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生命最初的感動 〈 港都文藝學會理事長 李文義 推薦序〉
2012/01/30 16:08
瀏覽565
迴響0
推薦20
引用0

 

 

很久沒有閱讀和書寫台灣鄉土小說,看到力芹這篇《誰?跌進了豬屎坑》感到相當親切,頗有暌違許久的感覺。文中對話以台語為主,這在撰寫和閱讀上是種挑戰。曾多次與人討論,撰寫台灣鄉土小說時,該用正統台語文字還是類音字?如何撰寫自然各有所堅持,也都有各自道理,個人倒是認為,小說創作不是在寫學術論文或研究報告,所謂小說最重要的是大部份讀者必須看得懂,如此才能達到流通與通俗的效果,假設整篇文章盡是艱深難懂,甚至滿滿都是一般輸入法無法打出來,平常根本連看都沒看過的字,縱然作者有能力創作出來,對一般讀者來說恐怕也是一種折磨與考驗,而且在這速食年代,很容易降低閱讀慾望與流通性。《誰?跌進了豬屎坑》雖然以台語文為創作基本,但對話裡極少艱深難懂的字詞,稍懂台語的人仔細閱讀便能瞭解其意,就這方面而言,力芹已經達到易懂通俗的目的。

記得曾對人說,藝文創作雖然表達方式和形態多到無法盡數,同一個人也常見不同的表達方式,但不管如何多樣變化,作品中還是能看出作者的心思與個性。《誰?跌進了豬屎坑》整體架構一如對妍音的瞭解,文中沒有壞人,世界美好完善,較強的衝突性頂多凸顯人性自私,而且自私也可能出現在極親暱的人身上,例如天送要結婚,為了讓老婆有更好的居住環境決定翻修老厝,如此一來養子天福一家人就必須搬離並分家。天送有沒有錯?甚至成福的母親偏向親生子,要求養子搬離分家有沒有錯?力芹沒有暗示或批判,只是淡淡描寫,其餘留給讀者思考。

住慣鋼筋水泥的現代人很難體會什麼是土角厝,年輕時個人曾經住過,正如文中所描述般簡陋,屋裡隔間簡單到不行,常覺得陰暗潮濕委屈自己,而且大多沒有廁所,必須跟別人借或到屋外公用廁所,白天還好,晚上實在不方便。創作不僅是表達作者思想與情感,從某個角度來說也是記錄歷史,所以看到文中描述的情形時,不用懷疑,在某個年代的確很多類似的土角厝,而且土角厝代表以前刻苦奮鬥的精神。

勾勒鄉村平凡與樸素之美,除了種菜種田,抓蝌蚪,小溪戲水,豬屎坑雖然污穢難忍,令人避之不及,卻是鄉村最經典的代表,因為在那爛泥般的坑窪與氣味裡,蘊含了農村的勤勉與希望,勤勉來自於物盡其用,希望來自於小豬長大後的豐碩,這是小孩戲耍玩鬧創造快樂童年時,時代賦予大人們的責任,很多人也因此創造了時代。

隔代相處的問題,婆媳問題,一次創傷能刻下多少年的陰影,會造成日後行為與思想多大的改變,現代人年輕人享受既成的方便性,卻吃豬肉沒看過豬走路,吃鳳梨沒看過鳳梨叢,誤認花生長在樹上,以為生活就是手機電腦線上遊戲,原始的基本事物遠的必須追溯到明清時期。《誰?跌進了豬屎坑》令人勾起很多回憶,也能讓現代年輕人藉由本書,瞭解關閉電腦與手機離開喧囂城市,一步步用雙腳親吻鄉村泥地時,人生視野會大不同,恬雅的空氣也能誘發淡淡啟示。這是力芹的目的,也是生命最初的感動。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