足以對無辜的黃晴虹造成莫大的傷害。

「啊對呀!她是被搶劫住院的,可是也不至於要住院吧!莫非她被搶徒攻擊了?甚至被強暴了嗎?是這樣的嗎?」張姓男子口味橫飛地推斷事情端由,讓她們很震驚。

「住口!這位先生請你注意你的言行。我相信你並不是Chris的同事!你的目的是什麼?你到底要幹嗎?」怒不可遏的黃晴雨趨前指著他鼻子直問。

「對呀!你在胡說什麼!我朋友只是被搶劫那來的什麼被強暴啦!你是瘋了!你是來亂的呀你!我去找保全。」怒氣沖沖的Joan地跑到醫務室找人幫忙。

「欵!不是就不是嘛!用不著那麼的生氣我只是想來探望朋友的女友,不給看也不用來兇的吧!」張姓男子愈說愈大聲,正在1701室為黃晴虹檢查的趙仁傑也被驚動當下派護士出來察看。

「請你們安靜一點,這樣會影響病人作息。咦怎麼又是你?」護士嚴厲地責難的同時發現早上鬼祟的男人竟然又出現在十七樓,頓時大感困惑。

「妳們認識他?」看著帶來保全的Joan和怒氣未消的黃晴雨同時搖頭,護士指向張姓男子說道:「先生,我相信這裡並沒有你認識的人。在事情還沒鬧大之前,希望你可以自動離去!」眼看勢色不對張姓男子只好尷尬地離開。

「還好嗎?」鐵青著臉的黃晴虹完全沒有理會護士的慰問,只是自顧自地死瞪著不時轉頭偷看的張姓男子。

「晴雨姐對不起!我」知道闖禍的Joan慚愧地向黃晴雨道歉。

沒事!」沒看她一眼就逕自走進病房。

「晴雨姐等我啦!」尾隨的Joan緊閉雙唇在後。

「趙醫生!」

「發生什麼事了?」

「是早上那個硬說是李雲朋友的男人!」

「不是說已經吩咐了看緊一點嗎?」帶了點怒氣的趙仁傑看著護士。

「呃我也不清楚也許剛好有空隙他就闖進來了也許」護士結巴地解釋著。

「不要再找藉口!趕快去再交待清楚!」

「是!」還是第一次看到醫生那麼的生氣,護士連忙走出去把事情再交待一遍。

「趙醫生,這應該是個人操手的問題我想他是來挖新聞的!唉,不曉得他會不會亂寫些什麼?!我很害怕他是否會傷害Jean…」哽咽的她無法繼續把恐懼想法道盡。

「放心吧!我是不會讓這種事情再發生的。」堅定的語氣平服了黃晴雨的忐忑不安的心。

交待過黃晴虹的狀況後趙仁傑離開1701室準備搭電梯返回休息室。十七樓的醫務室明顯多了一些人手,趙仁傑滿意地向被他責難的護士點點頭。走進電梯間,有一個年約五十多歲的壯年男性,頭髮微禿,低著頭站在一邊。趙仁傑按了B1卻發現壯年男人並沒有按下任何樓層,便禮貌地問他:「請問要到幾樓?」對方並沒有回應。趙仁傑便隨手按了1F再站到壯年男的對面,忙了一個早上他準備好好地躺在休息室打個盹,他雙手枕在後腦視線不小心落在一個圖案上;那是已經有點退色的圖案,血淋淋的脖子被纏上了無數鐵鏈,讓人毛骨悚然的圖騰竟然出現在一個壯年男子的手腕上。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