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佛孽,純劫
2024/04/18 04:29
瀏覽389
迴響1
推薦6
引用0

      一個和尚,從靈隱山上的長泉寺,匆匆忙忙、沒命似地逃下山,一直逃,一直逃!直到他的頭髮長到可以高束,遠到人們不再記得他的法號……。

      和尚年老的時候,有一個很談得來的小孫女,聰明伶俐。

      老人家決定,把當年的秘密說出來。

      內心畏顫顫地,他說,當年的長泉寺,由一位年輕的住持所掌管。那位住持來自坎坷複雜的背景,為人陰晴不定。住持曾經將兩位帶髮修行的俗家弟子,關在同一間閉修室裡打坐。對,是關,關起來,而且上鎖!老人家在心底默唸一些細節。

      「那有什麼可奇怪的嗎?」小孫女天真地問。

      「怪就怪在,那兩位俗家弟子,一個是全家慘遭滅門,一個是滅了人全家滿門。」

      小女孩打了個冷顫,提起勇氣問:「是……同一件事嗎?兩人是仇人?」

      老人家想也不想,就搖搖頭,答:「我相信,是住持,滅了那位俗家弟子的滿門!」

      小女孩立刻問:「哪一位俗家弟子?滅門的,還是被滅門的?」

      老人驚覺,過去的記憶像是橫衝直撞而來,一下子湧現腦海!

      聲音沙啞地,他說:「也許,兩個都是……」同一個住持,滅了兩家滿門!不,是一家,那兩人,原是一家人,應該是這樣的,對吧?老人的記憶開始斑駁、重疊、斷斷續續……。

      而那個滅人全家的,當然因為被滅的家族,有人僥倖逃脫了;逃脫的人以出世修行作為掩護,循機密謀了報復。

      從那之後,老人家突然覺得,聽了這個故事之後的小孫女,再也不是原來那個無邪爛漫的小女孩了!她,變了……!

      對,她一定是變了!她若有所思的眼神,善於觀察的思維,一定教她發現了什麼!老人家不斷在內心裡獨白,他覺得孫女不再和他親近,不再恭敬地倒茶給他,不再願意傾聽他說話。

      直到他再也無法於夜裡安睡,直到他無法坦然面對孫女明亮直視的眼神……。雖然她,每天、每天都來奉茶,好像應對進退,也不曾有落差。但,她為什麼要每天來?她為什麼總望著窗外?老人不敢細想。

      他在他覺得的世界裡,再也無法相信自己的所見、所聞。而他的所思、所想,刀刀折煞日常!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小說
自訂分類:極短篇小說
上一則: 追日與雛
下一則: 冏缺
迴響(1) :
1樓. 歐陽陽
2024/04/18 23:50

年輕的住持是被滅門的倖存者,後來找到仇家以牙還牙也滅了他滿門。可獨漏了兩人~一位是當年滅住持家的人(後來帶髮修行的俗家弟子之一),一位就是仇家的倖存者(第二位帶髮修行的弟子)。

說故事的老和尚就是當年的年輕住持。

文章的渲染張力是緩緩拉升的,沒有譁眾取寵的鋪敘,卻引人入勝而細思極恐。堪稱好文

感謝您的回復!週末愉快! 文瑜~2024/04/18 23:58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