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來自西藏的狂密
2024/06/02 21:06
瀏覽49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魔界轉世--來自西藏的狂密~轉貼24.6.2

西藏,傳說中的香格里拉──地球上最後一塊淨土:
壯麗的景色、神秘的氣氛,吸引了無數人前往朝聖,

祈求些許心中的寧靜。
然而,當我們被雄偉的寺院、刻苦的喇嘛、及虔誠的藏民──
這些眼前景(表)象所感動而迷惑的同時,
是否也能冷靜的觀察、深細的透視:西藏密教的本質?  
鮮豔的花朵,或許長滿了毒刺;精美的包裝,可能埋伏了欺騙;
五味令人口爽、五色令人目盲、五欲令人心發狂!

偽裝、誘惑,吸引力的結局 多半是:吞噬。

何不讓我們一起翻開藏密不為人知的內頁,

追溯她的源頭、深入她的核心、認識她的真相,
或許,您將發現:事實不是你我想像的那樣!

然後,從悵然若失到恍然大悟,您說:原來……,竟然……?幸好……!

前言

當今流行於歐美與臺灣的「西藏密教」,雖然自稱為「秘密佛教」,而刻意與正統的「顯教」區分,無限抬高自己在佛教中的地位,而相對的貶低(漢傳與南傳)顯教佛法;但這是全然可信的事實嗎?或是一家之言而有待於深入瞭解?

近半世紀以來,西藏地區由於政治遭遇、文化特色及意識形態等因素,引起全世界的熱切關注,又透過達賴喇嘛及其它法王、仁波切在全球各地以演講、傳法、出書等方式,努力弘揚的結果,藏密普遍被接受、信仰,乃至於形成一種流行風潮,左右了許多人對佛教的認知。

但是,也有部份佛教行人學者,對藏密的本質、來源及其對社會、對信眾的影響,存有許多疑惑,並根據佛教經論、實修經驗及田野訪查而求證之,發現了許多隱藏在背後頗為駭人聽聞的內容!總體整理之後,甚至指向完全相反的結論:藏密其實不是佛教!

為甚麼會有兩種極端的解釋?或者說,表相與事實竟有如此大的出入?就 讓我們理性而客觀的來探究吧!因為此事關係到佛教的命脈,以及學人的信仰、生命、財產,乃至於世界文化的的品質!

起源

藏密傳承於印度的密教,又稱為「坦特羅tantra」,tan的本義就是生殖、繁衍;印度密教吸收了「性力派」的思想與實踐,認為「性欲」是最大的創造性能源,經由男女的性交,可激發人類靈魂與肉體的能源,與宇宙靈魂的大能合流,達到一種最高的精神境界。因此他們把「性交」發展為一種宗教儀式──在半夜由數對男女舉行「五種享樂」先是魚、肉、酒、穀物等飲食,然後以多種形式性交,男女在極致的歡樂中溶為一體,藉此體驗個人靈魂與宇宙合一的狀態。

 這種儀式活動的內容,不離人類原始宗教的「生殖崇拜」,是錯誤的聯想所引生的愚昧行為,當民智漸開之後,人類已能揚棄其中的宗教想像而瞭解性愛只是一種身心的享樂,無關乎心靈的提升或智慧的發生;各大文明宗 教更進而看穿「性欲」的虛假與誘惑,視之為毒蛇、魔鬼,為了保護修道人免於障礙(墮落),而制定了一些戒律,要求他們適度的節欲或完全的禁欲;佛教更是如此。

