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莫札特誕辰250週年紀念(二)欣賞《Die Zauberflöte》(魔笛)女高音之美
2006/08/27 20:27
瀏覽25,150
迴響12
推薦25
引用0

民間傳說,是不是也可以成為歌劇?

可以,歌劇是可以雅俗共賞的藝術

在十八世紀中期,偉大的音樂家莫札特(Wolfgang Amadeus Mozart),就已經倡導這種概念,他認為音樂之都維也納的貴族王公們,完全不瞭解真實的藝術,於是他採取了通俗的題材,從童話式的城邦傳奇,到生活中的雞鳴馬嘶,都化為筆下的樂曲,深入民間,體現當時的社會價值,這也是他最為人所知的創作態度。

莫札特的歌劇《Die Zauberflöte》(魔笛)做為他生命中最後完成的歌劇,這齣戲在許多人眼中只是單純蘊含濃厚的童話色彩,然而在王子公主的主幹之外,邪惡的夜女王和光明的掌握者Sarastro,大蛇和補鳥人,也都充滿了鮮活的色彩;這齣戲是Singspiel(德語輕歌劇,將對白寫入歌劇中取代宣旭調,多屬喜劇性質),當時的樂評者多半出身貴族,無法接受通俗歌曲,也認為真正的歌劇應該要學習義大利式的正統表現法,這齣劇本由Emanuel Schikaneder(席克奈德)所寫的喜劇,採用通俗歌曲,日爾曼各地區流行的方言,也都可以寫入台詞中,因此是現今德國最特殊的「有唱歌的話劇」。

《Die Zauberflöte》全劇除了一小部分,幾乎充滿了快樂的音符,莫扎特生命中的最後一年,簡直是到了生活窘迫、疾病交加的最悽慘境地,抑鬱不得志的作曲家,雖然精神處於極度絕望,卻能夠寫出光明熱情的一面。

Emanuel Schikaneder(席克奈德)是莫札特在維也納的少數知音,他非常欣賞莫札特的音樂,認為音樂家可以寫出貼近民眾的歌劇,在只有一千個座位的小戲院Theater auf der Wiede(維多戲院)上演,於是將這部德語劇本交給莫札特譜寫歌劇。

為了方便莫扎特全力投入創作,Emanuel Schikaneder(席克奈德)還將莫札特任性浪費的妻子Constanze送到外地,還在劇院附近出錢租了一個小房間,專門給莫扎特一個人專心譜曲,兩人約定歌劇上演後,莫札特可以得到戲院總收入十分之一的潤資。

一七九一年七月,莫扎特還沒有結束譜曲工作,去了布拉格一趟,在Leopold二世加冕典禮上,指揮他的另一部義大利文的歌劇《La Clemenza di Tito》(迪托王的慈悲),他還接受了Von Strack伯爵的委託,寫了著名的《Requiem in D minor》(安魂曲),這期間還不滿兩個月,在短暫的空檔,他就快速完成了這麼多作品,實在令人佩服,也不難想見,他的健康狀況為何會因為疲勞而變得如此糟糕。

回到維也納後,九月下旬的時候,莫扎特很快完成了《Die Zauberflöte》(魔笛)這齣明顯以普通百姓為訴求、貴族王公無法接受的Singspiel全劇的譜曲,他僅僅和全體歌手排練了兩天,就急急在維也納郊外的劇院進行首演,據稱排練當天歌劇草稿纔剛完成,莫札特忙著四處接case,完全是為了應付每日不停找上門的許多債主,以及解決他窘迫的財務狀況,這種多頭馬車的情形,也讓著急戲碼不知何時可以完成的Emanuel Schikaneder(席克奈德)覺得非常憤怒,但他還是對莫札特寄逾厚望,勉強耐著性子,等待唯一的腳本完成,然後又因為沒有太多錢聘請足夠的演員,莫札特想要趕快拿到酬勞,便自己親自指揮,Emanuel Schikaneder(席克奈德)則跟著上場參與演出。

