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玄機圖】~~第二十二回~~地雷遇上天火之一
2008/07/20 19:04
瀏覽1,993
迴響2
推薦77
引用0


  水榭樓台是形容富貴人家的住宅,大部分都是一堆人工化的東西堆砌出的樓宇呀假山假水之類的,一定要在鬧區中才顯得出財勢氣派,如果山居是這麼樣子的話,就有點兒像在花叢中堆著一堆爛肥料般的殺風景了。

  現在看到的水榭樓台卻一點兒都不落俗,簡直只能用混然天成形容。太陽高掛而山風陣陣,沒一絲兒熱氣逼人的感覺,反而讓遠山近樹更顯蒼翠;褐瓦斜鋪,淙淙細流沿著瓦楞往下直流,水既不會如注,也沒斷成珠,於是就形成了混然天成的疏漏水簾,將整個樓台隱隱地遮住,只能看出後方木製迴廊上擺有木製古樸的成套傢俱,再往後就是陣陣反光的玻璃門窗。

  大門在另一側,前面是個七階木梯,旁邊也是迴廊,登上木梯可推門而入,也可直到迴廊,這邊迴廊上的桌椅倒是仿歐風的圓桌圓椅。二樓,完全給迴廊圈住,後面都是落地大窗和大門,看到的椅子可以猜出當是舒適躺椅。門窗後是一片淡黃窗簾,映入眼簾分外舒暢。

  屋前,小溪一彎,接著屋簷滴流,通過木造拱橋,無聲地流向水聚之處形成天然的清澈一灘,近看,水泊中游魚怡然,綠水共青天一色,白雲與倩影共存;偶然,魚兒浮出探嘴吸食,陣陣的漣漪一抹明鏡,形成圈圈疊疊的幻影,再慢慢地回復成原景。

尋好夢,夢難成,有誰知我此時情,枕邊淚共階前雨,隔個窗兒滴到明。
睇佳卿,心溫馨,別後之情更深清,心兒喜如池中漣,疊疊串串不得憩。

陳文麗想起了看到的那篇文章,心中反覆輕輕地唸著。

整片庭院綠茵一片,無花無木,進眼盡翠,四處或聳或緩的山坡上或樹或花或石,反襯出草地的幽寧和諧;山坳深處一水如鍊,由上而下億萬年,沖洗著岩壁想為石壁重換新妝,灰褐的石壁默默地承受著白水的洗禮而永不褪色;飛翔的水霧倒是應著驕陽和苟雲的呼喚,隨著水聲韻律,時而起舞,時而掩面,將七彩虹橋隨興搭起。

  『有人在家嗎?』望景而佇立了半個多小時的陳文麗,為了能真正浸淫在這塊天地中,終於輕啟玉唇輕聲細問,她怕聲音太大,打破了眼前美景。

  『小仙女,我在這兒。』順著聲音,陳文麗看到了在林木扶蔬中向她招手的精靈。

  『精靈兒,妳在採什麼?』

  『我在採桑椹,紅紅的桑椹,綠綠的桑葉,配上妳白白的衣裳可真飄逸出塵呢。』

  陳文麗往樹林走過去,眼前的精靈兒圓圓的臉,靈慧的眼,深深的酒窩,小巧的鼻子,紅紅的小口,頭上載著越南草帽,手上挽著花藍,深色的布衣,在紅紅綠綠襯托下,真的就是精靈呢。

  『哦,我剛想到,採桑椹是精靈的職權,妳,小仙女不可以採。』

精靈突然不要她過去採,不像精靈了。陳文麗驚訝的停下了步履。

『嘻,騙妳的啦,小仙女,妳穿白白的仙子服,會給桑椹染成花布衫,變成下凡仙女事小,洗不回來事大,走,我們喝桑椹汁去。』

精靈又成了精靈,只差沒用唱歌方式說話,不過聲音悅耳,跟唱歌一樣。

從水簾洞看出去的世界又不一樣,入眼的除了瀑布外就是一片綠,連入山山口的對面都是綠山,下方深處的大甲溪水也是一片綠,簡單地說,除了雲和她穿的白,綠色成了原色;用的是大木桌,坐的是大木椅,粗木去皮樓欄,一切就是大開大閤氣勢。

