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流浪者之書】第貳書.真實之山之十六
2021/01/09 22:12
瀏覽733
迴響0
推薦9
引用0

  「拉佩特!!」奧朵兒驚叫。

  拉佩特千鈞一髮之際擊出「蛇火」抵抗敵方的術法,雖然呈現劣勢,也還暫時頂住頭頭術士的攻擊,只是情勢不妙,畢竟不是正統施術者,面對專研術法的術士之攻擊,拉佩特早晚得要敗陣。

  撒恩驚訝頭頭術士的能耐,能施展「暴火襲」的人絕非等閒之輩,同時訝異拉佩特憑著對戰鬥的反射竟能做出反制,但也清楚拉佩特只是暫時不敗,「暴火襲」的威力恐怕不只會讓拉佩特受傷而已。

  撒恩望了頭頭術士一眼,發現他露出輕蔑的險笑。

拉佩特耐住高熱無法作聲,要如何脫身且不教術法波及一旁的奧朵兒與撒恩,確實身陷險境。

  「哦?還不倒下?」頭頭術士見拉佩特尚能頂住,故作驚訝:「不過,也就這樣而已吧。接下來才是我最擅長的術法--『滅生之雷』!」

  「暴雷方!?」

拉佩特腦海只閃過這麼一句,烈火加猛雷的爆炸衝擊直接就將拉佩特打飛撞入樹林中!

  撒恩乍見愣在原地,奧朵兒忘了尖叫。

  「好強!」撒恩怒視頭頭術士,不免震驚:「這傢伙竟會最難領悟的『暴雷方』術法,而且有本事使出第二級的『滅生之雷』……可惡!拉佩特,你沒事吧……」

  普爾驚見情勢逆轉,轉懼為笑:

  「啊、哈哈哈!看吧!我光輝『聖教』就是這麼厲害!混蛋王室哪會是我光輝『聖教』的對手?哈哈!只要我光輝『聖教』的十聖主出馬,沒有擺不平的敵人啦!哇哈哈哈!」

  「普爾,你話多了吧。」頭頭術士雖然斥著普爾,嘴邊也不遮掩笑意。

  普爾連忙致歉,這才站了起來,情勢扭轉後,他臉上再度露出不可一世的表情。

  頭頭看著警戒中的兩人,惡笑:

  「好吧、來處理剩下的小鬼頭吧,讓你們嚐嚐『火彈』連擊的滋味!」

  頭頭術士兩手微微舉起,「熾燄方」初階術法「火彈」接二連三從頭頭術士手中擊出,直朝兩人打去。

對專門修練術法的人來說,初階術法要是用得極致,不但是破壞力很強的招式,更能省下大量氣力,中長時間的戰鬥以初階術法迎戰是最佳選項,顯然頭頭術士相當清楚這個道理。

  撒恩趕忙揮舞天冰劍,凍氣迅速結成一張半透明的網,暫且擋下「火彈」的攻勢,只是打在冰網上的每一擊都不斷造成損傷,這張冰網恐無法抵抗多久。

  撒恩當然清楚,奧朵兒朵在身後,眼前似乎只剩下一個方式能夠脫險……

  頭頭術士見這冰網並不脆弱,有些意外:

  「哼哼、你這招沒用,冰終究剋不了火,吃我『蛇火』來!」

  『蛇火』直接打在冰網上,網面立刻產生裂痕,冰網大概再撐不了幾秒鐘;撒恩驚見,低頭瞧著手鐲,心中實在萬分猶豫:

  「該怎麼辦?莫非真要解開封印?我對菲絲莉娜的誓言又該怎麼遵守?」

  「帥哥!真的好燙啊!」奧朵兒忍不住驚叫,她躲在撒恩身後這下逃不能、不逃也不是。

  撒恩手鐲迸出晶光,他握緊天冰劍的劍柄,決定豁出去!

  就在此時,樹林內衝出一道人影,以極快速度斬斷連貫「蛇火」的攻勢,就在那短短的一瞬間,撒恩瞥見那人眼裡的殺氣與堅定,是拉佩特。

  撒恩逮住術法未能連貫的瞬時,乍蹲即伸順勢就朝頭頭術士衝了過去;頭頭術士還沒看清楚怎麼回事,儼然見著撒恩殺到面前,趕忙手勢轉向,「熾燄方」術法也頓時停止,就在頭頭術士恢復出招動作、「蛇火」即將再次擊出之際,撒恩直接二十七連斬殺出!

