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許敬宗〈五〉身後評價貶過褒
2013/10/23 00:01
瀏覽2,296
迴響1
推薦43
引用0

許敬宗遭人非議詬病的另一個原因就是他的好色與奢侈。

 

許敬宗曾經建造了七十間大型的飛樓(高樓),然後讓妓女們在這些高樓上表演當作娛樂。或許有人會說那是他有錢,愛怎樣就怎樣。但若是追究他的金錢來源,絕大多數都是藉由職務之便或是假藉姻親關係所搜括而來,況且一名官員花費既多則必會需索無度,當中不法之事必會產生,這也就是當初許敬宗唐高宗永徽年間一度被彈劾而降級去當鄭州刺史的原因。

 

有其父必有其子。許敬宗好色的個性自然也就影響或是遺傳給了他的大兒子許昂

 

許昂也如同父親許敬宗一樣有才學,文筆也好,因此擔任太子舍人。

 

許敬宗的妻子氏過世後,氏有一名貼身侍婢頗有姿色,許敬宗為了要將這名侍婢收為後妻,刻意先將這名侍婢改姓為,宣稱她也是大戶人家的女兒,然後再光明正大的將氏收為後妻。

 

結果,許昂卻與這位後媽私通(這點也有可能是向唐高宗學習的)許敬宗多次制止卻不能,氣得許敬宗將這氏給休了,又以「不孝」的罪名奏請唐高宗,將自己的兒子判處流放到嶺外。一直到了顯慶年間,許敬宗氣也消了,又想念兒子,才再度上表請求赦免許昂的罪過讓他回家,唐高宗同意後,許昂被調回擔任虔化縣的縣令,一年後便於任內過世。

 

咸亨元年,年老的許敬宗上表請求退休返鄉,唐高宗同意他退休,仍加特進,俸祿如舊。咸亨三年,高齡八十一歲的許敬宗過世,唐高宗下令停止上朝三天表示哀悼,並要文武百官前往府弔祭,另冊贈開府儀同三司、揚州大都督,陪葬昭陵

 

許敬宗過世,按照慣例皇帝要賜贈諡號,於是掌管宗廟祭祀禮儀的禮部太常寺開始討論應該要用哪一個字。

 

博士袁思古認為:

 

許敬宗以才學而位居人臣之極,卻因故將自己的長子流放於南方蠻荒之地,卻又將自己的女兒嫁給了南方的蠻夷部落。他雖然讀過《詩》、《禮》,卻沒有好好的教導兒子;在婚禮的六個程序(納采、問名、納吉、納徵、請期、親迎)當中,卻只注重親家所給的聘金嫁妝有多少,他這些缺點就像是一塊有著缺損的白玉,有損他曾身為宰相等高官的名聲。

 

制定諡號這件事,必須依照這個人實際的行為表現而制定。按照法典中『名與實爽曰繆』(名聲與實際不相符則定為「繆」),所以應該建請皇上賜許敬宗的諡號為『繆』。」

 

當時也是任職太子舍人的許敬宗的長孫、許昂之子許彥伯,對於這個諡號覺得相當的羞恥,不但很生氣的與袁思古爭辯,更宣稱這是因為袁思古與他的祖父許敬宗有過過節才如此定義,堅持要改諡號。

 

太常博士王福畤說:

 

「諡號這個東西,就是用來說明這過世之人生前表現的最後的稱謂,一個人即使僅僅只在一日之內所成就的得失,都會影響他身後千載的榮辱評價。

 

若使如許彥伯所指稱袁思古許敬宗二人之間有嫌隙是事實,那麼便依照事實與法度來評斷許敬宗的功過以決定這個諡號;如果許敬宗真的沒有過錯,那麼再怎麼樣也無法剝奪他那些公正合宜的行為,官方也不能侵害他的名節與權益。但事實上許敬宗的操守經常改變反覆無常,這樣又如何能符合『禮』的要求呢?

 

王福畤既然擔任太常博士這個職位,自當忠心耿耿不顧自身的謹守職分,倘若也是順應阿諛奉承的風氣,背棄正直而跟著掩蓋真相,這不更讓法令規矩形同虛設,旁人將會批評我禮部沒有有擔當的人,如此將又如何能激勵宣楊正直忠厚之道,又有何面目面對同僚呢!

 

所以,還我也認為還是應當依照袁思古的提議決定。」

 

戶部尚書戴至德就問王福畤說:

 

高陽許敬宗的封爵)有什麼樣的行為,為何一定要將他的諡號訂為『繆』呢?」

 

王福畤回答說:

 

「從前,西晉的司空何曾過世時,太常博士秦秀定他的諡號為『繆醜公』。何曾雖然既忠心又是出了名的孝子,但是他曾經一天就要吃掉一萬錢的伙食費用,因為過於奢侈浪費,所以諡號被貶抑為『繆醜』。(見《小小說 – 何曾〈五〉身後評價判兩極》)

 

況且許敬宗忠孝二方面都不及於何曾,而他在飲食及男女關係上面卻遠超過何曾,如此,將他的諡號訂為『繆』,並沒有對不起他了。」

 

雖然禮部的太常寺依照章法及事實,將許敬宗的諡號擬定為「繆」,不過這最後的決定權還是在皇帝手中。

 

當時皇后的權勢已經逐漸與唐高宗並駕齊驅,而且有凌駕的趨勢。在咸亨元年時,唐高宗因眼疾之故,政事多由皇后代為處理,故皇后藉此建請唐高宗改用「天皇」稱號,自己則為「天后」,並稱「二聖」。

