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上海古屋謀殺案:俄國夫人的魅影](57)[深夜的詭異魅影-2]
2017/05/18 03:00
瀏覽382
迴響0
推薦9
引用0

照片引用處:

http://www.magic4walls.com/wp-content/uploads/2015/09/Colorful-light-in-Shanghai-city-by-midnight.jpg

[第三十二章][深夜的詭異魅影](2)


琳曦看到樓梯間的電燈開關按下去後卻發現燈泡壞了!幸好她有手電筒便靠著微弱的光線一步一步走下陰暗的地下室。

琳曦大約走了四十幾級才到達底部。

地下室的溫度與室外相差頗大她覺得至多攝氏十五度。

 

這是什麼所在?

 

眼前是條老舊的走道周圍是石砌的牆, 從構造看來大概從1920年代公館落成後就沒太大修繕地上滿佈灰塵牆上蛛絲密集似乎已多年未曾使用。

 

假夫人會逃來這邊嗎?

 

琳曦將手電筒往地面一照──果真有腳印!她連忙追上去走道盡頭是道半開的松木門, 門上有個生鏽的鐵栓。琳曦躊躇一下緩緩推開, 再用手電筒轉了一圈──裡邊是個石砌房間大約八米見方四米高上邊是圓頂。室內有一個石造平台一米高約半個地窖面積大此外沒有其它物品相當蕭然。

 

看樣子是個廢棄的地窖, 俄羅斯夫人會躲在這邊嗎?

 

琳曦的手電筒往室內掃描一番並沒有任何人跡。那個平台並沒有隙縫似乎不可能躲人。她記得在電視看過這類古宅通常設有秘道那假貨該不會按了什麼機關從密門逃跑了吧?

 

 

琳曦鼓起勇氣走進地窖室內並沒有可以蔽人的死角。她摸起石壁, 想尋覓有無別的秘密出口。突然間松木門驀地關了起來!琳曦吃了一驚連忙去開門可是卻被人從外邊扣上了。

 

開門!琳曦敲著木門!快開門啊!

 

門外傳了一陣壓抑的陰險笑聲彷彿在嘲諷琳曦的天真與沒經驗。

 

快開門!妳這個不要臉的爛貨!平常總是溫雅有禮的琳曦這下火了便將自己想到的粗話全都吐出來。快放我出去!妳竟然假扮幽靈裝神弄鬼還害死嘉理上天一定不會饒恕妳的!妳這個下三濫的假貨!快給我開門!

 

假俄國夫人只是悶笑著沒有說話。琳曦聽見一陣腳步聲緩緩朝上方遠去最突然一個關門聲之後就再也沒有任何聲響。

 

看來假夫人回到地面了!難道她要把我關在這裡?

 

琳曦慌了她使勁用腳往門一踢, 哪知松木十分厚實至少有十厘米厚外面生鏽的門栓也出乎意料的穩固根本憾動不了。

 

公館的人聽不見嗎?

 

琳曦想到深夜的主宅只剩親友傭人都在後方獨立的宿舍休憩。今晚為了執行引誘兇手的任務所有房客也被警方遷到三樓距離更遠,。地下室又是石頭砌成相當堅固加上跟地面相差至少兩層樓的高度聲音應該很難傳達到其他房客耳裡。

 

不行!我不能慌!‘琳曦壓著起伏不已的胸口為自己打氣:鎮靜!要鎮靜!既然那個假夫人能從這裡出去代表地下室還有出口的!

 

琳曦繼續摸索地窖的各個角落用手碰觸能力所及的各個石塊用腳去踹去踩去踢卻沒有任何秘道的跡象。她還從石造平台跳躍想去碰地窖頂部只是徒勞無功因為實在太高了。

 

怎麼辦?如果出不去的話那我不就要一直待在這陰暗的地窖了嗎?

 

她努力思索解決之道

 

對了!我還有手機啊!

 

琳曦連忙將手伸進口袋──卻發現行動電話留在嘉理更衣間了!

