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那年的四月,我們歡聚在饗食天堂
2024/04/04 01:17
瀏覽799
迴響0
推薦21
引用0





Mozart: Complete Flute Quartets


那年的四月,我們歡聚在饗食天堂



十一月上旬,我回到美國,外面的樹葉雖然還是斑斕多彩,但遍野枯黃的草地,已經讓人有幾許冬季蕭瑟肅殺之感。氣溫一天天在下降。氣象預報,過兩天,低溫就要到攝氏零下一度了。我在家,取出擱置在房間角落的相冊,靜靜的翻閱著。一張張照片,喚醒了許多在我心底沉睡的記憶,帶給我無比的溫馨。而冬季蕭索的景色,就這樣,被我悄然摒棄在窗外了。

那年的四月十四日早晨,KG 開車和Mike與阿慶從台北南下,十點半到達我的住處來接我,要一起上獅頭山健行。每年返台休假,好友們都會安排節目,帶我出遊。我總是在想,再過幾年就可以退休了。退休後,我一定要回來台灣長住,這樣就可以時常和好友們相聚同歡了。

那是一個陽光普照的好天氣,很自然的讓人的心情開朗愉快。好友們難得相聚,話匣子一打開,就天南地北的,什麼陳年舊事或是世界大事,都扯得滿車的笑語,偶而彼此還不忘藉機糗一下對方呢!這讓我們彷彿都回到了我們青、少年時代的,那樣調皮和自在。

在歡笑中,我清清喉嚨說:「請聽我說幾句話……」

我話聲一落,滿車的歡聲笑語頓時都被掃到車外了。大家都一本正經的看著我道:「有什麼話,你儘管說。」

我說,今天的午餐就由我來負責吧,另外在我返美前,還想請各位好友找個晚上,到中壢聚餐再敘……

我話還沒說完,就被他們三個人打斷了。阿慶說:「你突然變得那麼嚴肅正經,有話要說,我還以為你有什麼重要事情要宣佈咧,例如說訂婚、結婚什麼的,哎,連吃個飯聚個餐,也說得那麼嚴肅……」

Mike打斷阿慶的話說:「這這,這是什麼華(話)嘛!你老遠從美國回來,要你付錢請客?門都沒有!」

KG 一邊開車一邊說︰「不用吵了!從台北出發,就已經說好是我請吃中飯的啊!還爭什麼?」

我說,每年回來,都是好友和表兄弟們安排和計劃,帶我到各地去玩,到各處去享受美食,令我覺得很過意不去,實在只是想表達我的一點心意而已……說著說著,我想起好友們不管是在我得意或是失意之時,都陪伴在我身旁,一時情緒波動,有點 choked up (哽咽起來)的,說不下去了。

Mike說:「好友們何需計較這些?你從國外回來,我們請你是天經地義之事,你為什麼反而見外起來了!」

體貼的阿慶說:「耀星的心情我很能體會。這樣吧,KG 早就說好中飯是由他請客的,還是就由他來付帳吧!至於找個晚上在中壢聚餐,那就由耀星安排,我們準時赴會就是了。」

話就這麼說定了。

其實,這幾年來,每次返台,我都想到要請好友及表兄弟們聚聚餐,只是在異域番邦住了三、四十年的我,回到台灣,又住在並非我成長的中壢一帶,時間短暫,連獨自出門都會迷路呢,哪會知道哪家餐館位於何處,或是口碑如何?

