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幫你的桌面做一個整理的動作
2014/11/04 21:18
瀏覽1,129
迴響0
推薦6
引用0

幫你的桌面做一個整理的動作

真的,我每次聽到新聞報導說「某bg做了一個xxx動作之後」,因此就有想把那個電視機馬上砸掉的幾個想法之一產生於腦海,但是由於這個鄙人在下我的懶惰所造成的核心影響的發散,導致基於如此複數個因素的綜合表現的結果,於是緊接著只是做了一個簡單的抬手的動作,然後就這樣結束了沒有下文的過程,...

分享了馮光遠相片

老友陳季芳的臉書上有這麼幾段:
馬瑋國澄清「總統當時並不是在進行一個跑步過程」。
請唸一遍。
真有人這樣講話?不會咬到舌頭嗎?

季芳接著寫道:⋯⋯
太陽正在進行一個中午的過程,
我也正在做一個提醒的說話動作:
請大家進行一個吃中午飯的過程,
千萬不要忘記做牙齒和牙齒磨擦咬合的動作。
如果動作發生了問題的過程,千萬要做一個打電話給李友中的動作。
(註:李友中為牙醫,以前也是給我報報的作者)

我於是又要獻寶了,前年年底,我在我的部落格上,曾經有過這麼一篇文章,就是講我們四年級對新一代年輕人某種說話語法的不解。

題目:請大家做出一個專心閱讀的動作,才能讀出滋味

在一個小劇場的小廳裡(大劇場、戲院是大廳,這裡是小劇場),工作人員對著持票者宣布,「各位觀眾,七點半的表演很快就要進場了,請各位出示您手上的戲票,我們即將為大家做一個驗票的動作。」

就在劇場工作人員講完這話的一剎那,與我一起看戲的老牌編劇突然變臉,「什麼叫做『驗票的動作』?講這什麼話嘛,驗票就是驗票。」他的聲音很大,剛剛做出此宣布的年輕人有點不知所措,我也覺得有點尷尬,小廳裡一些觀眾偏過頭來,用謹慎的眼光看著我這朋友,好像唯恐他會接著從口袋裡掏出手槍做出一個射擊的動作。

嗯,這就是今天我想要談的一個問題,那就是,如今年輕人講話的一些語法,實在讓我們這一代傻眼。不,我毫不介意一些新創的語詞,不管再怎麼奇怪、無厘頭,其實知道原由之後,有時還覺得挺有智慧的,如「小三」跟「小王」之間,原來是因為有那麼「一槓」的關係,年輕人解釋之後我哈哈大笑。

可是諸如「為大家做一個驗票的動作」這種講法,真的說有多彆扭就有多彆扭,後來耳朵尖起來聽年輕人講話,發現這樣的講法還挺流行的。

有天家庭聚餐,在一家知名的連鎖牛排店吃午餐,吃著吃著,年輕侍者過來很有禮貌地跟我們說,「請問前菜用完了嗎?如果用完了,現在幫貴賓做一個整理的動作。」除了女兒,其他人的盤子都是空的,我小聲跟女兒說,「妳吃快一點,要不然,等一下店家會幫妳這個貴賓做一個加速嚥食的動作。」女兒覺得這講法頗幽默。

那是因為她才高三,還沒有那麼社會化,所以也還沒有學會社會上某些年輕人的語氣,不過如果她哪天交對朋友,我跟她之間的對話應該就會大大改變,「爸,明天註冊,你出去之前能不能先對我做一個撥款的動作?」想到這裡,我不自覺地做了一個皮膚滲出冷水的動作。

那天在餐廳,我跟女兒倒是因為做了許多練習題,吃了一頓充滿喜感的午餐。

「妳看,這個餐廳的服務很好,服務生一看到有人拿相機拍照,就走過去幫他們按快門。」「不是幫他們按快門,是幫貴賓們的身影做出一個數位化的動作。」

「那兩個小孩跑來跑去,爸媽都不管,我看遲早會撞上端菜的服務生。」「嗯,真的有點危險,服務生應該對他們做出一個讓他們安靜的動作。」「妳的意思是?」「我的意思是,帶他們到冰淇淋區,幫他們各挖五大杓冰淇淋讓他們安靜下來。」

