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長照2.0大失敗,林萬億與民進黨該負責:外籍看護工「洗工」為廠工甚至逃逸成黑工,移工只出不進,終於揭發長照的問題
2021/10/26 17:39
瀏覽1,183
迴響0
推薦12
引用0

外籍看護工洗工為廠工甚至變黑工,在疫情「移工只出不進」影響下更嚴重,今年一到六月已有二千多家庭看護工轉工廠,等於影響二千多個家庭,台灣居家服務策略聯盟理事長林金立認為要趕快增加老人照顧體系的量能,政府應該要有專案措施,協助機構與民眾解決問題云云,聯合報報導「外籍看護缺 坐地起價」說「雇主花大錢又請不到穩定照護人力,成疫情下最大受害者。」,值得推敲。

在臺灣的長照體系其實有幾種模式,至少有二十幾萬規模的是外籍看護模式,從郭台銘的母親初永真到前總統陳水扁吳淑珍夫婦,乃至名人如吳若權張曼娟、龍應台都聘用外籍看護照顧,甚至規劃蔡英文政府長照政策的林萬億,他也請他口中的「外勞」照顧,根據2017-08-27名人養生/林萬億起床第一件事 拉八下單槓,聯合報記者鄧桂芬/報導說:

“林爸爸在過世前,不幸因感冒感染住院,出院生活無法自理,也不適合長照的居家服務。林萬億,最後也循醫師建議,聘請外籍看護工照料,直到爸爸去年過世為止。問林萬億在請外勞前,有沒有考慮請居服員到家裡協助?林萬億認為,資源應該留給更需要的人,他自行上網看居服員訓練影片,學習扶爸爸起身、協助轉位,對照顧父親很有心得。”

林萬億接受採訪時說的冠冕堂皇「資源應該留給更需要的人」,因為事實是他長期參與規劃介入的長照政策千瘡百孔,根本不敷使用,林萬億自己有錢可以「逃避」到他口中的「外勞」照顧,不像林萬億一樣有錢的人只好請長照2.0來幫助了

聯合報系資料照片

聯合報資料照片

事實上,臺灣人在疫情期間濫用外籍看護的手段已經如要求看護「在家放假」不得外出,還有夜間也肩負「照顧義務」,種種相關問題我在長照2.0與貧窮世襲/有錢請外籍看護,沒錢才用長照孝道外包/台灣人給外籍看護的工作環境並不人道外籍看護「零付費」沒錯!台灣雇主不是弱勢應該負起責任都陸續有提到,美國AIT十幾年來的人權報告更是對臺灣幾十年來的外籍看護政策提出強烈批判,如「台灣外籍勞工,其中有半數是在私人住宅做看護工而不受台灣勞基法保護,所有這些勞工的招募及安排雇主過程缺乏管理監督,因此可能導致非自願勞役狀況」。報告還提到許多這類外籍勞工「受迫於肆無忌憚的仲介與雇主,被迫從事合約規定以外的工作,並處於被剝削的狀態,成為勞動販運的被害人。」

坦白說,當我看到這些「雇主花大錢又請不到穩定照護人力,成疫情下最大受害者」的外籍看護「洗工」相關報導,完全不能感同身受,相反的,前述林金立理事長說「認為要趕快增加老人照顧體系的量能」,正證明了臺灣長照的失敗,就是因為有錢有勢的人與窮人「分流」導致長照2.0「不求長進」,反正有錢人有「外勞」可用,有些還被AIT人權報告形容為「肆無忌憚的仲介與雇主」呢!

臺灣長照的問題極多,除了臺灣對外籍看護工的「對待」,經不起國際人權的檢驗,諸如長照 2.0 諸多項目長照鐘點居服員薪水長照預算花用長照抽佣等都有無數問題,甚至連衛福部官員親屬也搞不懂的長照2.0問題在哪?只給家屬「一口氣」的長照喘息服務,在在都證明臺灣長照制度的殘缺不全,那,為何政府不改呢?

很簡單,有錢有勢的KOL、大官都請外籍看護了,當她他們不批評臺灣長照制度,連長照規劃者林萬億自己都請外籍看護時,請不起外籍看護的人無論怎麼批評臺灣政府的長照,也不會有人在意。

於是,我們可以看到一些文筆一流的作家像龍應台可以大談「天長地久:給美君的信」,但真相是其母高齡九十幾歲失智多年,直到2017年她開始常伴母親,天下雜誌「龍應台體驗鄉居美好 在大武山下找到普羅旺斯」說:

“她的尋常日子是這樣的:一早8點,住樓下的母親由外籍看護推送到龍應台的樓層,在起居間裡緩步復健,直到下午5、6點下樓,全家吃晚飯。飯後,她陪母親泡腳,在周璇的歌聲中哄其入睡,晚上8點半過後,再回到自己的「南書房」。”

很簡單,如果沒有那位「外籍看護」黏在龍應台母親旁邊「孝順」,龍應台還能寫什麼「天長地久:給美君的信」嗎?龍應台還能跟大兒子安德烈在緬甸旅行嗎?

