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河洛造神之鄭和下西洋(十五)之二、猴神哈奴曼轉世的國王
2018/11/08 23:14
瀏覽265
迴響0
推薦25
引用0


二、哈奴曼轉世的國王~酷刑恐怖統治下的錫蘭國

錫蘭山,這個位於印度南端的島嶼。事實上,島上並不止有一國。所謂錫蘭國,其實只是島上的僧伽羅族人,所建立的國家。而錫蘭山這個島嶼上,除了有僧伽羅族外,尚有泰米爾族與摩爾族。關於僧伽羅族的傳說,其族人約是二千年前(西元前五世紀),從印度遷移到斯里蘭卡。又約一千五百前(西元前247年),傳說印度孔雀王朝的阿育王,派其子來島。從此島上的僧伽羅人擯棄婆羅門教,而改信佛教。約莫百年前(十四世紀),島上的泰米爾族人,入侵僧伽羅族人的土地。於是僧伽羅族人的領袖,率領族人奮起抵抗,因而建立了錫蘭國。至於錫蘭山島上的泰米爾族人,有一部份是島上的原住民。另有一部份的泰米爾族人,則是約一千多年前(西元前2世紀前後),從南印度開始遷入。此後,一千多年來的時間,島上的僧伽羅族人,和泰米爾族人之間就征戰不斷。

錫蘭國的僧伽羅族人,因從印度遷居而來,仍保有印度王室的繼承傳統。即王位不傳嫡長子,而是傳位給外嫡外甥。即是國王的王位,不傳給自己的兒子,而是需得傳給姊妹所生的兒子。倘若無嫡外甥,則改兄終弟及。即是國王死後,由其弟繼承王位。總之無論王位怎麼傳,國王的兒子,都是在第三順位以後。因為錫蘭國王位的傳承,最講究的,就是國王需得具有僧伽羅族人正統的血統。所以國王的姊妹婚配,都需得與僧伽羅族人婚配。反觀國王,因和親之必要,往往需得與他族的女子成婚。所以就僧伽羅族人的血統而言,國王姊妹所生的兒子,其血統,自然要比國王的親兒子,還要更正統。這也正是亞烈苦奈兒,竊取王位之後,內心中最大的惶恐與不安。因為亞烈苦奈兒,就算是國王的親兒子,但其母,卻是泰米爾族人。就僧伽羅族而言,亞烈苦奈兒已然是血統不純正。反觀亞烈苦奈兒的父親,雖然沒有姊妹,但卻有一個弟弟。即亞烈可奈兒的叔叔─波羅科提。所以就王位繼承而言,波羅科提才是具有僧伽羅族人的純正血統。亦當是錫蘭國王位的正統繼承人。正因如此,亞烈苦奈兒竊取王位以後,為鞏固王位,保有王位,更非得以嚴刑峻罰,箝制百姓;及剷除異己不可。

錫蘭國的山中溪流遍佈的寶石,與海中雪白浮沙盛產的螺蚌珍珠。這些百姓賴以為生的寶石與珍珠,就這麼在亞烈苦奈兒當上國王以後,全部都被他收歸為國王所有。因為坐在王位上的亞烈苦奈兒,內心充滿了不安全感與惴惴不安的恐懼。因為這內心的不安全感與恐懼,所以亞烈苦奈兒,需要更多的財寶,來填滿他心虛的內心。由此錫蘭國的百姓變成了國王的奴隸。為謀糊口與生計,百姓亦只能冒生命之險,入深山之中尋找寶石,或下海去撈取螺蚌珍珠。倘若百姓偷盜寶石或珍珠,或對國王不敬。亞烈苦奈兒動輒以各種的酷刑,殘虐百姓,藉以威嚇百姓。而百姓流血流汗,從山中尋到的各種寶石,與從海中撈取的珍珠,就這麼一車又一車的運進了亞烈苦奈兒的王居。據聞這些寶石與珍珠,就在亞烈苦奈兒的王宮中,堆積成山。

