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小小說 – 青天白日《四》
2019/10/12 04:47
瀏覽668
迴響1
推薦46
引用0


到了第三十五日,南宮認庵還是一如既往的行丐度日,並沒遇到什麼特別的際遇,傍晚時分便來到相士處對他說:

 

「看來你的眼珠子只能再在你的臉上暫時安穩寄存一個晚上了。」

 

相士沒有搭話,只是又仔細的看了看南宮認庵,忽然猛的一拍自個兒的大腿,高興而肯定的說:

 

「有了!你的『邊城(又名「邊地」,位於左右額角之上,髮際之旁,因在面部邊緣,故稱為「邊城」)』透露著紫氣,應該會先發財。」

 

南宮認庵說:

 

「行!那我就等著看吧。」

 

第二天中午時分,南宮認庵在大街上走著,忽然有人拉住了他的衣角,叫到:

 

「你是月兒嗎?」

 

南宮認庵的後頸處有一個月牙形狀的胎記,因此他的小名叫做「月」。他轉頭只見到一位穿著華麗、騎著一匹高大的駿馬,像是一位有地位的大官,便不敢造次,低著頭恭敬的回答說:

 

「我的小名是月兒。」

 

那個人頓時老淚縱橫的說:

 

「我的孩子,你怎麼會落到這般光景?」

 

南宮認庵看著對方好一會兒,突然想起來了,說:

 

「您是叔叔嗎?」

 

此人正是當年南宮認庵尋親不遇的叔叔南宮璧南宮璧點了點頭,說:

 

「正是我啊。你何不就此隨我回我家去?」

 

於是南宮認庵來到了久違的叔叔家,眼前是一處大豪宅。南宮認庵向嬸嬸叩拜請安,嬸嬸對於能找到了這個失散的姪子也很欣慰,就詢問他的經歷,南宮認庵從頭開始將事情經過說了,將到傷心處不免痛哭失聲。南宮璧說:

 

「很久之前就聽說你的父母好像過世了,還曾經寫信去詢問,但一直沒收到回信,原來你為了避難而來到了這裡啊。我年紀大了,也還算有些錢財,唯一遺憾的是我沒有兒子。今日找到你也像是我有了一個兒子,我也不愁沒有人能繼承啦!」

 

於是南宮璧馬上命令婢女、老媽子為南宮認庵沐浴更衣。經過一番整理打扮,南宮認庵又回復成那容光煥發、翩翩公子的模樣。南宮認庵想起那相士預言之神準,果然自己在三十六日內有所奇遇,便婉轉的向叔叔提到此人。南宮璧認為這名相士也有助他們親人團聚之功,就命人帶了十萬錢的酬金去給相士。而南宮認庵本想建議請相士前來為叔叔看個面相,但南宮璧沒有同意。

 

過了十幾天,南宮璧忽然拿了一千兩銀子給南宮認庵,說:

 

「你既然沒有再繼續讀書,那麼就學著做生意吧。」

 

南宮認庵以年紀尚輕、沒有經驗為由推辭主事之職。南宮璧說:

 

「不妨,你就試著做些買賣,先學些經驗,不圖賺錢。」

 

南宮認庵只好收拾好行李,僱了一艘船,購置了一船的白米,渡過長江北上做起了販運白米的買賣,還賺了不少錢。

 

就這樣忙碌著直到了第二年,南宮認庵才返回蘇州要去向叔叔會報這一次經商的成果,可是到了叔叔家一敲門,開門的卻是不認識的陌生人。南宮認庵詢問後才知道叔叔已經將宅邸賣給了對方,只好向新屋主打聽叔叔一家的去向,新屋主說:

 

「你離開後,你的叔叔將房子賣給了我就搬走了,可沒告訴我要搬到哪裡去啊。」

 

