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中醫宏觀治高血壓、高血糖、高血脂—專業經理人排寒實錄&李醫師評釋
2013/03/29 11:00
瀏覽28,542
迴響1
推薦18
引用0

 我不信中醫,更不信調養,我不信未經科學嚴謹檢驗過的任何方法,這當然包括中式的醫療行為,如把脈、針灸等。我曾被家人強押著去看中醫,但療程從未持續超過一個月,因為我總有各式各樣的藉口推拖不到。
 其實也不全然是藉口,我45歲,雖不算事業有成,但生活優遊有餘,工作快20年,前十五年為專業打拚,後五年為業務打拚,前前後後,不管工作壓力、經濟壓力,加班趕工、熬夜應酬,全憑一股蠻勇。雖然很清楚知道在預支自己未來的健康,但反正年輕無敵,未來這一本帳,沒有數字,沒有額度,我把握當下,不斷揮霍。
 但這兩三年,生活型態未變,我的身體卻開始産生變化,先是抵抗力變差,容易疲憊,時常感冒,心悸、偏頭痛、面紅怕熱,半夜也常因胃食道逆流、咳嗽而嚴重影響睡眠品質。長時間下來,身與心俱疲,但工作還是排山倒海地壓過來。
李醫師評釋:
 多數男生,尤其這種典型的專業經理人,通常不太好搞,最好讓他「一槍到位」—嘗到滋味才會俯首遵醫囑。但他又有疑似B肝的病史,害我綁手綁腳¡,無法下重手;所幸他體氣不差,氣脈沒太多淤阻,首週服藥即見顯效,半夜咳出黑痰,心悸減、血壓稍降,較不怕熱,體重減2kg。好的開始,加上帶他來的「前輩」密集衛教,於是建立他的信心。
 他是在大病即將成形的前夕,已見肝經溼熱,寒氣雖伏藏,尚未入裡甚深,重點是還沒開始長服西藥,此際以中醫調理解縛,療效明顯。
 去年12月 7日初診,調理至今,中間出現不少排寒反應(兩度發燒、咳嗽益甚、齦腫化膿、背痛腰冷…),體覺也由怕熱→較不怕熱→較怕冷→不怕冷,但喝到冷水會畏寒。服藥一個半月減4 kg,到第二個月減6公斤,第三個月再瘦1 kg,迄今共減7 kg。減重只是附帶效益(不是每個人都能這樣,不過至少身形改變、骨架肌肉變得更緊緻結實),不過確實解除他的三高症狀。
 這種病人很多,本虛標實,看起來肥壯,其實虛爆了;若不及早處理,以後肯定會有淹纏不盡的大麻煩。

 去年底,在家人催促下,去某大醫院的新陳代謝科掛號作了健康檢查,結果一片紅字,高血壓、高血糖、脂肪肝…,這麼多的紅字已經是超出預料之外;更糟的是醫生態度對我的二次傷害,沒有耐性是一回事,他想都沒想,就直接叫我服藥。
 我告訴醫生說,我知道結果不好,但數字多在邊緣,如果我下定決心,改變生活型態、飲食習慣,是不是就可以不需要用藥?這位百大名醫輕蔑地說,好啊,給你三個月,反正不會有太大變化,三個月後,你還是會乖乖回來吃藥。
 這種醫病的互動方式,其實就是我討厭到醫院的原因。
李醫師評釋:
 「三個月後,你還是會乖乖回來吃藥」—這是標準的西醫思維模式,他們認為很多狀況是不可逆的,這個盲點主要來自西醫不把人當「全人」看待,器官微觀的思維絕難想像牽一髮而動全身的各種可變性。
 中醫認為人是有機的整體,治病是全身著眼,某個臟腑出問題,我們不一定治本臟,有可能治其他相關的臟腑,這涉及五臟生剋制化、臟腑表裡、東升西降等氣機流通的概念,只要某個環節疏通了,閉鬱之氣得洩,就可能改變症狀,病當然就有希望得治。
 中醫思維取類比象,貼近自然與物理,許多西醫說是不可逆的病症,只要沒有經過太多誤治,願意老實排病,其實應該都有機會得治。

