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煙花姊姊
2014/02/24 18:05
瀏覽1,054
迴響2
推薦7
引用0

~ 美麗惹人,卻墜何方 ~

 

跟平日一樣,

我急著去找漂亮姊姊玩。

 

不知道什麼原因,姊姊來她二姨家住了好一陣子了,

 

我每天都很怕她忽然就要離開。

 

我跟媽說,長大我也要像她那樣美麗。

 

姊姊說她會幫我把娃娃衣服上破了的薄紗弄好,

 

還會把她壞掉的手環給娃娃做一條小小項鍊。

 

 

 

那天午後依約去找姊姊,一進門她正哭著,

 

那阿姨,哦,是她媽媽,今天怎麼來了?

 

出了什麼事?怎麼姊姊哭得那麼傷心?

 

「不要哭了啦!又不是要妳去死!」

 

一個生疏而不耐煩的聲音,

 

轉頭一看,是一個化著濃妝的大姊姊,

 

跟我這個姊姊長得好像,一定是她的大姊。

 

今天姊姊的媽媽和大姊來,

 

到底有什麼事?

 

不然漂亮姊姊為什麼哭得這麼傷心?

 

 

 

我坐在姊姊旁邊,想安慰她,可是又不敢握她的手,

 

只有拉著她的裙角,靜靜的想看出這其中的原因。

 

她那個胖胖的,打扮得很…很多東西和很多顏色,

 

穿著高跟鞋,走路一扭一扭的媽媽,

 

正一手夾著煙,一手拿著毛巾擦著她的膝蓋,一邊說著,

 

以後不要再玩那些小孩子玩的,妳看,膝蓋又粗又黑,

 

要趕快好好保養一下。

 

拿起她的手,又說了,

 

指甲這麼髒,以後不可以了!

 

隨後撩了撩姊姊的頭髮,說,妳打扮起來會非常的美麗。

 

姊姊又哭出聲音來,

 

坐在窗邊看著雜誌的大姊姊,

 

不耐煩的大聲地翻著雜誌……

 

 

 

這位母親拿起化妝包,開始幫她畫妝,

 

我興奮地看著所有繁鎖的過程,一道又一道的,

 

我和小珍不斷被要求離開一點,又忍不住越站越近,

 

姊姊越來越像窗邊看雜誌的那個大姊姊了。

 

畫完,大家都稱讚著說漂亮極了,

 

我也高興的拍著手笑著,

 

姊姊也忘了哭了。

 

聽見媽媽在家門口喊著我回家吃晚餐,

 

姊姊紅著眼睛,握了一下我的手,要我快回去,

 

我只有不捨的跟大家搖手說再見。

 

 

 

幾天後的一個傍晚,功課早早就寫完了,

 

我高興的去找姊姊,

 

她的小表妹小珍說,表姊那天晚上就回家了。

 

哦,我真的好傷心,

 

沒有姊姊,只有一個總是弄壞我珍藏寶物,

 

討人厭的弟弟,

 

而其他的女同伴,都很現實,

 

愛生氣,喜歡結黨,老說人壞話,

 

只有姊姊讓我得著寵愛,

 

我們常常安靜的在一旁玩著。

 

而今姊姊走了,連說再見也沒有的就走了。

 

 

 

過了好久好久,

 

我幾乎已忘了這個姊姊的一個周末的下午,

 

小珍的大姨和那兩位大小表姊來了,

 

那時我將上國中,

 

看到姊姊已不再好意思那麼毫無忌憚的拉著她,抱著她,

 

只是害羞的笑著點點頭。

 

我不住地偷偷看她,

 

她好漂亮,真的好漂亮,又高又美,又白又俏,

 

不熟練的高跟鞋,她走動起來慢慢的,有一種說不出來的好看。

 

只是本來就已非常漂亮,平時怎麼還得畫這麼濃的妝?

 

她不再像以前一樣了。

 

 

 

小珍說,大表姊已經嫁人了,她去喝喜酒時,

 

看到她嫁了一個好有錢好有錢的人!

