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一座山嵐消失了
2014/03/19 15:41
瀏覽488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25歲那年在飯店工作,有位新同事好美喔!文靜有著濃眉大眼,年紀大一點不太說話只靜靜的工作,後來較熟才知道她為了要離開男友逃出來的要我幫她,我想辦法幫她找到我租屋隔壁小套房,就這樣躲了好幾個月,被先生派出來找的下人發現帶回去了。她又回到那知名的大戶人家裡,從那次離開後近半年沒有她的消息。

實在讓人不放心,雖然知道住那兒也不能去看她,有天她來電話說:我跟先生提了在外認識你這新朋友,先生答應你可以來家裡玩。因為身份的關係她家進出的都是當時的政商名流,那年還太年輕很多事看不懂,單純的姐妹情只能趁縫看她一下就走或她先生出門我才敢去探望她。當時她先生是三妻四妾的政商名人,彷彿整個世界都是他的眼線,無處可逃的她只能認命的活在他的鷹爪下繼續過日子。

多年之後有天她泣不成聲的說出她的委曲,國立大學剛畢業的她,不知情擔任有家室風流成性的董事長秘書,剛畢業不知世間險惡,三妻四妾的老闆,用藥迷昏她醒來欲哭無淚自知已不是完整的女人,無法面對論婚嫁的男友她大學同學決定分手,那年她差幾分就考上中醫了。我只默默的看著她聽她說她想說的,直至現在我一直記得當年她告訴我:真想離開這男人,可是只要想到此生還要在另一個男人面前脫下這件衣服,我辦不到!說完又哭了,看著她掩面痛哭年輕的我也不知如何安慰她。同為女人這句話一直在腦海耳邊浮浮沉沉直到現在才懂,女人的衣服如脫下容易要穿上就難了。也因為這句話讓我更尊敬同情她。一生的青春幸福就這樣為了這件衣服?!但我知道這薄薄的一塊布,對這女人而言這是她此生僅存唯一能抓住,最後一絲的尊嚴了。

惶恐不安的日子,只要他先生對他家人送個小禮或有任何動作,她就嚇到不能呼吸,在她身上發生的事羞於讓人知道,更不想讓家人擔心的情況下,逃離幾次又被下人找到,怕事情張揚迫於無奈又回到他身邊。

日子像流水般的無情的流過,她先生不知為什麼視力一天天的弱,很多年沒去看她了,有天我去看她剛進門只覺得奇怪客廳牆上怎麼有一條微黃的橫線,後來我悟出原來牆上被他摸著走路,因手汗長時間在牆上摸出一條黃色的腰帶,我知道這男人的拐杖在牆上。妻妾全離他而去只剩認命的她,老年照顧盲眼無法自理的先生但他又背著她跟前女友藕斷絲連,年前讓那女人送去安養院了。她說:聽安養院的人說這男人按三餐唸佛懺悔不知是真是假。

男人去了安養院她將家裡清理一下,資源回收的送到寺院,整理廢紙回收的義工驚訝的跟她說:不得了!你年輕時這麼漂亮!她跟我說:漂亮年輕的我不屬於我的,現在我老了不喜歡照相,不願意看到現在蒼老的容貌。話一轉笑著跟我說:都60幾歲了,外面的男人看到我,聽說我沒結婚還想要我呢!

這麼多年沒聽她說話這麼輕鬆:桂!今年61歲才發現沒有他的日子真好。我跟她說:你先生就像一座山擋在前面。她嘆了口氣說:已經34年了! 

我的好姐妹一直忍到送走父母,現在終於可以自己過日子了。聽寺院的董事長說:常看她在寺院當義工。如沒記錯在她55歲那年打電話高興的說:桂!我考上中醫了!

她就像我的導師走在我前面做給我看,因為她的身份特殊,認識的人非富則貴。記得在35歲左右她帶我去見一位當時地方首富的側室,原是富人家中女傭之一,從小就進大宅裡服侍富人一家,怎知花漾年華時會被老爺看上了,從此過著眾人怨只有一人愛的生活。她帶著我見過夫人,那年夫人約莫70多歲了,笑起來像個純淨的少女,我想是老爺將她保護照顧的很好,之後她帶我去見夫人好幾次,雖然老爺走後為她留下了大筆的財富過富裕無缺的晚年,但我看她們都如一般帶髮修行的師姐無二。

前後百年之內兩位地方精典的女人,活生生血淋淋走過一生的故事。這戲再演下去不知道會輪到誰當主角,要怎麼演聽天由命了

2011080420140319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