 幾乎是同一時間,透過親友介紹,我開始了在李醫師這裏的治療,雖然半信半疑,但我下定決心,我只能說,相較於過去,這次的療程是很特殊的經驗。
 介紹我去的親戚,還有在候診時認識的朋友,告訴了我不少的心路歷程,但是別人的故事是別人的故事,許多事還是非要自己走過一次,才能有所體驗。
 第一個星期開始,體重就直線下降,當然親友有提醒過李醫師這裏用藥的方式,及身體會有的反應;但我還是有些難以適應:很多原本難以拒絕的甜食及美食逐漸失去吸引力,飲食習慣上的改變非常明顯,我發自內心地開始食用簡單而清淡的食材。
 所謂發自內心的意思是,我不須大費周章地說服自己去抗拒誘惑,我是根本上就不願意去吃過往沈溺的垃圾食物。因為吃這些東西沒有帶來任何快樂的情緒。舉兩個例子來說,過往我最快意的小幸福是,在大汗淋漓時,從冰箱取出一瓶可樂,一飲而盡,享受碳酸氣泡在口中及喉嚨恣意奔放的快感。另外,無論冬夏,在睡前,喝一杯半結凍的拿鐵咖啡,享受唇齒冰涼的極致。
 現在的我,已經沒有這等雅興,基本上,冰品及甜品已與我斷了多年的革命情感;誤喝了稍微低於常溫的飲料,我會不自主的起寒顫;吃了甜食,舌根會有令人不愉快的口感,我開始討厭甜食。
 內人跟我開玩笑,說李醫師幫我排寒,基本上也排掉了我生活中的樂趣。其實我不這麼覺得,所謂的樂趣,是你會愉悅的擁有並享受一份美好的事或物,而事實上是,現在的我在食用這些甜食、冷飲的時候,已經不是享受,而是痛苦,我發自內心的與它們形同陌路,所以並沒有任何割捨的遺憾,而是心甘情願地放下,毫無掙扎,這個歷程,若非身在其中,其實很難感受清楚。
李醫師評釋:
 「排寒,基本上也排掉了生活中的樂趣」,這要看你如何定義「生活中的樂趣」?樂趣,是隨時遷變的主觀感受,此一時、彼一時,一旦體氣上來,你會有迥異以往的感知,更鮮明細緻、更敏銳迅捷;幾乎同步,就能偵測到那讓你不舒適的負能量,身體會立即反應;不類以往,感知鈍化的時候,根本是照單全收,等到踰越身體負荷,已然隱埋病根。
 一般人總是畏懼眼前的小苦,一昧沉溺在幻化不定的感官之樂裡,殊不知那甜頭伏藏最終可佈的大苦。有空到醫院走一遭,或是家人生病,你就會明白其中真義。
 某病人提起罹肝癌的父親,十幾年來,一有任何不適,總是到藥房買藥或到診所打針,要求速效,讓身體立即恢復「原狀」。首度肝癌手術後,也是如此心態;據說別人喝了青草藥有效,他也去抓來喝,半年之後,現在又出現腫瘤了。
 總是這樣求速效的心態,最終陷入無可扭轉的病之大苦—這也是他的選擇、他的功課。

