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驢化為履〈上〉
2020/10/24 00:00
瀏覽570
迴響0
推薦48
引用0


東台縣(今江蘇省鹽城市東台市某鎮,有一個姓的富翁,擁有極為豐厚的資產,然而性格卻是非常的小氣吝嗇。某的身體患有疥瘡,再加上他經常與他人錙銖必較,而且狡猾耍賴,因此鄉裡的人們私下都稱呼他是「癩皮狗」。某耍賴的對象不止一般鄉民,連請來家中教導自己兒子讀書的老師也不放過,經常拿一些冷僻的生字去問老師,只要老師表現出稍微猶豫沒有立即回答出來,某就冷嘲熱諷的說老師學藝不精,甚至還以此為由要剋扣付給老師的薪水。因為這樣,許多讀書人即便收到某的邀約也多裹足不前,不敢前往應聘也同時不願自取其辱。

 

鎮中有一個姓的秀才,為人風趣滑稽,只是他挺對得起那「窮措大」三字,實在是窮的無話可說,只好低著頭忍氣吞聲的接受了某的聘僱去當家的家庭教師。才剛走馬上任秀才就在牆壁上大筆一揮寫了一個大大的「(牛、午之類的字去掉中間一豎)」字,並在旁邊寫上備註,說:

 

「如果有人能認得這個字,東家才能用冷僻的字考問我。」

 

某沒想到秀才來了招先發制人,只好遍搜六書八法,又廣泛的向名儒碩彥詢問,都無法得到那個字的讀音及字義。某又想耍賴的不時藉機委婉的向秀才刺探詢問,秀才自然是笑而不答。

 

再說這生性吝嗇的某前往街市購物時,必定會精挑細選那些最便宜的東西,連買條魚回家做菜吃,也非挑那些已經死透甚至開始腐敗的,才能讓他心甘情願掏錢買下帶回家,旁人問他為何要如此?某狡辯著說:

 

「我是擔心買活魚會傷害生靈啊。」

 

有一天,鄰居家養的豬因為染上豬瘟病死了,大家都認為病死豬有毒不敢食用,通常都是抬去火化或掩埋處理。可只有某以半價將死豬買回家,大卸八塊後將豬肉醃製成肉乾,每天晚餐就拿這些肉乾當菜配飯。這天晚上,家提供給秀才的晚餐中也有這醃肉乾,秀才吃了之後才知道是病死豬肉醃製的,噁心的差點沒將五臟六腑都給吐了出來,於是秀才就以「瘟豬肉」三字為題要學生對對子,某的兒子皺著眉頭苦思許久都想不出來,只好請老師給個答案聽聽,秀才笑著說:

 

「真是笨啊,滿地隨便撿都是答案,為何不直接對『癩皮狗』?如此還不夠工整精巧嗎?」

 

適逢官府催租的差役前來府收稅,某最怕的就是稅吏,擔心得罪了對方就會被在稅金的金額上被刻意刁,為了討好對方只好勉為其難的請對方留下來吃頓飯,還邀請秀才一同入座同桌用餐。桌上的菜餚中就有那麼一盤鹹豬頭肉,秀才見了就故意吟誦著說:

 

「盤中尚有豬頭肉,座上何來狗腿差。」

 

向來總是會憑藉催租的名義向人索討好處的催租差役聽了之後,也不敢輕易得罪有功名在身的秀才,只能慚愧得馬上藉故告辭離去。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原文「佟生」可直譯為「姓佟的書生」,不過古時候能夠當私塾老師的讀書人多少有個功名,所以此處以及之後以「佟秀才」稱呼。

 

:「皋比」,音「高皮」,原指虎皮,或虎皮的座席。後指教師的講席或武將的座席。

 

:「六書八法」,「六書」指漢字的構成和使用方式歸納成的六種類型,即象形、指事、會意、形聲、轉注、假借;「八法」指楷書的運筆技法的「『永』字八法」。

 

:古人沒有冷凍冷藏技術,所以當時魚類買賣幾乎都是以活魚為主,販魚者是挑著盛裝活魚的水桶、盆子在市場上販賣,期間死了的魚自然就低價出售了。

 

:「脯」,乾肉。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錄》

 

原文:

 

《夜雨秋燈錄》.卷七.驢化為履

 

東台某鎮,有富翁朱叟,擁厚資,而慳吝殊甚。體患疥,與人較錙銖,恆狡賴,故里人呼之曰「癩皮狗」。為子延師,館於家,多以冷字問師,師略囁嚅,即雲(云)不通,攝揄(揶揄)之。人多裹足不敢就邑。

 

邑佟生,滑稽士也,貧無已,俯就其館。甫蒞皋比,即大書一「(牛、午之類的字去掉中間一豎)」字於壁下,注云:

「人能識得,方許以冷字問我。」

翁遍搜六書八法,廣詢名儒碩彥,不可得其音。婉詢於生,笑不答。

 

翁於市上購物,必精擇其價之廉者,買魚為膳,非腐敗不入門,人問之,曰:

「吾恐傷生耳。」

一日,鄰家豕瘟死,人以為有毒,不敢食。獨翁以半價買歸,剖而醃作脯,每夕登盤。生誤食,欲哇,因拈「瘟豬肉」三字囑徒對,徒蹙額,苦無對,轉求教,生笑曰:

「蠢才,俯拾即是,何不逕對『癩皮狗』?尚不工巧耶?」

適催租隸來,翁畏而勉留飯,即邀與生同案餐。盤有咸(鹹)豬首,生吟曰:

「盤中尚有豬頭肉,座上何來狗腿差。」

租隸聞之,愧逸去。

……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