然而,藏密非但不能與時俱進、擺脫「食色,性也」的原始本能;又反其道而行(逆向操作)、變本加厲,直接移植了印度密教,並結合性質相近的本土「苯」教,強 化了巫術性、神秘性的原始思維,誇大了貪著性、淫樂性的性欲活動;當印度佛教因為密教化而衰亡之後,藏密以直承印度密教的姿態,在西藏地區蓬勃的發展,獨 樹一幟,將生殖崇拜的性力迷思包裝成佛教,並無限的推高為無上密、金剛乘,以此名義相對於顯教大乘,將傳統佛教貶降為密教的前行基礎;為了合理化這個企 圖,脫離佛菩薩所說之經律論而由他們的祖師另造經典,稱為「續」,也就是坦特羅;更因此推尊他們的上師之證量,甚至高出諸佛如來,于傳統的三皈依之上,加 入根本上師(喇嘛lama) ,賦予祂無限尊貴不可違逆的地位,視之如佛、或高於佛,於是「生殖」崇拜+「上師」迷信,就成了藏密的核心,上師的超級證量來自於無上瑜伽雙身法,所傳授的最高密法也是男女性交雙身法,於是「上師、雙身法、密行者」形成了有別於佛教的新(密教)三寶。

發展

 既然藏密(坦特羅教、喇嘛教)的來源與本質如此,為什麼十幾世紀以來被接受為佛教、且是最上乘,古今多少不明究裏的信眾,信仰之、依止之、修行之?原因是密 教祖師們長期有計劃的借用佛教「名相」來包裝它的內容,(瞞天過海)竊據佛教的地位與資源,高揚密教的果證與修法,並且在西藏取得獨佔性的「政權」,讓密 教的勢力與傳佈更具權威性,也更世俗化,而全然無所忌諱,集世間法的「色、財、權」於一身,上師被尊為「活佛」,不斷的轉世,不僅口說成了聖諭、手書成了 經論、性交成了灌頂,肉身上的排泄物,如精液、大小便也成了甘露,可加速密教弟子的修行成就。最後演變成一切以「上師」為中心而唯命是從、神聖加持的「喇嘛教」。

 藏密上師這些不可思議的身份與權力,依什麼不共(大乘)的殊勝法門而修得?既不是正統佛教的「六度、十度」波羅密,也不須三大阿僧祇劫難行能行「福、慧」雙修,而是倒行逆施、貪著於一切欲界有情本具而共通的男女淫欲之道,認為只須透過一廂情願或相應於低級鬼神的觀想、感通,乃至誦咒、祭祀以取悅之,即可神聖 化這種行為;並加修一些助長淫欲的氣功(房中術),以保持長時間、多對象的性高潮,而不泄精──真的這麼做,就可統貫、超越了大乘佛教的全部內容,並且因為上師與佛力的加持,可以快速成佛,不必經歷顯教的各種苦行與階位,可說是:「樂/空」雙運、「福/智」兩全!對凡夫心而言,這是有夠貪,而且貪的理直氣壯!

面對這樣的修行內容,佛(密)教徒有多種反應:

1.無知而墮其陷阱:很多人在學啊!

2.迷惑而無力查證:真的是這樣嗎?

3.喜樂而貪著其事:我就是要這個!

4.淺見而自以為是:這確實有道理!

5.冷漠而不置可否:各修各的法門!

6.客觀而深入探討:究竟在搞什麼?

7.明白而遠離邪見:從此不受欺騙!

8.悲憫而破邪顯正:不忍眾生淪落、不令正法衰滅!

請問:您是那一種呢? 

佛教在世間傳佈的過程中,經常被一些不清淨的因素所附著、污染,當佛教壯大時,它們寄生其上,竊取少量的養分以活命,倒也無傷大雅;而當佛教衰微時,它們就趁機坐大,掏空全部的資源以自肥,甚至反客為主──所謂「獅子身上蟲,反食獅子肉」,或「李代桃僵」。

