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收班電車
2019/10/23 00:33
瀏覽2,727
迴響32
推薦162
引用0

11:58PM,月臺終端,收班電車,尾節車廂,最後上車的一人。

收班電車,不只提供夜梟的坐騎,接駁蜘蛛人,也充當盲劍客的飛毯。你極目細數的更常客,有辛苦的夥計,龜速傢伙,近墨者,盡信「豫則立」的腐儒,夜光郎,酒水取代咖啡的飲食男女,神經質的失意人,眷戀漢,厭日之徒,愛酬酢的授薪族,偷月精靈,拼老命的創業家,加班員,以夜色安其心之輩。因有固定的乘客,它簡直是「收班專車」。

你向來貪戀夜色的黯淡深沈,入夜後同事先後離去,你興沖沖光復要地,開始精享長時間的浸淫。一邁入晚間,得摘下層層面具、放縱於寶貴鐘點,得舔拭傷口清淨爪子、如拳擊手重啓新一回合,得起出前此的錦標揩拭賞玩。實驗室的功能有如中央廚房、大車庫、曬榖場,龐雜堆積的性格桌枱多屬於男生,有條不紊甚而盆花健美是女生的地盤,你在夜裡通通接管。你愛把玩新到的儀器、標定量化的試劑、上手陌生的操作步驟。

偌長的空間僅留孤燈,供你慢條斯理論文的冗贅,改進俄式英文令你抓狂,修正老中的日文你快吐血。你也好整以暇新財年的經費申請,就是巧挖陷阱讓通產省評審樂於跳入。人語笑話歇息,又缺菸斗星火,幽默只好棲附樑上,在夜間,你自比浮士德的魔鬼,不樂善好施,唯愛交易旁人的腦汁和青春。

11:20 PM,預設的鬧鐘響起,你擱置手邊的事情,快快拆封兩片麥餅放進老查理的碟𥚃,這舊大樓還有老查理,牠是一匹退休了的實驗室大白鼠,夜𥚃常四下蹓躂,同仁為牠在牆角落擺一小碟起司。你抓起獵裝和背包走近門邊,飛腿旋踼壁上的電燈開關,這你每晚的熄燈禮。鎖門走出,警衞早先離開,樓間剩你一人。

跨出實驗室,彷如離情別恨了綠洲,墜回老市街的紅塵斑駁,大正時代的街燈泛黃依舊,深秋時你踢踏銀杏落葉,梅雨中你踩濺窪窟水坑,每晚你穿沿巷弄,時踢弄啤酒瓶罐如腳運足球、時驚跑街貓,你慣抄的捷徑,要橫過酒吧後門和稀疏的停車場之間,這兒你不推薦短裙少女晚上來走。

來到站前,小店儘慵懶打烊,目送小撮的過客魚貫路過。趕晚的人並不落單,相似的皺巴西服、沾灰皮鞋、磨損的公事包手提或肩揹、襯衫胸口袖扣敞開、領帶歪斜短長。少數精神抖擻的乘客,泰半剛結束小夜班,看似爛醉的傢伙,竟沒錯過尾班車,表示仍夠清醒。眼前眾人都搏生計,否則何苦熬到最後一刻。

收班車準點,如你戴的舊錶,老忠實靠得住,就加減一兩分鐘。三十年的車廂不落因緣,曾是觀光級新快速、現退居普通車,金屬和漂白水的氣味來自擦拭過的鐵皮內装和扶把,座位上攤著輾轉多手的早晚報紙。末節車廂左右幌盪劇烈,偶逢有感地震,它還上下蹦跳。

自動門在你背後闔上,電車開動一無遲疑,引拔最大的靜摩擦力,午夜時啓動的音頻偏高,想改變心意跳車的人已來不及,思圖飛飆以提前抵達也不可能。列車穿梭高樓叢林和霓虹陸橋,闖入不出佰尺的暗黑輪廓。城野的晦黯沈寂中,轟隆劃過這列明亮的電車,配達今日的最後一哩承諾。搭掛這快速移動的平臺,感受前進四維空間,忘了鐵軌架在自轉的地球上,相對太陽糸和宇宙的運行,你算得的速度近零,較像螻蟻在公分之間搬挪。