說笑歸說笑,想到光是一個餐廳,因為工作手則條列出來的一些規矩,會讓多少年輕服務生因為做出一個背誦的動作,因而養成日後說話時,都用手則上的語法與顧客做出溝通的動作這個習慣。

完了,我已經開始被同化了,而且很自然地用這種語法做出一個表達的動作,這讓我在炎熱的夏天,不自覺地又做了一個皮膚滲出冷水的動作,什麼,你問什麼是「皮膚滲出冷水的動作」?喔,這啊,這就是將「出冷汗」繁複化兼意象化的一個動作。

也許我們真的要開始練習什麼什麼的動作這樣的語法,這樣,才能跟上時代的腳步,才能在社會上與四周的人做出一些增進彼此瞭解的動作。

「先生,這是您的B餐,麻煩您做出一個以適當金額交換餐點的動作。」
「你是說……」
「不好意思,如果以您的語言,就是麻煩請您先付款的意思。」
「喔,你們這裡是送餐的時候收錢。」
「是的,先生,還有,如果您用完餐之後,想做一個將吸收分解過後多餘廢水排出體內的動作,廁所在那個走道後面。」
「嗯,所以我得先做出一個穿越那一排桌子的動作,才能到廁所。」

「是的,先生,您對新時代語法做出的這種積極投入的動作,真的是讓我非常吃驚,因為一般像您這樣年紀的人,對我們服務生所用的語言,通常都會做出一種鄙夷的動作。以前我在小劇場打工時,有回僅僅是說出『我們即將為大家做一個驗票的動作』,就被一個聽說是大編劇的大鬍子老師做出一個在不滿的狀態下才會有的咆哮的動作,很傷我的心,所以做出一個遠離劇場的動作,投身飲食界。」

「喔,原來你就是那個撕門票的服務生,很巧,那天我也在場,那個做出一個發洩不滿動作的老師是我朋友,不要理他,因為他是編劇,所以也是一個無法做出容忍冗詞贅語這種高難度動作的人,不要理他。」

相信我,因為做出這麼一個附和的動作,我的咖啡將會得到免費續杯。

(圖說:在蔣介石的宣傳部門做了一個刪除的動作之後,原來還有兩位合照者,就不見了。)
 
相片:老友陳季芳的臉書上有這麼幾段:
馬瑋國澄清「總統當時並不是在進行一個跑步過程」。
請唸一遍。
真有人這樣講話?不會咬到舌頭嗎?

季芳接著寫道:
太陽正在進行一個中午的過程,
我也正在做一個提醒的說話動作:
請大家進行一個吃中午飯的過程,
千萬不要忘記做牙齒和牙齒磨擦咬合的動作。
如果動作發生了問題的過程,千萬要做一個打電話給李友中的動作。
(註:李友中為牙醫,以前也是給我報報的作者)

我於是又要獻寶了,前年年底,我在我的部落格上,曾經有過這麼一篇文章,就是講我們四年級對新一代年輕人某種說話語法的不解。

題目:請大家做出一個專心閱讀的動作,才能讀出滋味

在一個小劇場的小廳裡(大劇場、戲院是大廳,這裡是小劇場),工作人員對著持票者宣布,「各位觀眾,七點半的表演很快就要進場了,請各位出示您手上的戲票,我們即將為大家做一個驗票的動作。」

就在劇場工作人員講完這話的一剎那,與我一起看戲的老牌編劇突然變臉,「什麼叫做『驗票的動作』?講這什麼話嘛,驗票就是驗票。」他的聲音很大,剛剛做出此宣布的年輕人有點不知所措,我也覺得有點尷尬,小廳裡一些觀眾偏過頭來,用謹慎的眼光看著我這朋友,好像唯恐他會接著從口袋裡掏出手槍做出一個射擊的動作。

嗯,這就是今天我想要談的一個問題,那就是,如今年輕人講話的一些語法,實在讓我們這一代傻眼。不,我毫不介意一些新創的語詞,不管再怎麼奇怪、無厘頭,其實知道原由之後,有時還覺得挺有智慧的,如「小三」跟「小王」之間,原來是因為有那麼「一槓」的關係,年輕人解釋之後我哈哈大笑。

