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喬平 揮灑生命厚度的書法家
2015/04/19 00:06
瀏覽898
迴響0
推薦12
引用0

 

 

    

文/張文菁

 

聽說要見一位身兼中國高階黨職的書法名家,腦海中出現的畫面,是拘謹有禮的氣質長者。

 

那天,只見一位髮鬢微霜的壯碩男士,穿著簡單的POLO衫,揹著30公分長的大砲單眼,赫然出現在眼前。我握握他的手,想像他遒勁的揮毫力道,但一時之間還是無法跟書法名家及政治人物聯想在一塊。

 

他就是喬平,來台參展的嶺南四家之一,來和我們碰面之前,才到迪化街、松菸文創等地四處獵景。下一個行程,是到中山堂看看展場,接下來就要上飛機飛回廣州。豐富緊湊的行程,就像他跨界多元的人生歷練一般,叫人目不暇給。

 

2歲時,喬平看著擔任小學教師的外婆寫毛筆字,愛玩好動的他,竟嚷嚷著要學,而且真的安安靜靜地拿起毛筆,有樣學樣地塗抹起來。他先臨摹外婆的柳體正楷,學出濃厚的興趣,後來入了學,每天讀書運動玩樂,再怎麼忙,也一定要拿出文房四寶寫幾個字,才能滿足地入睡,完全陷入狂熱狀態。

 

從石雕學徒 到海軍艦隊小兵

 

高中畢業時,以湘繡、竹藝及石雕聞名的工藝重鎮湖南,徵召百名畢業生,成為工藝美術傳人,喬平也是其中之一。他進入了長沙工藝美術公司,成為石雕學徒。利用當地盛產的墨晶石,雕成人物花鳥或仿古青銅器的作品,出口歐美、東南亞及日韓等地。喬平回想:「身為小工人,替國家賺外匯是光榮的事,我們每個月工資18元,花掉一半,還可以存一半。」

 

同時期,政府在各地辦業餘大學,召集在職的工農及技術人員,利用業餘的時間上課學習,喬平也成為其中的一份子,平日上工,周末學習。半工半讀的三年期間,喬平浸淫在美術工藝的世界,色彩學、素描、速寫、蒃刻、水彩、水粉、版畫及油畫,無所不學,湖南著名的藝術家都是他們的指導教授,「那真是像海棉一樣不斷學習吸收的時期,學的都是自己最熱愛的東西,非常投入。」他說。

 

三年期滿時,徵兵令下來,要在工藝美術公司徵召一位入伍,革命軍家庭出身、個性海派活躍的他雀屏中選。喬平回憶:「當時實在很捨不得離開雕刻和藝術創作,但繼之一想,自己從小耳濡目染,其實一直有當兵的夢想,何樂而不為?況且仍有玩藝術的空間啊!」

 

演戲跳舞當記者 樣樣都來

 

於是,喬平投身南海艦隊,進入負責文化活動的俱樂部,由於藝文的才華受到重視,他的工作包羅萬象,畫海報、寫文宣、編劇本,設計節目、甚至粉墨登場演戲跳舞,統統一手包辦。最重要的是,他堅持書法的愛好,每天抽空練習,更參加軍中的各類書法展。另外,他也擔任特約軍事記者,一面採訪一面拍照,「看到自己寫的新聞和拍的照片登上畫報,感覺滿好的!」他說。

 

攝影的本事,也是從小身濡目染。喬平父親所在的單位,有幾位喜歡玩攝影的同事,看喬平這孩子藝術根柢不錯,有時會帶著他上山下海到處拍照,從此以後,攝影藝術的魔力,就深深地抓住了他。

 

各種藝術表達的形式不同,卻有相同的根源,就是對美的極致追求。除了攝影,喬平也因為從軍之便,和園藝結下不解之緣。「當時在南海艦隊,我們通常駐兵在高山或海島,都是人煙罕至的地方,懸崖峭壁上,常可看見枝幹扭曲、奇形怪狀的樹木,是為了適應惡劣環境而自然長成的,姿態各異的每一株,都是大自然的傑作。」喬平的眼神發亮,「我將它們一株株移植到盆中,略加修剪,就成為具有美感的盆景,較筆直的樹木,就移植到營區成為園藝造景,非常有特色。」喬平從軍期間,移植了500多盆景和3000棵營區樹木,目前都在廣州。

 

為亞運書寫口號 奔放有勁

 