財富堆積成山,佔有了舉國的寶石與珍珠。傳聞中,亞烈苦奈兒就用這些百姓賣命,得來的血汗寶石與血汗珍珠,在其王宮之中,堆成了三座珠寶山。且亞烈苦奈兒身量雖是不高大,身軀卻是比一般人要胖大兩倍。就如猴群中,人們一眼看見最雄壯的一隻猴子,就知其是猴王。而這也正是亞烈苦奈兒,刻意要將自己吃胖的原因。因為這樣才能讓自己看起來像是一隻雄壯的猴王。正因王宮之中堆了三座金銀珠寶的寶山。而亞烈苦奈兒的身軀,又比一般人要胖大兩倍。對亞烈苦奈兒充滿不滿的百姓,因此暗地裡都稱亞烈苦奈兒─「鑫胖」。「鑫胖」二字,後來不慎傳入了亞烈苦奈兒的耳裡。百姓對國王如此忤逆不敬,自是引得亞烈苦奈兒,感到王權受到威脅,而勃然大怒。就為「鑫胖」二字,為整飭百姓對國王之不恭,亞烈苦奈兒就此在錫蘭國,掀起了一場腥風血雨的大屠殺。

「王八刑」將人的手腳四肢支解,僅留頭與身軀,有如王八烏龜般,卻又不讓其死。「象決」將人送入成群的象欄之中,讓驚狂的象群將人踩成肉泥。「兩象對決」讓兩隻大象有若拔河般,將人拉扯得四分五裂。肚破腸流,有若五馬分屍。「晒魚乾」以削尖的長竹竿,由下而上刺穿整個人的身體,再將人晾晒於海。成排的架成十字形的竹竿穿刺著人屍晾晒,恰有若晾晒魚乾。「剝皮袋米糠」將人活剝人皮,再將其皮囊內塞入米糠或稻草,懸掛市集以示眾。「犬決」將人身上衣物剝的一絲不掛,再丟入上百隻惡犬的狗籠之中。讓餓了幾日的餓犬,群撲而上,將人啃得屍骨無存。...總之,市井村里之間,但有如口出「鑫胖」二字。一旦被舉報,官府無不立刻派兵,破門抓捕。繼之於街市之間,公然處決,以各種酷刑加身。甚至公報私仇,百姓之間有私人恩怨,往往亦只要謊報對方對國王不敬。舉國風聲鶴戾之下,官府惟恐亞烈苦奈兒不悅,亦當即抓捕嫌犯,當即以酷刑處死。因而短短數日之內,錫蘭國竟有數千百姓,死於「鑫胖」二字。史稱「鑫胖之禍」。
嚴刑峻罰之下,百姓懼於亞烈苦奈兒的淫威。從此錫蘭國,再無人敢口出「鑫胖」二字。惟百姓的不滿,仍潛伏於心中。於是「鑫」字,三個金。「鑫胖」變成「金三胖」之名,仍在百姓間,暗中流傳。

「珠寶傾盆大雨樓」這是亞烈苦奈兒在其王宮中,傾錫蘭國的財富,所建的一棟樓。此樓樓高十丈,象神的背上扛著有如玉石般潔白的石柱,高大的樓門是鑲金包銀的聖牛雕刻,雕樑畫棟的每一扇窗鑲滿了寶石與珍珠。其金碧輝煌,與閃耀璀燦,正是象徵著錫蘭國王的尊貴。而亞烈苦奈兒奴役百姓,所收括而來的寶石與珍珠,就堆在這座樓內。堆積如山的寶石與珍珠,每日都有宮中的上百名僕役,捧著盛裝著寶石與珍珠的大盆,從十丈高的樓頂上,將其由上而下的傾瀉。於是那數都數不盡的各色的寶石,與閃亮的珍珠,恰就有如傾盆大雨般,嘩啦啦的直落到這珠寶樓的中庭。故起名為「珠寶傾盆大雨樓」。鎮日,就見亞烈苦奈兒與其成群的妻妾,徜徉與珠寶樓的傾盆大雨中,追逐嬉戲。因為這嘩啦啦的傾盆大雨,宛如瀑布般流瀉而下的每一顆的雨滴,可就是價值不斐的寶石與珍珠。