臺灣近年來,在各種宗教的表面興盛之下,騙財騙色的事件,層出不窮,讓許多善良的信眾,因為「既期待,又怕受傷害的」的情結,多少障礙了學佛修行的信心,或者轉向外地求法,尤其是西藏密教,幾乎橫掃全世界、也迷惑了臺灣人──一時之間,臺灣信眾因為饑不擇食、或過度憧憬,而來不及瞭解它的內容與性質,就前仆後繼的投入,把原來護持佛教的熱情與資源,大量轉移到藏密!而事實上,付出的多,受益的的少,更別說什麼正當的成就!原因在於「藏密」其實不是「佛教」,類似披著羊皮的狼,但因為包裝的太好,又敢於誇耀他的高超、神妙,對嚮往 異國情調的臺灣信眾,有著致命的吸引力,然而,危機多從無知起、傷害總在信賴中,或許我們都應該暫時停下腳步,再看看、多想想,神聖的光環之後,那無邊的黑暗中,藏匿了什麼秘密?

 俱生大樂邪淫法

秘密-雙身法及其配套:

西藏密教,是後期佛教而雜糅了多種民間信仰(印度性力教、西藏黑苯教),又借用佛教名相的包裝,改換門面、重新開業,以抽象的理論及復雜的儀軌,一層又一層的裝飾,顯現了曼荼羅的華麗炫耀,讓人目不暇給,然而,它的核心卻可一言以蔽之曰:雙身淫樂(男女性交)法;也就是來自原始崇拜的「生殖器」思維法,只是 抽離了「生殖」的功能,而純化為「性欲」之享樂,又透過自我暗示的幻想,把性交的本能(生殖)與享受(貪愛),玄想為出生明空之智慧及宇宙之大能,乃至於 因此成佛。說穿了,不外乎男性「陽具自戀」的身淫(實體)與意淫(想像)而一以貫之,女性則被局部器官化為「淫具」、淪為「性奴」,雖美其名為「佛母、明 妃、手印」,其實是性欲祭壇上的供品:──為什麼密教上師的「佛眼」所見的女性是這樣呢?或他們只有充滿了淫欲的肉眼?

我們來看藏密最具代表性的「格魯派」傳承,達賴十四怎麼說:

  宗喀巴於其所著之《密宗道次第廣論》中,將坦特羅乘依運用男女淫欲修行的方法與能力之不同,再分為四部─事部、行部、瑜伽部、無上瑜伽部。這四部修行者皆利用男女淫欲引生大樂,然後運用在修行道上。 事部引生大樂的方法是男女互相注視;行部除了注視外,還互相微笑;瑜伽部則以男女互相擁抱和碰觸引生大樂;無上瑜伽部則以男女兩性交合引生大樂。

  如此利用經由互相注視、微笑、擁抱和碰觸、交合引生的大樂無分別心,配合空瑜伽和本尊瑜伽,如此即可證得空性而消滅貪欲,好像一隻蟲從潮濕的樹中出生,最後把樹吃光一樣。

 為什麼必須使用男女淫欲尤其是交合時所引生的大樂無分別心?理由是此種狀態的意識心容易證入空性。用此最細的俱生大樂心來證悟空性,它在克服解脫與正遍知的障礙是更有效的,此是成佛最快的方法,顯教中沒有此種方法,因為顯教是以較粗的心來悟空。經由無上瑜伽雙身法的修行,人可在一世中「即身成佛」。

具有堅定慈悲及智慧的修行者,可以在修行之道上運用性交,以性交做為強大意識專注的方法,然後顯現出本有的澄明心。目的是要實證及延長心的更深刻層面,然後 用此力量加強對空性的了悟。當一個人在動機及智慧的修行上已達相當的地步,就算是兩性相合或一般所稱的性交,都不會減損其淨行。

想獲致證得空性的微細意識,就必得制止較粗的意識。當大樂的意識生起時,我們的知覺會變得更細膩。所以,最大的樂是在制止較粗意識的過程中,用作助力的。大樂意識的自身也因此證入自性空。

