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金門:一個被遺忘了的島嶼
2006/07/27 18:08
瀏覽2,867
迴響1
推薦11
引用0

金門:一個被遺忘了的島嶼
東年

  我上星期五早上到金門,昨晚八點二十分回台北…..今早我拖著行李箱來辦公室,裡面是滿滿的一盒盒貢糖,我就那麼「貢」每位同仁一盒….這是我從金門運回來的五箱行李之一…

  昨晚陳勁秀的母親對著鏡子說:你這次看起來像是去金門大shopping(買很多沒用的東西),不過這兩頂帽子很別緻(我戴起來很滿意)…..她喜歡帽子,她這「故事」和「話語」,我早在金門國家公園買帽子的時候,就以笑話和文友們預告了;那時侯有女性文友(以同理心?)玩笑說:東年買了那麼多東西,回家一定會挨老婆罵…

  這兩頂帽子,一是在金門國家公園買的純棉布織品,一(似)是用椰子殼以車床削去內殼和外殼的纖維表層,留下內裡的結構--它看起來像是上下截了平口的葫蘆,平時放在桌上可做花瓶,出門可做帽子戴;這因為那結構是細密格子的組織,具有極大的伸展彈性….社會學教授和詩人石計生最先發現這天工之巧;他戴這帽子爬太武山,說:遮陽還通風,一個(以花瓶的形狀描述)才九十元…..由於,大家越看越喜歡,後來遊覽車順道又去那店彎了一下,讓大家shopping….這次每個只賣五十元;石計生教授,又買了三個,平衡一下心理和成本概念(?)….我買了兩個,一個是要給陳勁秀;我想她可能不喜歡那種帽子,若此,那就可以做花瓶….

  在我五件行李箱中的另一件,裝的是金門鋼刀….文友們問:你買那樣長的刀子幹什麼….我答:現在台灣治安越來越壞了,買了防身….這當然是胡扯的….這兩把長刀,一是切沙西米用的,一是切牛排用的….還一隻小彎刀,附有原住民族雕飾的刀鞘;我想原住民作家瓦歷斯.諾幹或許會喜歡。當時我想買了送他,可是現在想起來自己很喜歡….由於買了三把刀,店家就送我一把有鋸齒狀的中型刀;瓦歷斯.諾幹常擔當家庭煮夫…也許,下一次他來台北我就送他這「廚房用具」….

  其實我們家刀具不少,也不缺沙西米刀或牛排刀…我看到有人為最起碼的生活需要賣東西時,常就會忍不住買…

  去年,在我常需路過的一個巷子口,出現一個賣蔥油餅的攤販…我愛吃蔥油餅,但這種常要遇見的攤販,我是不會買的,因為我很容易被認得和記住….情況就會是這樣:有一天下雨,這車攤堆著不少製成品,我就說要買半張蔥油餅,這攤販看沒生意,就半賣半送的給了一大包…我說我吃不了那樣多,他說可以送同事….以後,我經過那裡他總會和我點頭微笑(我當然也如此)…而,看他沒生意,有時我就會買半張,他也還是會弄很多給我….這樣,我常為此所苦,所以,我常會繞大圈子不走過那個巷口….有一天,這攤販不見了,大約是警察趕了….(我竟然鬆了一口氣)….
  
  我從前去過幾次金門…我服兵役時是在海軍,最早那幾個月是在魚雷快艇大隊,當時這是一種新編列的軍種;這軍種每日伙食費每人計32元,艦隊25元,陸軍是8元(有一次海陸聯合操演我就近問出的),可見其養尊處優,但大多時候都閒在左營軍港的南碼頭,偶而才配合演習在海上晃晃,或到澎湖停泊馬公…有一次去了金門料羅彎;那天夜裡海面上成群鬧著黃魚,有幾位官兵就拿蚊帳想撈…我不喜歡這種無趣的日子,就申請上戰鬥艦,後來那一年多我就在驅逐艦服役,這就又去了幾次金門,但驅逐艦是不進港錨泊的….我後來又以作家的身份參加各一次文建會和省政府辦的金門文化活動…我這次去金門參加的是金門縣政府辦的文藝營,三天之中教師們都在到處旅遊,上課時間到了,才由小車從遊覽車所在地接走教師…

  金門當然比我從前所見的進步許多…那些旅遊區的規劃、接待遊客的建築、介紹影片的內容、禮品的包裝等等,都和本島的水平相同….金門由於長年的戰地管制,保留了幾近完整的生態環境,我在太武山健行的時候(山高約250公尺全程約四千公尺),兩次在途中被飛舞的金龜子撞到頭…我出門總是戴著DV一路且走且錄…這就看到了好多種蝴蝶、蜻蜓….還幾種鳥...許多樹幹上還能看到蟬的脫殼,近得伸手就可摸到;我當然也攝得了蟬貼在樹梢上嘹亮鳴唱的影像….

  在太武山…或在幾處風景區的兩、三層高樓上也可以看到海…金門是個小海島,島形中狹,南北最狹處僅三公里;東西橫幅約僅二十公里….但是,此行我並未在平地上看到海…這當然是很奇怪的事….金門是浮在亞熱帶的海洋中呵…但是,遊客在金門就是感受不到一絲絲海洋的氣氛….金門到處可見閩南傳統建築的民居住宅,也多古式三合院…. 島上沒有長川大河,只有源短量少的小溪,土壤概為貧瘠的砂土及紅壤,而大量的高梁(高粱酒)和花生(貢糖)的植作也讓人覺得濃厚的農鄉氣息。

  「金門」有此名,因為約在明洪武二十年(西元1387年)置有千戶守禦,以後又興築環城,在漳、廈、台、澎這區域,具有「雄鎮海門」的氣勢。但是,它的原名畢竟是稱為「浯洲」或「仙洲」這樣的海島;這,因為五胡亂華(約西元256年)之後,就有大量的中原人來此地墾牧避難….金門人自古就是想遠避戰爭而跨海遷居的,不料還是被戰火追及….一度還是世界分成兩大集團的交戰焦點,像是地獄裂開的縫隙….讓金門人日夜惡夢的二十世紀終於逐漸遠去…這海島正在復活….也許在秋冬時節,魚鷹、蒼鷺、鸕鵲、黑翅鳶、岩鷺、八哥、喜鵲、紅嘴鷗、池鷺、蒼翡翠、白腹秧雞、栗喉蜂虎、羅文鴨、棕背伯勞、戴勝、環頸雉、翠鳥、金翅雀、斑翡翠……等等,總數約250種的候鳥和留鳥在金門到處聚集,展翅弄羽,金門人和外來的遊客就會感受到海島的氣息,想起金門畢竟是一千六百年來,難以計數的,台、澎以及南洋華人先祖航海他去的一個原鄉…..

有誰推薦more
迴響(1) :
1樓. 馬亞
2006/08/02 13:13
霧迷津渡

曾在一個大霧淒迷的春天造訪金門,啥也沒看見,吃了三天的蚵仔麵線‥‥

讀您的大作,能看見海鳥飛翔,真叫人嚮往。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