  數盤點心,幾盃黃黑飲料端上了桌,陳文麗有點心虛,人家到現在都沒問她為什麼來,要幹什麼事。

  『做桑椹汁一定要有耐心慢慢等,自然產生的活飲料才好喝,千萬不能打汁,沒味兒了,妳嚐嚐,保證沒人這麼做,可費工呢,如果嫌甜,就對點兒薑汁。不可多,另種風味,嘻,祖傳仙方。』精靈說著兩種飲料是什麼。

  『不問我是誰,怎麼來的?為什麼來?』

濃郁原味真是第一次喝過,陳文麗喝完了黑色原汁,又給斟滿加了薑汁的,加了薑汁的硬是沒聽過更別說喝過,原來原汁會冒泡呢,總該說來意了,原先自己想用的故事看來用不上了。

  『妳是小仙女呀,當然是開車來的,我們這兒沒橄欖樹。』精靈說。

  陳文麗一下了墬入五里霧中,人家跟本就不想知道她是誰,至於橄欖樹又跟問的事有什麼關係?聽到精靈低吟的歌曲聲,才猛然想起,是三毛作詞校園民歌【橄欖樹】,原來人家尊重她,不想問她的來和去。

  『我可能知道精靈姐姐是誰,我想見于上校。』陳文麗直接說了來意。

  『哦,他正在下棋,小仙女,妳是貴客還是稀客呀。』

  『我不知怎麼回答呢。』陳文麗想,下棋,那就是和周公下吧,至於什麼跟什麼客的,還是直接問的好。

  『稀客就是像他的兒女呀,朋友之類的,難得來;貴客嘛,嘻嘻,只來過一位。』

  『我,』陳文麗只講了一個字就不知怎麼回答才好,這次有人代答了。

  『對,妳就是第一位出現在我們這兒的貴客!』

聲音讓陳文麗認出來了是于上校,扭頭一看,他正從迴廊走過來,還邊走邊答話。陳文麗禮貌性地站了起來。

  于上校先低頭吻了一下精靈的臉頰,然後拉開椅子,卻又往另一張椅子上坐了下去,陳文麗不明其意,但馬上就知道了,一位男士叫了聲『大嫂好』之後入座了。

這一下陳文麗才發現,真的在這兒別用心機,原來于上校他們真的在下棋,完全不是想像的在睡覺。

  『貴客有吃有喝,我都沒有喔。』劉江萍向陳文麗點了點頭打過招呼,一看于上校拿著曉玲的杯子喝飲料,馬上叫屈。

  『你不會用小仙女的杯子喔。』曉玲捉狹地說,並向剛坐下陳文麗眨了眨眼。

  『喔,她叫小仙女,好吧,杯子給我,嗯,就不知她有沒有刷牙;這個小仙女還有人味呢,呵呵,是CD的喔,好聞的很。有樣學樣,就學全一點,我們跟于上校他倆一樣,也讓我親一下再喝好了。』

劉江萍直接伸手要杯子,並且作出大力吸氣狀,陳文麗一時手足無措,還沒來得及回話,聽到下一句話,嚇得趕快起身飛跳到于上校身後躲。

  『抱歉呀,小仙女,鄉間野人看到漂亮仙子就沒了禮數了。』曉玲等大家笑過一陣就位後,順手將一杯薑汁推給劉江萍,幫陳文麗解圍。

  劉江萍拿起杯子就要喝,陳文麗知道那杯是薑汁不是芒果汁,趕快伸手想制止,劉江萍放下杯子,看了陳文麗一眼,然後對著曉玲說:

  『哼,看到有小仙女找于上校,喝乾醋倒罷了,竟然謀殺親夫不成,想害死我,還好,我有娘子罩著不讓我喝,呵呵,來,親個嘴.沒刷牙沒關係,謝謝娘子救命之恩。』說著又靠向了陳文麗,陳文麗只好又跳到于上校身後躲。

