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津與依】睦月之三
2009/07/10 13:23
瀏覽731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我喜歡站在七樓走廊末端看向校門外的景色,這個角度剛好可以遮去我不想看見的死板建築。是的,我不喜歡這所學校,或許是自卑心態使然,總覺得考到這裡雖不是奇差無比,但若要跟老同學們提起,多少會開不了口。

  你現在讀哪裡?私立二專。

  那你現在讀哪?私立四技、公立二專、公立四技……私立大學。

  莫名的,從這兒看出去,我總會想到柳津,並非因為她的學校在這個方向,而是因為我覺得從這可以遙望到她的身影,即便只是癡人說夢。

  柳津,我喜歡的女孩,也許該說「曾」喜歡的女孩,和我同為高職同學,我、小依及柳津,我們是同班同學。基本上,柳津和小依沒有太多交集,但我和她們兩位分別相處得不錯,跟小依是大方自然的知己,跟柳津則是略有些許淺薄曖昧的好朋友。我喜歡小依,但這種喜歡和對柳津的喜歡是不一樣的,前者只是好朋友,後者則希望能夠發展成戀人。

  但現在對後者全是空想。

  畢業後,柳津考上縣內的一所知名私立大學,她是班上唯一成功走上普通高中升學之路的人,繼續讀的是資管。說來也巧,班上這麼多同學,也就我們三人沒有到外縣市唸書,還留在這塊福地為自己的未來打拼,我不曉得這樣是好或壞,但也因為距離讓我的思緒無法飄遠,同樣的,這樣是好還是壞,依然不清楚。

  走廊末端的圍牆並不高,約莫到我腰部的位置,這樣的高度是有危險的,尤其對於我這個有「飛翔」欲望的人來說尤然。我有懼高症,可奇怪的是,我同時也有想從高處往下跳的內心衝動,只要站在一定高度的地方往下看,我就會覺得自己的手腳快要控制不住地攀爬上危險邊緣,然後縱身一躍,結束一場荒唐。

  這只是說說的,若真的那麼做了,才真是荒唐。

  「又在看風景啊?」世勤從我身後走來,靠在旁邊圍牆上。

  「嗯,或許吧。」

  「或許?難道在這裡除了風景,還看得到其他東西嗎?」

  「我也不知道。」

  「你想看到什麼?」

  「嗯,我想看到我的心。」

  「真的哦?那我也想看看你的心。」

  世勤背過來,將背部倚在低矮圍牆上──對他來說夠矮了,一八二的高度,是有點吃力。他看著我的側臉,掛著些許凝望,我曉得他現在的眼神,但不做任何揣測,那對我來說都是多餘的。

  班上有同學說他是同性戀,我不以為然,頂多,只是稍微有些娘娘腔罷了,在我的認知中,同性戀與娘娘腔不能畫上等號。世勤曾對我說,班上同學對他的七嘴八舌他都清楚,他認為那些人不了解他,甚至是嚴重誤解,只有我對他沒有異樣眼光,也因此特別喜歡同我說話,他說,我很帥。

  我當是笑話,我不帥,但能體會他的意思,雖然班上同學對他的娘娘腔偶爾閒言閒語,可並不算有排斥他,頂多覺得這個大高個娘娘腔的模樣實在不太搭調,他就不喜歡人家那樣看他,即使沒有說出來,眼神都可以殺死人。

  其實,他會讓同學那樣說話的原因還有,就是他特別喜歡陪在我身邊,而且是有些小鳥依人的態度,跟我說話都輕聲細語,和其他同學講話卻會大小聲,這樣的差別待遇讓我也捲入同志疑雲,可我不當一回事。

  話,隨別人說;心,自己定了就好。

  我對世勤就如同對待其他同學一樣,娘娘腔也好、真是同性戀也罷,那並不妨礙我當他是好哥兒們的態度,雖然偶爾也會覺得他有些煩人,也覺得他牽起我的手像在牽娘子的那般溫柔過於奇怪,世勤仍舊世勤、我當然也還是我。

  「你要看我的心什麼?」

  「看你什麼時候才要跟我去約會啊,哈哈。」

  「神經!」沒好氣的。

  「跟你開玩笑啦,」他以難受的角度將頭轉過來看向外頭風景,續問:「還是你在想小依?」

  「想她幹嘛?」

  「小依不是你的女朋友哦?」

  「為什麼你會認為她是我女朋友?」

  「因為你們天天都一起上下課啊,還狀似親密,不是男女朋友是什麼?」他似乎認為理所當然。

  「只是朋友,好朋友。」我頓了一下,還是有詳加解釋的必要:「剛好我順路可以接她一起上下課,也不是『天天』,一個禮拜才三天,而且,那次我們跟她們班聯誼的時候你也應該有看到,我和她又沒有特別親密的互動,就只是朋友而已啊。」

  「一個禮拜上五天課,你就接了人家三天,還說『才』……我連一天都沒有耶。」

  「哈哈!誰教你自己也騎車上學。」

  世勤攤手,計畫失敗。

  他偶爾會說些外人聽來曖昧的話,或許是想試探我的態度,或是想看我的反應,總之,那樣的曖昧言語對我來說毫無殺傷力,我會順著他的話再將球踢回去給他,讓他自己碰一鼻子灰。

  拽子說,他覺得世勤跟我特別有話聊,也許是我倆磁場相近,我想,那只是他人對世勤都先投射了質疑眼光吧。其實拽子和世勤互動也不錯,但世勤就不會對拽子講些膩人的話,拽子笑說,好在他免於受害,不然他一定會軟腳。

  「不過,你到底在看什麼?」他的語氣恢復正常,沉穩。

  「我在看她。」我也收起嘻笑,正經。

  「誰?」

  「我喜歡的她。」

  「哦,」他摸了摸略有鬍渣的下巴,欲言又止地,想探問又怕觸及地雷:「在這個方向嗎?」

  「不是,可是她在風的方向裡。」

  「好深奧。你可不可以說點我能理解的?」

  我轉過來,也靠著小圍牆。拽子說,我講話老喜歡繞來繞去,就是因為那樣所以更拽,我覺得只是因為他的國文造詣比我差,所以他聽不懂我說的話,世勤的國文造詣比拽子好,可也偶爾不了解我的意思。

  悶著,正在思索要用什麼樣的形容詞時,我的call機響了。

  低頭拿起黃色外殼的小機械,上面顯示的字樣讓我訝異非常,是她,柳津。呼吸乍然加快,我趕緊按開訊息,僅瞧見短短的一行字,那行字對她而言應該是地獄,但對我來說卻是天堂,只是那個瞬間,我無法念及自己尚在人間,而且,對於未來根本無從掌握。

  我發現自己的手在顫抖,是快樂還是悲傷,誰來回答我?

  「我失戀了。」

  ######
有誰推薦more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