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今年「花草樹木的氣味記憶」可以說大考中心走火入魔繼續讓大考寫作戕害學子寫作的創意..
2023/02/03 20:58
瀏覽834
迴響0
推薦7
引用0

前言..稍早有學者對升學考試的作文已經淪為寫作教學公式化「扼殺學生創意」

今年「花草樹木的氣味記憶」可以說大考中心走火入魔繼續讓大考寫作戕害學子寫作的創意..

 

學測國寫作文又被認為「不夠務實」與進入考生們「瞎掰」以博取高分機會吧!

林泉利

 

稍早112學測國寫/寫最考題希望考生以作家蔣勳文章為閱讀材料,並以「花草樹木的氣味記憶」為題要求學生撰文。根據報導,闈場內教師評估,該題目學生多能發揮,但「易寫難工」要能寫得深刻動人有難度;應試考生普遍認為考生需具備豐富的生活經驗,否則難以發揮,屬中間偏難。換言之,學測國寫作文又被認為「不夠務實」與進入考生們「瞎掰」以博取高分機會吧!

 

國寫已經邁入第六個年頭,原則上試題仍扣緊知性和情意二大面向為主軸,以

基本上國文寫作程度能提升肇基於生活既有經驗與文筆的磨練,當屬於住在都會區的中學生鮮少在生活中與花草樹木朝夕相處,除了家境優渥者居家周邊盡是鳥語花香的天天浸淫其中,否則就是在有新的師長引導下在校園認識一草一木的美學洗禮….對於每天只計較如何獲取考場上高分的考生們,當下只有硬著頭皮扯淡下去,請問這種國寫有何教育意義?

 

至於屬於鄉村或原鄉山區孩子固然終日與花草樹木為伴,如果渠等沒有家長及學校老師的引導進入大自然生環境中,因為沒有取得細心的感念與呼吸之間都是花草樹木的芳香,即便是有這方面得天獨厚的「生活經驗」又如何在幾十分鐘內下筆成章?

 

其中第二大題作文「花草樹木的氣味記憶」讓考生以主觀體悟,並再細分為嗅覺上的體驗和記憶敘事,以及將氣味、記憶相結合的綜合敘事能力,能否具體活潑刻畫出記憶中的氣味,並且情意真切寫出內容是測驗學生的關鍵所在。

 

 一如媒體記者訪問闈場內教師所言,只是渠等既然可以預言評估,該題目學生多能發揮,但「易寫難工」要能寫得深刻動人有難度..筆者認為,既然可能考生的國寫稱成績不會太好,也就是高分群獲得不易,負責命題的老師為何不找一個從都會到鄉村的高中生都有生活經驗的試題是引導考生恣意表達與抒發心中屬於記憶的感受?

 

https://udn.com/news/story/6925/6943057?from=udn-catehotnews_ch2

https://udn.com/news/story/6928/6943116?from=udn-catelistnews_ch2

https://udn.com/news/story/6928/6943117?from=udn-relatednews_ch2

https://udn.com/news/story/123148/6911161

https://udn.com/news/story/123148/6911180?from=udn-ch1_breaknews-1-0-news

112學測國寫/作文花草樹木氣味適合「小題小作」 知性題高分關鍵曝

2023-01-14 18:01 聯合報/ 記者趙宥寧/台北即時報導

 寫作示意圖。圖/Ingimage

今年學測國寫知性題,考福爾摩斯與華生的對談,情感題則引述作家蔣勳《給青年藝術家的信》,要求考生以「花草樹木的氣味記憶」為題寫一篇文章。得勝者文教國文教師認為,知性題高分關鍵在於能否精準作答;情感題則適合「小題小作」,學生選擇了某種花草樹木的氣味之後,氣味跟記憶如何產生連結,誰的細節又多又感人,記憶與氣味連結度扣合得越緊,高分機率就越大。

得勝者國文補教老師陳怡樺表示,今年知性題選材親切,出題好處在於學生能掌握,但高分關鍵在於能否精準答題。

知性題第一大題請考生說明福爾摩斯認為華生犯了哪兩個「錯誤」。陳怡樺認為,第一個錯誤的關鍵詞,是華生犯的是比例、總數上的錯誤,導致多花了錢。第二個錯誤是為了自己做三明治浪費錢,也錯失行善的機會,概念在文本裡都有,但每個錯誤要在兩行內寫清楚,要把關鍵詞精準表述,是有鑑別度的。

