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135sbh 漸凍人、癌症 & 罕見疾病之宗教治療
2009/05/21 09:39
瀏覽9,388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本網頁之正式清晰閱讀版,刊登為 Kijiji 公益文章,請前往
(待重刊)
------------------------------
漸凍人之廟療法
(94年3月初版;網路版:96年中)

 
前言:89年特殊新聞:「亡者坐捷運去榮總捐器官」,那就是先母,雖然救了一些人,但我寧願母親存活至今。關鍵就在我家忽視神靈珍貴的警告,導致母親冤枉喪命。如今一切都明白了,特將失敗的教訓寫出來,警示後人。
 
肌萎症俗稱漸凍人,一般病發後逐漸癱瘓,四年死亡。醫學上無法預測,也沒有特效藥,唯一用藥-法國製「銳力得」,效果不明顯也昂貴(健保給付),就好像對統一發票,很難中,卻又不敢不對。本文嘗試提出「廟療法」,或許能打破僵局,挽救逐漸惡化。方法為「每天到大廟去唸經唸佛」!(其他一些罕見疾病&絕症等醫院無法醫治又不斷惡化的疾病,都可以推斷為鬼魂報復,都可以比照辦理,尋求大廟幫助。)
 
作者簡介:
 
林尤超,曾任職經濟部能源會第一組,母為肌萎症
,於八十九年逝,捐出眼角膜等。作者特別點:自七十九年父亡後,研究本土觀落陰並拜訪通神道廟,再發展出天眼訓練,十年內曾以助念方式為百人以上開發天眼,觀見神佛耶穌,甚至溝通,大多為兒童。九十三年底赴紐約傳教五十天。
 
本文:先母是極少數幸運病者,曾在病發前獲神明警告兩次,病中再一次,可惜我們懷疑心重,並未照做,可能導致母枉送性命,後悔至今。94年即 將本文-神明對家母之警告,印刷三百餘份寄送給所有病友,以利病友死裏求生,唯僅對氣切前的病友有用。
 
[警告一] 發病前兩年半,八十二年底我邀母及其佛光山外省老師姐數人赴松山慈惠堂,係台北縣市唯一設置乩童的大廟,乩童即建廟堂主,六十餘歲阿婆,連扁曾拜訪數次。瑤池金母降乩,指點同行每一位師姐,但輪到家母時,祂便不住搖頭,說「妳這個人要做到手都破去才可以」,這令我母子甚疑,因一行人中,家母對佛光山效力最勤。
後來我才知道,母親身上跟著太多冤魂,準備報復,金母擺不平,只好勸家母自行做苦工贖罪。佛教僧尼則因皆不通靈,不知厲害,無法事先警告!
 
[警告二] 八十五年上,在西門町送流浪狗給一對領養夫妻,並為其妻助唸白衣神咒開啟天眼,在帶赴武昌街省城隍廟晉見眾神時,二樓彌樂佛突然要她轉告我:「你母親每天都要去大廟燒香,家裡的神不能完全保護她。」
我歸告母,母云:「天天去廟?我家事不要做啊!」不信。當時我猜家母可能出事,只是不知會出什麼事。約八十五年下,母因腳趾麻,長庚誤診為糖尿病,至榮總高主任斷為漸凍,母在家飲泣,我當時所犯大錯為,不能猛醒,立帶母天天赴大廟。還天真以為一定存在某種草藥可治此病,而坐視惡化。
八十八年我帶母住進她所屬道場--佛光山台北普門寺九樓,並非大廟,母仍惡化,一年後灰心搬離。(我們也有錯,雖住在廟樓下,卻忙於日常瑣事,沒有積極進廟去唸經。值得一提是,送流浪狗很靈,每次向普門寺祈求,樓下小狗很快就送掉。)
 
[警告三] 因改住捷運淡水線,八十九年上半約每週兩次推母輪椅赴龍山寺或關渡宮等大廟,奇蹟式,在這半年好像沒啥惡化。
在關渡宮曾巧遇一位年輕師姐,她可直接與觀音通靈,不屬於廟方,但甚獲廟公敬重。觀音要她轉告:「你母親的病必須每天都要到這裡來」,我答這裡太遠,龍山寺也是大廟,不知可否?她問神後,說可以。
 
她又對家母說:「妳今年過年吃很多牛肉,妳還說很好吃。妳年輕的時候還喜歡吃活的東西」。應該都是觀音跟她講的,全部講對。她還對我說:「菩薩說你的佛緣很深,你也不應該吃牛肉。」(另外,97年底,有天眼小姐對我說,她只要一吃牛肉,就會無法通靈,因此她就不敢再吃牛肉了。)
 
我八十八年接手照顧病母住佛寺後,皆吃全素,唯獨春節老鄰居滷一鍋牛肚贈家母,盛情難卻。又母為上海人,喜吃活搶蝦、血蚶、活鯉魚、大閘蟹……等活海鮮,這些活殺的動物魂終身跟著家母。
(事實上我早已徵得家母同意,死後將屍身投入大海餵魚蝦,海葬,完全償還,這也是日本高僧一休和尚的作法。西藏佛教是餵兀鷹,稱為天葬。)
 
錯誤 八十九年六月新店空軍大鵬一村改建交屋,我偕母搬入新家,百事待舉,太耗時間,外加以為家母已穩定不會再惡化,最要命是新居不在捷運線上,於是變得很少去龍山寺等大廟,中秋節後即出現吞嚥困難,我急恢復帶她去大廟,但她已衰弱得坐不住輪椅。原來上半年家母停止惡化是常去大廟的關係,搬新居後,我大意失了荊州。
 
說明與討論
警告二與三,彌勒與觀音均指點家母每天都要去大廟您一定會問為什麼,原因在人間一切災病多是前世冤冤相報,一切宗教寺廟教堂,不過是調解委員會罷了,眾神明為信徒消災的方法就與仇魂談條件講和,且它們都是在靈界打贏了官司,領旨復仇,天庭希望一切靈魂了結所有恩怨後再回天堂,否則天上大亂。神明不能硬性阻止報仇,護短會犯天條。地球可說就是太陽系中的刑場。
 
玄天上帝曾透過通靈友人對我說:「你見車禍時,都會奉請我們到場,我們很為難;你不知車禍就是那鬼魂製造的,就算傷患抬上救護車,它還要跟上去,弄死對方為止,我們在旁怎麼勸都沒用,仇怨都結太深。」(因此臨時抱佛腳通常沒用);我當時問,如果大家都不生兒女,沒人類怎報復?祂答:「統統回天上去吵」。
 
