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司改大亂鬥 蔡英文下台
2017/04/17 12:52
瀏覽700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司改大亂鬥 蔡英文下台

看著法官、檢察官、律師、學者、非法律人,一起在司改國是會議分組會議認真討論各種議題,不是讓人民感動,而是持續不斷的躁動。舉凡法官、檢察官、律師、學者甚至非法律人,一定可以概分為「官派」與「民派」。力挺法官與檢察官的律師、學者,勢必會引導風向,附合官派意見,司改分組會議,恰巧成為坐地分贓的拍賣場所。拉幫結派,拓展業務與人脈,自利之所在,意見相挺之所在。

明知民意高達7成以上反對廢除死刑,卻有學者興風作浪,執意要分組會議討論廢死議題,這不是跟民意對著硬幹,什麼才是?有哪位法界先進大德,可以述說死刑量刑能與維持死刑的刑事政策,可以混為一談甚至烏賊噴墨?法官如何量刑,怎可與國家維持死刑懲罰,連結而議,故意廢死而不擇邏輯?如此鴻儒,在官派眼中,人家只是把你當成網紅,充當為「議題工具人」,哪會真心尊敬學術專業價值。

其次,為了捍衛自己利益而大打出手,吃相難看,觀感惡劣。法務部參事在法務部長面前,為了捍衛檢察官法律定位而故意提出動議,底下又有檢察官轉任律師的司改委員舉手附議,瞿海源若沒有拍桌震怒,把事先溝通拜託的來龍去脈講出來,社會大眾哪知道法務部參事在議事上故意程序不正義,只是為了檢察官繼續作威作福,享受行政官與司法官「兩官一體」的霹靂無敵?斯文掃地至此,當初舉薦人才錯誤,把總長置換為參事的用人不當,邱太三部長該當何責?引進傳統反動的檢察官勢力,邱部長怠忽政務官的執政要務,如此司改,怎會是「回歸人民的司法」?

檢察界已有嚴重亂象,邱部長視而不見、聽而不聞、有嘴不說,三隻猴子「不見惡事,不聽惡詞,不說惡言」,在邱部長身上重演,只是預見司改災難,甚至會讓民進黨垮台,蔡總統執政更見困境。願意充當政治工具的法官、檢察官,此官非為善類,至心服膺者,只是效忠權力與自利。執政者若以為收服此等司法敗類,即能確保司法為政治所用,實在大錯特錯,禍將上身。

上開司法敗類,一旦政權輪替,效忠對象立馬轉換,何為公平正義不重要,競租爭利才是職權所在。招降納叛此等司法敗類,將會自己添亂、養虎遺患,愚蠢至極。當檢察官恣意偵結處分脫鉤公平正義,「檢察一體」制衡不了「偵查獨立」,或是「檢察一體」踐踏「行政中立」,檢察官治國的夢魘,於是噩夢成真。

偵查要謹守行政中立,而非偵查獨立,檢察官與被告都是《刑事訴訟法》上的當事人,當事人偵辦當事人,何來客觀獨立?檢察官對於被告有利、不利情形一律注意,那是體現行政中立,所有處分要經主任檢察官、檢察長蓋印核定,何來司法獨立?檢察官法律定位不回歸行政官本質,玩法濫權的檢察官,可以「偵查獨立」對抗「檢察一體」的牽制,濫權不起訴繼續存在;行政權力毫無忌憚,「檢察一體」違背「行政中立」,奉命起訴、司法追殺,濫權起訴依舊迫害無辜。

蔡總統以「非法律人」過半參與司法改革國是會議為改革亮點,但是司改分組會議紛紛擾擾,迄今只看見「官派」與「民派」亂鬥亂搞。法官、檢察官黨同伐異、口誅筆伐,投書量之多與廣,廣開言路只是奠定「官派」帶風向,「司法為民」不見實質效益。妨害名譽除罪、妨害司法公正立罪、刑事訴訟費用化與強制委任律師等等司改突變,不思議題輕重與放諸於國是會議之妥當性,這不是司改亂象,何者才是?「使用者付費」的錯誤邏輯與惡搞人民思維,若經蔡政府採用施行,下次政黨輪替,還能怪誰?

評鑑制度是徹底爛頭爛尾的惡制度,如此惡制度,不會因為人民有權直接行使而改變本質原貌。相信法官、檢察官是神而不會犯錯的過度自保意識繼續運作,要能商議出公平合理又實用的退場機制,真的是刻舟求劍,滑稽又荒謬。

筆者先前因為不樂見法官、檢察官群起圍剿張靜律師,投書發表異議,嗣後卻惹來少數法官與檢察官聯手抵制與惡言詈罵,除了貶抑自由作家每天發廢文以外,甚至以「幹○娘」粗話對筆者情緒發洩,如此言論氛圍,如何信賴司改目的與效用?

如果張靜律師因為言論直率而讓法官、檢察官不開心,慘遭多數強迫驅逐,筆者以及其他小市民,是不是只能「寒蟬、寒蟬、再寒蟬」,默默繼續忍受法官與檢察官的集體霸凌?司改大亂鬥,筆者已感惡言之羞辱,蔡總統若不察覺司改大亂鬥,殷鑑之重,難道是丟掉政權,被人民趕下台?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