2010年廣州亞運即將展開之際,主辦單位找了十多位書法家書寫口號「一起來更精彩」,但都不甚滿意。當時喬平已轉至媒體,擔仼廣州報業集團總經理,也是亞運志願服務團團長,「喬總,幫我們寫口號吧!」主辦單位提出了要求,於是喬平書寫了六幅,交出最滿意的一幅,大家相當驚豔,認為喬平的字,奔放有活力,彰顯了亞運的精神,決定採用。作品目前收藏於廣州亞運博物館。

 

 

 

喬平這一代人,如同「革命一塊磚,東西南北任黨搬」,就像一顆螺絲釘,國家將它擺放在哪裡,就在哪裡發揮作用。多元化的歷練,因此融入喬平的筆鋒之中,在每一撇每一捺裡,揮灑喬平的生命厚度。「有勁、厚重及激情。」喬平如此形容自己的字。出版社為他出畫冊時,設計師則評論:「喬老師的字,很殺,力透紙背。」這就是薄薄一張宣紙及簡單的筆墨中,揮灑出來的境界。

 

人生減法 書法將成唯一

 

喬平的生涯,有各種不同的專長和愛好,包括雕刻、軍事、航海、書法、寫作、編劇、攝影、園藝和高階管理,如果人生是一場減法,將較不重要的依序減去,減到後來,會剩下什麼呢?喬平說,最後會留下三件事,就是書法、寫作和攝影,這三樣是他最熱愛的。但如果還得繼續減,減到只剩下一種時,那就是書法了。「從2歲練到現在,書法已經變成彰顯我個人本質最重要的媒介,也是自己最重要的部分。」喬平說。

 

「每天一定練書法,就算工作緊湊,也至少練習一、二十分鐘,出差時沒有筆墨,就用手指模擬練習,養成自律的習慣。」喬平說。為什麼如此鍾情書法?他說:「書法,尤其是行草,與日常生活寫字的方式很類似,寫字就如同練字,如此就成為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除了2歲開始,臨摹外婆的書法字之外,喬平至今臨摹了100多種名家的帖子,包括柳公權、顏真卿、趙孟頫、歐陽詢及王羲之等,行草隸蒃楷等都有涉獵,下了很深的工夫。其中最愛行草,因與他開朗奔放的個性很像,其他字體都略嫌規矩呆板。

 

雖說行草自由奔放,但並非全然隨性所之。「按著法度規範練字,才練得好,才叫做書法,但並不是非拿得起筆墨紙硯不可。」喬平解釋,「書法自有一套筆法筆順,行草也是一樣。先將流傳幾千年的這套規矩學起來,再自己創造,在粗細濃淡間自由變化,揮灑屬於個人的風格。」

 

 

喬平話鋒一轉:「書法不僅是藝術,更與管理息息相關,蘊含人生哲理。」為什麼與管理有關?在座的各位都嘖嘖稱奇。「書法有規範、傳承及出處,是不可偏廢的根基;管理也是一樣,每個機關或企業,都有其歷史及風格,必須沿襲下來,不能為了改變而改變。」

 

書法與管理 息息相關

 

他進一步闡述:「書法有布局和章法,如字體大小、編排、濃淡乾溼,為什麼要如此?是為了美感和藝術;管理的布局,道理相通,也是要大處著眼,小處著手,管理的藝術,盡在其間。」

 

「寫行草,每行多少字,不能太平均,也不能差異太多,字體也要有變化,粗細搭配,產生和諧感。這字的筆劃拋擲出去了,另一個字就要有所避讓,不能重疊成一坨。管理也是如此,似有規則,卻不能死守條文,要有彈性的空間,人與人之間,講究和諧和避讓,硬碰硬絕對解決不了問題。」喬平說,他常應邀到機關和學校講述書法與管理,或書法與人生,一講就是兩個鐘頭。

 

聊到這裡,只談到「書法與管理」的一點皮毛,雖然意猶未盡,但喬平老師必須趕赴下一個行程,只好戛然而止。看著喬老師背著大砲相機離去的背影,我思索著,經過這番訪談,雖然了解到喬老師遒勁的書法其來有自,但還是覺得他不像傳統的書法家,他顛覆了我們的刻板印象。

 

更重要的是,老師從小擁有藝術的天分,不以天分為傲,卻嚴格自律,要求自己每天練習,就算一、二十分鐘都好。就這樣從2歲開始,持續了58年。我呢?是否能夠抓住自己最熱愛的東西,天天擁抱它,就算一、二十分鐘都好?

 

註:熏風──嶺南四家書畫藝術聯展,陳傳譽、喬平、蔣悅及金城四大家的作品,426日前在台北中山堂展出。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藝文活動
自訂分類:散文
上一則: 田定豐 翻轉命運
下一則: 行銷高手田定豐 翻轉命運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