肌萎症病友前世仇家皆甚多,而大廟神多、靈力及超渡力皆強,眾口相勸,比較能安撫鬼眾,暫緩報復,病人或能暫停惡化。天天去報到,可便利眾神超渡這些仇魂。
佛教皈依與基教受洗,就是信徒正式提出聲請調解,否則怨氣重的鬼魂會罵神明:「你雞婆什麼?人家(指宿主即病人)又沒求你!」。但台灣大廟皆為道教,不辦皈依,病人或家屬可具文或口頭請求皈依神明,如擲不出三聖杯,並非神明不允,而是仇魂尚未全體接受調解,這時病人或家屬最好能連續叩首多次再擲杯,直到三聖杯出現,叩首表面上是拜神,實則是向冤魂道歉。
譬如 殘忍的大陸皮草殺手被94年紀錄片揭發,小動物毛皮被剝掉後,血淋淋的肉體仍然活著,掙扎至死!95年北市武昌街省城隍爺開示(秦始皇通靈):動物死前愈痛苦、痛苦時間愈久,報復愈嚴重!他們晚年或來世可能罹患怪病,屆時向浣熊狐狸水貂等道歉是必須的。
參考:肌萎症病患協會前職員蘇小姐轉述,曾有病友問神明病因,答為「前世打獵」。該蘇小姐之父在台中業木匠,亦有通靈能力。
 
若問每天去廟應停留多久?為省時間,香可不必燒,但經一定要唸,唸經可超渡鬼魂,也就是還債,不會唸經就唸佛,每半小時擲杯一次,問唸夠了沒,准了才走。但通常病友坐輪椅超過一小時,屁股會痛,扣掉旅途半小時,入大廟頂多撐半小時。
若問一定要每天去嗎?我想儘量,刮風下雨可免,就當作小學生乖乖上學吧,畢竟是接連兩次神諭。(或者每天參加較大佛寺的晚課。)
 
看警告一,為何要做到手都破去?就是自我懲罰,表達懺悔之誠意,以利仇家消氣。漢朝道士常令病人「築路半里」,目地有二:
一、作苦工勞改自懲(刑事)。
二、修路是功德,撥給仇魂當作民事賠償,則病可癒。高僧廣欽說:「我們做功德是替我們的業障(仇家)在做,不是自己得。」,仇魂得了我們的功德,可抵掉它自己的罪業,便利於超渡。
但肌萎症一旦發病後,身體弱,難作苦工,我建議盡速擔任公益事業或宗教之輕鬆義工,捐血也很好,開始還,或爭取擔任大廟廁所清掃,貢獻眾人,愈臭功德愈大;其他如掃地擦玻璃做廚房,也很好,比唸經功德來得大!
 
若實在做不動,只有不懈唸經,家屬及照顧者亦應唸給病患,愈多愈好,助他還,不無小補。
 
圖片一就是[警告一] 的鐵証!小腦萎縮症是與肌萎症類似的絕症,都會持續性的惡化,但是這位患者在醫生宣告絕望後,加入慈濟做苦工-慈誠隊專門抬屍體救災難,結果成功的置之死地而後生!成為宗教治病的典範。
 
圖片二,是另外一個典範,老和尚具有通靈能力,了解他的家族精神病-自殺憂鬱症,病因是來自於祖先虧欠他人,還因此訂出誦經1500遍的次數一此乃是神明介入調解,訂出誦經1500遍的和解條件。
 
這也証明通靈的重要性,否則根本不知道是祖先欠人,也不知道要念經多少遍才能夠還。本新聞堪稱宗教治病典範中的典範!極具價值!
 
 
-------------------------------------
 
另外靈界與人間一樣,民事賠償(功德)如果做得夠,刑事部份可以大大減輕。功德就是出錢出力做善事(含念經念佛)的業績,但是疾病臨頭,冤家找上門來,短期內出力緩不濟急,唯有出錢最速效,可以透過可靠的通靈人,在神明的裁量下,決定捐多少錢給各慈善機關、寺廟修繕....等等。
 
舉例來說,台北市著名的一間觀落陰神壇,度人無量,神靈累積了許多功德,但是卻為每月房租傷腦筋,我透過廟外的通靈信徒鄒小姐(她在景美女中旁開麵館),與濟公協商,將我家房屋賣掉,以六百萬,買下該神壇房屋,今後就沒有房租煩惱。以此功德擺平家母的業障,換取母親不再惡化。
換句話說,就是出六百萬向廟神購買功德;神靈做一些功德也是辛辛苦苦,不可能濫用同情替信徒還債,否則一定破產!換句話說必須要有代價。
濟公還說神壇所有權必須完成過戶廟方,以確定這六百萬完全自我家移轉出來,交易必須確定,功德才能成立。(可惜後來親戚中有人破口大罵而作罷,當時我就判斷「房子保住,母親的命送掉!」,然後房產變成不義之財,應救而未救。)
 
懷疑心重的人,一定會問,如果財產捐了,病仍不好怎麼辦?答案是:這就看  1.你對神明以及通靈運作信任的程度。 2. 你對這個親人重視到何種程度,願不願意為他冒這個險!如果失去這位親人如同世界末日,自然就可以孤注一擲;如果家屬還打算享受往後美好人生,自然就會拒絕「賭博」!
 
另外一個思考:這些捐款都是在做善事,就算病人去世後,子孫還是要為他做善事,與其身後做,改在生前作不是更好嗎?
 
 
或許有人會質疑不公平,富人就可以活命,窮人就得死。這也並非不公平,富人得病是他前世罪過,有錢是他前世功德,今世他捐錢贖罪,只不過是用他前世的功德,彌補前世的罪過罷了。
 
重要討論:最近兩年鴻海的妻、弟;台塑的長媳;太陽能股王茂迪創辦者四人皆因癌症去世,英業達創辦人則是中風去世。這些企業家在生前都做了龐大的慈善捐助,為什麼不能把命保住?    答案是:
 
一、陽壽問題,某些人原本註定壽命就是這麼多,如今已經功德圓滿,可以出輪迴了。
二、病中或生前所做的善事,並沒有經過神明的調解,業障不願接受,仍然報復。所作的功德善事,全部轉為當事人在天堂的果位。如果仍然必須輪迴,就變成來世的福報,依然是大富大貴。善事功德不會白做!
是故欲運用做善事來挽回病情,事先務必經過神明調解,神明說捐才捐,以免捐了很多,病人仍然去世,這時主張捐款的,很可能被其他家人埋怨。此外負責通靈的,最好是自己家族中具有影響力的人,現代人懷疑心重,錢財看得更重,很不容易相信外人的通靈。換言之,家裏的人要自修天眼!
 