 

《Die Zauberflöte》(魔笛)是一齣多元化的歌劇,序曲以奏鳴曲的形式,從降E大調開始,弦樂聲流暢地展開,輕盈表現出美好的時光,也象徵著光的存在。

電影中的Emanuel Schikaneder(席克奈德)飾演的是劇中最有趣的角色Papageno(補鳥人),在第一幕中的《Der Vogelfänger bin ich ja》(我是一個快樂的補鳥人)以民謠為基調,後面與另一個補鳥女孩對唱的感覺,表現出捕捉山雞的雞叫聲,則顯得非常生動靈活、快樂美妙,這是題外話。

 

 

上面這段真是唱得好!讓我忍不住要大聲喊著:「Sehr gute!(太棒了!)」

主角之一的Der Hölle Rache(夜女王)是這齣戲的靈魂,第一幕中的《O zittre nicht, mein lieber Sohn!》(噢,這不困難,我親愛的孩子!)一直到第二幕的幾首詠嘆調,需要由抒情到花腔女高音,旋律變化美妙,這都可以說是花腔女高音詠嘆調,在歌劇史上真可謂是數一數二的名曲。

夜女王這個角色,在故事一開頭本來是個為求解救身陷囹圄女兒的母親,後來貪圖光明的魔法,由善變惡,逼迫女兒傷害她的愛人,轉變的對照必須在唱腔和肢體上刻劃出微妙的分別,莫扎特以最難的華彩高音來展現她的本質,華麗出彩的唱腔也賦予了這個女神複雜的心情,在極高的女高音音域(高音F),以快速的轉音唱法,混合了重複音、斷音和吶喊交加,這完全考驗了女高音的能耐,並且顯露出十足的戲劇性。

善與惡的對立,輕快卻又飽含高亢的強烈節奏,以及代表光明、真理的疑惑與肯定,劇中的音樂幾乎充滿了無比愉悅的氣氛,實在無法想像這是莫札特在貧病交加、人生谷底的當兒能夠寫得出來的作品。

我非常喜歡這個角色,夜女王(Der Hölle Rache)據說是仿莫札特所厭惡的岳母Frau Weber(韋伯太太)所創造的角色,許多證據顯示音樂家無法忍受她的勢利眼,早年他在維也納宮廷成名的時候,莫札特的岳母就全力促成他與妻子Constanze的婚事,對他極盡討好,後來在他落魄時卻凶悍以對,譏諷嘲弄,活像是夜女王的翻版,而在電影經典之作的《Amadeus》(阿瑪迪斯),就有類似的結論。

目前公認唱夜女王最棒的女高音是Lucia Popp,不過我還是認為她適合當年唱女主角Pamina的部分,出於對她的尊敬與喜愛,我打算蒐集一些相關資料,再另外為這個偉大的女高音寫一篇專文。

 

 

 

 

 

 

 

 

要把這一段唱得如此溫柔有感情,唱出精準的跳躍音,還能展露出獨特的個人音質,只有以下公認把這個角色在第一幕唱得最精采的Natalie Dessay:

 

一九九四年夏天在法國的Aix-en-Provence,Natalie Dessay在這齣歌劇擔任要角,她是至今所有扮演夜女王的女高音中,外貌長得最美的一個,比起其他肥嘟嘟或老醜的女高音,她可以演出溫柔善良的美麗夜女王,不過到了第二幕,個人覺得氣勢沒有出來,雖然她的音域可以達到高音F,卻太過於柔性,而且表演當時她懷孕了,這可能是她不敢大膽演繹這個角色的主因。

 

 

這是Natalie Dessay在一九九八年的演出,看得出來她的聲音和動作比較放開來了,她使用新奇的表現手法,感覺上唱得比較激情,但個人還是覺得氣勢上不夠,那柔軟的唱腔始終達不到夜女王逐漸改變的境界,她還是適合抒情女高音的曲目:

 

與了不起的女高音Natalie Dessay相對的,則是把這個角色唱得最讓人難忘的Diana Damrau,最基本的音準有了,聲音的表現有了,無論是表情還是肢體演技,無一不是最好的,要是能找到Lucia Popp來做比較就好了,可惜沒有相關的音樂資訊,反正在我的認定:聽來她是最適合這個角色的女歌手!