 西藏佛教裏,特別是一些本尊與配偶雙修的圖像,明顯有性交的徵象,這往往給人錯誤的印象?當然,在這種情況下他們確實運用到性器,不過能量的運作完全在控制之下,精氣最後將一點不漏收回,而絕不會流泄出去。這份精氣可以掌控到流回身體其他各部分。密宗修行者所需要的就是培養利用無上喜悅的能力,並讓無上喜悅的經驗,即特別得自各能源穴道中穿流不息的精氣發揮其作用。因此保護自己不使精氣外流十分重要,這些圖像並非單純的普通性交。同時,我們亦看到與獨身有關的修行,尤以修行時輪金剛密續為然,保護自己不使精氣外流為一大戒條。時輪金剛的經文提到三種無上喜悅的經驗:一是由精氣流動誘發的無上喜悅經驗,二是 不變的無上喜悅經驗,三是變動的無上喜悅經驗。

藏密祖師認為,一般人的性交高潮是沒辦法顯發、維持這種明光心或俱生大樂心。因此,修行者須先修習「生起次第」──脈、氣、明點與天身瑜伽的觀想,以及寶瓶氣〈風瑜伽〉、拙火等類似氣功或房中術的功夫。「生起次第」成就之後,才能修雙身法的「圓滿次第」,在男女交合的性高潮中,持久而不泄精,讓氣進入、安住、融合於中脈,使明點融化下滴,止息一切粗心、細心,而顯發根本俱生的明光心或大樂心。因此,修學生起次第,其目的是為了圓滿次第的實修「雙身法」而準備。

密教既認為雙身法是「成佛之道」,於第四灌頂時,弟子為了乞求上師親自指導,甚至要以自己的色身供養上師──也就是與上師合修雙身法。為什麼必須如此呢?因為這種修法有許多難以言傳的細節,若不當場邊做邊說,弟子很難確實的體會,也可能疏漏不全,而無法完整的領受上師所說「無上瑜伽」的密意。這種貼身指導的方式,真的有效嗎?值得嘗試嗎?

其實,男歡女愛沒啥大不了,顯教中證悟的菩薩,以男歡女愛助人開悟,也不是不可能,但是在悟後照見淫欲的過失,而斷除貪欲;藏密藉由性行為的「悟」,那種所 謂的「空性」,只是性高潮時把心裏觀空,延長不射精的時間,便謂之「涅槃」,或說是「樂空不二」,可不做愛了,「空性」又不見了;射精了,「涅槃」就盡棄 了,所以要不斷的做愛,不停的雜交來體驗「涅槃的境界」,也就是不停的藉由性行為才有「空性」,才有「涅槃」!但是,依正統佛法,真實的空性是不生不滅,且隨時隨地在作用的,做愛時祂在,不做愛時也在;煩惱時祂在,不煩惱時也在;這樣恒常不變的體性。

 理論詮釋:

藏密之所以傾宇宙之力於男女淫欲身法,其核心理論來自於原始宗教(生殖器/性力崇拜)的錯誤想像:「行人修習至於堪能受學時,其上師即予以此要妙教授,約略示之云:汝今當觀:三界中一切所有,皆為兩性結合而成。其力用方面,等同佛父之陽性體;與其聰慧方面,等同佛母之陰性體;兩相結合,成為不可分離(悲智交融)之雙身合一體;達此雙身合體,即獲究竟道,即大手印也。」  然而,從正統佛教的知見,即可明顯看出它的荒謬,例如它的前提說:「三界中一切所有,皆為兩性結合而成」,就不合乎事實:因為,「欲界」六天之天人,雖仍有男女的性(欲)行為,卻越往上越淡薄,只有第二層天以下(四王天及忉利天),才有男女二根的交合;從第三層天起,就不必這麼麻煩了。而下層二天雖有交合行 為,但那裏的天人,並不是由「兩性結合」而出生,而是因為前世造了十善業(而未斷淫欲)所以往生來這裏也。其次,「色界」下十三天的天人純由禪定之力而往生;「五不還天」則只有三乘聖者因修行斷惑而往生;乃至最上層的「色究竟天」須證得道種智乃能生;由此可知,色界十八天與「兩性結合」無關也。至於「無色界」四天,已沒了色身,純是六七八識的定境,更無所謂「兩性色根」的結合了!所以,藏密依於錯悟的認知而全力修習「男女淫樂雙身法」,所嚮往與成就的,從 來不超出「欲界下層天」的境界,怎麼會是所謂的「法身佛、報身佛」呢?(以上據【狂密與真密】第一輯p.301改寫。)可以說,藏密一切「佛」皆是雙身交合而常住淫樂中,美其名曰「悲(男)智(女)雙運」,其實是「貪(欲)妄(語)並行」。 稍有佛學常識、或具足佛法正見的各位,應該是依止佛說、自淨其心而成為佛門的善男信女,可別迷信密教、自賤其身而淪為外道的淫男癡女啊!