唯窮人也不必絕望,警告二、三就是上天指引活路,每天上大廟念經念佛,在神明的擔保下,慢慢償還。如果能夠再配合「警告一 」做苦工,那就更好,都是窮人活命之路!甚至比捐錢更有效。
另外一個方法就是向神明許願擔任乩童或和尚,向宗教獻身來救親人,但這必須神明信得過你,因為擔任乩童或和尚都可能會中途落跑,而聖靈的功德已經借支給你的親人,事情變得複雜化。
神靈最需要乩童,功德也最大,但是必須閉關訓練,而且不一定成功。偵辦馬英九的檢察官侯寬仁,童年遭死厄,慈父向神明許願終身擔任乩童,換取兒子活命。這也是成功案例。
 
 
〔另外兩個成功案例〕
 
案例一 :捷運土城站正對面的廣承岩寺供奉一代高僧廣欽和尚的舍利子,五樓大雄寶殿的管理員是一位八十多歲的老尼道順師,當年她去朝拜廣欽和尚的時候,就被廣欽要求儘快出家,原來她患有腦瘤而不自知。
出家多年後,去醫院檢查,腦瘤仍然在,但是她卻始終沒有任何腦瘤的症狀:頭痛頭昏、流口水、四肢麻痺...等..。曾有一位新店的出家人,閉關百日後通靈,看到她說:「菩薩在你身邊,把妳顧得好好的。」(本案例其實已經由神明調解成功,業障同意讓她出家後做功德來慢慢還;而透過通靈人廣欽老和尚傳訊出來。)
 
案例二:92 年在松山慈惠堂結識一位別廟的通靈師姐也是乩童,她先生的父親因為前世放火燒山,生靈塗炭,今世得了皮膚癌,只剩三個月壽命,她拜託我們勸她先生做功德來拯救父親,但是她的先生已經感到絕望。
在隔壁奉天宮一位修車師兄的建議下,帶她到新莊地藏庵去請求調解,師兄開車才到路口,地藏菩薩就通靈傳訊給她,因為她是以媳婦身分出面拯救公公,沒有血緣關係,那些被燒死的動物靈魂要她展現誠意,從中正路入口沿路跪拜進廟,於是她就下車跪拜行走,師兄與我只好協助維持她的交通安全,直到進廟,報名參加廟內的調解。
 
然後她又經其他師姐介紹,到新店一座混元老祖的廟去尋求調解,疊了49朵往生錢蓮花,又燒了其他許多金銀紙錢,以及誦唸數十部的佛道教經典。前後兩間廟的花費合計不超過三千元(其中地藏庵僅約300元;老祖廟:鮮花、水果各五百元,金紙蓮花及雜費不超過一千五。) 。
 
公公過關,建康存活至今。後來瑤池金母通靈告訴她,那次放火燒山,總共燒死5萬8千2百24隻動物,這兩間廟所辦,主要是針對鬧得比較兇的三百多條大型野獸的靈魂作超度,其他的屬於小型動物:幼鳥、爬蟲、昆蟲、螞蟻靈魂尚未處理。超渡這些小朋友,瑤池金母開出書單:1.每天唸49遍母娘經、7遍大悲咒,連續一個月。2.每天唸2遍藥師寶懺,連續14天;或者連續14天,每天只唸2遍藥師經,但是要每天加唸49遍大悲咒,連續一個月。3.折蓮花49朵,每朵唸7遍往生咒;外加焚化大、小銀各50支。
 
分析:唸母娘經是為了請瑤池金母作主超渡,大悲咒單純為了超渡,藥師經懺是為了請藥師佛來醫治牠們被燒傷的靈體,蓮花加上往生咒就是派出遊覽車送牠們去枉死城。(關聖帝君提醒一件趣事,就是「蓮花如果不是自己親做,買現成的,則那位做蓮花的賣家,她自己的業障會溜進去。」。也就是說,你叫來一台遊覽車,發覺車上部分座位已經坐了有人,也就是說,蓮花的效力將會打折扣!這時候就要多買幾朵,來彌補這個現象。)。大小銀就是給牠們的零用錢。
 
※  對照「天眼自修案例」63)項,五路財神說,殺一條豬,上天核派100條業障;關公說:「這只是大略數,還要看動物死前的痛苦程度,而給予加減。」。同理,單指300條被燒死的大型動物,當事人獲派的業障,並不是300條,換算成業障條數,要乘以一個倍數,瑤池金母估算大約相當於一萬多條業障。
 
※ 皮膚癌之罹患,應當是對應當年動物皮肉被燒焦的痛苦。
 
 
 
 
*人間的災病,大多是來自動物靈魂的報復,因為自古以來,人類都不把殺害動物當作一回事,甚至認為雞鴨魚肉本來就是該給人類殺來吃!以下真實案例可以參考:
 
1) 94年我在台北松山慈惠堂,碰到宜蘭慈惠堂的通靈師姐,談話中告訴我,有一天她在書桌上捏死一隻小蜘蛛,結果到了晚上,就夢到瑤池金母手牽著一隻跟人一樣高的大蜘蛛走過來,原來那隻小蜘蛛去向神明告狀了,瑤池金母告誡她:連小動物也不應該隨便殺害。
 
2) 97年3月我在花蓮市成功街城隍廟遇見一位11歲的賴小弟,原本就有天眼,我助唸打算讓他見城隍爺,他突然打死一隻蚊子,我來不及阻擋,接著他閉上眼睛看見觀音菩薩出兩個字「戒殺」。
我馬上提出困擾已久的問題:南部衛生人員噴灑殺蟲劑消滅登革熱的病媒蚊,怎樣看待?賴小弟閉上眼睛立刻看見出現12個人,分散開來站,其中4個人站在「罪」字上面;另外8個人則是站在「功」字上面。意思就是「罪少福多」;也就是為了拯救老百姓不得不殺死蚊子。救人的功德大於殺生的罪過。如果再能夠念經超渡這些蚊子靈魂,那末「罪」字就會消失,也就沒有後遺症了。
 
飼主用藥殺死貓狗身上的跳蚤,也可同樣看待;但最好瞬間殺死,減少死前痛苦。
 
另外,賴小弟也報告一個天眼現象:他曾在花蓮自家大排水溝內,看到一些死狗,他就向著牠們反覆唸「阿彌陀佛」,不久閉上眼睛就看到其中一隻狗「復活」跳到路面上,看著他拼命搖尾巴,再繼續念到幾十聲時,閉上眼睛看見那隻「狗」衝到天上去了。這就是他在超渡狗的靈魂。 
 
3) 前述蘇小姐提到「打獵」。我們看孔子世家論語等典籍,孔子的生活:「射不弋宿」、「釣而不網」,可知怹有在打獵,雖然很有分寸。但仍然是殺生結怨。尤其野生動物,並非人類所飼養,怨恨最深。
孔子在老病時,對來探望的弟子說「啟予手、啟予足」,表示手腳都癱瘓了,有可能就是罹患肌萎 症,換句話孔夫子不是無疾而終。上天派遣大聖人來教化人間,聖人本身如果犯下因果,不可能要他輪迴受報,必須安排在死前完全報應完畢,以便迎回天上歸位。不能有特權。 
 
