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成為媽媽,她們打開了新世界的大門
2023/11/23 03:03
瀏覽374
迴響0
推薦14
引用0


海蒂・豪斯(左上)、潔西卡・麥克羅里(右上)、卡羅琳・索利泰爾(左下)、阿拉娜・格里芬和兩個孩子(右下)。照片由本人提供。

感恩節又到了。 跟往年一樣,我感恩家人,感恩朋友;今年,我還特別感恩我在工作中認識的一些厲害的媽媽。在跟她們聊天時,我聽到她們分享當媽媽後如何調整自己的工作和生活,好花更多的時間陪伴孩子、也讓自己獲得更大的成就感。不可否認,在今天的社會上、職場上,還有很多對媽媽們不公平的地方,這些不平往往令人無奈甚至憤怒;但與此同時,也有些媽媽們克服種種不平,找到更適合自己和家人的生活方式。

今天,我想來寫寫這些堅強的媽媽們。

歷經離婚掙扎,這位藝術家媽媽轉身幫助其他單親媽媽

海蒂·豪斯 (Heidi Howes) 來自俄亥俄州,是三個孩子的媽媽。而且在2021年再婚之前,她做了十年的單親媽媽。

海蒂說:「那時候日子過得很難、非常難,我那時候很窮,簡直太窮了。”

海蒂小時候的夢想是成為一名藝術家。長大以後,她追求自己的夢想,創作音樂和歌詞,並在餐廳等娛樂場所演出。但當她27歲第一次當媽媽時,一切都改變了。

海蒂回憶說:「我得了嚴重的產後憂鬱症,有好幾個月的時間,我什麼都做不了,只煩惱著生活要怎麼繼續下去。」

那是二十年前的事了,海蒂和她前夫當時住在威斯康辛州的農村地區,那裡新手媽媽的心理健康資源很缺乏。海蒂很沮喪,她覺得自己沒辦法照顧好寶寶,因為她連自己都照顧不好,這讓她感到憤怒和羞愧。

第二個孩子出生後,海蒂的憂鬱症變得更嚴重,她的情況愈來愈糟,到了不得不住院的程度,最後甚至離婚了。

在醫院裡,海蒂讀到婦幼人權組織MomsRising創辦人Kristin Rowe-Finkbeiner寫的《母性宣言》(暫譯,The Motherhood Manifesto)這本書,覺得好像醍醐灌頂。海蒂說:「當時我第一個想到的是,原來憂鬱症不是我的問題,也不是我的錯,這是公共衛生的問題,是我們大家問題。」

海蒂說,她忽然發現,成為媽媽其實可以的帶來許多機會——不是賺錢的機會,而是精神成長上的機會。 她也意識到沒有人會來救她,政客不會突然立法保護她,超級英雄不會突然出現在病房裡把她救走,她必須為自己做出改變。就在那個當下,她決定有朝一日要成立一個幫助單親媽媽的非營利組織。她的想法是建立一個媽媽共居方案,一方面幫助單親媽媽解決住房問題,一方面為這些媽媽建立一個支援系統。海蒂說,這個想法有一部分是她受到她當時的室友的啟發,因為離婚後,她帶著兩個孩子,跟另外一位帶著孩子的單親媽媽分租一套公寓。她們互相照顧,海蒂覺得那樣非常好。

後來,海蒂真的成立了一個非營利組織,叫做「Motherful」。這個組織現在五歲了,海蒂說:「我覺得我走在正確的道路上,我很自豪。」

現在的海蒂還是一位藝術家,繼續從事創作和音樂表演的工作。但現在,她更喜歡自稱為「療癒藝術家」。

在新生兒和特雷翁·馬丁命案之後,這位老師媽媽成為反種族主義教育家

潔西卡·麥克羅里(Jessica McCrory)在北卡羅來納州長大,現在跟先生和三個孩子繼續住在北卡。

潔西卡以教育為職志,大學畢業後,她在巴爾的摩教了幾年書,然後搬回北卡,繼續在那裡當老師。但十年前,潔西卡的第一個寶寶出生時,她因為教師工作薪水低、又沒有產假和育兒假,只好暫時辭去教師工作。

然而,對潔西卡來說,成為媽媽以後最大的變化,是母親身份改變了她對許多事情的看法。曾經震驚美國社會一時的特雷翁・馬丁命案發生在潔西卡懷孕的時候。潔西卡說:「可能是孕婦特別容易激動吧,跟先生一起期待新生寶寶的喜悅、跟一個年輕漂亮的男孩子不明不白被殺的悲傷,混合再一起,讓我感受到激烈的情緒。我跟我先生、當然還有我們的小孩,都是白人,但是特雷翁・馬丁命案啟發了我去深入了解系統性種族主義和白人特權。」