源自於印度教性力派的脈、氣、明點,拙火等氣功理論與修法,認為人體機能有無數的脈管,由上而下分屬六個中心輪〈cakra〉,各輪均如蓮華狀,最下部的生殖輪〈密輪〉最重要,以此輪修習男女雙身法,將上下之輪打通,便可產生拙火靈熱等超自然的奇跡。性力派將女性的生殖器,視為修行瑜伽術的印契或手印〈Mudra,Seal〉, 而後期的密教祖師,將這種思想吸收在佛教中,成為無上瑜伽雙身法的主要理論,也將雙身法的女性稱為「手印」或「明妃」,因為女性的生殖器,能令密教行者于 淫行之過程中,體驗空樂不二的「成佛」智慧,故又美其名約「佛母、度母」;由於此女提供其身體以供密教行者修證成佛,是實際配合、一起受樂的共修夥伴,故 名「事業手印」。

 

祖論依據:

 看來似乎是危言聳聽的話,卻是證據確鑿,只因藏密上師及組織很擅於掩飾、包裝,尤其對華人地區的信眾,將最內密的「雙身淫欲法」隱藏在深奧的(顯教)法義或復雜的(神教)儀軌之內,於一般的公開教學或流通書籍中,總是含糊其詞、或一語帶過;因此,初學者不曉得有這些內容,主事者又彼此心照而不宣;就讓信眾們 在其中聽聞、熏習,進而認同、堅固之後,或因意識形態改變了,而視為當然;或因日久生情習慣了,而難以割捨;到了這種地步,藏密上師便可隨心所欲的利用信眾,以雙身法而行淫欲了。倒是西藏及歐美的密教傳佈,較不諱言無上瑜伽的內容;我們可從達賴喇嘛的英文著述或演講中看到這方面的訊息,或在陳健民的密教【曲肱齋】文集中讀到完全赤裸的告白;或直接從密教祖師的古文獻中解析其密意,如宗喀巴于《密宗道次第廣論》中描述樂空雙運/雙身法之圓滿次第的實修方法及其中境界云:

蓮空金剛摩尼寶,蓮藏二合金剛趺,若時見心入摩尼,知彼安樂即為智,此是圓滿次第道,最勝師長共宣說,貪離貪中皆無得,剎那妙智於彼顯,八時一日或一月,年劫千劫受此智!

女性陰戶內,空無一物,故名蓮空;男性性器堅挺,故名金剛,勃起時前端泛光,猶如摩尼寶珠。蓮花與金剛相合而至極樂、鼻息暫停之時,若能親見精液進入「摩尼」而不泄精,則顯發俱生大樂心;此時了知其性本空,即是證得佛法之智慧,此是圓滿次第的修行法門,是佛教中最殊勝的師長共同宣說的,住于大樂中而觀察:于此樂起貪、或離貪之中,皆是無所得法,樂觸也無形無色;在第四喜大樂生起的剎那中,妙智就顯現了。修「樂空雙運」的人,應於每日八個時辰中,或整日、整 月,乃至整年、一劫、千劫之中,正受這種大樂與智慧!

