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谷歌慌什麽
2019/07/08 09:27
瀏覽856
迴響2
推薦0
引用0
據報道,谷歌在向美國商務部申訴:把華爲屏蔽在安卓生態之外反而對美國國家安全有害,要求延長暫緩期,或者對谷歌完全豁免。高通也在提出類似的要求。說起來,谷歌應該是對斷供華爲最有動力的:谷歌在世界上到處勢如破竹,但除了安卓,中國把谷歌的當家搖錢樹封了個七七八八,弄得谷歌進賬少了一大塊,治治中國明星企業華爲本是出氣的時候。但谷歌還是有明白人:這一招使不得。

與中興截然不同,華爲在泰山壓頂的突然襲擊面前,不僅穩住陣腳,而且迅速亮出備胎。華爲的備貨充足,但消耗殆盡只是時間問題。華爲備胎到底有多管用,坊間不乏質疑。單軟件生態的關閉可能在硬件備貨消耗殆盡之前就形成實質性損害,所以安卓斷供本來可能是最管用的。但華爲的生存力不必看新聞,“利益攸關方”的態度最說明問題。

谷歌的理由是華爲可能打造一個與正版安卓並存而且兼容的混合安卓系統,混合安卓有很多安卓特點,但又缺乏正版安卓那樣的安全管控,一旦流行開來,混合安卓系統容易受到黑客(尤其是中國黑客)入侵,最終可能在與正版安卓通信過程中傳染開來。即使從陰謀論的角度,控制安卓,控制後門,也對美國保持對數字世界的控制更有利,不知道谷歌是否悄悄對美國商業部嘀咕了這一句。

說起來,混合安卓將首先在中國流行,是否受到駭客攻擊,按理不干海外市場的事。但混合安卓與正版安卓是近親,有可能通過未知後門連帶傳染到正版安卓,這可能是谷歌不言的擔憂所在。但對谷歌來說,安全其實不是多大的理由。

最了解華爲實力的不是情報局、學術界或者媒體,而是競爭對手。作爲安卓陣營的一部分,華爲對安卓的貢獻谷歌最清楚,華爲的操作系統實力也是谷歌最清楚。更重要的是,谷歌對安卓的問題最清楚,對華爲可能在什麽地方搶先下手、徹底“帶偏”安卓世界的節奏最清楚。谷歌急著向美國商務部申訴,正是谷歌對華爲鴻蒙是否有可能在技術上足夠成熟、在商業上足夠成功、在時機上足夠近在眼前的最好旁證

谷歌更是明白,對華爲斷供是很壞的先例,其他中國手機制造商看在眼裏,記在心裏,很難不心生離意。雖說谷歌對他們現在還沒有斷供,但有了初一,就會有十五,他們即使還沒有去主動尋求華爲的合作,至少會把鴻蒙作爲備胎,隨時准備跳槽。如果中國政府爲了信息安全而鼓勵華爲鴻蒙開源、開放,鼓勵其他手機廠商與華爲鴻蒙合作,這不是行政指令的強迫,而是瞌睡送枕頭了,解決了他們一大心病,求之不得。

這對中國用戶也是一樣的。除非轉向三星和LG,要是可以預期中國大牌集體被斷供的那一天,還不如早早轉向兼容的混合系統,有利于平穩過渡。

鴻蒙能成事嗎?打造手機操作系統在技術上並不是高不可攀的,難的是在性能可靠完善的基礎上形成自我發展的生態圈。在開放環境下,先來者已經占領了先機,後來者除非有突出優點,否則很難打破先來者的既有優勢。與蘋果iOS相比,安卓是後來者,靠開源、開放打破了蘋果的封閉生態圈,吸引了大量加盟者,一炮打響。早期安卓有各種問題,現在好多了,但依然對處理器速度和內存容量的要求超過大體同水平的蘋果。但要是華爲鴻蒙僅僅是與安卓高度兼容,這是不夠的。

華爲在谷歌斷供之前,已經在研究編譯器和操作系統問題,但只是備胎。如果沒有谷歌斷供,華爲要備胎轉正是艱難的。艱難的一頭不在華爲,在用戶。華爲聲稱比正版快60%,但不管華爲如何厲害,初期的可靠性、相容性尤其是用戶信心問題是難免的,如何鼓勵用戶跨出這一步很難,要建立粘性是雞生蛋,蛋生雞的糾結。