 

家裡好大,車子也好大,還有佣人,

 

已經不上班了,現在只剩小表姊一個人在上班,

 

又把表姊們不要的項鍊、耳環、包包拿出來給我們看,

 

大家搶著又叫又笑,忙著往身上掛。

 

小珍說,今天大姨來就是要問她的媽媽,

 

要不要讓小珍的姊姊們也去那裡上班,

 

又說,她大姊是願意,只是二姊脾氣不好又像男生,不願意去。

 

難怪剛才看見張伯伯結結巴巴的說什麼這樣不好,

 

不久就聽到張媽媽國台語夾雜,

 

把好脾氣的張伯伯罵得一點餘地也沒有。

 

 

 

後來,小珍的大姊,真的去上班了,

 

每天很晚回家,所以總是睡到下午才起床,

 

她在睡覺時,如果小珍或其他在附近玩的孩子,聲音大些,

 

張媽媽就會把大家 罵著趕開去。

 

那大姊動不動生氣時,張媽媽總是小心侍候,

 

一點也不像從前那樣隨便的對待她了。

 

在大姊去上班後,

 

小珍家不斷的買新的東西、新的家具和

 

鄰居左右都沒見過的新的電器用品,

 

張媽媽笑聲越來越大,走起路來也越來越精神。

 

 

 

只是因為沒有那二表姊漂亮,氣質也差了許多,

 

所以小珍那大姊常常吃苦頭。

 

我不知道那是什麼樣的苦,

 

只是好幾次在家又哭又鬧的說不要再去上班了。

 

張伯伯趁機高興地說好,要她從明天起就別去了,

 

這話一出立刻就被張媽媽從後面一陣吆喝。

 

張伯伯常常忍著氣,坐在門口的台階上抽煙,

 

看來好可憐。

 

媽小聲的拉著我的衣服,

 

要我快快進屋,

 

不要讓張伯伯看到,那會讓他會難堪。

 

 

 

張媽媽沒有辦法,

 

只有請大姨過來一趟。

 

大姨來的那天,我把額頭頂著那個鬆垮垮的紗窗,

 

從紗窗外看到那大姨正對著小珍的大姊,

 

教著她要怎麼坐,怎麼招呼,怎麼笑……

 

果然,小珍的大姊看來不再那樣的硬梆梆,

 

我才知道原來要這些動作,女人才會更漂亮。

 

晚餐時我把這些事跟前跟後地對媽說了,

 

爸爸說以後不准再去看那些事了。

 

媽也說在別人窗外打探人家家裡的事,

 

那動作看來都不高貴,

 

要我以後也不要再去了。

 

 

 

我知道她們上的是什麼樣的班時。

 

心裡真的很難受。

 

媽說好可惜,條件這麼好的女孩,國三家裡就不給讀了,

 

當年與我初識時,

 

就是為了抗拒母親的要求而逃到她二姨家暫住的。

 

可是,

 

她還小的時候能夠一個人坐了好久的車,

 

到二姨家避難,

 

為什麼現在大了,卻反而不如以往那麼勇敢,

 

而不再逃離?

 

是不是去那兒上班真的還不錯……

 

 

 

 

 

直到我國三搬離那裡,

 

都不再見著我那個漂亮姊姊。

 

直到如今,我也極少見著像她那樣美麗的女人。

 

我那美麗的姊姊,

 

多年後的今天可好?

 

對她的女兒,我想,

 

會不會她也那樣,

 

像她的母親對她那樣?

 

有誰推薦more
迴響(2) :
2樓. vivi 之東張西望
2014/03/13 14:18

被迫煙花酒下魂 易冷

沉浮風塵鏡花月 如夢


怎堪寒燈獨夜

天涯風花雪月

覆文不查成迴響,

糊塗主人假客人,

敢情欲衝人氣想得瘋?

休怪、休怪。

vivi 之東張西望2014/03/13 14:25回覆
1樓. 多硯坊 (休)
2014/03/13 10:38

煙花易冷
風塵如夢

怎堪眠花醉柳
天涯無處相逢

被迫煙花酒下魂 易冷

沉浮風塵鏡花月 如夢


怎堪寒燈獨夜

天涯風花雪月

vivi 之東張西望2014/03/13 14:19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