宗喀巴當年雖有見於紅教喇嘛的邪行淫亂,因而奮起改造西藏密教,成立了黃教;但因為藏密的「成佛」法門,始終環繞于「樂空不二」的理論,宗喀巴似乎不瞭解這 個理論全然違背佛教的修證真義,而錯誤的然告訴學人:修學《菩提道次地廣論》之後,只是初基,接著「當入密咒;以彼密道較諸餘法最為希貴,速能圓滿二資糧故」,也就是說最後還要轉入密教,修習「無上瑜伽」雙身法的生起次第、圓滿次第。所以說,他改革密教之法,只提高了喇嘛受用實體明妃的條件而已,未曾涉及(邪謬)法義的改革,換湯不換藥;因此,上師在實體雙修的過程中,為異性弟子指導了第四灌頂之內容;弟子受灌之後,還要在其他時間盡力延長這種淫樂的覺 受,並生起「這種覺受是空性」及「樂受的覺知心是空性」;維持這兩種「空性見」穩固後,隨即生起「覺知心與空性不二、淫樂與空性不二」,而安住于「樂空不二」的境界中,保持長時相續的性高潮。若能長久安住于性高潮及「空性正見」中而不退失者,讓淫樂的觸覺,遍及全身、具足大樂者,名為「成就正遍知覺」──這就是藏密一切宗派所共有,自稱能於今生「即身成佛」的法門。達賴十四於《菩提道次第簡明釋論》也明白的說:

 西藏的四大宗派:寧瑪派、薩迦派、噶舉派和格魯派都有共同觀念,即重視顯宗的修行。某些術語的使用、各種修行的細節,與顯宗的差異比較小。四個藏傳佛教傳承,都教授以上所說的小乘和一般大乘的修行法,做為進入秘密金剛乘之前的預先準備。

 

五肉五甘露:

正因為不脫離原始宗教的「鬼神」信仰(巫術),在祈求加持、利益交換的前提下,所使用的供品種類繁多,乃至有「極不可思議」之甘露者,印順法師《以佛法研究佛法》p.146~147 說:

  佛世以依教奉行、為最勝之供養,佛後亦供以燈明香華等而已。密教以(所)崇拜者為鬼神相,其供品乃有酒肉。有所謂「五甘露」者,則尿、屎、骨髓、男精、女血也。更有「五肉」者,則狗肉、牛、羊、象及人肉也。以此等為供品而求本尊之呵護,亦可異矣。

這些話在藏密確有其事,並寫在書中。「五甘露」的具體內容是什麼?就是說有功德成就的密教行者,其糞、尿有檀香氣,稱為「大香」「小香」;死後天葬之其「腦髓」被保存;明妃或處女的月經,稱為「紅菩提」;勇父性交而不泄的精子,稱為「白菩提」──這五種排泄物或消耗品,在正常人類的生活中,是污穢的、用完即棄的,與佛教的修行扯不上關係,卻被密教視為「甘露」而珍藏,並誇說它的功能德用,可加速密教弟子的道行?!這有點類似「垃圾回收」,化腐朽為神奇,達賴十四說:

在外三密中,葷食是嚴格禁止的。但在無上瑜伽中,行者確實有被鼓勵去吃五種肉和五甘露,一個無上瑜伽的圓滿行者能夠借著禪定的力量,轉化五肉和五甘露為清淨物品,消融它們用來增加體內喜樂的能量。(【藏傳佛教世界 - 西藏佛教的哲學與實踐】,立緒文化93.10初版八刷/p.108)

 有一位西藏瑜伽的高人,當他被別人批評說吃肉和喝啤酒時,他說這是向檀城的本尊獻供。這樣的密續修行者將自己觀想為本尊,在一個完整的檀城中,領悟到究竟的本尊就是究竟樂,也就是樂和空性的無二。……這樣的修行者不但能將肉和美酒作為心靈用途,甚至能將人類的糞便和尿做為靈性的用途。 (達賴十四:【修行的第一堂課】,先覺出版公司2003.5初版七刷/p.178)