4) 廣化法師後悔殺雞鴨:本論述獨立刊登於網頁:宗教治病(續)
 
 
*出錢與出力之轉換:譬如街上,遍布狗屎垃圾,某甲親自動手打掃 ;某乙則是雇人打掃。兩者功德差不多,親自動手的稍微多些,誠意較大,且有「勞改自我處罰」的刑事意義,對於消除本身業障更有幫助。但是話說回來,某甲就算盡全力,也只能掃一條街,某乙砸錢雇用多人,短時間可以掃乾淨十幾條街,功果的獲得必然快且多,非甲所能及也。但是上天也注重過程,某乙切不可財大氣粗,不可對工人頤指氣使,否則功德會打折扣。
 
小結論:再次強調不論打算利用捐錢、誦經,或者做苦工來治病,事先都應該要經過可靠的通靈,由神明來決定要不要做?如何做?以及做多少?實在沒有通靈人可借重時,可用擲神杯方式嘗試決定:1.先擲神杯問神明在不在廟內。2.如果在,才上香稟告病情,等待十分鐘後,自行擬定唸經若干部,焚送蓮花若干朵,然後擲神杯請問神明夠不夠,如沒杯,就逐項加碼,直到出現三聖杯為止。
 
如果不經過神明調解,只憑著傻勁、熱忱、一廂情願自以為是的埋頭苦幹,很有可能吃力不討好或者做不夠(通常是這樣),病人持續惡化、去世!做的人被批評為迷信。
 
其他報導:
家母入普門寺後半期較無力唸經,鎮日躺著默唸佛號,我並不知;一日我帶她赴松山慈惠堂見瑤池金母,問近況。
神說:「你母一天到晚在唸阿彌陀佛,沒有問題。」退離後母云:「祂真是神明,我真的每天唸到晚。」
這神很靈,92年 我帶一老鄰居夫婦去叩問,她一跪下,神便說:「妳是不是要洗腎?」祂也知她正在吃一帖偏方,說:「不用吃太多,妳的業障沒有消,吃什麼藥都沒有用。」真的沒用,她於93年開始洗腎,可見尿毒症也是鬼魂弄出來的。
她選上市民代表,兩兒皆飛行員;大兒為兩岸首航機長上電視,我小學同學,眼睛閉上是白色光,我後悔沒有勸他自修天眼,否則也許可以拯救己母。她於96年癌症病逝。僅67歲。
 
母之因果 約八十六年發病後,我赴台中見一尼姑(早先她被騙,上聯合晚報,我特赴台中為她助唸開天眼,僅成功一半,後她自修成功通靈,自設神壇)問母病,她轉神述:「你母親來世還要再轉一世,當牛給人鞭打,才能出輪迴。」我狐疑返北,母聽了亦覺好笑,怎麼還要變牛!
至八十八年夏,母已坐輪椅,我推母偕兩名三十歲男生(皆輕度精神病患,我結交近十人,他們思想單純,天眼甚易唸開)赴關渡宮見媽祖。
兩人分立我左右一米,母坐輪椅在前,大家一齊閉眼唸阿彌陀佛,約五分鐘,兩男同時看到一古裝露肩束髻力士,揮長鞭打一群著藍衫者,並出現字幕寫「打人」兩字,意謂家母的前某世就是該力士。且因兩男皆精神病患,媽祖怕我不信,便讓兩人同時看到。至此,真相大白,完全與八十六年尼姑所言吻合,要變牛挨打了因果。
 
八十六年後我數度造訪我的老闆(他主持兩家甲級水電公司,曾以工程品質優良獲林洋港頒獎表揚,業餘設神壇濟世,主祀關聖帝君分靈自行天宮,他可通靈兼乩童),擔心家母變牛事,關公皆說:「還沒有定案」,意謂要看家母這幾年受處罰的情形而定。
由於家母與我皆主張安樂死,我曾至六張犁觀落陰壇問濟公,神答:「大凡病人受折磨皆是在受罰還債,如有人好心替他安樂死,這人得做很多功德來替他還,否則會遭到病人仇魂的報復。」
據我了解,鬼魂來討報,皆是在靈界打贏官司,合法領令而來,安樂死如同縱放人犯,仇魂便轉而找你。資深通靈人曾對我說,龍山寺就是日本時代鬼魂打官司的高等法院。
換句話說家母今世如果好好接受肌萎症之處罰,直到自然死亡,她的罪就消了,如安樂死開溜,對方不服再告,母恐怕真得轉世為牛。
又肌萎症其實沒有安樂死之需要,榮總專科大夫曾撰文說肌萎症末期發生呼吸衰竭時(即氣喘)約三天即死亡。故真正難受僅三兩天而已。
 
其實許多疾病臨終時,多有氣喘現象,家母早年曾對我說:「真奇怪,大陸上老人要死時,都躺在床上喘啊喘,但只要在門口一燒紙(冥紙)就會斷氣,每次都很靈。」這大概是合法的安樂死。
 
93年聞一趣事,我家隔壁大樓是情報局眷村改建,其內保全員劉君為新竹客家人,略具陰陽眼,在祖母病重時,他返家見白無常站在家門口,他把祂趕走,翌日則見黑無常站在門口,他又趕走。
祖母再活了四個月,他看見黑白無常一起站在家門口,他正要再趕,那兩人齊聲說:「時間到了」,他祖母便走了。
我判斷地獄可能無法真正地處罰,人間才是處罰的主戰場,死亡就是處罰完畢,由公務員(黑白無常、基督天使等)帶回靈界。但如在人間又傷害其他罪犯,產生仇恨,便須由輪迴來報應,全都搞乾淨了,才能回天不再來。
家母死後我忙著送榮總捐器官,鄰居並不知,但送牛肚老鄰居卻夢到家母輕快走到她面前說:「我現在都好了」,四天後TVBS報出死人搭捷運,她才知母親走了。
92年她亦器官衰竭入空總加護病房,開刀且洗腎,她長子為退役空軍上校,在台中問媽祖,答云:「你母親死前必須受一些處罰(猜為殺鰻魚等)」,意即無救,不久去世。加護病房,對年輕人是救命,但對垂死的老人,似為處罰的工具。
 
母之因果
我猜母親前世可能當過尼姑,問前述濟公,祂說:「前世心就沒有定下來」,又在八十八年藉電話帶唱唸佛,助東湖李小妹開成天眼,她看見阿彌陀佛,同樣問題,佛答:「前世唸佛唸得不夠多」。
 