 

當決定許敬宗諡號的這份公文送到了唐高宗皇后面前,非常合理的懷疑二人為了自己的聲譽唐高宗在為太子時便與當時為才人的伍則天有染,而在登基為帝將武則天立為昭儀後,許敬宗又大力支持唐高宗昭儀為后),就以「五品以上的官員的相關禮儀事項須慎重行事」為由,詔令由尚書省重行議定許敬宗的諡號。結果禮部尚書袁思敬見風轉舵,就說:

 

「按照擬訂諡號的規矩:『既過能改曰恭』,就請皇上賜許敬宗諡號為『恭』。」

 

許敬宗生前有沒有「改過」這大家都看在眼裡。不過既然球作回來了,唐高宗武則天也有了下台階,就同意按照決議辦理。

 

最後再提一下許敬宗的這位長孫、許昂之子許彥伯,還真是承襲家風,除了文章學問不錯,足以在祖父晚年時幫忙代筆外,也犯了與父、祖一樣的毛病—好色!許彥伯因為聽信婢妾的讒言,所犯之事被人告了一狀,結果也如同他的父親一樣被判流放嶺外,太子舍人的官位也丟了。之後遇到朝廷大赦才得以除罪返回中原,過沒多久也跟著父祖回老家報到去了。

 

改編自 《獨異志》/《舊唐書》《隋唐嘉話》

 

原文:

 

《獨異志》.附錄

唐許敬宗奢豪,嘗造飛樓七十間,令妓女走馬於其上,以為戲樂。

 

《舊唐書》卷八十六.列傳第三十二.許敬宗

許敬宗,杭州新城人,隋禮部侍郎善心子也。

……

敬宗好色無度。其長子昂頗有才藻,曆位太子舍人。母裴氏早卒。裴侍婢有姿色,敬宗嬖之,以為繼室,假姓虞氏。昂素與通,烝之不絕,敬宗怒黜虞氏,加昂以不孝,奏請流於嶺外。顯慶中,表乞昂還,除虔化令,尋卒。

咸亨元年,抗表乞骸骨,詔聽致仕,仍加特進,俸祿如舊。

三年薨,年八十一。高宗為之舉哀,廢朝三日,詔文武百官就第赴哭,冊贈開府儀同三司、揚州大都督,陪葬昭陵。

文集八十卷。

 

太常將定諡,博士袁思古議曰:

「敬宗位以才升,曆居清級,然棄長子于荒徼,嫁少女于夷落。聞《詩》學《禮》,事絕於趨庭;納采問名,唯聞於黷貨。白圭斯玷,有累清塵,易名之典,須憑實行。按諡法『名與實爽曰繆』,請諡為『繆』。」

敬宗孫、太子舍人彥伯不勝其恥,與思古大相忿競,又稱思古與許氏先有嫌隙,請改諡官。

太常博士王福畤議曰:

「諡者,飾終之稱也,得失一朝,榮辱千載。若使嫌隙是實,即合據法推繩;如其不虧直道,義不可奪,官不可侵。二三其德,何以言禮?福畤忝當官守,匪躬之故。若順風阿意,背直從曲,更是甲令虛設,將謂禮院無人,何以激揚雅道,顧視同列!請依思古諡議為定。」

戶部尚書戴至德謂福畤曰:

「高陽公任遇如此,何以定諡為『繆』?」

答曰:

「昔晉司空何曾薨,太常博士秦秀諡為繆醜公。何曾既忠且孝,徒以日食萬錢,所以貶為繆醜。況敬宗忠孝不逮于曾,飲食男女之累,有逾于何氏,而諡之為『繆』,無負于許氏矣。」

時有詔令尚書省五品已上重議,禮部尚書袁思敬議稱:

「按諡法『既過能改曰恭』,請諡曰『恭』。」

詔從其議。

 

彥伯,昂之子,起家著作郎。敬宗末年文筆,多令彥伯代作。又納婢妾讒言,奏流於嶺表,後遇赦得還,除太子舍人。早卒,有集十卷。

 

《隋唐嘉話》卷中:

許高陽敬宗,奏流其子昂於嶺南。及敬宗死,博士袁思古議諡曰「繆」,昂子彥伯於眾中將擊之,袁曰:

「今為賢尊報仇,何為反怒?」

彥伯慚而止。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雜記
自訂分類:小小說
迴響(1) :
1樓. 荻宜:一代宗師劉雲樵
2013/10/24 15:24
失序

吾觀樓下應答,不免莞爾,哈哈!

人倫失序,想必許敬宗上樑不正,才有兒子絲通後妻之事.真現世報呀!兒孫都流配,又死的早,諡號[繆]上回也因他挾怨給過忠臣不是?袁思古.王福x(這字我用注音一時拼不出來)倒是很盡職,給個[繆]可惜高宗和武則天因己過,.......嗯,許敬宗在諡號上走狗屎運,不過歷史記載不會饒恕他:貪.好色.憑自己好惡顛倒乾坤.......

畤: 同[畴], 音[愁, ㄔㄡˊ], 又音 [適], [志],不過有的字型資料檔還真的都選不到.....

 Fox想 

一個人, 就算用再美的名號掩飾, 還是遮掩不了已經幹下的醜行的事實....

 Fox餓餓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13/10/24 17:01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