這次返台,朋友開車從機場送我到那棟,我將暫住的四層樓房途中,我提到了想要宴請我的表兄弟及知心好友們的心事。朋友聽了,說沒問題,幾家大餐館她都很熟,可以協助安排,因為她的一位知心好友,是幾家餐館的股東之一。

我原想分兩個晚上,在不同的兩家餐館,分別宴請表兄弟們和知心好友們。一方面,是因為我的好朋友跟我的表兄弟們並不熟,有的只有一面之緣,有的根本沒見過面。另一方面,在歐洲經貿辦事處代表國科會,負責有關業務的表姐夫剛退休,跟表姐從巴黎才返回中壢定居。新居剛落成,從巴黎運回裝滿傢俱和用品的貨櫃,也才剛剛抵達,還沒安頓下來呢。而我正好返台,是難得有的機會,總要聚一聚。在此兩年多以前,跟表姐的見面,是個憂傷的聚會,因為在辦完我父親的喪禮之後不久,我到姑媽的靈堂致哀,見到從巴黎趕回來的,瘦弱的表姐。跟表姐夫的相聚,更是在他派駐華府(Washington DC)時的事了;一眨眼,二十年都已經過去了。

由於時間緊湊,而這段時日我剛好又身體不適,竟然找不出兩個晚上來分別宴請。最後只有折中原先的計劃,變成請哥哥、表姐夫婦、表兄弟和知心朋友們,在同一個晚上,同一個時間,到「饗食天堂」聚餐。

四月二十一日的晚上,KG 夫婦和阿慶及Mike,從台北南下,到桃園接阿松夫婦到中壢來。當高中校長的阿松,工作雖然非常忙碌,還是決定抽空赴會;夫人阿琇不久前因天雨路滑,不慎摔傷,行動不便,不過她也臨時決定,要趕來赴會,見個面,令我非常的感動。哥哥、表姐和表姐夫,以及表兄弟們和他們的夫人,也都準時到達餐館。

在餐廳裡,桌子併成長形,親人和好友分坐兩邊。我坐在中央,這樣可以兩邊都招呼得到。我原擔心不熟的兩組人在一起吃飯,會不會顯得生疏尷尬。事實證明我是過慮了。大家舉杯致意,一下子就熱絡起來。Mike還跟表姐和表姐夫蓋起他大學時代,修習法語的心得呢。

餐廳裡,有西式、日式、台式、港式各種菜餚和口味。雞、鴨、豬、牛各種肉類,魚、蝦、生蠔,或是生吃或是油炸,各色各樣,令人眼花繚亂;啤酒、果汁、冷飲,彩色繽紛;麵包、甜點,琳琅滿目,讓人目不暇接。

在這樣的餐廳吃飯,因為東西種類那麼多,顏色那麼亮麗引人,讓人有選擇為難之苦,也讓人有飲食過量導致發胖的隱憂。還好,我們不是天天過這種生活。

餐廳的規定,是只能入座兩個小時。在歡笑中,兩個鐘頭在不覺中,早過了。餐廳裡沒有人來催我們離開,大概是因為那位幫我訂位的友人,跟餐館很熟之故吧?

餐館的客人漸漸減少,時候已經不早了,大家才依依不捨的起身揮別,說再見。

我沉緬在往日舊事的歡愉聚會之中,卻又想起,哥哥和阿松都已經不在人世了,幾位好友,現在也只剩下阿慶和我偶有互動了。

世事變幻難測,沒法掌握。想到這裡,想到前塵往事,我不禁潸然淚下。




那年的四月,我們歡聚在饗食天堂 https://www.ksnews.com.tw/wp-content/uploads/2024/04/20240404001.pdf

             (2024-04-04 刊於更生日報副刊)   

【附記】

這篇文章刊出時,距離文稿寄出的日期,約三個月又一個半星期。


我與好友們舉杯致意

表姐夫婦和我祝大家健康快樂


食品琳琅滿目,隨意取用


各種現煮熱食


日式、台式、港式菜餚,任君選擇


各類菜蔬


煙燻鮭魚捲


麻醬貴妃鮑


各種果汁飲料


各類小點心和飲料


Haagen-Dazs 冰淇淋和各類甜點


巧克力噴泉


小點心


大理石起士


各類甜點


小點心


小甜點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難忘的旅程
下一則: 走訪阿米卡洛拉瀑布州公園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