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人約黃昏後(黃盛洛)
2017/01/30 02:26
瀏覽1,903
迴響0
推薦61
引用0

引用文章炎夏書聲

人約黃昏後

 

作者:黃盛洛教授

 

參加了一位故人的告別式……回來後,清晨散步之餘,呆坐在公園樹下的凳上……

 

正在冉冉上昇的太陽

多耀眼

多麼有朝氣。

 

一輛輪椅, 緩緩的在前面走過,上面坐著阿公,兩串鼻涕,不自主的往下淌,滴在衣襟上,面無表情又似有表情,但不知是哭還是笑?! 推著輪椅的是年方四十開外的婦人,嘴巴不停地碎碎唸,音量不大,但仍聽得清楚是在詛咒 , 駡些:“為何不早死亡!”,“早死早超生”,“哭哭啼啼幹嘛”!聽不出她的口音,但肯定不是外勞。

xx   xx   xx

 

去安養院探視一位中風的老人,一位植物人;喉嚨打個洞,鼻子插了一條白色的塑膠管,身旁的呼吸器乎拉!乎拉!地響;潔白的被單輕撫地蓋在身軀上,不時傳出咳痰的痛苦聲。一位外傭忙著準備為他抽痰、翻身、擦拭蒼白的身軀。

 

回來後,坐在公園樹下……

 

眼前,一堆坐在輪椅上無精打彩的老人,被遺棄似地、孤獨地、無神地,口微開,嘴角淌著口水,滴了下來,眼光呆滯,眺望著沒有希望的未來!推動輪椅的皮膚黝黑的外傭,聚集在陰涼的樹蔭下納涼,她一句,妳一句,似乎在閒話家常,時而哈哈大笑,時而竊竊私語,早已忘了難民似的,可憐的無依主人。

xx   xx   xx

 

  安養苑,拜訪老友。

 

一位老同學,被他家人送入安養苑,說是重病。顧及多年情誼與老友們相約同往安養苑,看望奄奄一息的老同學:

 

最後一段沒有尊嚴的末日人生,

頭髮斑白,

眼珠子大得出奇,

原本濃濃的眉毛更顯厚重,

大腿細得像手臂一樣,

甚幸,

他仍叫得出訪客的姓名。

 

回來後,坐在公園涼亭旁的大樹下……

 

一堆愛好歌唱的老人,

圍繞著KTV在唱

一曲又一曲懷念的老歌:

“何日君再來”

“美酒加咖啡”

“最後一夜”

…………

不遠處傳來客家歌謠

走了調的歌聲, 像唸經似的唱腔,

似乎在呼喊;明天會更好!

行人悠閒地走過!

時光似乎與他們沒有關聯,

唱者自唱,

陽光照樣一秒秒的溜過去。

 

xx   xx   xx

 

到醫院看一位絕症的老人,僅有的皮膚緊緊地包著骨頭,靠那呼拉 呼拉響的呼吸器幫助他維持游絲般的呼吸,但眼神堅定的,直視的盯著你看,似乎在訴說:“我要活下去”。

 

回來後,坐在公園涼亭旁的大樹下……

 

一群熱情地伴隨著音樂在跳韻律健康操的高齡人,

隨著播音的旋律,

慢四步:1,2,3,4 2, 2,3,4……

舞動手與腳,

不整齊的動作,

更顯得自然、生動、有趣、多樣性。

 

xx   xx   xx

 

心想:

 

這些是誰的未來? !

這樣的未來不會是夢? !

記得那一年,結束中美洲工作趕回來參加女兒的大學畢業典禮。那一刻,就計劃好遲暮之年的生涯規劃:無限好的夕陽,找回夢寐的休閒歲月。暫且把“生活的目的”,“生命的意義”放在高高的閣樓間, 追求新人生旅途。告誡自己,要做到:

 

 1, 去體驗新生事物;

 2, 選定方向,追求目標,不逃避問題;

 3, 為了輕鬆自在,享受幽默;盡情想像,保持彈性;

  4, 傳遞所學,樂於分享。

 

 美好人生需要經歷各種掙扎與拉扯。就這樣五年、十年渡過了,未來仍將滿懷激情繼續走下去。

 

奈何橋前的「長亭」

是相約的好地方。

相伴走過奈何橋,

就到那銀閃閃的地方,

有著羽毛斑斕、鳴聲悅耳的靈鳥

獻上詩與歌的極樂世界。

 

xx   xx   xx

 

      午覺醒來,打開信箱,一封紅色「訃聞」靜靜地躺在那裡,訴說著,他的主人已經從輪椅上站了起來,邁著輕盈的步伐走向那銀閃閃的世界,鳴聲悅耳的靈鳥正獻上詩與歌歡迎他。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