另一位作家張曼娟在「成為羽翼下的風」談到她教外籍看護阿妮學中文,她32歲,有個12歲的女兒,交給母親撫養,與丈夫先後來到台灣工作,每隔兩、三年才能返鄉探親一次。張曼娟已經是她的第四個雇主了,我在想,如果沒有外籍看護用生命交換生命,張曼娟還能過正常生活嗎?

還有位作家吳若權,某次聯合報報導”照顧中風母親20年,吳若權體諒缺席的手足:他們不是不愛父母,只是沒辦法處理心中巨大的悲傷”,十足的文青風,當我看到內文判斷他雇請外籍看護工至少十六年以上,我感到奇怪,談什麼「心中巨大的悲傷」到底是啥意思?

吳若權提過,因為看護請假一個月返鄉,吳若權接手照護第一天,才發現就長照的壓力究竟有多大,「從清晨五點半忙到晚上十一點,點眼藥水、中藥、西藥,早餐、午餐、晚餐,洗碗、洗衣、拖地,門診、拿藥、復健...」再加上他日常的主持、寫作業務,不過短短半個月,他的身心都已處在崩潰邊緣。

這也就是說,這些外籍看護平日作的事足以使有強大正能量的吳若權「處在崩潰邊緣」,但這吳若權、張曼娟、龍應台有沒有親身使用過長照2.0,然後替不像她他們一樣有錢的人說話呢?

她他們當然沒有,因為連規劃長照的林萬億自己都請他口中的「外勞」照顧父親了,套吳若權「他們不是不愛父母,只是沒辦法處理心中巨大的悲傷」的語法:

「臺灣政府不是不知道外籍看護制度無法照顧窮人,只是長照2.0沒辦法符合有錢人的要求」!

綜上,當我看到台灣居家服務策略聯盟理事長林金立「認為要趕快增加老人照顧體系的量能」,我終於明白「需要乃發明之母」果然是至理名言,當這些人不得不用長照2.0,才會知道政府給一般人乃至窮人的長照有多爛!如果臺灣沒有外籍看護制度,臺灣才會有更多有權有勢的人「注意到」臺灣政府現行的長照制度真的不行。

所以,外籍看護工「洗工」為廠工甚至逃逸成黑工固然對花大錢的雇主不利,但若有錢有勢的人能看見長照2.0的缺陷並且對政府建議,難道不是比一般家庭喊破喉嚨還有用嗎?

台灣高齡化速度超乎預期,對外籍看護工依賴成性。圖/聯合報系資料照(示意圖)

Blackjack 2021/10/12

外籍看護缺 坐地起價

2021-10-12 02:50 聯合報 / 記者蔡容喬、陳雅玲/台北報導

不少家有年邁失能者,需長年倚賴外籍看護工照顧,近兩年疫情關係,台灣引進移工陷於停頓,國內移工大缺工,外籍看護工又搶著「洗工」為廠工,外籍看護工坐地起價,甚至逃逸成黑工,亂象頻傳,雇主花大錢又請不到穩定照護人力,成疫情下最大受害者。

從事看護仲介工作的阿慧說,移工現在只出不進,國內移工人力正在洗牌,有同業轉而向雇主收取高於行情三倍到五倍的買工費,還聽到業界為生計轉為地下化。

這些人會叫其他仲介手上的移工逃跑,更過份一點的,還會動腦筋到自己旗下的合法移工,等於是兩面賺。先跟雇主收買工費,等移工跑了,再幫忙他們找薪資願意開到三萬元的非法雇主,一人抽到五千元,利潤是合法程序的三倍多。

台灣失能者家庭暨看護雇主國際協會顧問張姮燕說,今年一月到六月間,已有二千多名家庭看護工轉到工廠,等於讓二千多名有長照需求的家庭,頓時失去照護人力,即使勞動部最近祭出移工跨業轉換限制新規,仍無法遏止外籍看護人力持續流失。

台灣居家服務策略聯盟理事長林金立認為,政府應該要有專案措施,協助機構與民眾解決問題,也要趕快增加老人照顧體系的量能。

張姮燕說,勞動部負責從國外引進移工,以勞資糾紛思維在管理,工廠請移工是為了降低人力成本,看護都是用巴氏量表申請進來的,看護移工是照顧老病者,這是社會福利問題,怎會當成勞動議題在看呢?

勞動部勞動力發展署組長薛鑑忠表示,看護工是否由衛福部接手管理,這涉及政策改變,須經跨部會協商;看護工轉換至廠工人數增加的狀況,勞動部八月底修正轉換準則,須由同行業優先聘雇,如果移工刻意以怠工等方式轉換雇主,這是違反就服法的具體事證,可以廢聘遣返回國。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