知情題第二題則佔了21分,考題要解讀福爾摩斯跟華生生活態度的差異,陳怡樺說,從文中可見,福爾摩斯生活態度是精確務實的,華生則是比較浪漫感性、較不在乎細節的;考生要能寫出相對應的詞,理性、感性,務實、浪漫,如果學生能把兩人不同的生活態度寫清楚,並擇一立場發揮就可以寫得不錯。

情感題作文題目為「花草樹木的氣味記憶」,陳怡樺建議學生要「小題小作」、「窄題窄作」,只要一個小小的點,不需要寫很大的味道,就能寫得動人。另外,這個氣味最好跟學生生活有所連結,從自己的生命經驗來寫,寫作重點在於選擇氣味之後,氣味跟記憶如何產生連結。

陳怡華認為,氣味是一個影子,重要的是要寫出故事的情感,學生在寫的時候要想什麼氣味,藉由人事物的記憶,寫出氣味引出來的情感。她說,這道題目高低分關鍵有二,包含誰的細節多與感人,分數就高;另外,誰的記憶跟氣味連結度扣得越緊,高分機率就越大。

有考生反映作文題「花草樹木的氣味」,對於都會考生並不友善。陳怡樺則舉例,很多父母都接送孩子接送孩子上學,例如轎車內「玉蘭花的氣味」,就有機會衍生親情的書寫;又或是校園若除草,除草會有腥味,這個味道跟學生生命經驗的記憶能否連結。不管是香或臭,只要能寫出氣味的特殊性,合情合理且動人,是文章能獲高分的關鍵。

台大中文系兼任助理教授劉建志也說,情意題要「窄題窄作」,學生如何使用味道跟記憶的特質,並將其連結的緊密。他也提到,可運用香氣對照悲傷的記憶,又會是臭氣對照快樂的記憶,藉以產生矛盾的張力,但切記二者要有關聯,不要味道寫味道,記憶寫記憶。

 得勝者文教國文教師認為,知性題高分關鍵在於能否精準作答;情感題則在於學生選擇了某種花草樹木的氣味之後,氣味跟記憶如何產生連結,誰的細節又多又感人,記憶與氣味連結度扣合得越緊,高分機率就越大。記者趙宥寧/攝影

 

112學測國寫/作文考花草樹木氣味「易寫難工」 這類考生恐難發揮

2023-01-14 17:45 聯合報/ 記者許維寧/台北即時報導

 今天是大學學測第二天,第二日考英文、國綜、國寫。記者葉信菉/攝影

學測第二天最後一科國寫下午登場,今年國寫邁入第六年,考題仍扣緊知性和情意二大面向,今年知性題已偵探人物福爾摩斯為題材,情意題則以作家蔣勳文章為閱讀材料,並以「花草樹木的氣味記憶」為題要求學生撰文。闈場內教師評估,該題目學生多能發揮,但「易寫難工」要能寫得深刻動人有難度;試考生則認為考生需具備豐富的生活經驗,否則難以發揮,屬中間偏難。

大考中心闈場內教師指出,今年國寫知性題以福爾摩斯和助手華生為題材,有趣並強調生活省思。考生須正確解讀華生和福爾摩斯所犯的兩個錯誤,進一步思辨生活中常犯的「因小失大」現象,並觀察、歸納兩人的生活態度,再提出個人傾向何種生活態度,有條理地表達理由。

闈內教師表示,情意題則要求考生寫出具體生活經驗,從中感知聯想、創造與抒發,考生首先要能書寫花草樹木氣味,再藉由「嗅覺」召喚正面或負面的記憶、抒發個人情感和體會,評估多數考生都能發揮,但「易寫難工」要能寫得深刻動人則有難度。

闈內教師指出,該題目難處在於「花草樹木」的氣味太尋常容易被忽略,真的要刻意書寫召喚記憶,多數考生恐怕難以寫得深刻有味,但也代表,試題側重檢驗考生的生活觀察力,以及從中體查生活的智慧與感受。

整體而言,闈內教師認為國寫命題通常平易近人,但從中考驗學生的觀察力、寫作技巧,對於平常勤於閱讀與練習寫作的考生而言應能有很好的發揮,頗具鑑別度。

闈場內試考生則表示,國寫題目「中間偏難」,第一大題敘述不難懂,但考生要從討論對錯的話題延伸到生活態度的分析則不容易,難度應適中;第二大題寫作則縮限於花草樹木氣味,此時考生若不具備豐富的生活經驗則難以發揮,且考生還需將氣味和記憶結合,更不算容易。

