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臺灣長照靠外籍看護的「絕症」,政府已經「放棄治療」了?
2020/12/30 10:56
瀏覽1,605
迴響0
推薦12
引用0

天下雜誌有一篇報導提到長照險,其中一段話「失能險消失,長照險回歸主流…以40歲女性為例,想請外籍看護」顯現長照保險目的竟是「為了請外籍看護」,今週刊「為讓兒子放心結婚,請外籍看護來照顧自己,卻成全家生活夢魘…」則大談印尼「零付費」政策預告推行後,臺灣人要增加的負擔。我們應該反思,為何臺灣長照要靠外國人而不信賴政府?

失能的臺灣人要靠外國人照顧,大家為何不要求臺灣政府「不失能」?

我對臺灣長照政策向來有非常多質疑,政府長年以來對長照不真正負責的態度是元兇,而其中在陳水扁與蔡英文時代負責規劃長照的行政院政務委員林萬億應該負最大責任。林萬億曾在扁時代主導「長照十年計畫」,如今為蔡英文政府推動「長照十年2.0計畫」,但他真正負責「長照」自己父母的「經驗」,實際上非常貧乏,正如我過去批評,現行長照正是官員在辦公室的「空想」,根本不切實際,我們就以林萬億如何對待他父母為例:

林萬億 udn記者邱德祥/攝影

根據報導,林萬億的媽媽老年因洗腎健康狀況差,過世前經常往返台大醫院,當醫院通知病危時,是林萬億放下手邊工作,奔往醫院簽放棄急救同意書。不過,當時長期照顧林媽媽的人非林萬億,而是林爸爸。林萬億說「我們兄弟選擇放手讓爸爸照顧媽媽,是希望爸爸動手動腦,有助刺激生活功能。」,但這根本就是「老老照顧」,照顧者完全喪失自己的生活,只能陷入「長照無間地獄」。

這就像林萬億在陳水扁與蔡英文時代規劃的長照政策,我們可以看到林萬億也是把思路放在「放手讓家屬照顧病人」,但他沒顧慮到一般家屬全心照顧病人必然會導致家庭經濟的崩潰,就像他畫的大餅「在地老化」(ageing in place),所謂的「一套社區的整體照顧系統來支撐家庭」根本不存在,要不然,為何臺灣雇用社福移工人數直線上升?

根據產業及社福移工人數統計,我製作了兩個柱狀圖,可以看到兩個民進黨執政期間其趨勢都是直線上升的。

民進黨執政期間,社福移工人數趨勢都是直線上升的 筆者製表 資料來源勞動部

如果再看規劃長照政策的林萬億其如何照顧自己父親,那就更可以知道臺灣長照失敗的根源:報導說「林爸爸在過世前,不幸因感冒感染住院,出院生活無法自理,也不適合長照的居家服務。林萬億,最後也循醫師建議,聘請外籍看護工照料,直到爸爸去年過世為止。問林萬億在請外勞前,有沒有考慮請居服員到家裡協助?林萬億認為,資源應該留給更需要的人」,我們可以發現,這段描述的奇怪之處。

一個規劃長照政策的人,竟然把聘僱外籍看護說成「資源應該留給更需要的人」,林萬億申請長照會「排擠」到其他人嗎?難道臺灣長照這麼脆弱,經不起「多一個人」的申請?

沒有醫生會建議你「請外勞」,他們只會建議要有人照料,林萬億否定德國推長照保險,又否定照顧機構化,問題是臺灣的「在地老化」其實建築在林萬億自己對待父母的方法:「老老照顧」加上「聘請外籍看護工」。事實是,如果沒有大規模的「照顧機構化」降低成本,全世界有哪個國家能在不用低廉勞動力的情況下「一對一照顧」並「在地老化」?

臺灣人降低照顧成本的方式就是「老老照顧」加上「聘請外籍看護工」,今週刊兩則報導「為讓兒子放心結婚,請外籍看護來照顧自己」、「在家養老真的好難,為不打擾子女生活,我還是請了外籍看護…」可為例證,而政府的長照如果真的那麼好,身為「總設計師」的林萬億可否解釋,為何在2020年的今天,臺灣人為了「在地老化」非選外籍看護照顧不可?

林萬億說「若台灣長照保險貿然上路,恐怕要像年金改革一樣,體制全改才有救。他認為,建立人性化的公共化長照制度,才是政府的首要功課。」,那林萬億規劃的長照從陳水扁當總統到蔡英文當總統,十二年來「人性化的公共化長照制度」在哪?連陳水扁總統他自己也聘請印尼籍看護了!

我們必須承認,臺灣的長照其實建築在兩種系統之上,一種是有錢請得起外籍看護的人,另一種是家人無盡的付出:2011年,民進黨立委陳節如痛批陳長文籲修正就業服務法,延長外籍看護在台居留期限的提議。根據報導,陳節如其實是非常辛苦的母親,她的兒子屬極重度的多重殘障,連吃飯、喝口水都要旁人餵,也無法如廁。她認為「延長外籍看護在台居留期限」會排擠本國勞工,所以她嚴厲批評陳長文,而且陳節如說「她運用國內的居家照護體系,沒有聘請外勞,每月花費一萬多元,晚上則接回家照顧…」,這證明臺灣「居家照護體系」不只堪用,更是「好用」。

民進黨立委陳節如,udn記者陳正興/攝影

我當時批評陳節如的說法,但臺灣所謂「延長外籍看護在台居留期限」的方式,我認為也已經接近沒有人性的地步了,因為2011年時,外籍看護在台居留期限是9年,現在外籍看護除了已經可以待14年之外,民進黨立委邱志偉等19人去年還提案修法聘僱年限可以拉長到23年,臺灣立委只考慮如何讓日漸逼近三十萬外籍看護的人把幾十年的人生奉獻給照顧臺灣病人,難道你們也覺得政府做不出「人性化的公共化長照制度」?