這樣的解釋,幾乎遍佈于藏密的演講或書籍中──卻不曾出現在正統佛教的經論教說裏──可 說是獨門功夫、神乎其技,或說是:欲縱其性,何患無詞!但不知它確實的功效如何?或只是廣告的噱頭?俗語說:「沒知識,也要有常識」,酒之為物,能助長淫欲,佛陀為了預防「酒後亂性(邪淫)」,而制戒禁止佛弟子飲之。然密教行者為了合修雙身法,男眾多半要借酒助興,增強性能力,所以謊稱「加持」之後的酒,已成甘露──讓「飲酒」合理化、神聖化。其次,為了修「拙火」定,男行者要攝取大量動物性蛋白質以補腎固精,以免於早洩,而不能保持長時間的性高潮,失去了體驗「空樂不二」的機會,所以必須吃動物肉;狗、牛、羊、象的紅肉倒也正常,可怕的是「人肉」也成了助性的補品?(耶率大石【西藏文化談】采陰術/下:人肉(稱Maha mamsa,意為「大肉」。通常這些人肉來自死屍、或那些「因為自己的孽源(Karma)而死,如戰場上因為報應而被殺的人」。人肉可製成丸藥,以便服用。有些經文詳細描寫了人肉各部份,如腦、肝、肺、內臟、睾丸等,在相應的儀式上的作用等。)真是為了性欲,無所不用其極!太虛大師《中國現時密宗復興之趨勢》說:

    復次,如藏蒙喇嘛之來華傳密也,形服同俗,酒肉公開,於我國素視為僧寶之行儀,棄若弁髦!提倡者迷著既深,先喪其辨別真偽是非之心。……又、 世間俗人肉食,則勸令茹素;而妄稱為活佛之喇嘛輩,則日非殺生不飽,且謂由殺生可令解脫。嗚呼!此非印度殺生祠神之外道耶?若然者,則彼喇嘛應先互相殺害 以成解脫,或迷著盲從者應先請喇嘛殺而食之,何尚靦顏食息人間也?噫!長此以往,密法之真制未窺,妙果未獲,而佛制祖規之尊嚴掃地,遺害人心,深堪危懼!

太虛大師當年還未能了知喇嘛教「修煉」的內涵,只能針對「飲酒食肉」破 佛律儀而評論之;大師都如此了,其他學佛人被喇嘛教所矇騙者,必然更多了。且看他們怎麼說:

對藏傳佛教的某些修行者來說,他們的種種行為,自有其深深密意,未達到他們的修證境界之前,最好不要妄自揣測、輕下斷言。許多密宗修行人在吃肉前,都會以大 悲心攝受所行,他們以念誦咒語的方式回向、超拔與自己有特殊因緣的眾生;有些大成就者則以普通人無法揣摩的心地食肉,比如那洛巴經常都要吃魚、漢地的濟公 和尚也吃過狗肉。作為凡夫的我們,對此等行為還是少評議為好,對一個證悟者而言,什麼行為方式都可成為大作空花佛事的載體。(堪布索達吉:《藏密問答集》http://www.hwayue.org.tw/lama/question4_01.htm 

生在娑婆為人類,是很難得而辛苦的,該如何善用人身,學佛悟道出三界?或許要更小心求證、明智抉擇吧!