王宮之中堆積成山的財富,填捕了亞烈苦奈而內心中,因竊取王位,名不正言不順,且血統也不純正的不安全感。但人性之貪婪,有如無底深淵。既已盤剝百姓,讓財富堆積成山,又嚴刑峻罰,讓百姓臣服不敢違逆。沉溺在貪婪的慾望,卻讓亞烈苦奈兒,越來越加的自我膨漲與夜郎自大。甚至亞烈苦奈兒,也不再認為自己是個人,而是一個能夠主宰他人生死的神。就有如中國的皇帝,自稱天子一樣。為了號令天下,與讓百姓崇拜。於是亞烈苦奈兒也向百姓與臣民宣稱,自己就是神的投胎轉世。這不,寶石與珍珠有如傾盆大雨流瀉的珠寶樓中,就見徜徉於其間的亞烈苦奈兒,一身的裝扮,果真像是個神。只見亞烈苦奈兒,頭戴鑲嵌珠寶的金葉王冠,左有拿著一根鑲有拳頭大針珠的金剛杵,右手的手掌上托著一塊晶瑩剔透宛如一座山狀的巨大寶石。頸項間掛著十數條以金線串成的各種珠寶項鍊,肥碩如豬肚的腰下則圍著一塊以金線銀線織錦的綢緞。見其模樣,不正是錫蘭國百姓,所最崇拜與敬畏的猴神─哈奴曼。

「猴神哈奴曼的投胎轉世」這正是亞烈苦奈兒,向錫蘭國的臣民百姓所宣稱。猴神哈奴曼,不但法力高強,能幻化成四張臉八隻手;還能騰雲駕霧,一步跨出去就是十萬八千里遠。且是半猴半神,生性凶猛,甚至對人也不存慈悲。恰就有如唐人所說的齊天大聖孫悟空。而一個人,倘若聲稱自己是「齊天大聖孫悟空轉世」且還是個國王,手握對百姓的生殺大權。那這恐怕並非是百姓之福。要是亞烈苦奈兒聲稱自己,是佛祖還是菩薩轉世。興許他對百姓還會存有一點慈悲之心。然亞烈苦奈兒卻是聲稱自己是一隻像潑猴轉世,就像是猴齊天那樣。而齊天大聖孫悟空,猴齊天,是怎樣的東西?在遇到唐三藏,隨唐僧西天取經以前。猴齊天所做所為,無非就是結交四方的妖魔精怪。爾後為了一取一件兵器,大鬧龍宮。為了延壽,大鬧地府。為了當神官,大鬧天宮。當了天庭的官神後,卻是偷王母娘娘的仙桃,偷太上老君的仙丹,調戲仙女...。總而言之,一國之君,聲稱自己是潑猴轉世,無非就是想為所欲為,胡作非為。手握對百姓的生殺大權,卻視百姓的性命賤如螻蟻。而這也不只是錫蘭國的亞烈苦奈兒如此,在中國亦是如此。尤其是二年前,在亞烈苦奈兒,得了兩件聖物以後。其有如潑猴的頑劣生性,與無法無天,更是展露無疑。而此兩件聖物,即是「聖上之石」與「帝王之珠」。

「聖上之石」即亞烈苦奈兒,時常托在右手上賞玩的那顆如拳頭大、形似聖山、通體晶瑩剔透的大寶石。乃是二年前,在王城旁的那座聖山中,從那人祖阿聃踩下八尺長腳印的岩石中,所挖取到。因其宛如聖山之狀,乃千古罕見的寶時,故稱為「聖山之石」。「帝王之珠」則是亞烈苦奈兒左手所持的金剛杵上,所鑲嵌的那顆拳頭大的珍珠。乃是二年前,在佛堂山下那片雪白浮沙的海中,百姓撈取到一顆有如人頭大的千年螺蚌,並從蚌中取出的巨大珍珠。因其珠之巨大,有珍珠中的帝王,故稱為「帝王之珠」。權臣獲此二寶物後,將其進獻給亞烈苦奈兒。更諂言說:『聖上之石與帝王之珠,乃千古未見之寶。而此珍寶,同時出現在錫蘭國,乃是千古之吉兆。必當是錫蘭國將出現一個有如中國皇帝般的偉大帝王。而四方鄰國,從此也必當皆臣服於錫蘭國。』