陳節如當年為了照顧她的兒子,「她自己、她的父母、以及後來所生下的三個小孩,全都一起照顧極重度智障的兒子」、「她與先生更是要協調時間、互相配合,才能兼顧兒子與工作」,這等於是為了照顧一個人,就要有七到八個人力,還要每月花費一萬多元找居家照護體系,才能把兒子照顧好!全臺灣有誰有這樣的「人力資源」?連郭台銘也請外籍看護照顧母親了!或許,臺灣人是不是該面對現實了,「在地老化」才是不切實際?像德國一樣大量機構化才會是臺灣人長照的「歸宿」?

而臺灣立委不斷延長外籍看護居留期限的作法,政府滿口「人性化的公共化長照制度」卻做不到,又是不是代表臺灣長照靠外籍看護的「絕症」,臺灣政府已經「放棄治療」了?

Blackjack 2020/12/29

名人養生/林萬億起床第一件事 拉八下單槓

2017-08-27 10:18聯合報 記者鄧桂芬/報導

林萬億小檔案年齡:65歲現職:行政院政務委員國家年金改革委員會執...

林萬億小檔案

年齡:65歲

現職:行政院政務委員

國家年金改革委員會

執行長兼首任副召集人

養生一句話:勤運動、多動腦,讓自己成為健康老人。

記者邱德祥/攝影

行政院政務委員林萬億是民進黨中提出社福政策的第一人。他說,為了讓老後不帶給家人負擔,今年邁入65歲的他,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拉八下單槓,維持臂力,有空就出門走路半小時,訓練腿力,未來要讓自己成為健康老人。

林萬億曾在扁時代主導「長照十年計畫」,如今為蔡英文政府推動「長照十年2.0計畫」,也是國家年金改革委員會執行長兼首任副召集人。

運動、動腦 致力健康老化

林萬億說,已故的美國石油大王約翰洛克斐勒(John D. Rockefeller),生前為達成活到100歲的目標,不只搬到鄉下住,生活自理並推崇簡食和運動,天天出門與鄰居聊天,幾乎不生病,最後活到98歲。

林萬億說,他的目標就像約翰洛克斐勒一樣健康老化,固定運動、讀書動腦,是他預防失智失能的撇步。過去七年,他的健保卡除了每半年洗牙一次,幾乎沒用過。

但林萬億的媽媽就沒這麼幸運,老年因洗腎健康狀況差,過世前經常往返台大醫院,當醫院通知病危時,是林萬億放下手邊工作,奔往醫院簽放棄急救同意書。不過,當時長期照顧林媽媽的人非林萬億,而是林爸爸。

爸爸能做的 兒女就不插手

林萬億說,「我們兄弟選擇放手讓爸爸照顧媽媽,是希望爸爸動手動腦,有助刺激生活功能。」但在媽媽過世後,兄弟擔憂爸爸走不出來,趕緊舉行家庭會議,由兄弟輪流照顧爸爸,但只要爸爸還能自己做事,就不插手。

林萬億舉例,林爸爸有個小菜園,平時會去澆菜拔菜,但有時蹲不下去或菜拔不起來,他才會協助,讓爸爸有「菜園主導權」。爸爸因老化記憶力變差,平時他也會打聽街坊鄰居或親戚的八卦,再問爸爸:「阿爸,你還記得住隔壁那位長得漂亮的姑娘嗎?」誘導爸爸回憶,也是父子聊天的好話題。

給爸爸功課 讓他動腦思考

「看社會周遭每天發生什麼事,生活才會有趣。」林萬億說,爸爸被他訓練到中午及晚間的電視新聞播出時間,就會搬椅子到電視機前坐好,他每周也會交代爸爸「功課」,想想下個周末要去吃哪間美食餐廳,想不想得起店名都沒關係,至少讓老人家動腦思考。

林爸爸在過世前,不幸因感冒感染住院,出院生活無法自理,也不適合長照的居家服務。林萬億,最後也循醫師建議,聘請外籍看護工照料,直到爸爸去年過世為止。問林萬億在請外勞前,有沒有考慮請居服員到家裡協助?林萬億認為,資源應該留給更需要的人,他自行上網看居服員訓練影片,學習扶爸爸起身、協助轉位,對照顧父親很有心得。

高齡問題 不只長照

改善老人生活 應該更體貼

林萬億說,照顧爸爸七年,深感高齡問題也不只有長照。例如爸爸愛吃牛排,但多數餐廳的牛排,老人家根本咬不動,如果可以研發出老人可入口的牛排,一定很受歡迎,除了銀髮飲食,還有遠距醫療、掃地機器人、自動洗碗機、低地板公車、無障礙住宅與空間等,都是友善老人的設計,歐洲日本都注意到了,台灣仍有進步空間。

林萬億說,長照非商機就可解決,也不是財源從稅收改保險就能滿足民眾。以健保為例,執行二十年來問題不斷冒出,德國推長照保險,其照顧機構化比例不降反升。若台灣長照保險貿然上路,恐怕要像年金改革一樣,體制全改才有救。他認為,建立人性化的公共化長照制度,才是政府的首要功課。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