試考生表示,第一大題先要求分析福爾摩斯、華生的生活態度差異,再闡述自己的傾向,今年文章形式以對話為主並要求找出兩者差異,相較往年難度較高,考生還需具備敏銳的文字觀察能力。其中第一大題的問題一考驗擷取重點、精練文字的能力;問題二考生則需邏輯工整,並提出有說服力的論點和論據,才是得分的關鍵。

試考生亦指出,第二大題作文更側重於考生的主觀體悟,並再細分為嗅覺上的體驗和記憶敘事,以及將氣味、記憶相結合的綜合敘事能力,能否具體活潑刻畫出記憶中的氣味,並且情意真切寫出內容是測驗學生的關鍵所在。

 學測國文寫作作文題目「花草樹木的氣味記憶」。圖/大考中心提供

 

 

 

寫作教學公式化「扼殺學生創意」

2023-02-02 00:18 聯合報/ 記者許維寧/台北報導學測

大學學測上月落幕,近年考試引導教學風氣下,坊間補習班、寫作書籍乃至教學現場出現不少講求效率和得分的「罐頭式寫作」,以公式建構文章。作家和大學教授認為,寫作公式易扼殺學生表述力,若過度依賴公式、淪於藻飾或堆疊典故,無法內化成自身語言,即便面對大考也很難出類拔萃。

因應學測國寫升學需求,近年坊間書市陸續出現寫作速成、寫作成效等書;影音平台鍵入學測作文,亦有業者或教師討論高分模板、數種題型破解的秘訣。

作家廖玉蕙指出,不少教師教學方式匠氣、速成,甚至出版相關教學書籍,若教師本身缺乏寫作經驗卻還必須教學生,容易流於堆疊詞藻的樣板。而匠氣、速成學習方法扼殺學生創意,若老師數十年都用這套方式,難怪近年學生作文能力屢下降。

台師大國文系教授徐國能說,套路作文近年大行其道,多要求學生背誦幾篇文言、白話作品,看到題目便能立即套入,甚至演變成一種觀點、三個例子、五個名言等方式。

考試引導教學,不具名高中國文教師指出,很多學生對人文無興趣,但想十拿九穩取得分數進入理想校系,穩定得分的思維,也造就套公式、背誦等罐頭式寫作,文章不到頂尖也不會太差。

台師大國文系教授鍾宗憲則分析,近年考試愈來愈重寫作,加上報告、自傳以及學習歷程等多要求寫作力,對出版社而言相較出版純文學更有市場,實用性寫作書於是蓬勃發展。

鍾宗憲說,寫作成長過程中有範例、公式可循,看似刻板,還是要看學生能否心領神會。閱卷現場發現,部分學生引用名言佳句,但文章前後文筆落差大、形同天外飛來一筆,也不會高分。引用典故名言非壞事,重點在學生應把背誦內容轉化為自身語言,否則只是學到毛皮。

廖玉蕙認為,教學應有更高尚目的,非完全為功利服務。近年大考寫作題目更趨向開放,已比過去制式、限制多的題目好,學生應回歸平日的感受,凡事多思考、多觀察,甚至從小學開始培養洞察世事,屆時誠實書寫、寫出真心即可,「與其取悅閱卷老師,不如取悅自己。」不會感動自己,也不會感動他人,如實寫出感受和所見才會是好文章。

 

寫作書、公式化教學 「罐頭式作文」恐傷學生寫作力

2023-02-01 22:39 聯合報/ 記者許維寧/台北即時報導

作家和大學教授認為,寫作公式容易扼殺學生的表述力。示意圖,非當事人。本報資料照片

學測甫落幕,近年考試引導教學風氣下,坊間補習班、寫作書籍乃至於教學現場多出現講求效率和得分的「罐頭式寫作」,以公式建構文章。作家和大學教授認為,寫作公式確實容易扼殺學生的表述力,學生若過度依賴公式、淪於藻飾或堆疊典故,卻無法內化成自身的語言,即便面對大考也很難出類拔萃。

