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那些年知識分子做的傻事
2020/01/03 12:33
瀏覽1,938
迴響2
推薦15
引用0

    據說當年老蔣知道傅作義決心要投共後,我想是為了形象問題吧!曾經派出兩架次的飛機冒險到北京,廣發邀請函給北京的知識分子,大意是說,如果你願意可以搭飛機南下,以免淪共後遭到不測。以當時蔣介石在知識分子的形象已經壞到極點,果不其然,幾乎沒有知識份子願意到南方來投靠他,只有胡適和清大校長梅貽琦等少數人願意搭上飛機然後永遠和北京說再見。當時的胡適甚至連自己的兒子都說服不了;反觀已經投共的吳晗卻如魚得水,多次潛入駐北京收買知識分子也獲得不錯的回響。但是如果時間把它放遠一點,當年那些決定留在北京的知識份子們應該是後悔不已吧!因為就連吳晗都被逼迫致死,其他人還有好日子過嗎?

    轉個鏡頭到上世紀六七零年代,雖然當時有關蘇聯的恐怖統治的資料已經如涓涓細流出現在西歐的媒體上(如索忍尼津的古拉格群島),但是很有意思的是:許多知識份子仍然以共產主義為師,沙特就曾經宣稱共產主義是二十世紀是人類無法突破的障礙,而整個西歐學界也是籠罩在以共產主義的主導的潮流中,別的不說,當時的雷蒙。阿宏是一個堅定的反共知識份子卻因此而被孤立,”知識分子的鴉片”這本著作正是他的觀察心得(聯經有翻譯版)。更不用說當時的法共和義共基本上都已經是政壇上的主要力量,老實說,如果不是美國強力主導,義大利很有可能會由共產黨執政,而且當時正是美蘇對抗最激烈的時候,蘇聯要佔領西歐幾乎是易如反掌(當時的西歐傳統武力根本擋不住蘇聯),但是今天看來,這些危機根本是我們多慮了,雖然當時各國的共產黨都是聽命於蘇聯的共產國際。

    時間回到現在,故事是故事,重點是能給我們甚麼啟示。

首先我想很清楚告訴大家,許多的知識分子或許很有想法也很聰明,但是這不一定代表他們的抉擇是正確的,因為知識分子常常會犯了意識形態的問題,也就是常常會陷入理論上的爭議卻看不到實際的問題,共產主義的理論深度和複雜度絕對比一般人認知的資本主義強多了,但是不代表共產主義真的就比資本主義好,當年許多的博學鴻儒都是犯了這種錯誤,是他們不夠聰明嗎?應該不是,但是他們的錯誤已然造成,簡單舉一個例子,當時歐洲國家都急著和中共建交卻無視台灣的存在(無論怎麼說,歷史都證明台灣的人權紀錄都高於中共和蘇聯),但是也不要忘了當時大部分知識分子是支持的。想想今天台灣人對共產主義(黨)的憎惡,對右派政府的支持,看看歷史,是不是也在重蹈上世紀的錯誤呢?

第二是我們真的要放棄我們對民主自由的信心了嗎?想當年如國法國和義大利因為害怕蘇聯而禁止了共產黨,你覺得真的會比較好嗎?要知道當時法共和義共都屬於共產國際,基本上聽命於莫斯科,以台灣現在的邏輯來說,這不啻於是賣台行為,但是歐洲人有因為這樣而放棄了民主自由的理念嗎?沒有,所以自由民主的系統維持下來了!也因為他們的堅持,歐洲挺了過來,自由民主猶在而共產蘇聯已然瓦解。反觀現在台灣政府除了不斷壓縮人民的自由以期望能夠從對抗中共的政策來獲取政治利益外,難道就對自己人民都沒有信心嗎?如果這樣真的好,那白色恐怖的錯誤我們怎麼能夠毫無愧疚的反省呢?你如果去綠島人權紀念館看看,當時有多少人是因為信仰共產主義而被關或是處死,若以今日政府的說法,這些人本來就有問題,是違反國安六法的!當年威權政府的錯誤只是手段過激和程序不合罷了!他們真的是為中共宣傳和搞革命啊(當年多少青年真心的相信共產主義啊!而且是至死不渝)!你覺得你可以接受嗎?

對於歷史的反省,可以讓我們更理解激情和恐懼是無法導引我們走向正確的道路,而原本是應該理性來提供意見以供大眾選擇的知識份子,卻因為太入戲和意識型態反倒成了激情和恐懼的俘虜,甚至誤導大眾。我真的希望大家在台灣這種躁動社會氣氛下,能夠好好想想,而知識分子也應該好好反省一下,如果太入戲,那知識分子的理性可能就蕩然無存,看看民國和歐洲那些博學鴻儒的錯誤選擇,如果不能得到教訓,那就失去作為一個知識份子的骨氣了!

有誰推薦more
迴響(2) :
2樓. 摸 象 或 (不?) 著 木目
2020/02/04 18:28
哦 ? ! 未必吧 ? !
天意難違? 知識份子 實 無足輕重。 http://classic-blog.udn.com/mbr8879576/48175812
懇請不吝賜教?
1樓. 杯弓蛇影
2020/01/05 22:58
別緊張,有拿錢又辦事也沒關係,被政府抓到才有事。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