這一夜,電車不寧靜,剛駛經千葉,前節車廂傳來騷動,足音雜沓逐步接近,聽判是有人逐座位在勒索,你眺到一戴帽小廝嚷嚷,另一人肩挑竹刀,估計三分鐘到你跟前。要在費城紐約,掏錢認倒楣,但日本禁槍,要錢沒門兒!你緩緩摘下眼鏡腕錶,循虎克定律聚攏全身幾近佝僂,如壓縮彈簧、待下一瞬間要勁爆最大動能。這時,兩雙髒球鞋已到你座前。

「老哥,一萬圓借使喚,你…」戴帽的小廝嚷道,但他末句話沒吐出,頸首已中你一記驟起的頭錘,巨大的衝量將他撞飛,歪斜坐倒恍惚,看來非咬舌即斷牙。你秒內地堂腿又攻向竹刀男,猛地踹中左膝,他失去平衡向前俯趴,鼻子撞進鐵扶把,顏面才重摔地板,他的口鼻汨出鮮血。你突襲快攻,三秒間得手,使一個有苦叫不出,另一個哇哇呻吟。你左膝仍蓄勢,他們若敢掏口袋拿扁鑽什麼的,可再扣擊頭部。

一位眼熟的乘客急走過來,他頷首微笑道:「您好,我叫藤井,久仰,謝謝。」你們常照面但從沒交談過,你回道:「您也好,我是K。」藤井欠個腰致意,就去拾起地上的集錢袋,拿給其他人取回各自的紙幣手機。好不容易電車停靠勝浦站,「滾吧。」你低聲道,兩個潑皮踉蹌下車,你用報紙覆蓋那小攤血跡,待會兒讓清掃人員自去想像。

你這刻頭頂腫疼,受到干擾前的浪漫心情再接續不上。不旋踵,列車駛進縣郊星野,撇鐵輪逐站丟人,夜急行軍的終點在目。再幾個小時新一天開張,司晨公雞將醒待鳴,發條又得重新上緊。文明短暫中場,「浮士德的魔鬼」守護了另一個夜晚,現可回籠瞌睡。

有誰推薦more
迴響(32) :
32樓. 童空心
2019/11/02 19:46
好精彩,比看電影還刺激,收班電車,把我們的心全收走了!大笑
謝啦,您的回覆可真受用啊!😍 Sir Norton 左外野 11132019/11/02 22:58回覆
31樓. 天涯孤鴻 (亮眼)
2019/11/01 00:56

在你的文字世界遊蕩,好像讀科幻小說。

看到樓下的水精靈帶刀,我也是車子裡藏美工刀,大錐子的警戒份子,沒辦法,新聞看太多了!

夜間遊走,不是我的強項,也不安全。還是回家一杯小酒,放點音樂,和枕邊人說說情話吧。

每位的所長和興味各具特色,看誰嚇著誰,也比誰先笑翻。
秉燭夜遊,沒辦法啊,東摸摸西摸摸,美其名叫創意綿綿、不好入眠。😝 Sir Norton 左外野 11132019/11/02 22:55回覆
30樓. ono
2019/10/31 11:59

如果錯過末班車

可有地方可以棲身懷疑


有數不清幾次乾脆在實驗室過夜,然後隔日到健身房洗澡等等。 Sir Norton 左外野 11132019/11/01 06:56回覆
29樓. behappy
2019/10/28 23:10
我很喜歡日片版的Shall We Dance. 也許你也該早點回家,順便去跳個舞。不要再坐收班電車。
贊成,妙見!您旁觀者清,我確愛恰恰、吉魯巴、快速太極等,以一個有趣的習慣取代原有的習慣,可做可取。🤠 Sir Norton 左外野 11132019/10/29 04:25回覆
28樓. 孤獨水精靈
2019/10/26 22:29