在那之後,潔西卡投入反種族主義運動,成為活躍的反種族主義教育家。她說,如果不是因為當媽媽讓她找到了新的技能和信心,她是不可能這樣做的。

現在,潔西卡在幼兒園兼職教書,這樣讓她有更多時間陪伴家人。她對自己的工作感到很滿足,在工作上她能夠提供托嬰托育服務來幫助其他媽媽,不上班時她也能繼續投入她重視的反種族主義運動。

這位有六個孩子的特殊兒媽媽為自己的孩子,也為所有的特殊兒發聲

來自華盛頓州的卡羅琳·索利泰爾 (Carolyn Solitaire) 有六個小孩。她一直就想當媽媽,但是她說:「小時候,我幻想中的家庭生活一切都很完美,但等我真的當了媽媽,情況卻完全相反。」

儘管如此,卡羅琳還是覺得,成為媽媽是發生在她身上「最好的一件事」。

卡羅琳的育兒生活充滿挑戰,不只因為她有六個小孩,也因為其中一個小孩是特殊兒。她的大兒子是個非常精力充沛的孩子,需要一直有事可做,不然就會搗蛋。大兒子小學一年級的時候,學校想讓他留級一年。醫生想讓他服用利他能,但是卡羅琳反對,因為她說:「利他能會讓我兒子變得像殭屍一樣」。

卡羅琳不放棄兒子,她帶著兒子到處看醫生,耐心地向醫生解釋為什麼不想讓兒子吃藥,耐心地為兒子研究替代療法。她去學校見老師,見校長,見學區教委,請求他們不要耽誤兒子,並承諾每天放學後她都會坐在孩子旁邊,盯著他完成所有的作業。 醫生和老師都給卡羅琳白眼,覺得她很煩,但她不肯屈服。

卡羅琳笑著說:「成為媽媽讓我變得非常有耐心,但你們可不要弄錯了,我不會溺愛孩子。在家裡是我扮黑臉,我定規則,叫小孩遵守。」

為了幫她的兒子發聲,卡羅琳加入家長會,並很快成為所有像她兒子這樣的特殊兒的代言人。她看到有些家長每次開會都來,但都是安靜地坐在最後面,她就去跟他們打招呼,鼓勵他們大聲發表的自己的意見,她甚至組織家長,去向當地的政客請願。

卡羅琳的特殊兒健康地長大,現在已經40歲了,而且是一位職能治療師。現在已經當奶奶的卡羅琳,除了繼續投入位特殊兒發聲的工作外以外,還在當地一家食物銀行工作。

卡羅琳說:「要不是當了媽媽,我永遠不會知道自己原來這麼有價值,能為社會做出這些貢獻。」

這位前空服員媽媽放棄飛行陪伴孩子,並建立了更有意義的事業

來自賓州匹茲堡的阿拉娜·格里芬 (Alana Griffin) 是有兩個兒子的單親媽媽。 她有一個冒險的靈魂——小時候,她夢想成為一名企業家並環遊世界。長大後,她成為空服員,實現了環遊世界的夢想,但跟其他的媽媽一樣,成為母親改變了一切。

航空業的快節奏變得不適合阿拉娜,因為她想要有更多時間陪伴兒子。她覺得自己需要放慢腳步,因此她離開了航空公司,做了幾年的商業銀行家。

兒子四歲時,阿拉娜離婚了。成為單親媽媽以後,她需要更多的時間陪伴孩子。於是離開銀行,自己創業,以獨立顧問的身份,為不同的公司管理社群媒體帳戶。

外人都覺得阿拉娜很成功,阿拉娜自己則認為,這是因為她一直很注意照顧自己。

她說:「我很清楚自己想要實現什麼目標,每天都精心安排日程,確定有足夠的時間陪伴孩子,也有留足夠的時間給自己。」

她也勇於尋找媽媽團體,尋求支持。談到支持,阿拉娜覺得這個大環境其實沒有為新手媽媽提供足夠的支持,所以作為新手媽媽,一定要照顧好自己,甚至在找不到支援系統時,自己要想辦法建立一個。

在自己當老闆之前,阿拉娜在托嬰托育方面遇到各種各樣的問題,因為她自己的工作量很大,而負擔得起、品質又好的托嬰托育服務又很難找。

阿拉娜說:「最後我請了一個保姆,但如果可以的話,我還是希望自己帶小孩。」

現在,阿拉娜自己當老闆,生活節奏慢了很多,她賺的錢夠用,也有充足的時間陪伴孩子。甚至在離婚後,她以單親媽媽的身份收養了第二個孩子,她認為這是她最大的勝利。 她說「作為一個單親媽媽,不需要男人就能擴大自己的家庭,這真是太酷了。」

現在,阿拉娜真的成為企業家了,實現了她童年的夢想。 她也是一位出版作家,寫了一本書《單身媽媽的場景》(暫譯,Scenes from a Single Mom)描述自己的掙扎和勝利。

有誰推薦more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