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甲午120年
2014/02/09 21:19
瀏覽2,799
迴響2
推薦24
引用0
1897年2月11日,按中國曆法是丁酉年,紐約研究生醫院的病房傳出一聲槍響。病人菲里奥‧諾頓‧馬吉芬,原本要在第二天接受摘除右眼的手術,在病房內舉槍自盡。

他的傷是二年多以前,在半個地球之外的一場戰爭中受的。那是一場現代化的海戰,在其中他擔任一艘主力艦的副艦長。激戰中在甲板上指揮救火時,他不幸為多塊彈片擊中,一小塊嵌入頭骨的碎片始終無法取出,導致後來不時的劇烈頭痛,同時雙眼還有失明之虞。醫生本來要壯士斷腕,為他摘除右眼,以保存左眼的視力。現在,就在手術的前一天,他自己幫自己了結了痛苦。

他所屬的船,叫做鎮遠;他所效忠的國旗,不是星條旗,而是大清帝國的黃龍旗。

2014年,是1894年的那場決定性的戰爭後的第二個甲午年。整整一百二十年過去,中日之間的恩怨,在美國的操弄與推波助瀾下,仍然是個打不開的「哥地安繩結」。而整個東亞的和平,如果不奠基在中日的真正和解之上,將永遠沒有真正安寧之日。

因此,在中日雙方緊張不斷升高的今年,探討一些甲午的往事,該是特別有意義的吧!

大東溝的那場海戰已然成為往事,但經過歷史的沉澱,真相陸續浮現。除了與原來的傳說相反─北洋艦隊的戰鬥精神絲毫不遜於日軍,甚至兵員的訓練水平與主砲的命中率都超過日方。此外,還有一些萬里之外來的「洋員」,他們盡忠職守,英勇奮戰,與中國戰友相較毫不遜色。在李鴻章的報告裡如此寫道:

「……此次海戰,洋員在船者共有八人,陣亡二員,受傷四員。該洋員等以異域官兵,為中國效力,不惜身命,奮勇爭先,洵屬忠于所事,深明大義,較之中國人員尤為難得……」

八人傷亡六人,洋員傷亡比率高達75%! 而從安那波里斯海軍官校畢業的馬吉芬便是重傷者之一。他本來只是威海水師學堂的「教習」,甲午戰始,他自告奮勇,調上第一線,擔任主力艦「鎮遠」的「幫辦管帶」(副艦長)。甲午戰後,在一面倒的成王敗寇評斷中,他獨排眾議,為中方辯護:

「我也承認日軍水兵勇猛,軍官精悍,但我也必須為受到輕視的中國水兵鳴不平……我方艦少砲少,尤其是速射砲數量極少….(日方) 並沒有經常處於這樣的境地之中。」
「氣氛熱烈,殺氣騰騰……一群群膚色黝黑的水兵將髮辮盤在頭上,迫不急待地準備決一死戰…..」
「當鎮遠前甲板燃起大火時,一位軍官召集志願者救火,雖然此時三艘日艦的砲火隨時有可能橫掃過這片區域,但人們仍然熱烈響應,然後奔向九死一生之地。當他們回來時無人不受傷。不,這些人絕不是懦夫。無論在何處,戰場上總會出現幾個貪生怕死之輩,但在這裡,在別的地方,都有對危險不屑一顧的勇敢鬥士。」

但歷史一向是由勝利者書寫的。馬吉芬回國養傷後,不能適應舉世對於中國海軍輕視的眼光;特別是:他選擇獻身的艦隊與大半戰友已經灰飛煙滅。於是他選擇了與他的老長官:北洋艦隊提督丁汝昌,自盡的同一天自殺。二年以前,1895年2月11日,丁吞下鴉片自殺;而馬吉芬的好友,人稱「東方納爾遜」的定遠大副楊用霖則是在第二天艦隊全滅前一日飲彈成仁。

從他的回憶錄裡對丁的讚美與懷念,可以看出他自己的痛苦與不捨:

「中國艦隊現在已成一段往事,許多勇士不顧時運不濟,徒勞地為了挽救其祖國的聲威,而被陸上官員的腐敗無能與背信棄義荼毒,最終與艦隊同殉。這些殉國者中首堆丁汝昌提督,他既是一名勇敢的軍人,又是一位真正的紳士。他被自己的同袍背棄,進行著萬難取勝的戰鬥,他畢生所盡最後的職責仍舊是為了自己麾下官兵的生命。而他不惜犧牲自己,因為他深知自己無情的祖國對他的憐憫甚至比敵軍還要少。當這位身心承受著巨大創傷的老英雄在午夜時分飲鴆自盡,從而獲得永久的安息時,他的內心中一定充滿了痛苦。」
(陳悅《沉沒的甲午》)

馬吉芬入殮時身著北洋海軍軍官制服,棺材上覆著一面黃龍旗,墓碑上則同時雕刻著中美二國國旗─黃龍旗還壓在星條旗之上。墓志銘恰如其分:

「謹立此碑以紀念一位雖然深愛著自己的祖國,卻把生命獻給了另一面國旗的勇士。」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國際
自訂分類:時事評論
迴響(1) :
1樓. reaizuguo*😻壓低姿態
2014/02/10 14:28
向這些中外英靈致敬
可歌可泣,震撼人心!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