  頭頭術士果非省油燈,「天冰二十七連斬」沒有全數命中,部分斬擊遭到「蛇火」破壞,但憑著冰晶劍氣也將頭頭術士擊倒在地,大半身體結凍,臉上的表情又驚又恐。

  普爾與奧朵兒各自都再楞住,這是什麼情況?

  撒恩站在頭頭術士面前,面露兇光,他知道得打鐵趁熱收拾這個傢伙,否則將來肯定是禍害。頭頭術士還剩單手可用,手中「暴雷方」術法的前兆漸起,說時遲那時快,一抹劍影突然從上斬落,直接就將頭頭術士正醞釀攻擊的手斬斷!

  「啊啊啊啊啊啊啊!!」

  「咦!啊、啊啊啊啊!」這是普爾。

  「咦?哇啊啊啊啊--」這是奧朵兒。

  拉佩特落在一旁,渾身焦黑且猛喘氣,同時瞪著在地上打滾的頭頭術士,顯然剛剛命中的兩發術法對久征沙場的戰士產生不小的創傷。

  「拉佩特,你怎樣了?」撒恩上前。

  拉佩特揮開手,瞧他一眼,撒恩明白拉佩特在詢問要否下手了結?撒恩別過頭去,同時將奧朵兒拉到身後擋住視線;奧朵兒不明就裡。

  頭頭術士渾身發抖:

  「你、你別以為這樣會沒事……敢觸怒我偉大『聖教』的下場……」

  「閉嘴。」

  拉佩特一劍劈下,頭頭術士身首分離、一命嗚呼。

  「拉佩特,」撒恩回頭,滿是歉意:「你知道我的苦衷。」

  「……『刃不見血、冰魔不現』?」拉佩特搖頭:「我不想記起來。」

  兩人之間漫出一陣沉默,忽聞奧朵兒大叫:

  「哎呀!?那個什麼普、普不拉嘰的不見了啦!」

  定神一瞧,普爾果然不知去向。

  「算了。」撒恩撐住拉佩特,讓他坐下休息,讓普爾溜了肯定還有後患,只是現在無暇顧及:「這一戰夠硬了,先歇會兒。」

  奧朵兒瞧拉佩特傷痕遍佈,眉間糾結:

  「又這麼多傷……我們要不要多休息幾天啊?」

  「不礙事,趕路要緊。」拉佩特逞強著。

  「我當時應該要聽導師的話,把家傳傷藥帶出來,如果有我們海莉奧克家的傷藥,你們受的傷就可以快速恢復了。」

  海莉奧克家當年在王室即以醫療著稱,家傳傷藥更是王室特用品,多少人想求而不得。撒恩與拉佩特當然曉得海莉奧克家的事情,誠如奧朵兒所言,也是可惜了。

  「沒關係啦,」撒恩微笑,決定開啟祕辛:「我們打鬥慣了,用習慣的傷藥比較容易恢復。我倒是想知道朵兒妳說的『導師』是誰?」

  導師,這個稱號只在王城權貴間使用,通常是指家族繼承人自小武藝及學識的傳授者,家族在王城間地位愈高者,繼承人的導師也就來頭愈大;海莉奧克家曾經風雲一時,身為繼承人之一的奧朵兒有導師並不奇怪,只是,什麼人能擔任她的導師,這就引起撒恩好奇。

  「嘻!」奧朵兒笑說:「就知道你想問這個!我說出來你們不要嚇一跳哦!這可是我引以為傲的事。」

  拉佩特瞧像奧朵兒,她臉上的笑容真切得意。

「我的導師是人稱『王國第一射手』……」

  撒恩眼睛瞪大。

  「同時也是戰功彪炳的『王國五將軍』--夏哈特.雷歐斯!」

  「是雷歐斯!?」拉佩特真嚇了一跳。

  黑夜中的月,逐漸轉亮了。

  ☆☆☆☆☆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