南宮認庵頓時覺得迷茫得無所適從,就考慮在北買個新房子。回到船上後的南宮認庵一方面打聽叔叔嬸嬸的去向,一方面抽空上墳祭奠追思父母。然而船夫們也都各自有家人,都想著趕緊完事後回家與家人團聚,就頻頻催促著出錢的老闆趕緊出發。南宮認庵盤算一下,還有五百兩銀子的資金可以運用,就全部買了柏油作為壓艙底的貨物。

 

渡江北上後,正值歲末寒冬,北風怒號,接下來的水路因此凍結成冰,船隻無法航行長達十日。於是南宮認庵這船柏油的價格頓時高漲,這下子一轉手便獲利十倍()。於是南宮認庵不但順利的在江北購置了住宅,更以三千兩銀子作為本錢在住宅前開了間綢緞鋪子,僱請了四、五位老成持重的人,幫著打理生意往來事務。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古時候的柏油(天然瀝青,非石油提煉)用於照明(這點應該是石油,柏油的燃點較高)、建築(建材之間的黏著劑)、藥材(治療皮膚病用藥膏材料之ㄧ),或是娛樂用(養蛐蛐兒等鳴蟲的人會用渗有柏油、松香、黃臘、硃砂的藥物沾點蟲子的翅膀以改變其鳴叫的聲音)。至於故事中南宮認庵的那船柏油用於何處?古人沒說清楚,俺也不敢隨便瞎掰了……應該不至於用柏油放火燒溶水面結冰,因為水面結冰夠厚的話是可以通行車馬的。

 

----- 待續 -----

 

改編自 《夜雨秋燈錄》

 

原文:

 

《夜雨秋燈錄》.卷一.青天白日

 

浙人南宮認庵,以字行,幼隨父琥宦於粵,清廉,窮其橐。

……

少頃,婢返,面色灰死,倉皇覓榛莽間,不得,仰天歎曰:

「奴死不足惜,負主人托,奈何?」

……

三日後,偶經園外,遠聞鶯聲,喚曰:

「來乎!」

……

至三十五日,丐如故,走告相者曰:

「眸子權寄尊龐一宵穩。」

相者又視之,拍掌曰:

「得矣!邊城紫氣透,當先得財。」

南曰:

「諾。」

明午步長街,忽有牽其裾者,呼曰:

「月兒耶?」

南頸有月牙痕,故小字月。視其人,鮮衣怒馬,貌若貴官,姑應曰:

「然。」

其人慘涕,曰:

「兒何至此?」

南驀憶曰:

「璧叔耶?」

曰:

「然。兒盍隨之歸寓?」

廬中起居華燦,叩阿嬸,亦甚慰。因縷述顛末,哭失聲。叔曰:

「久審爾父母歿,特函詢,無回字,乃在此也。吾年老殷富,無子息,今得猶子,不愁繼續矣!」

立命婢媼,為更襤褸,且濯香泉,依舊翩翩,顏色煥發。婉述相士神,叔命以十千酬之,欲招致為叔鑒慈顏,不許。旬餘,忽以千金付之,曰:

「兒既廢讀,當學賈。」

以齒稚辭。曰:

「試為之,無不利。」

南束裝買棹,過江運白粲,大獲。明年今日歸省叔,至則門戶猶存,第主非是。詢居停,曰:

「子去後,爾叔亦他徙,且不知徙何處。」

南茫茫無適從,因思江北新置宅,曷歸而偵訪,掃墓瞻仰。榜人頻催,腰纏餘五百金,即全購柏油壓船。渡後,北風怒號,江凍十日,不能解。柏油值頓昂,獲利可十倍。更於宅前設緞鋪,以三千金為母,招老成者四五輩,司出納。

……

 

 

有誰推薦more
迴響(1) :
1樓. 醉夢Horace
2019/10/12 10:20

人生的際遇真的難以預料啊

想來故事還會有轉折吧

一波都還有三折,這故事起碼得彎個幾下,才入得了各位的法眼唄~~~~

 Fox想 

 

文武兩邊站, 可可疊羅漢2019/10/12 22:40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