Dear Sir:

學生時代最害怕末車班 書包裡總有一把美工刀

工作時期 高跟鞋成了最佳防身裝備

中年.........大嗓門一副 頗有張飛一吼退十萬兵之勢

您的末班車遇小匪類場景如改套上精靈版~

"脫下三吋高跟鞋遞給阿舍 挑眉使眼色 (上呀~)"

"只見阿舍雙手持高跟鞋 腳踩七星步 左右開攻"

"頓時 小匪類鼻青臉腫 頭上冒血窟窿 倒地哀嚎"

哈哈哈.....精靈搞笑版 開心就好~

 

碰到您說的狀況,我還有一招,那就是,您跳到我背上,咱們騎馬打仗,我䭾您旋轉,您出飛腿高跟,必萬人披靡。
三吋高跟鞋?光白日夢就令淌鼻血。 Sir Norton 左外野 11132019/10/28 03:25回覆
27樓. yusheng
2019/10/25 22:50
我下班時的桌面,從來不會有任何堆積或紙片,而且用抹布擦乾淨了,難怪從來沒有如norton大俠般;辦公室總是不缺紅袖添香。誰理你
好漢不吃眼前虧,老實招供這情況我也會掏錢,只當不小心丟了兩張鈔票。如果對方太兇惡,過幾站後再和他相遇吧!嘿嘿嘿
您的雷達頻道與眾不同,紅䄂在哪兒?
我愛打砸,有勝算,為什麼不? Sir Norton 左外野 11132019/10/26 21:26回覆
26樓. cundiff
2019/10/25 11:30

畫面 這麼活潑, 古靈精怪, 宛如武打片,夜電車 日本場景,快 狠  準 ,收拾乾淨 下車走人。
但 睡得著嗎? 這樣驚心動魄。

多一條神經,在枯索單調中,銘感化外和光鮮,好比吉他的加了一條、兩條弦。
睡不穩的呀,腎上腺素飆超一切。 Sir Norton 左外野 11132019/10/25 17:29回覆
25樓. 小樹rabenta
2019/10/25 10:09
最近看了一部描述搭乘末班車生活百態的日本電影,有拿錯行李箱的,有累到坐過站的,感覺許多狀況都會在電車內發生,特別是末班車。微笑
墨爾本
福山植物園
我大概會牽錯別人的女朋友的手! Sir Norton 左外野 11132019/10/25 10:11回覆
24樓. 意樵~
2019/10/24 23:44
逍遙夜 夜逍遙

迷濛的夜,深沉的夜,越夜越清醒!!

如夜豹的瞬敏,如夜神的犀利。

歹人仍是歹人,留待他人治。

終歸一室清冷,靜候關懷升溫。


塵!! 細細的飄飛每個地方 ~ 緣!! 淡淡的遊移無所不在~
您的落款、越發精湛靈巧,這是廿七、八女生的俏奇心情,討喜可憐。您很可以寫韻文,新詩則可惜了您的才華。
愉快啊!!🤠 Sir Norton 左外野 11132019/10/25 00:01回覆
23樓. 吹起了自然風
2019/10/24 23:44

最後一班電車夜歸人   想像 亦差亦旅 行旅 夜深街頭的電影畫面

 轉眼變成   一出拳一踢腿擊退壞人的武打場面

 Mr. Sir  你告訴我

 您的人生  總是這樣充滿故事性嗎

小姐附耳過來,我只小聲同您一人說就是。我搭夜車超過廿年,撞進好玩和不妙的人和事也多,選取廿年觀思只集成一則,這作文總可以得個「乙上」的pass 成績吧?
乖,不要告訴別人... ... Sir Norton 左外野 11132019/10/24 23:57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