綜合研判是,母先為力士打人,再某世為尼姑,但心未定,未認真做功德,至此世疑為天庭核定最後一世,一切債務要清償,唯皈依佛光山後所做功德並不足抵消債欠,乃被安排得本病,受罰了怨(敬酒不足,補罰酒)。
母在普門寺大殿,一日唸經後坐輪椅睡著,夢到進入一個房間,一朵粉紅色大蓮花生在白色床上。這應是神佛給她的勉勵:白床就是病床,她必須忍耐,一旦病床消失了(債還完,死了),她就是蓮花體。
另一次經唸完則夢到大殿正中首席佛祖遞交一個長方體不明物,她手一接即下沈,很重。我解釋為「委以重任」,即死後將派任神職。
我知許多乩童、修道人、醫護……等,天上果位已安排好,只等他們在地球將功贖去宿罪後,即返天蒞任。
 
九十一年許,我曾赴空總見陳宏病友,我猜他與家母狀況相同,因直接助他練天眼恐難速成,改在隔壁病房與他兩小學外孫齊唱「南無觀世音菩薩」佛號,二孩閉眼皆看到「太極」圖型,判斷二兒前世皆為道士,物以類聚,陳宏一家皆修道人下凡「補修學分」。
因此舉凡今生熱忱善良,靈性夠高,卻得此疾,皆有可能被排定「一次付款」全部清償,準備帶回去了。就好像耶穌講的「一文錢沒有還清,也不要想離開這裡!」祂自己以釘十字架來還,做榜樣。舉目望去,滿街都是人,只是一種人→罪人,得能出輪迴者,寥寥無幾,而肌萎症病患卻可能有一大批,看起來大壞,實際上大好。正是吃得苦中苦,方為人上人(天國,故鄉)。
 
有兩個例外是,人問前述廣欽和尚,「為甚么有些和尚修行得很好,最後卻會中風?」,他回答說:「就是修得好,才讓他中風!」;以及數年前一位國際知名高僧,最後以癌症收場,都也是同樣原因:一次付款!或問:這些大和尚都是功德無量,難道還不夠賠償他們的業障嗎?答案是,過去世有些仇恨結得太深,對方說「我要你的命,不要你的錢!(功德就是靈界的錢財)」,換句話說,對方一心一意要血債血還,不接受調解。也就是佛教講的「定業不可轉」。但是話說回來,如果遵照[警告一 ]的指點苦修,勞改自我懲罰,做苦工受的苦,能夠超過中風,對方自然就會滿意,同意接受調解,也就是「吃敬酒或吃罰酒?自己決定。
 
有一點非常重要,佛教沒有提到,是基督耶穌教誨的最重要的禱告文-「祈求上帝寬恕我們的罪過,如同我們寬恕別人的罪過;如果你不原諒別人,你的天父也不會原諒你。」。
 
這段話必須使用靈魂學來修正,那就是:上帝是愛,上帝不會對兒女記恨;真正會報復你的,仍然是你的業障,上帝只是大公無私的調解者,如果你對傷害你的人,耿耿於懷,不願原諒仇敵,那麼上帝也就很難勸服那些過去世曾被你傷害的人(就是業障),來原諒你,這也就是為什麼耶穌要求門徒「愛仇敵」,這樣子做,最後卻是幫到自己。換言之,寬宏大量的人,消災比較容易,斤斤計較者較不利。
 
天主教也有一位大神父,他好幾次在國內外主持數千人參加的神恩祈禱治病大會,他可以証明耶穌正在醫治某些人的腦瘤、胃病...,但是他自己卻連續開刀八次,第九刀就去世。
 
上述這些遺憾,原因就在這些大和尚、大神父都是功德無量,眾望所歸高高在上,已經不太有機會去做一些卑微的工作、去做苦工;另外前述拜神其實就是在拜冤魂,向他們道歉,以利眾冤魂同意參加調解,尤其佛教的拜懺法會,念經念佛同時還要不斷地叩頭拜佛,就是不斷的道歉。
但是這些大和尚(神父)平常都是指導別人拜懺,自己卻年事已高較少參加,甚至連磕頭的機會都很少,反而是接受皈依弟子的頂禮機會較多;外加有的還存在些硬脾氣,這些因素綜合起來就造成他們自己的業障消不掉!最後出事,硬碰硬來接受業報。
 
佛教說「業不重不生沙婆」;廣欽僧以及關公都同樣說:每個人背後堆起來的歷朝歷代業障,像山那麼高!就算今生能夠出輪迴的人,業障也是安排到死才全部銷完,一關一關過。我曾經問石碇玉天宮濟公(女乩童),我的業障何時才清?祂用手在胸前劃了一個十字架,旁邊助理解釋:「夢牌仔」(台語),意謂墓碑!
 
*  補充一點,96年秋天,獲悉重要指導!
我透過通靈人詢問地藏王菩薩:某某和尚功德這麼大,何以業障無法消除,罹患絕症,回答說:「唸經唸得不夠多!」。 [ 註:唸經就是請神來調解、談條件、安撫、超渡業障,調解不足,縱有萬貫家財也無法用來賠償,因為仇魂如果恨深,通常是-我只要他的命,不希罕他的錢(功德)。神佛的工作就是苦口婆心來相勸,拜託高抬貴手.....,唯當事人不念經,神明就不能工作。]
 
事實:一般最高階和尚、神父(教宗)...等宗教領袖,都是只有教別人唸經而自己太忙沒唸!
 
 
母之天眼
早在79年父喪後,我即帶母赴六張犁慈善堂觀落陰,在觀的過程中,她有看到綠色的草坪在她面前不斷地滑過,卻沒有告訴我,只說沒有看到菩薩,沒什麼...,外加她皈依佛光山後,對道教略有排斥(星雲錯誤的教導說,皈依了佛門後,就不要再去其他宗教!),我就沒再勉強她。
 
在觀落陰道場,只要能夠看見景象,就應該再接再勵繼續去參加,不久就會成功看見神佛,也就是天眼開啟。神佛未能出現前,法師誦經都是在替觀者消業障。許多已經看到景象圖案的人,不能夠再接再厲,半途而廢,甚為可惜。
 
發病前三 年,我也經常在家裏為她助唸開天眼,但是她看到的都是片斷的景象,譬如金色的橋,一下子就不見了,大部分 時間是看不到;帶到龍山寺去 唸,則是看到許多大石頭筑成的壁壘,或者是建築中的水泥大樓,灰色的牆壁、一孔一孔黑色的窗洞,看不到彩色,更看不到任何神明,這令我感到失望,以為母親不具天賦,就沒有興趣再幫她助唸。這種情形一直到發病後,87年底住進普門寺九樓仍然存在,幫她助唸時,她會看到國小運動場景象,很多小朋友在打球,就是看不到神明。
 