 

 

看這種氣勢!用德文最能表現出凶悍的語氣!妙不可言的聲音!完美的華彩女高音!

 

我知道有個韓國的女高音Sumi Jo,個人蠻欣賞她美妙的音質,是個甜美的女高音後起之秀。

她也扮演過夜女王,前面的這段訪問,顯示她是一個謙遜可愛的女孩,後面的唱腔也算上程,這一段表演,無論是音準還是聲音的表現手法,都算是中規中矩,但她的長相太過於溫和,聲音也沒有女王般的霸氣,不過F都唱得上去,希望能在她四、五十歲的時候再來挑戰這個角色:

 

以下為我所知的最老的夜女王扮演者Roberta Peters:

 

由於是黑白片,時代又太過於久遠,我好不容易纔發現這個古老的片段,Roberta Peters沒有什麼名氣,唱得還可以,音準也夠,可惜就是沒有什麼感情或肢體的表現,顯得有些平淡,這是她扮演這個角色的失敗之處。

至於下面這個視屏,男主持人說的那段介紹讓我有點生氣,不過這是法文重新配過音,說不定只是誇張的讚辭,個人認為這位歌手實在不是那麼出色,她不單比不上Maria Callas,也沒有上面幾位如Sumi Jo和Natalie Dessay的清新音質,勉強算她可以當個戲劇女高音吧,技巧也不怎麼樣,聽得我都不明白該如何評價她了。

最可笑的,是主持人說他從未聽過比這位歌手更好的聲音

我百分之百可以肯定:這個主持人沒有聽過幾齣歌劇!

Ewa Malas-Godlewska或許可以唱唱流行歌曲,或者對不懂聲樂的人賣弄一下幾個初階高音,不過,這段夜女王的曲目完全在高超技巧的表現,可以說,她除了完全沒有唱出任何感情,技巧也不夠,高音F只有勉強輕輕點一下,聽起來應該是根本唱不上去:

 

我一向認為Luciana Serra這個歌手還不錯,可是前面她漏唱許多音,氣也不太夠,導致許多音符忽然中斷了,可惜!

所幸最後的長音都有唱到,算是瑕不掩瑜:

 

Edita Gruberova就像一般水平不夠的女高音,在連續的幾個F裡面偷偷跳掉了那些難唱高音,可以清楚聽得出來:

 

竟然讓我發現有一部卡通也有莫札特的《Die Zauberflöte》(魔笛)!

不過,Jennifer Rhys-Davies唱的夜女王,差強人意,把歌詞改成英文,感覺上氣勢都弱了,而且我認為她還不夠格唱這種華彩女高音的曲目:

 

 

這裡的Birgit Nordin高音唱不上去,音色稍嫌鈍了一點,她本人的音域稍微接近Mezzo,缺乏Natalie Dessay的技巧:

 

也不能說Rosa de Alba相較之下唱得很差,只是她的音準錯得離譜,背景音樂也表演得太讓人失望,這不是一齣喜劇,聽完這一段,我可以說,這位女高音把內容唱成諧劇,夜女王也變為一個丑角:

 

 

拿上面這幾個歌手來跟下面這位自封為夜女王的人比,似乎褻瀆了女高音這三個字。

聽得出來嗎?

我想沒有人會在欣賞完前面三位美好的唱腔之後,聽不出最後這位練唱者亂七八糟的表演。

她的音域完全不對,全程都是破音,沒有一段能讓人聽得下去,好吧,就當作是週末難得的笑料好了!