就算帶在身邊恐怕也沒什麼用處因為電力已幾乎耗盡了。她愣在原地今晚還真是霉運不斷啊!

 

照片引用處:http://img.product.pchome.net/sample_pic/00/00/94/02/9402_1_30_m.jpg

慌亂也沒有用琳曦強迫自己冷靜下來現在能做的就是等待了。

今晚這個任務是魯警官交派的假如明天發現我不見了一定會展開搜查, 所以最晚明天中午前應當能順利獲救。

 

算了擔心也沒有還是乖乖坐在這邊,等待天明了。

 

琳曦坐在地窖平台裡任由思緒飄流。奇怪剛剛沒發現這地下室似乎沁涼得近乎冷冽跟地上快三十度的氣溫相差甚大她不禁抱胸縮成一團。

 

這地下室有十度嗎?

 

琳曦記得中國自古起便建有冰窖冬天將河流湖泊鑿曲的冰塊安藏在裡邊以供夏天使用。至今陜北仍有人以此儲藏食物來節省電費。

儒億館建於1920年代中期當時中國仍未有電冰箱該不會設計之初便規劃了類似的冷藏冰窖?

 

今晚監視好幾個小時琳曦的神經一直處在緊繃狀態現在突然鬆懈下來, 身體頓時變得疲累加上室溫又低, 她覺得十分睏倦便閉目養神……

 

不知過了多久一陣淙淙聲喚起琳曦的識。奇怪, 腳怎麼濕濕的?琳曦伸手往身旁一探愣了一下

 

為什麼會有水?

 

琳曦站起身來打開手電筒, 發現地窖不知何時已浸滿了水已跟平台頂部一般高而且還不停的上升中。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琳曦用手電筒在窖內照射,驀然發現窖頂兩角落各有個五厘米的圓孔, 水正不停從那邊流入室內。那是地下室的通氣孔嗎?她忖度地窖大約在展示廳或西側院子之下這水會不會是兇手從澆灌花草的設施轉過來的?

 

‘難道難道假夫人要把我淹死在這裡?’

 

其實這根本不用懷疑, 因為水位相當迅速的升上來, 已抵達琳曦的小腿中央了!這個地窖容積並不算大, 這樣下去, 不用等到天亮, 她便會命喪儒億館了。

 

要命!看來兇手真的要我的命!琳曦趕忙喊救命心想既然通氣孔與地面相接那呼喊聲或許能傳到外界。只是地窖頂部距地有兩層樓高度呼叫也被水聲蓋掉更別提現在儒億館的親友都在睡夢中有誰聽得見道她的求救?

 

怎麼辦?我該如何是好?

 

琳曦跳下平台想去敲擊松木門卻沒想到水在地窖已積累到兩米高超過她的頭頂了!琳曦只得再去平台。她觀察木門水雖然能從門縫滲出但速度卻不及窖頂的注水。

 

難道我今天註定要命喪黃泉嗎?

 

琳曦雖然內心滿佈恐懼卻哭不出來事到如今眼淚也於事無補了。她繼續喊叫希望能獲得一線生機只是水升到她的咽喉了外界沒有任何動靜。

 

‘我還想活!我還想活下去啊!’

 

望著身體完全浸泡在水中琳曦蹎起腳尖想拉開鼻子跟水面的距離只是室內的積水卻不願放過她續上升看來不到窖頂誓不罷休。

她對水一直有種莫名懼怕今天的遭遇恐怕會加深她未來的陰影──如果還有未來的話。

 

水面蓋過頭頂後琳曦試著用打水的方式飄浮只是她發現雙腿越來越沉重,──不行!我一定要撐到別人來救援!可是水位越來越高快到頂部了!琳曦在水中浮沉不定而且下沉的次數越來越多不行!我不能放棄!我不能放棄啊!但腳好痠啊!我快沒力氣啦……終於地窖能呼吸的空間剩不到十厘米了琳曦發現氧氣似乎越來越薄而且她好累真的好累啊……奇怪的是她竟然在這時看到某種出乎意料的幻象……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