「錫蘭國將出現一個偉大的皇帝!讓四方鄰國臣服!」權臣獻給亞烈苦奈兒的「聖山之石」與「帝王之珠」。讓亞烈苦奈兒擁有這稀世珍寶後,越加的目中無人,貪婪的野心更加膨漲。畢竟權臣之言,錫蘭國將出現一個讓四方鄰國臣服的偉大皇帝。而這偉大的皇帝,除了是自稱天神投胎轉世的亞烈苦奈兒,又還能是誰!自此亞烈苦奈兒,更自認是秉受天命,將成為一個君臨天下,萬國臣服的皇帝。錫蘭山島上,尚有泰米爾王國與康提王國。於是亞烈苦奈兒稱帝之後,首先即派出了使臣,去此二國,要其向錫蘭國的皇帝,稱臣納貢。但錫蘭山不過就是一小島,光是島上的其他小國,向亞烈苦奈兒稱臣納貢。卻又如何能彰顯一個偉大皇帝,號令天下的威望。為讓海外萬邦臣服朝貢,就如同中國的皇帝一樣。於是亞烈苦奈兒,開始派出更多的使臣,乘船出海。有的使臣,帶著亞烈苦奈兒的皇帝聖旨,前往東北方的榜葛刺國(今之孟加拉)。有的使臣,則前往北方的小葛蘭國、或更北的柯枝國,乃至更北的古里國。甚至,前往南方汪洋中的溜山國(今之馬爾地夫)。目地無非是想傚仿中國皇帝,要這些海外之國,向錫蘭國稱臣納貢。

錫蘭國,不過就是一個小島,一個彈丸之地。四鄰之國,除了南方汪洋中的溜山國,有如海中沙洲,百姓穴居山洞,不知米穀,只吃魚蝦,且不知穿衣,只用樹葉前後遮羞外。其餘鄰國,無一不比錫蘭國還要地大物博,強大許多。因此眾鄰國,誰會理會亞烈苦奈兒的夜郎自大。無不把亞烈苦奈兒的自稱皇帝,當成是笑話。當然更不會有國家,派使臣來向亞烈苦奈兒稱臣納貢。而面對四方鄰國的不聽號令,不前來向皇帝朝貢,自是惹得亞烈苦奈兒,勃然大怒。三年前,正巧中國的龐大船隊出使西洋,第二次來到錫蘭國。當下亞烈苦奈兒,震懾於中國船隊的壯盛,與懾於中國皇帝的皇威之外。其不免也浮現了傚仿的念頭─「中國造出的海船,巨大如山。其船上火砲,更是足以威嚇天下。二百艘的龐大船隊,三萬的官兵壓境,誰敢不對其臣服。倘若我錫蘭國,也能擁有這麼壯盛的船隊。那有一國敢不對我臣服,奉我為皇帝。倘有不臣服我者,我就用堅船利砲,滅其國,奪其寶。看誰還敢不向我稱臣納貢...」

貪婪的慾望驅使下,總是讓人盲目。何況亞烈苦奈兒自認是神的轉世,臣民百姓膽敢仵逆,則酷刑加身。更使得臣民百姓在國王面前,亦只敢巧言令色,與歌功頌德。於是為讓自己的皇威,威懾四鄰。二年前,亞烈苦奈兒即傾錫蘭國之力,一方面開始大造海船,一方面徵調操練五萬大軍。無奈以錫蘭國的彈丸之島,怎麼也無法造出像中國船隊那樣的大船與火砲。甚至連一艘像樣的戰船也造不出來。然而嚴刑峻罰之下,卻是操練出了五萬的精兵。既有五萬精兵,狂妄的亞烈苦奈兒,重兵在手之下,不免更有如失心瘋的鬼迷心竅起來。既然自己造不了大船,居然動起了想藉著自己的重兵,搶奪中國船隊的念頭。