一直到家母去世後,我才豁然覺悟,原來先前母親所看到的那些景象,都是因為業障太多在搗蛋,我一唸經,神明就會來幫忙接電,因為業障阻擋,神明無法現身,只好幻化一些不相干的景象向家母顯現。當初我應當在大廟龍山寺拼命地帶領家母唸經共修,直到那些石頭陣、空洞大樓景象出現彩色,再轉換成神明影像,就是完成超渡母親大部分地業障,她就不會發病了 ;可惜當時不懂這些原理,沒有這樣做,天賜良機,白白放過!當時既沒有神也沒有祖先來指點,現在我自己成為明師,可以指點他人,但是母親已經冤枉送命。只能用一句成語「噬臍莫及」來形容。
 
八十九年間,母親受罰已近尾聲,業障已消去泰半,天眼漸強,但在家中唸完佛經普門品,閉眼仍漆黑一片,但如推去龍山寺唸,唸完閉眼就會看見整個金碧輝煌大殿呈現,與睜眼時所看相同,屢試不爽;更曾閉眼看見佛祖從大殿走下來。
 
八十八年她在行天宮唸經完,則曾閉眼看見許多修道「人」在聽經;又曾看到一隊赤膊扛大刀武士由廟內走向外作操練;也曾看見一頂金色轎子從天而降,停在她面前(我當時一直在等,看看那尊神明會從轎子下來探望母親,結果一直沒有,母親去世後三年,我突然靈感回想,原來那頂轎子就是來接母親的。)
 
。這就是實證大廟與家中的不同。在普門寺,由於非大廟,母唸完經通常看不到啥,除非嗑睡。原理:人看不見神,是被業障所障住,大廟靈力強,眾鬼魂被安撫不搗蛋,人較易見神。
 
因此,肌萎症及一切持續惡化的難症患者,常去大廟,絕對有好處。應把大廟當做醫院!才是治本。有一種錯誤說法:「唸經心誠則靈,在那唸都一樣,不一定要大廟。」我曾受其誤導而害了母親,現已確定這話似是而非。
 
北市大廟舉例 以經常性信眾多寡為準,非依地坪大小。
一級大廟:行天宮、龍山寺。
二級:松山慈佑宮、新莊地藏庵、關渡宮。
三級:松山慈惠堂、奉天宮、指南宮、觀音山、土城承天禪寺及神農宮、烘爐地。
 
中廟:佛光普門寺、天主教聖家堂、基督教懷恩堂、靈糧堂。(天上沒有分彼此,都是調解委員會,別被宗教派別所惑。
實例:八十六年在大教堂內為小女孩助唸白衣神咒,她就看見觀音菩薩,並蒙指點。耶穌與阿彌陀佛為同一回事,可在教堂唸佛經,也可在佛寺讀聖經,皆可看見,天眼實證。)
 
天天去大廟,有一大問題,就是交通費昂貴,尤其沒有捷運的縣市。最理想是將重機車改裝成二戰德軍右側載斗式三輪車,家屬騎機車,病人坐右側,輪椅收在後,價廉且安全。
但如發覺真有效果,可下決心在大廟旁賃屋居住,大大方便。泡在大廟裡,可想成被地下錢莊追殺,躲入警察局,大廟警察多。
 
經費問題 病友家境可能拮据,除直接寫信向慈濟等機構聲借外,病友會可成立照護基金,無息貸款給需要者,但應於病人去世後五年內清償。
基金由已去世病友家屬捐出。病人在世時,您要照護,不能賺錢,過世後可賺錢週轉給新進病友,這是好功德,可協助亡親償還未竟業債。
如家屬不想靠別人,可試本法:寫疏文在大廟稟告神明缺錢,請准將自己晚年財運前挪至當下,以免子欲養而親不待。擲有三聖筊後,立即以電腦選號簽五十元樂透,或勤對統一發票。一般不會准,唯孝感或許動天。
 
家母之夢 
 
病發後,她的夢都是真實而有意義。
住進普門寺九樓後,家母平均每月夢到她的父母一次(均於抗日前亡於上海),都是來看她並且交談。到了最後半年,幾乎每天夢到,不是父母就是丈夫(先父)來幫她解厄。
 
第一次,外祖父來用上海話吩咐外祖母「煮碗粥給小妹妹喝」,母夢醒後哭。以往幾十年從來沒夢到,直到罹絕症,烽火中得家書抵萬金。第二次夢中她對外祖母說,我有兒子照顧我,經濟上也沒有問題。父答「這樣不就好啦」。
 
第三次,我與母爭執,母睡著後,夢外祖父對她說「小孩子嘛。」。較後面的一次,夢到外祖母作了一桌菜,觀音菩薩著金色服坐在另一桌,外祖父禮請菩薩過來用餐,菩薩微笑說別客氣。我的判斷是,是外祖父母在調解母親的業障,菩薩只是從旁輔導。
 
能夠驗証的一次是,樓下信箱從來沒有信件,一 日早晨醒來,母親夢到一群戴著斗笠的大陸鄉下婦女說:「去開信箱,有信,有信。」,我下去真的拿到一封交通局的回函。
 
最難過的一次是八十八年清明前後,她夢到她的表姐一家人都穿著黑衣跪著,獨不見表姐夫,結果一年後我姨父突然病逝於仁愛醫院;母親預夢喪禮!她們三人,上海就在一起跳舞,感情深厚,發病後,姨父母固定每月來看她一次,請她上館子;不料探病者反而比生病的先辭世。
 
*另外一感傷夢也是可以印証:前軍法學校教育長
馬問真老上校,是我家在前空軍光復西村的極為要好的老鄰居也是村長,他的女兒我稱為馬姐。母罹病後,他常邀我推輪椅母親到他們汐止家中作客,以資慰問。但他自己也罹患癌症。
 
母去世前一月,馬伯在榮總胃出血先行去世,第二天,母親夢到馬伯在汐止家中著汗衫款待她。一週後公祭,我告訴馬姐,母親的夢,她驚訝的說:「哎呀!爸走的時候吐血弄髒衣服,接著請尼姑來唸經,臨時找不到衣服,就拿一件乾淨的汗衫給他換上!」 。按:馬伯一向衣著講究,即使在家中也從來不會穿著汗衫接待客人!