  『喂,躲錯地方了啦,那是于上校,曉玲吃醋了啦,來,到我這邊來.乖。』劉江萍又叫了,除了陳文麗,三個人的笑聲在山谷中迴響。

  『我知道了,姐姐是曉玲,他是于上校,你一定就是劉江萍,對不對?』

等大家都正式就位,陳文麗指一個認一個,三個人都沒說話,氣氛一下子有些僵。

  『知道我,又一下子認出來沒問題,知道劉江萍,還能連名帶姓說出來就不簡單了,而能知道曉玲的沒幾個,妳怎麼知道的?』于上校神色凝重地問陳文麗。

  看看劉江萍,劉江萍對曉玲搖搖頭,曉玲問道:

『妳怎麼知道我們住在這兒呀,小仙女。』

『我叫陳文麗,耳東陳,文化的文,秀麗的麗,只是沒想到會見到劉江萍先生,我是根據你們間的交情,認為他是劉江萍。』

陳文麗細聲細語地說道,當她說劉江萍時,只敢看一眼,隨即垂下眼簾,頰生飛酡。

這時的陳文麗經過剛剛一陣胡鬧,臉上紅暈未散,細小的汗珠佈在鼻樑,耳鬢也有細細的汗珠,在白嫩又透紅的膚色襯托和光線折射下,顆顆晶瑩,粒粒剔透,連曉玲心中都是一蕩,更不用說用心凝視她的劉江萍更是心神大動,跟本忘了陳文麗答的是什麼。

  于上校往椅背一靠,點了根煙抽了起來,睇著陳文麗不吭一聲,曉玲也只盯著她不說話,陳文麗發現沒人問話,抬頭一看,三個人三種不同的眼神像觀賞玩物一樣地盯著她,臉刷地紅得吹彈欲破,又低下了頭,這才想起來跟本就沒回人家的話,趕快又抬頭說:

  『有人告訴我,你們住在這兒,說起來話可長咧。』

陳文麗想到,要好好解釋還真要一些時間。

  『就怕時間不夠長,呵呵,有人會嫌時光易逝呢,不早了,我去準備吃的。』曉玲邊站起來邊往外走。

  『我去監督曉玲會不會偷菜吃。』于上校將煙放到煙灰缸捻熄,也站起來追上曉玲,摟著她的腰往外走。

  『呀,跟于上校有關呢!』望著離席的于上校,陳文麗急的口不擇言。

  『呵呵,別來那套什麼該來的沒來,不該來的都來了,該走的沒走,不該走的都走了之類的文字遊戲,我也會下雨天留客,天留我不留這種呢,呵呵,我留下來了,小仙女,請說吧,小的在這兒侍候著妳呢。』說著一伸手接下一捧水,將耳朵裝模作樣地洗了洗,眼神始終看著陳文麗的眼。

  咳噗一笑,陳文麗白了劉江萍一眼,啐道:

  『嘻,洗耳恭聽,嘻,打死我都不相信,你們竟然都是一群瘋瘋癲癲的人呢,這種人怎麼會打遍十多年,在生死一線中連破兩個大案!』

  『嗯,問題來了,妳慢慢講,好像妳真的是有備而來,把我們摸得一清二楚呢,這不好,我們會害怕。』

劉江萍收起了玩心,正經地要陳文麗講出因果關係。

  等講完,晚霞已上了山巔,蛙鳴處處,兩個人雖都浸蝕在越來越濃的暮靄中,但都不想開口離去,陳文麗沒有得到她要的答案,劉江萍也認為有些話還要于上校親自問過比較妥當,更可能,兩個人都有點不想離開對方。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浪漫言情
自訂分類:玄機圖
下一則: 【玄機圖】~~第二十一回~~陽謀之二
迴響(2) :
2樓.
2009/05/31 18:31
寫的真好啊~
寫的真好啊~
1樓.
2008/10/10 14:18
臉紅了這麼久
在等下文呢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