 

 

上面的這位讓大家笑完之後,我承認自己是個有點壞心眼的人,演唱女高音聲部的歌手,最後兩個讓人無法不捧腹大笑,倒數第二個還勉強可以當個Mezzo歌手,最後那個,則應該像我一樣重新學習何謂聲樂,女高音還真不是人人能唱的啊!

《Die Zauberflote》的夜女王表演,我先前貼過一段也是唱同樣的曲目,不過扮演夜女王的並非某個花腔女高音,而是唱假聲男高音的少年,詳見(假聲男高音(contre-ténor)的演唱:由Farinelli(絕代艷姬)談起)最後一個視屏。

 

備註女高音分類(請參見女高音- Wikipedia維基百科的解說):

按音色、音區等不同特點分為:花腔女高音(Coloratura soprano)(聲音最高,能唱出相當高的顫音)、抒情女高音(lyric soprano)(聲音較高,連貫流暢)和戲劇女高音(dramatic soprano)(聲音較低但有力度)等。

 

 

有誰推薦more
迴響(12) :
12樓. Atlantis
2011/07/25 09:24
其實Natalie是花仙子...
我也很贊同Diana Damrau是最這幾位裡面最適合夜后角色的,
畢竟雖然歌劇是以「歌」為主,但總不能叫大家閉著眼睛去「看」歌劇,
劇還是很重要的,這裡扣除水準差太多的不講,Diana的演技、體態、聲音中的霸氣
完全就是我媽...不對,我是說就是夜后的樣子。

Natalie Dessay雖然唱得不錯,可是她樣子真的就是不太合嘛...
98年那場雖然比94年時放得開了沒錯,但是搭上她那服裝,
整個好像是什麼神仙教母還花仙子之類的....又不是在演睡美人....
而且她的演技....配上那位胖米娜,
簡直像是因為胖女兒吃太多得了急性腸胃炎而擔心受怕的母親....

個人非常同意您的論點,Natalie Dessay那麼漂亮,演女兒比較適合,像她這麼纖瘦還能唱花腔女高音的歌手太少了,Diana Damrau是這個角色的不二人選。

您的留言非常有趣,哈哈,我媽媽也對她的胖女兒有同樣的反應。

Rosy2011/07/25 14:45回覆
11樓. top
2011/02/07 17:50
卡通
卡通版的夜之女王我覺得歌聲還是有把那種凌厲的感覺表達出來,配合那種像做法一樣的畫面,很有效果.只是改了語言的確是扣了分,如果唱原文的應該是不錯的.
(代發回覆)
晚安!
您說得沒錯,可比起Diana Damrau的表現,那種強烈的聲線很驚人,個人覺得卡通版的略遜一籌。順祝兔年快樂!
Rosy敬上
Rosy2011/02/08 02:35回覆
10樓. TOP
2011/02/07 17:34
惡狠狠的夜之女王

有沒有聽過戲劇花腔女高音Edda Moser的版本?他跟其他的女高音比起來多了一點惡狠狠和來勢洶洶的感覺,還滿符合角色的. http://www.youtube.com/watch?v=ZNEOl4bcfkc&feature=related

很多女高音都把這段憤怒的夜之女王唱得像維納斯一樣,雖然悅耳好聽,可是不符劇情.要演這個角色不光只是音域,也要拿得出那種情緒和形象才行.Sumi Jo唱的我感覺很像是大發嬌嗔的大小姐.

(代發回覆)
忘了謝謝您的連結,這個版本我尚未聽過!
個人覺得您說得很好,一個女王必須要有一定的氣勢,特別是這一段歌詞的凶狠內容。
Rosy敬上 Rosy2011/02/08 02:45回覆
9樓. 34343434
2008/10/07 11:17
343434

你听过RitaStreich唱得不?