可是諸如「為大家做一個驗票的動作」這種講法,真的說有多彆扭就有多彆扭,後來耳朵尖起來聽年輕人講話,發現這樣的講法還挺流行的。

有天家庭聚餐,在一家知名的連鎖牛排店吃午餐,吃著吃著,年輕侍者過來很有禮貌地跟我們說,「請問前菜用完了嗎?如果用完了,現在幫貴賓做一個整理的動作。」除了女兒,其他人的盤子都是空的,我小聲跟女兒說,「妳吃快一點,要不然,等一下店家會幫妳這個貴賓做一個加速嚥食的動作。」女兒覺得這講法頗幽默。

那是因為她才高三,還沒有那麼社會化,所以也還沒有學會社會上某些年輕人的語氣,不過如果她哪天交對朋友,我跟她之間的對話應該就會大大改變,「爸,明天註冊,你出去之前能不能先對我做一個撥款的動作?」想到這裡,我不自覺地做了一個皮膚滲出冷水的動作。

那天在餐廳,我跟女兒倒是因為做了許多練習題,吃了一頓充滿喜感的午餐。

「妳看,這個餐廳的服務很好,服務生一看到有人拿相機拍照,就走過去幫他們按快門。」「不是幫他們按快門,是幫貴賓們的身影做出一個數位化的動作。」

「那兩個小孩跑來跑去,爸媽都不管,我看遲早會撞上端菜的服務生。」「嗯,真的有點危險,服務生應該對他們做出一個讓他們安靜的動作。」「妳的意思是?」「我的意思是,帶他們到冰淇淋區,幫他們各挖五大杓冰淇淋讓他們安靜下來。」

說笑歸說笑,想到光是一個餐廳,因為工作手則條列出來的一些規矩,會讓多少年輕服務生因為做出一個背誦的動作,因而養成日後說話時,都用手則上的語法與顧客做出溝通的動作這個習慣。

完了,我已經開始被同化了,而且很自然地用這種語法做出一個表達的動作,這讓我在炎熱的夏天,不自覺地又做了一個皮膚滲出冷水的動作,什麼,你問什麼是「皮膚滲出冷水的動作」?喔,這啊,這就是將「出冷汗」繁複化兼意象化的一個動作。

也許我們真的要開始練習什麼什麼的動作這樣的語法,這樣,才能跟上時代的腳步,才能在社會上與四周的人做出一些增進彼此瞭解的動作。

「先生,這是您的B餐,麻煩您做出一個以適當金額交換餐點的動作。」
「你是說……」
「不好意思,如果以您的語言,就是麻煩請您先付款的意思。」
「喔,你們這裡是送餐的時候收錢。」
「是的,先生,還有,如果您用完餐之後,想做一個將吸收分解過後多餘廢水排出體內的動作,廁所在那個走道後面。」
「嗯,所以我得先做出一個穿越那一排桌子的動作,才能到廁所。」

「是的,先生,您對新時代語法做出的這種積極投入的動作,真的是讓我非常吃驚,因為一般像您這樣年紀的人,對我們服務生所用的語言,通常都會做出一種鄙夷的動作。以前我在小劇場打工時,有回僅僅是說出『我們即將為大家做一個驗票的動作』,就被一個聽說是大編劇的大鬍子老師做出一個在不滿的狀態下才會有的咆哮的動作,很傷我的心,所以做出一個遠離劇場的動作,投身飲食界。」

「喔,原來你就是那個撕門票的服務生,很巧,那天我也在場,那個做出一個發洩不滿動作的老師是我朋友,不要理他,因為他是編劇,所以也是一個無法做出容忍冗詞贅語這種高難度動作的人,不要理他。」

相信我,因為做出這麼一個附和的動作,我的咖啡將會得到免費續杯。

(圖說:在蔣介石的宣傳部門做了一個刪除的動作之後,原來還有兩位合照者,就不見了。)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教育文化
自訂分類:評論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