但谷歌斷供就不一樣了。雖然現在並沒有蔓延到其他中國手機品牌,但兔死狐悲,而且美國的霸淩激起了中國的公憤。華爲鴻蒙的時機意外地成熟了。據說好幾家中國手機也“入駐”華爲,測試鴻蒙。未來不排除華爲把鴻蒙也作爲開源、開放推出,粘住其他中國手機品牌,甚至國際品牌。只要鴻蒙系統足夠強大、穩定,有發展空間,加上採用微內核的先天速度優勢,擠占先天就有速度劣勢的安卓不是不可能的。

中國手機應用市場本來就與除基本安卓以外的谷歌生態有很大程度的隔離,只要鴻蒙能運行現有安卓應用,就能站住腳。未來應用更加不是問題。中國市場足夠大,一帶一路的影響足夠大,只要鴻蒙在中國站住腳,就有機會走出中國,走向世界。到時候,即使歐美依然流行安卓,但鴻蒙的速度優勢和兼容力也造成足夠的粘性,吸引安卓用戶。對于谷歌來說,趕在這一天之前亡羊補牢,這是重中之重。

微內核與機器層面結合更緊密,除非手機廠商深度參與,硬件門檻可能比安卓要高。不願跨出這一步的手機廠商可以繼續留在安卓陣營,那時手機世界可能三分天下。取代安卓不是華爲鴻蒙的初衷,是美國試圖剝奪華爲的發展權才逼迫華爲走到這一步的,公平競爭本來就是目的。

但谷歌被迫拉起數字鐵幕把華爲隔離在“那一邊”,同時可能把自己也隔離出中國市場。離開中國市場容易,回來可就不容易了,世界上沒有比谷歌更清楚這一點的了,世界上也沒有比谷歌更清楚回不來的代價的了。這是奉行“甯要社會主義的草,不要資本主義的苗”的新時代翻版的美國極右派不願理解的,但現實可能迫使他們理解。

由於習慣性領先和習慣性盤踞道德高地,美國不少人一直認爲,只有美國才是掌握世界的方向盤的,特朗普是這種思維的粗俗但集中、毫不掩飾的體現。他們自诩捍衛美國的武士,但他們既不懂孫子,也不懂克勞斯維茨,他們不知己不知彼,也不知道哪裏才是決定性的戰鬥。美國的問題不在別人那裏,而在美國自己喪失了競爭力,以至于不敢競爭,還不許別人競爭。

另一方面,華爲的備胎戰略可能反映了中國的國策:堅持開放,擺脫依賴。在中國依然落後的領域要大力追趕,即使不以進口替代爲目的,也要保持對進口的競爭壓力和對斷供的威懾。這不僅需要中國在相關領域保持足夠的實力,也以中國市場和受中國影響的市場爲依托。

這種反威懾不僅針對美國政府的霸淩行徑,也對各國公司是一個提醒:對於法律管控都有最高解釋和最低解釋的問題。法無禁止皆可,還是法無容許皆禁,這不僅是受管控方的解釋問題,更是對後果的理解問題。如果執行過度對自己沒有影響,肯定是先執行再說,不管是否有必要;如果事關主動送死,就要想方設法找空子鑽,能賴則賴,賴不過了反正是一個死。台積電明白了厲害,頂住了;谷歌現在也看到了大問題;ARM等還沒有;IEEE、WIFI、SD等則先禁後放。但屁股和吃相露出來了,中國要是就此算了、毫無戒心,那才叫缺心眼。你覺得中國缺心眼嗎?

谷歌慌了,更大範圍內的美國ICT界是否也慌了,現在還不知道。但是會的。這也是美國利用經濟和科技生態主導權圍堵中國的難題:不禁,中國借雞生蛋;禁了,中國打破雞籠子失控發展。沒辦法,中國反正是要發展的。

晨楓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2) :
2樓. 馮紀游陸游:漫長當下
2019/07/09 18:43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不得不放下近利,致力於打實基礎。
1樓. 旭日初昇
2019/07/09 10:52
危機就是轉機,對華為尤其適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