尤有甚者,宗喀巴于《密宗道次第廣論》329~330鼓勵學密者大膽的修雙身法,並巧言令色的為他們脫罪:

    如離貪欲罪,三界更無餘;如是離貪欲,汝終不應為;汝受用欲事,但行無所畏!食五肉五露,亦護諸餘誓;不應害眾生、不應棄女寶、不應舍師長;三昧耶難違,由慧方便心,無少不應作,汝無罪莫畏!如如來所說。

意思是:三界中沒有比「離此貪欲之罪」更重的罪,所以,密教行者不可離棄這種雙身法的貪欲。你儘管去受用男女的淫欲,不必畏懼!並且,可食用五肉及五甘露, 也應護持學密所發的其他誓願,不應傷害眾生、不應離棄雙身法的明妃,不應舍離密宗師長,三昧耶戒是不可違背的,違者必受嚴重的果報。由修學此雙身法所生之種種方便心法,即使是很小的也該去作;你修雙身法是無罪的,不必有任何畏懼,就像密宗「如來」所說的那樣,放心去修吧!可知,宗喀巴主張密教行者不可離淫 欲,應勇於受用女人。藏密的黃教上師,故意隱瞞初學者說:「黃教不修此雙身法。」讓學人深信不疑,十年二十年後才私下告知:藏密所有教派都是以此法為中心,而修成佛之道。因此,進入密教實修者,遲早必須面對這個事實、必須進修「空樂不二」之法,必須破毀戒行,墮於欲界邪淫之法,與正統佛教的三乘菩提絕緣──因為,密教不是佛法!

 

停下來想想:

且不論無上瑜伽雙身法真的能成就什麼「佛果」,也不論是什麼層級的人才可修習──這 些都是藏密雜糅各種原始信仰 而自創的品牌,現代(正常)人很難以理解;若依正統佛教而檢視之,則雙身法從根本上違反了世間倫理,也違背了五戒、聲聞戒、菩薩戒,甚至成了行者縱欲的藉口,因此,密教祖師又混淆視聽、自圓其說的施設了「三昧耶戒」,一方面規範行者修習「雙身法」的條件〈譬如:必須具足生起次第的證量,交合時不泄精〉,一 方面也為雙身法的「修習」提供了不犯戒的理由;然而,方向與目標既已錯了,過程中再怎麼拐彎抹角,也還是誤導,甚至徒勞無功、反受其害!若以佛教徒所熟知的「五戒」菩薩戒」作對照,可明確看出藏密雙身法與三昧耶戒於「邪淫戒」明知故犯的窘境,也就是「非人、非時、非處」行淫,在顯教可說是畜生行、地獄罪,嚴重者不通懺悔;而藏密為了保障這種淫行而說:已具足「生起次第」之證量的女性,即使是比丘尼,或自己的母親、姊妹、乃至畜生,皆可與之修雙身法;又,行淫時不貪其樂觸(不求性高潮)而射精,則一切時中皆可修雙身法(一日一夜、乃至多日多夜男女合修,而不分離)又,符合實修雙身法之條件者,於佛堂或壇城之 佛像前行淫,乃是「修練無上佛道」;類似這樣隨時隨處無所忌諱的行淫,在藏密的理論,非但不犯重戒,且因不擇「時、地、人」的精進修行,而有所謂的「大功德」,得以快速成佛!不曉得這是大膽妄為或大權變通?!在這裏,要先問學佛的善女人們,如上所述的事實,是妳們所願意的嗎?若是賠了身體又無功,甚至是助紂為虐,怎麼辦?文明世界的女性,在社會上普受平等待遇,也有獨立的尊嚴,難道入了宗教之門,就要成為男性淫欲的犧牲品?學佛非得如此嗎?  其次,善男子們,真的相信「淫欲」是快速成佛之道?你要冒險嘗試這種淫人母姊妻女、也奉獻你的母姊妻女讓人淫的教門嗎?你承擔得起它的後果嗎?不只是今生賠了夫人又折福,來世還可能成為魔的眷屬!

也許,必須更深入的觀察、更嚴謹的思辨,確定它的是非正邪之後,再決定要不要修學吧!

全站分類:知識學習 其他
自訂分類:有此一說
上一則: 活佛轉世之評議-2
下一則: 邁向生命的圓滿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