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那天丟了飯碗,今年老天賞飯
2010/10/12 16:21
瀏覽7,846
迴響3
推薦75
引用0

 

和德明相識於2008年春天,那年我參加紀錄片課程的訓練,他是四位指導老師之一。德明是紀錄片導演嗎?曾經是,但他目前的「正職」是農夫,在宜蘭租地種稻,指導紀錄片該算是兼差副業

又是紀錄片導演、還去宜蘭當農夫,聽起來很浪漫?這幾年不是很流行都市人到某個鄉下租塊土地,當起農夫享受下田樂趣?農委會也推出了「漂鳥計畫」,讓有心想要回鄉種田的年輕人實現夢想

很抱歉,如果認識德明,你所有發自內心的小布爾喬亞的浪漫綺想全會瞬間崩解。台灣的紀錄片環境,向來是以一個人的意志力、理想支撐為主,而所謂回歸田園,更不是用三言兩語便能讓都市佬體會。

或許你會說,田園詩人陶淵明不是過得挺好?如果真因為詩境詩意以為農夫生活很愜意,那真的就是都市鄉巴佬。要不是被報社裁員,德明應該還是穩穩坐在編輯檯上。在這幾年的「田園」生活,德明有著難用言兩語訴說的箇中滋味。

原本任職於中國時報中部編輯中心的德明,多年前就想拍攝一部關於農業的紀錄片,當時他參加了全景的培訓課程,提了拍攝關於台灣農業的企畫(很有野心!)。結果,結訓時拍出來的影片跟農業一點關係也沒,他結訓作品是《親親寶貝》,描述植物人與親人間的情感。這跟原先計畫拍攝農業課題相差十萬八千里,但德明柔軟的心,在《親親寶貝》裡,表露無遺

2001年中時集團裁撤中南部編輯中心,德明和他的太太也就在這一年丟了飯碗,從此開始了甚為清苦的生活。與報社抗爭裁員的歷程,德明完成了那一天,我丟了飯碗這部紀錄片

嚴格說來,德明算是師兄學長,因為我們的紀錄片受訓系出同源。我上課那年,雖然德明不直接指導我拍攝的主題,但他對於自己過世父親的想念和情感,也給了我不少意見。

我永遠遠都會記得,第一次拍片,看到有人因為自己的作品而落淚的震撼。德明,就是那個人

蟲吃、鳥食,剩下來的,才是不吃肥料、「素顏」示人的老天爺賞賜……

 

這一口飯,又怎可能不讓我以這朋友為傲呢?(說以引為傲,相較於德明的幾年的心血,實在微不足道,但我時在也想不出其他的好辭了。)

 

 

         延伸閱讀:一粒米的誕生

                               今年,老天賞飯吃

                             丟了報社飯碗,種出健康好米(阿孝札記)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人間萬象
上一則: 這不是慈善,而是社會投資
下一則: 你還作夢嗎?
迴響(3) :
3樓. usen
2010/10/23 05:19
亂入
我一直在想
在旁邊工作邊旁聽
偶爾兼技術教學和在課堂上插嘴的身份
是不是跟妳一樣
和德明『系出同源』XDDDDDDDDDD

在等檔案下載所以晚睡了開始亂逛
最近還好吧?
幫我問候大家~(如果你們有聯繫 XD)

果然是亂入

陳心怡2010/11/12 23:09回覆
2樓. 路人乙
2010/10/13 09:21
體會
都市佬的看人臉色、忍氣吞聲、毫無尊嚴的日子,豈是鄉下農夫能夠體會的。
1樓. YnJinLove
2010/10/13 09:08
誰知盤中飧, 粒粒皆辛苦

對沒下過田, 踩過泥的人來說, 農夫是種浪漫的職業

但對臉朝黃土背朝天的人而言, 耕作是上天的賜與, 是果腹與生存的過程

有個朋友也是自傳媒業離開後, 進入了自己喜愛的園藝

在我們眼中很樂活的生活模式

其實對她來說也是歷經生存與生活的掙扎

人或許迫於無奈, 或許是追求理想

但求有所得, 無愧俯仰天地間~


真的要下去做了之後,才會知道箇中滋味啊! 陳心怡2010/11/12 23:09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