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对中国政治改革的期待 (四)
2012/12/11 00:40
瀏覽648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前面谈了很多政治人物,非常感谢有网友捧场,有人很想听我谈谈中国建国以来的几位总理,我理解这个心情,毕竟每个人看问题有自己的特色,我也有自己的视角。然而我万万不能写,原因非常简单,我没有足够的资料,也没有一点动力,我自己能力根本就不配。就好像一个补鞋匠没有条件去做木匠,将来我若有动力和能力,当然可以去做,非常抱歉!

我继续谈我对中国政治改革的个人看法,是非常枯燥无聊、不吸引眼球的事情,确是我看来最重要的事情,比那些政治人物吃了什么饭、拉了什么屎等屁事重要,特别比重庆的薄熙来及其走狗们吃红饭拉黑屎的事情,要重要一百万倍,不对是一千万倍。

这个论题也不是too simple 或者 sometimes naive 的事情,而是实实在在关系到中国这个国家的大事,应该为所有的中国人所关心。

我就抛砖引玉谈谈自己的看法:

一 政治改革必须要使用“猫论”,必须要“摸石头过河”:

政治改革必须要在保证国家稳定的大前提下进行,任何贸然或者慎重提出的所谓理论都是狗屁,因为国家一旦不稳定,将付出巨大的代价,给野心家(比如薄)以蒙骗世人的机会,中国历史上吃这样的亏太多,很多的混蛋流氓都是打着为民服务的旗子乱折腾,最后其实都是为了一己之私,所以必须慎重。

邓小平的理论其实就是走着看的理论,绝对不是苟且之策,有一个非常正确的方向:就是全体中国人的利益、中华民族的复兴。 而国家稳定、经济发展、科技提升、社会进步、文化繁荣是鉴定改革结果的标准,这有什么不好?

中国的政治氛围根本就没有达成理论统一的可能,连共产党这个招牌都没有可能被抛弃,所谓的共产主义还是官方的理论,在这个条件下讲什么理论是水中捞月,根本没有任何现实的意义。 

中国共产党内部早就没有了主心骨,根本不知道自己应该相信什么,在这种条件下中国稳定的唯一黏合剂其实就是民族主义和民生主义,而这也是非常危险的,因为任何野心家都可以大大地打起这个棋子。而且中国的贫富差距巨大,也给野心家提供了非常肥沃的土壤。所以绝对不可以贸然启动大的政治改革,而要使用共产党经济改革的成功经验,就是地方试点成功后逐步推广全国。

所以,“摸石头过河”就是最稳妥、最现实的办法,而且是最可能成功的办法。除了这个办法,唯一的办法就是共产党放弃对中国的唯一领导,大力引进体制外的力量,这样的措施一定是被动的,必然是在共产党没有任何办法和出路时候所被迫走的,现在还没有到这个时候,根本不可以考虑而且要尽量杜绝。

二 政治改革必须要大大坚强国家第一领袖(总书记)的权威:

共产党的政治局制度当然有他好的地方,在没有政治强人后,这个制度是一种集体领导,制衡力量很强大。然而这也是问题所在,太多的制衡(政治斗争)使国家的政令不通畅,整个领导阶层都不能一心一意地团结,国家如何发展? 共产党的解决方案是所有的斗争都放在后台(不透明),一旦形成共识(无论过程如何难看)就强势推出。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否则如何维持表面的团结?

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国家的一把手(总书记)的权利被大大限制,在政治局里沦落为7个董事中的一个,这个非常危险:

(1)总书记是掌握枪杆子的,一旦有了不理智的总书记,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可能会利用军队强行绑架整个政治局,这个国家的所谓第一领袖被迫利用军事政变去推行自己政治主张的可能是有的,而且是要绝对避免的。

(2)政治局常委内部为了各自的利益和政治博弈的需要,一定会在各个要害部门、地方政府扶持自己的代理人,一定会不惜牺牲整个国家、民族的利益。

解决的办法就是大大加强国家一把手的权威,必须要让一把手凌驾在政治局常委之上。然而要赋予政治局罢免一把手的权力,这样一把手可以大刀阔斧,但是绝对不可以无法无天。这个问题在毛、邓时代还不突出。在江泽民时代就有苗头了,但是还不是太成大问题,毕竟江泽民有个“核心”的东西在罩着,然而到了胡锦涛时代,这个问题就成了大麻烦,国家的所谓一把手,每天都要忙着政治斗争,否则连自己的政策都没有办法推出来。

三 政治改革必须要发动地方的积极性:

中国的中央集权太死板,地方诸侯施政都是看上面的脸色、看政治风向。特别是害怕出现影响政绩的事情:民间动乱、大的案子等等。长此下去所有的问题都被地方高压下去,根本么有被解决。这对中国的长远稳定会造成非常负面影响,一旦野火燎原后果非常可怕。

必须放权给地方,让地方政府有条件去做一些实在的事情。最终地方政绩的评判要由独立的机构,而不能抛给政治局去扯皮,作为改革的过渡,完全可以让总书记做最后的裁决人,以达到政令畅通。

四 政治改革要大胆创造民间舆论的环境:

这个问题不用讲,也是中国共产党做的最糟糕的事情之一。民间的舆论都是靠小道消息,根本不相信官方的版本。这样发展下去对国家的整个文化、舆论前途是不健康、绝对扭曲的。政府必须要拿出让民间积极参与舆论的勇气,只要中央政府能够掌握政治大局,不要被舆论牵着鼻子走,根本不用担心会影响政局稳定,而且适当的小动荡也是改革中所必须经过的教训。

舆论一旦放开,一定会暴露各种各样的问题,中央政府可以根据需要选择处理。对于煽动动乱的舆论要敢于打压,但是绝对不要腥风血雨,使用经济手段是最好的。也不要担心国际的舆论,中国无论做什么,都有大量的敌对舆论,自己如果没有胆识去做,别人一定会钻空子造谣。

放开民间舆论的目的是为了建立整个民族的健康、成熟的喉舌,政府必须要大力使用各种力量去扶持,也要利用自己的筹码去引导,绝对要避免舆论为特定利益集团服务的可能,避免国家政治和文化的撕裂。

五 政治改革要建立独立的监察机构,绝对不可以受制于政治局。

没有独立的监察机构,不可能消灭腐败。而政治局的成员都是政府的高官,本身就是和各级官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如政治局果掌握监察机构,当然是可以稳定政局,但是代价就是整个国家、民族的腐败根深蒂固、积重难返。 所以必须建立完全独立的监察机构,作为过渡,也完全可以让总书记做最后的裁决人,以做到大刀阔斧的处理,否则共产党的纪委书记就应该只对上级纪委书记负责,而绝对不可以听从一把手。纪委独立几乎没有可能,所以我强烈建议大大加强总书记权威,划所有纪委归总书记掌控,这应该是可以努力的方向。共产党内部的腐败一定非常严重,监察机构必须要在总书记的统一指挥下酌情处理大的案件,因为有很多问题都是历史、体制问题,已经到了非常严重的地步,必须要智慧解决,我不是为了包庇共产党的既得利益,而是为了让百姓少付代价,这个体制里的官僚已经在里面很多年了,共产党的运作还需要这个体制,除非发生革命。

我迫切期望中国的政治家拿出魄力,大刀阔斧地做些事情,修修补补恐怕已经解决不了问题了,拿不出勇气最后受害将是全体中国人,包括台面上的政治人物,也包括这些政治人物的家庭。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