「既然造不出大船。但我有五萬大軍在手,用搶的總可以吧!畢竟中國船隊,不過就是三萬水兵。況且中國船隊遠道而來,兵疲馬困。而我佔天時地利人和,以逸待勞,大軍又倍於中國。就算中國船隊再壯盛,我搶不了他二百艘大船。那搶他一百艘大船總可以吧!只要有這一百艘中國船隊的大船及火砲。還有那滿載船上的金銀財寶。如此一來,誰再敢瞧不起我。管它古里國、柯枝國、榜葛刺國。甚至更遠的忽魯謨思國、阿丹國。或是滿喇加國、蘇門達喇國。乃至爪哇國。豈敢不奉我為皇帝,向我稱臣納貢...」被貪婪慾望沖昏了頭的亞烈苦奈兒,可不只是想想而已。當中國龐大的船隊,第三次出使西洋,來到了錫蘭國。而綢繆已久的亞烈苦奈兒,早已是佈下了機關,欲出其不意,趁機奪取中國船隊與財寶。

波羅科提與耶巴來那,這亞烈苦奈兒的叔父與堂弟。可說是亞烈苦奈兒當上國王以後,處心積慮,一直想拔除的肉中刺。畢竟波羅科提,既是國王之弟,又具有僧伽羅人的純正血統。就錫蘭國的王位繼承而言,無論兄終弟及,還是血統,波羅科提都是正統的繼承者。因此波羅科提的存在,對亞烈苦奈兒言,著實有如芒刺在背,讓他日夜不得安穩。正好中國龐大的船隊來到了錫蘭國,而亞烈苦奈兒亦早綢繆就緒,準備來個借刀殺人,與一石二鳥之計。所謂借刀殺人,即亞烈苦奈兒,假意派遣波羅科提與耶巴來那,說是要其去名別羅裡港,迎接中國船隊的到來。實則已安排自己的手下,要刺殺波羅科提與耶巴來那,然後再嫁禍給中國船隊。所謂一石二鳥。則是波羅科提與耶巴來那,被刺殺後。亞烈苦奈而就放出風聲。說是中國船隊蠻橫,殺了波羅科提與耶巴來那,藉此以鼓動錫蘭國百姓,對中國人的仇恨與民怨。王族之人被中國人所殺,舉國君民,同仇敵慨之下。屆時亞烈苦奈兒,就一舉發動五萬大軍,將中國船隊給殲滅於名別羅裡港。順理成章,奪其二百大船與滿載的金銀財寶。

事實上,亞烈苦奈兒這借刀殺人與一石二鳥的的詭計,也真的差一點就成功。卻是波羅科提與耶巴來那,早一部察覺了亞烈苦奈兒的不詭居心。因此波羅科提與耶巴來那,在亞烈苦奈兒的手下動手刺殺以前,就已早一步向中國船隊的主帥求救。因而三寶太監鄭和,得知亞烈苦奈兒的不詭居心後,即也不動聲色,將波羅科提與耶巴來那,喬裝易容,給帶上了寶船。未免夜長夢多,橫生枝節,隨即鄭和即也下令寶船隊,匆促啟航,離開了錫蘭國。這才讓亞烈苦奈兒的詭計,與五萬伏兵,全無用武之地。但事情卻也並未如此,就結束。畢竟波羅科提與耶巴來那,尚未死,而亞烈苦奈兒又如何甘心。況亞烈苦奈兒,欲奪中國船隊與財寶的居心,也已被鄭和所知。而鄭和豈又能放任這隻夜郎自大的胖潑猴,繼續猖狂。繼續在西洋,損害中國皇帝的皇威。


有誰推薦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