 我體重迅速減輕,快到超乎想像,四個星期掉了約五公斤多,這其實並非我起初來治療的本意,但卻是我樂見的結果之一。體重輕了,心理都不自主地輕盈許多,人也精神了。一開始時,我曾稍稍懷疑,是不是李醫師誤以為我來治療肥胖而給錯藥?後來我才逐漸體會到,這是排寒的過程之一。
 我原本是躁熱體質,怕熱易渴,冷氣電風扇一定直吹,冰塊是萬物之寶,任何東西都可加,長年累日下來,身上積鬱了不少水氣,所謂的肥胖,其實是水腫,排了寒氣,同時也排了多餘的水氣。
 可能我用語不恰當,也不知其理,但我知道的是,過去我手指未端常長像濕疹一樣的小水泡,原本是夏天才有,後來連冬天也有,症狀來時,搔癢難耐,連與他人握手都不太敢。不能放心用力握手的人會有社交障礙,而社交障礙是業務人員的不治之症。今天我才猛然想起在李醫師這兒開始治療已有三月,這小水泡都不曾復發,害我差點忘了我曾有這種惱人的小毛病。
李醫師評釋:
 躁熱體質?這完全是假象,人體血脈需要溫通,靠心腎交通運作,生發陽氣,溫煦全身各臟腑器官。怕熱口渴只是寒氣閉鬱所致,絕不能因此貪涼飲冷。(參見:*燥熱,其實是過度透支所產生的虛耗
 當身體處在閉鬱狀態,經絡臟腑之氣無法疏通,自然產生各種堆積,這些壅滯阻礙體氣生發,才是致病根源。不去疏通這個樞紐,反而一昧在「下游」(各種症狀:高血脂、糖尿病、高血壓、肥胖…)打轉,不治核心,專治末端,反而又治出各種「病」,錯誤的思維導致錯誤的治療,最終必然引致錯誤的結果!
 會瘦、會胖(瘦人會胖、過肥者會瘦)的關鍵只在「一氣流形」,氣機順暢,體氣提升,胖瘦密碼自然蘊藏其中,毋須刻意處置。

病從口入,忌口非常重要。

 介紹我來是我的小姨子。她說,療程到某一程度,會作被追趕的惡夢。這可是碰觸到我理性而科學的底線,我內心訕笑,生理因為吃藥而起變化,這我充分理解,但進而影響到晚上的夢境,這就有點匪夷所思了。你們真是太想趕快好起來,給自己過多無謂壓力。
 沒想到幾天後,連續三、四天晚上,我被僵屍、惡鬼及各式各樣的不知名世間敗類不斷追趕,常常跑得又累又絕望,跌倒醒來時,人已在床下;我內人也很可憐,我摔一次,她嚇一次。我告訴李醫師,她說這是在排鬱氣,是正常現象。我想我可能被我的過度樂觀給蒙蔽,過去這幾年,日子可能過得沒我自己想像的好。
李醫師評釋:
 體氣拉上來後,也會排出無形鬱氣,許多人透過作夢排遣,也有些人會在實際生活中變得更為勇於做自己。
 這些無形鬱氣,可以回溯至胎兒期受到的各種驚嚇、恫赫…;有些跑太快的,還會拉出前世莫名的傷痛,在根本無事的狀態下,釋放一些自己完全無法意會的情緒。碰到這種情形,就得視整體情況,或是撫慰,讓他了然,或是放慢速度,畢竟不是日日相伴的醫病相處模式,必須特別小心。(29/March/2013)

 我現在還沒畢業(代表療程結束),但我感受到我的身與心已在逐漸恢復中,這種感覺其實很難用字句清楚描述,但比起過去三個月前的不知所措,確實好非常多,起碼血壓、血糖已下降到正常值,不知不覺中,也不再偏頭痛,許多當初很困擾的長期症狀都不復出現。這種感覺要怎麼形容呢?其實就好像,住在家中隔壁許多年的惡鄰居,過去對你的生活造成許多困擾,但是你束手無策。然後,在不知不覺中,他們突然搬走了,你心中快意,完全不想不念,生活一派清明。
 謝謝妳,李醫師。(3.09.2013)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知識學習 健康
自訂分類:臨床劄記
迴響(1) :
1樓. 草根性
2015/08/31 21:29
扁鵲6不治(Djasiantw@going.com)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