最重要一夢在八十九年雙十節,先是見到她的母親,著海青站在佛光山頂上,後又有一個聲音問她:「妳什麼時候來」,家母答:「我四十天後來」,醒後告我,我知母將去,但一切正常,實在看不出來,過一陣子我電告主治大夫,意請大夫為母聲請榮總安寧病房以利捐腦供研究及器官,母已向大夫表明意願,但大夫不知母夢神準,反安慰我說夢不要當真,我也往好處想,希望不是真的。結果是真的。
 
目下各大醫院安寧床皆被癌末病人佔去,但癌症是不被允許捐器官的,反而是漸凍病友可以做這項大功德。因此有決心者可向各醫院表明,以便優先配給安寧房。
另有神明向家母說,應先向藥師佛稟告,以便暗中牽線將器官捐給行善之人,亡者所獲功德較大,更利於償債。人皆有死,端看死後債還清了沒。所以前述家母決定海葬,就是打算徹底還清,以免再來。
 
病人之去世
新進家屬不可能知道漸凍病死前狀態,往往會照顧錯誤,茲將家母死亡三關鍵寫出:

一、吞嚥困難:家母之吞困係漸漸發生,漸嚥不下以及胃口變差,後來全改為喝流質安素,這段期間應密切量測體重,如減輕,表示營養不良,應立即請醫院插鼻胃管灌食(或胃造口小手術),營養不良會導至呼吸衰竭提早出現。

二、呼吸衰竭:因營養不良,家母之氣喘約在吞困之後兩個月不到就出現,如同爬樓梯上氣不接下氣,常需張大口呼吸,但也不難對付,只要躺著就沒事,跟正常人一樣很好,坐起來就會喘。但協會蘇小姐說,其他病友是相反,坐起來才不喘。
 
三、去世:氣喘開始第七天,因照顧失當即去世。第七日我讓她坐馬桶清洗,因用微波爐加熱水太耗時,她坐著一直張大口吸氣,我不知嚴重性,大約超過五分鐘,甫清洗完畢,我發覺她頭偏一側,氣轉弱,趕緊抱她上床,就在入床那一剎。她嘆一口長氣,好像脫離苦海一般(其實就是斷氣),眼睛變成半開半閉,臉色由頂部向下變去,嘴唇也由紅潤轉為紫白,我一看糟了,坐太久了,沒氣了,叫也不應了。同時驚訝夢竟然那麼準,四十天帶走了,如非夢故,當時應做CPR,很可能救回。
 
事後我才由其他雜誌讀到蔡大夫文稿:「氣喘約三天即可能去世」,才知氣喘出現會這樣嚴重。

四、家母剛開始喘時,恰好手邊有靈芝粉,乃給母吃,竟然神效,不喘了。但為試驗其他中藥,故意將靈芝停掉,三天後沒效再恢復靈芝時,已經沒用了!很後悔,但這也是為研究而犧牲,母逝後我已無病患,一切研究停上。
事後我與蘇小姐討論,她說:「靈芝本來就是幫助呼吸系統,其他病友也有類似經驗」。建議:一開始出現吞困時,即應服用靈芝,也許可大大延後氣喘出現時間。
 
* 母在病程中,曾經夢到先父對他說:「吃金銀花」,但我當時正好試驗一項中草藥失敗,感到灰心,未嘗試。母逝後,我反省,因為母夢皆真,有可能就是肌萎症治療藥。其他病友可以參考;金銀花是一種普通廉價的中醫消炎用藥,沒有什麼副作用。

五、宗教安樂死:佛教歷代淨土宗修者,許多是當身體轉弱時,在大眾唸佛聲中斷氣,也就是建立「功德磁場」以利神佛將他的靈魂從病軀中(解救)拖出來。因此衰竭之病友如有決心辭世時,可依宗教別,請友人及家屬在床邊頌佛經或唱基督教聖歌,平安夜等,也許可得安詳去世。如病人不斷氣,代表仇魂不放手,明天繼續。
 
助唸,即眾人貢獻功德助病患清償餘債,便利神佛與仇魂談判,談妥即放行。(不信者會說:「病人終於被你們吵死了」)。
此與觀落陰原理相似,在法師助唸中,神佛與觀者本身業障(仇魂)談妥,將觀者之一魂抽出,帶入靈界與亡親會面,如觀者業障重,擺不平,即觀不成。
※「天眼自修案例」網頁中63),教授的姨丈在加護病房昏迷插管,深為痛苦;神明指示折疊10朵蓮花唸救苦誥焚送,結果大家合力做完燒完後第二天,即傳出姨丈斷氣,教授並且在家中用天眼看見姨丈亡靈前來道謝;也就是謝謝大家用蓮花超度他的冤家,幫助他能夠順利脫身,也就是解脫。

六、死亡現象:
(一)某記載報導一美軍在越戰中陣亡,魂跑出,看見越共來掏他們屍體口袋找錢。他去撿機槍想掃射敵人,卻怎樣也拿不起槍;救援隊來把越共趕跑,他高興上前招呼,竟然沒人理他,他追著屍車去到解剖室,他看見醫官用手術刀在他腿上劃,流出鮮紅血,醫官驚叫,這人還有救,許多人衝進來急救,他感覺自己被吸回體內,眼前變漆黑,頭很昏,然後耳邊響起歡呼「救活了」。本例為死後復活,而死亡就是本程序之反轉。
 
(二)第一手雜誌載,歌后李佩菁於第一次脊椎手術後恢復期看見「自己」先是腳向上飄離身體,最後全魂飛起,見到己身及家人仍睡於下方,她飛出院外,再到急診室,再因不想死之意志,回到身體酥醒後,說出院外與急診室情景,與實況全吻合。
 
(三)玄天上帝資深通靈人對我說,電影第六感生死戀為行家所編寫,其內對靈魂的種種描述都是正確的。
 
(四)左為摘錄天主教耕莘醫院醫療文宣,

題目:死亡天使             周長旗  修女   原著
 
「修女,請為我祈禱,我房間裏每晚好多人走來走去,我先生說沒有,我看到他們好害怕。」聽到這席話,再了解末期疾病後,肯定死亡天使已經來臨。
 
這時病人一般會出現下列徵兆:
1.身體功能逐漸衰退,對食物飲水需求減少,出現吞嚥困難。
2.身體代謝不良、嗜睡、不易叫醒。
3.對時間、地點、人物  產生混淆,也就是顛三倒四,辨別能力減弱,有時會坐立不安。
4.會看見其他人看不見的 人、地方、事物 & 去世的親友。
5.尿量逐漸減少,出現大小便失禁問題。
6.喉嚨會發出聲音。
7.視力與聽力可能減退。
8.病人的手腳轉為冰冷,且變成為青紫色或者青藍色。(按:沒錯,中醫講座也有提到這種現象。)
9.出現氣喘現象,亦稱為呼吸衰竭,張口費力的呼吸。
 
以上就是死亡天使鄰近的時刻,也稱為瀕死徵象,但並不是所有症狀都會出現。因人而異。
 
有兩種處斷協助病人與家屬度過這段時光:
1.給病人進行洗澡潔淨身體,準備回歸  父家。
2.隨時通知神父修女為病人在床邊祈禱,協助病人安詳,同時令家屬能夠毫無遺憾,生死兩相安。
 