(代發回覆)
晚安!
沒有,我會先去網路上搜尋,遲來的回覆,謝謝您的告知!
Rosy敬上
Rosy2011/02/08 02:42回覆
8樓. Rosy
2006/10/02 00:37
~回覆潤:

創新的論點永遠是自己想出來的,別人書寫的只是讓你閱讀的參考內容,如果要瞭解當時歷史和人物的關係,不如去找出奧匈帝國史,然後自己對照出一些個結果,這遠比那些評論家寫的膚淺文章來得好多了,至於共濟會的歷史,或者大革命後歐陸的發展局勢,滿街的書店都找得到相關內容,差別就在於願不願意去瞭解歷史本身罷。

另外:沒見您在網誌上發表任何文章,讓我覺得有些疑惑。您問我書目,是想要寫相關論文嗎?

7樓.
2006/09/27 19:14
有些論點很好
我覺得你對莫札特的有些想法很不錯    但我很想知道你的參考書目從哪來的    特別是莫札特的魔笛與費加洛婚禮及共濟會這方面的文獻    可以請你列一下你使用的參考書嗎   謝謝你
6樓. Rosy
2006/08/28 22:52
~回覆signor_chi:

  Sumi Jo長得不難看,化妝和服裝也能讓一個女歌手失色許多,當年她還不滿卅歲就去唱這個角色,至於上面那兩個,你是說Diana Damrau的視屏?

  Diana Damrau的表演很切合Der Hölle Rache變成邪惡的模樣啊。

  Birgit Nordin的確很可惜,她其實唱得極好,或許是這個角色不適合她,或者語言的關係;莫札特是語言天才,他知道只有德語纔能表現出這齣歌劇的特質,畢竟這是當時日爾曼地區的傳說,當地語言自然比較貼切。

  洗麻將?哈哈哈,我還沒想到這一層。

  最後那個歌唱得差,伴奏的鋼琴彈得也不好,錯了好幾次,搭在一起實在難以入耳。

5樓. Rosy
2006/08/28 22:42
~回覆金紡車:

  要貼影片很簡單啊,在這個留言框的右邊,有個<>形狀的按鈕,可以用下面這個程式貼:

<object width="425" height="350"><param name="movie" value="貼網址"><embed src="網址"type="application/x-shockwave-flash" width="425" height="350"></embed></object>

  Natalie Dessay的第一幕唱得極好,應該是個人喜好吧,總覺得Diana Damrau把心裡變化程度演得很好,雖然肢體動作誇張,可是我很欣賞那種表演手法,既然兩人的音色不分軒輊,我只有挑個戲劇效果強的了。

  話說回來,Natalie年輕時還真是個清秀的歌手啊!

可惜歲月催人老……

4樓. 金紡車
2006/08/28 21:41
好豐富的饗宴~~

rosy妳是從哪來找到這麼多影片,又是怎麼貼的,

有空教教我好嗎

欣賞了好多的夜之后,還是覺得Natalie Dessay較好,

可能與她美麗的的外型有關,而且聲音比較柔,

我有點怕侵略性太強的夜之后,可能我仍然認為「魔笛」應用童話的故事來表現,

不應沾染太多成人的色彩,就像「糖果屋」一樣。

Lucia Popp很可惜死的早,她的聲音滿有特殊的吸引力,有時還會散發出一種甜,

難怪她稱自己叫做「劇場甜心」,我也好懷念她,期待妳關於她的文章喔!

實在太感謝太感謝妳啦~~

3樓. signor_chi
2006/08/28 19:37
有畫面果然比較好笑
Sumi Jo 上面的兩個影片,我以為那個夜后是 drag queen,超像老粗型的扮裝皇后說...囧rz......

Birgit Nordin那個版本,是名導演柏格曼版的魔笛,據說戲劇效果很好。可惜是用瑞典語唱的,而且唱功不太理想。我原先要買它的DVD來看,後來在youtube上面一搜尋,就打消了念頭,還好有先搜尋啊~~~

倒數第二個,當我看到她兩手在洗麻將時,就忍不住笑了,哇哈哈~~~

最後一個,伴奏的辛苦了,要降慢速度,同時還要忍住不笑,真是個好人啊!

我的blog【拾夢記--回不去的Brideshead】,或是我與tinal關於Brideshead
Revisited的對話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