因應學測國寫升學需求,近年坊間書市多出現寫作速成、寫作成效等書;影音平台鍵入學測作文,亦有業者或教師討論高分模板、數種題型破解等秘訣。

作家廖玉蕙指出,不少教師的教學方式匠氣、速成,甚至出版相關教學書籍,但若教師本身缺乏寫作經驗卻還必須教學生,就容易流於堆疊詞藻的樣板文章。而匠氣、速成的學習方法也正扼殺學生的創意,若老師數十年來都用這套方式,也難怪近年學生作文能力屢下降。

台師大國文系教授徐國能也觀察,套路作文近年仍有市場,多要求學生背誦幾篇文言、白話作品,看到題目便能立即套入,甚至演變成一種觀點、三個例子、五個名言等方式。

然而在考試引導教學的風氣下,一名不具名的的高中國文教師指出,很多學生對人文等無興趣,但想十拿九穩取得分數進入理想校系,穩定得分的思維,也造就了套公式、背誦等罐頭式寫作,文章不到頂尖但也不至於太差。

台師大國文系教授鍾宗憲則分析,近年考試愈來愈重視寫作,加上高中小論文、自傳以及學習歷程等多要求寫作力,對出版社而言相較出版純文學更有市場,實用性的寫作書於焉蓬勃發展。

鍾宗憲談到,寫作成長過程中有範例、公式可循,看似刻板,但還是看學生能否心領神會。閱卷現場發現,部分學生引用名言佳句,但文章前後文筆落差太大、形同天外飛來一筆,也不會高分。引用典故名言非壞事,重點在於學生應把背誦的內容轉化為自身語言、內化表述,否則只是學到毛皮。

廖玉蕙認為,教學應有更高尚的目的,非完全為功利服務,近年大考寫作題目都更趨向開放,已比過去聯考制式、限制多的題目來得佳,學生應回歸平日的感受,凡事多思考、多觀察,甚至從小學開始培養洞察世事,屆時誠實書寫、寫出真心即可,「與其取悅閱卷老師,不如取悅自己。」不會感動自己,也就不會感動他人,如實寫出感受和所見才會是好文章。

作家廖玉蕙指出,很多學生常問開頭怎麼寫,才會讓閱卷者印象深刻。廖玉蕙認為,只要作者寫得下去,就是好的開頭。記者許正宏/攝影


「罐頭式寫作」 閱卷老師:最多拿B+

2023-02-02 00:18 聯合報/ 記者許維寧/台北報導學測

大學學測國文科分為國綜和國寫,不少學生志不在文科,多以公式化寫作盼高效率得分。大考閱卷老師表示,公式化罐頭作文頂多拿BB+,根本問題在於學生想應付考試,多少會失去想法和見解,不容易打動閱卷者,難拿到A或以上等第。

國寫閱卷委員每年逾一百卅人,由正副召集人分別與協同主持人,從北中南東考區抽樣作答影像檔詳加評閱、分析、討論,草擬評分原則,分別選出A+AB+BC+C等六級標準卷、試閱卷及測試卷若干份並擬定評分原則,再製作閱卷參考手冊,作為正式閱卷評分參考。

一名學測國寫閱卷老師表示,公式化寫作如用排比句、華麗的修辭可套在任何題目中,除非第一年閱卷,否則公式化寫作很容易看出來。該名閱卷老師形容,閱卷像「挑蘋果」,只要看得文章夠多,後續拿到文章大致閱覽就能知道文章的優劣、新鮮度,是否匠氣也是第一眼就能看出來,再次細看則能判斷等第。

但該名閱卷老師表示,公式化寫作頂多拿BB+,畢竟不會邏輯不通,「你不能說他錯,即便他很匠氣。」但公式化寫作根本問題在於學生是想應付考試而非求知,於是少了深刻的想法和見解,文章因此不會出類拔萃,也難以得到A的評價。

另一名閱卷老師則說,作文匠氣、公式化狀況近年約四分之一到三分之一,過去以為是補教業一慣教法,但發現不少高中老師也依樣畫葫蘆,在大考決定學生未來去路壓力下,只要能在大型考試上得分,就容易變成被推崇的教法。

「用這套教法的教師並非不認真,只能說思維值得商榷。」這名閱卷老師認為,公式化寫作背後,是學生想高效率取得分數的思維,以功利視角看待寫作,卻容易扭曲寫作的本質。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公共議題
自訂分類:不分類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