*另按:先母在死前一周,有出現神情呆滯的現象,並間斷出現一些頭痛,她還問我怎麼會這樣?死後,有通靈人解釋說,頭痛的原因是神明正在逐步抽走她的一些魂魄。
事實上在死前三天,附近新店市民代表李金河的九歲小兒子偕宋姓男童來我家玩耍,我帶他倆在母親病房中唱誦白衣神咒練習天眼成功,竟然看見西方三聖,由於他們邊唱邊打鬧,看到的景象經常間斷,觀音菩薩還出字幕告訴其中一名說「你們這樣子不行」。
接著我改帶他們到客廳去玩,李小弟竟然脫口說「奶奶能夠走路了!觀音菩薩牽著奶奶在走路。」,我懷疑小孩亂講,便說:「你問奶奶叫什麼名字」,竟然回答正確!那個時候,可能就帶走她的一魂。
 
照護特例
一、家母之中期病程,腳腿會發漲,抓捏按摩沒用,大夫們是開利尿劑欲排除水漲,護理長建議臥時腿墊高,皆失敗,很頭痛。
直到推母赴新店碧潭大廟臨水宮問神,乩神李夫人說:「你們沒有運動」,回家後便為母做彎腿踢出運動(關節運動)數十次後,症狀解除,每晚臨睡都要做,否則半夜漲醒。
後來我考中醫複習生理學,才明白靜脈血回流心臟是靠肌肉運動壓縮擠回,血管內有止回瓣,病友因肌肉萎縮而壓迫靜脈,外加沒有運動,造成血循困難乃漲,一運動就改善。
曾在協會刊物登廣告之信望愛運動機,三萬元就買得到,很實用。另外李夫人還說:「好在妳們母子都有做功德,否則會更嚴重(指漸凍)。」

二、與其他病友相同,母亦為痰多所苦,西藥袪痰只有氣舒痰錠,效果不彰(但到了後期,很奇怪,痰自然沒了),後來才發覺一大堆中藥可袪痰。我今全列出,家屬們可徵詢中醫師後煮服試驗,一如神農嚐百草。
袪痰:貝母、川貝母、桃花、陳皮、白果(熱食治痰喘)、乾薑、半夏及烏附尖(濕痰)、甜瓜蒂(熱痰)、藜蘆(風痰)、荊瀝、軻子、前胡。
 
以下三合專治老人痰喘-(萊菔子、蘇子、白介子)。人參蘆、葶藶(治痰喘)、草果、杜牛膝、冬蟲夏草、竹藶、天竹黃、秦皮、天門冬。
 
另有指壓方法:針對天突穴,在喉結下方六公分,即胸骨上緣之凹窩,指壓刺入再下壓摳回,可袪痰及喘。食療化痰:首推蘿蔔,寒熱痰均宜,梨子;紫菜、竹筍、絲瓜、冬瓜化熱痰;大蒜;慈菇、木耳潤肺;金橘、柳丁、枇杷膏。病友也常常患便祕,通便食療為木瓜、香蕉、蘿蔔、菠菜、高麗菜及甘蔗汁,李子汁通便最強,但不可多服。另有無花果通便兼消痔。勿吃芭樂,會便秘!

三、母病中期罹疥瘡-高傳染皮膚病,全身抓癢,看了三位大夫無效,最後是長庚老人皮膚科王俊民大夫,用景德「必去蝨」一洗見效。未癒時醫師與乩童看見家母都怕怕,有點 SARS 那樣。

四、母病程中曾住過六、七家安養中心,不是日班就是夜班看護會虐待她,嫌重不肯抱她小便,全都住不下去;在最後一家,被粗心看護拉斷肩骨,萬芳醫師稱為「癈用型骨質疏鬆症」,意為長久不使用(運動),骨質會自然流失,是故病友們應提防骨折。前述蘇小姐經驗,病友們在跌倒或受創後會出現突然惡化,很可惜。
 
五、照護者本身的睡眠品質很重要,睡不好無法照顧病人,可請醫師開安眠藥調節睡眠。中藥也有,效果不明顯。

六、一般認為多吃抗氧化蔬果能預防腦退化,防巴金森、失智等症。書田家醫科何主任投稿中時:
(一)高麗菜、花椰菜、白菜含花青素及草莓、菠菜、藍莓、葡萄皮汁皆可護腦。
(二)維生素E為抗氧化劑,葡萄、柑橘中含多酚類,皆可阻神經細胞死亡。
(三)銀杏可改善失智症。
(四)綠茶抗氧化抗癌。
(五)大蒜護腦抗失智(但也會抑制細胞訊號傳遞)。(六)葉酸護腦,但遇熱即破壞,故青菜不要煮太久,富含者為菠菜、花椰菜、馬鈴薯、豌豆、番茄。
另外研究顯示可可抗氧化劑含量最豐,為紅酒兩倍、綠茶三倍。漸凍為腦病,上述可參考亦可抗癌。

謹慎提防
因本病無藥醫,不甘待斃,自會亂投醫。多研究嘗試甚好,但要防被害。我早在八十八年大會舉手問過蔡理事長,答:「本病有史以來,全世界從來沒有人康復過。」停止惡化是有但不多,因此有任何密醫法師高人自稱可醫本病,他可能無知或是騙錢。
已知一切中西藥、另類療法(氣功針炙草藥……)全部無效。且知有一病友受人輕率介紹去求教一高人,被索財拒給還遭到降頭,家庭神壇竟是陰廟。大家可比較,歐美也有很大的教堂與很強的神,不會輸給我們,為何從來沒有人康復?(但可確定一定也有人被騙被害)因此勿信宗教法術高人!
近在漸凍會訊寫稿的郭嘯天名醫,曾看診家母,他回家翻古書後說:「這種病涉及中醫七種病理,太複雜,你們協會秘書長曾邀我為顧問,我沒答應,因為這種病我醫不好」。
 
母住普門寺時,我曾找來一位家母從小抱大的可靠少年,以天眼問神,他閉眼看見佛祖,我問這種病到底有沒有藥醫?他看見三個字「不能說」!我猜漸凍病根本就是天庭法定處罰用疾病之一,用來幫助修道人洗清罪業以便帶回天上,因此不能洩漏解藥。
即使本文所大力推荐的大廟療法也頂多停止惡化而已。
家母在警告一、二時依教奉行,或可免難,至警告三時,頂多停止惡化。
茲介紹台北五間正派通神道廟供參考,其費用皆自由樂捐。
 
一、松山慈惠堂電話 2726-1735,週日及農曆三六九下午兩點降神問案,乩童為

有誰推薦m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