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生化危機啓示錄:血淋淋的叢林世界有你想像不到的黑暗!
2019/03/14 10:06
瀏覽1,423
迴響5
推薦0
引用0

2018-06-07 02:59 2018年4月27號淩晨,印度總理莫迪訪問中國武漢。對於這次夜半突訪,不僅國際媒體驚詫莫名,而且各路分析更是見仁見智各說不一,但均未能解釋這次訪問的諸多詭異之處:

莫迪已經答應出席6月份即將在中國青島舉行的上合峰會,在峰會上舉行中印領導人會談的時間充裕,若無特別緊急事件,完全沒必要在這麽短的時間間隔內提前訪問中國;莫迪訪華之前,鄭重其事地派遣印度外長提前鋪路,此後卻又先揚後抑將兩國首腦會談定義爲一次非正式會晤;

中印非正式會晤地沒有選擇在設有印度大使館或總領事館的北京、上海等地,而是放在沒有設置領事館的武漢;中印非正式會晤中,媒體公布的照片顯示兩國首腦都沒有隨行人員陪同,只帶了各自的翻譯;中印首腦會晤後,雙方未發表任何聯合聲明。 如何解密這諸多詭異之處,尚需我們來抽絲剝繭地分析一下原委。

先來看看會晤地點的選擇是否純屬偶然。 4月22日,中印兩國外長敲定莫迪將于4月27號訪華,次日中國國家最高領導人開始動身前往武漢視察湖北地區。

這一時間順序說明,在武漢會晤是雙方提前協商好的,商定好會晤地點後中方領導人根據約定動身前往武漢等待莫迪,並非莫迪臨時到訪而中國國家最高領導人碰巧在武漢視察,新華社新聞也證明了這一點。

  讓我們再來看看莫迪抵達武漢的時間----4月27號淩晨13分,莫迪抵達武漢天河國際機場後,在沒有領事館安頓的情況下,當天下午即與中國領導人會晤,次日下午旋即離開武漢。這深夜到訪的短短一天的訪問時間,用行色匆匆形容絲毫不爲過。 讓我們再來看看莫迪到訪前印度國內發生了什麽。

  在莫迪訪華前,印度全國範圍內上演“錢荒”,印度南部甚至包括首都新德裏在內多個地區都出現流動性不足的現象。印度美元外匯儲備已經不足以支付2018年度美元債務和應付款項。但是莫迪在訪華結束以後,雙方卻並未發表經濟合作取得成果的任何聲明,甚至連中印會晤聲明都未發,莫迪只是發推特稱感謝中國國家領導人,此後也沒有中印度經濟領域合作的消息報道。 以上迹象來看,基本可以推斷這次會晤非爲經濟原因。 那麽莫迪驟然訪華到底所爲何事?讓我們再來看看莫迪訪華前,印度國內還發生了什麽。

  在莫迪訪問武漢之前,印度國內爆發了一則看似不起眼的重大事件:據美聯社5月初報道,印度西南部地區喀拉拉邦爆發尼巴病毒,已經導致13人死亡。截止5月22號,感染病毒的280例患者中有211例死亡,致死率高達75%。 尼巴病毒曾于1998年9月至1999年4月在馬來西亞首次爆發,感染尼巴病毒的276人中有105人死亡,死亡率爲40%。印度出現和蔓延尼巴病毒的時間段是今年3月到5月22號之間,莫迪訪華正好在這期間。

  下圖爲埃博拉病毒它長的很像玉如意。 對比可以發現,印度這次尼巴病毒的致死率比20年前馬來西亞爆發的尼巴病毒致死率提高了35%,而我們知道埃博拉病毒的致死率也只有50%。世界上最致命的八種病毒,分別是尼帕病毒、寨卡病毒、基孔肯雅熱、MERS和SARS冠狀病毒(非典)、拉沙熱、馬爾堡出血熱、埃博拉病毒。從致死率角度看,目前尼巴病毒雄踞第一!

  迄今爲止,世界醫學對尼巴病毒束手無策,感染者無藥可醫。尼巴病毒的爆發蔓延,已經對印度國家安全構成嚴重威脅。 那麽,武漢爲何成爲中印首腦的會晤地呢?武漢到底有什麽不同于北京、上海的地方?雙方選擇武漢非正式會晤的細節裏面,到底隱藏著什麽樣的重大秘密呢?

  首先介紹一下“P4生化實驗室”。 根據傳染病的傳染性和危害性,以及實驗室生物安全環境的不同,國際上將其分爲P1、P2、P3和P4共四個生物安全等級,第四級即P4實驗室是生物安全最高等級,可有效阻止傳染性病原體釋放到環境中,同時爲研究人員提供安全保證。換言之,“P4生化實驗室”就是研究世界上最危險病原體的生物安全最高等級的高級別高致病性病原微生物實驗室,也是目前世界上唯一能夠研究包括埃博拉、尼巴病毒、非典在內第四級危害群微生物的高等級生化實驗室。

  那麽。中國的首家“P4生化實驗室”在哪裏呢?在武漢,且就在中印首腦漫步談話的東湖湖畔。 武漢擁有中國和全亞洲絕無僅有的一個P4生化實驗室,是中法合作共建的重點實驗室,2017年2月23號法國總理卡澤納夫訪問武漢爲該生化實驗室剪彩。

2018年1月5號,武漢P4生化實驗室通過國家衛計委實驗室活動資格和實驗活動現場評估,同意其開展包括埃博拉、尼巴病毒等在內的四級病原實驗活動,這表明我國第一個四級生物安全實驗室正式建成並投入實質性使用。這就是莫迪緊急出訪中國的原因,也是印度先期派遣外長來中國鋪路的原因所在。

  那麽,作爲大家眼裏一個骨子裏很西化的英聯邦國家,爲何危難時刻不敢求助西方卻偏偏選擇剛剛結束洞朗對峙後不久的中國呢? 其實,印度在2001年和2004年爆發過尼巴病毒,但這次爆發的巴尼病毒的致死率比印度14年前和馬來西亞20年前爆發的尼巴病毒提高了35%的比例。一種病毒如果第一次發現的致死率只有40%,第二次出現卻暴增到75%,只有兩種可能,要麽病毒出現了突變,要麽被人工篩選了高致死率的毒株再加以傳播。

  自然突變要有長期在人群中流行的基礎,比如流感,要有長期大量人群感染作爲宿主,病毒才能生存下來。從2004年到2018年,這間隔14年病毒在哪裏生存呢?要知道間隔的14年中尼巴病毒並未在印度傳播,那麽剩下唯一的可能只能是在人工生化實驗室裏被定向篩選高致死率的毒株,然後帶進印度傳播這一種可能。 既然是人工傳播,掌握尼巴病毒毒株的生化實驗室也只能從P4生化實驗室中培育。

  目前世界上擁有P4實驗室的國家除中國以外還有另外九個,分別爲法國、加拿大、德國、澳大利亞、美國、英國、加蓬(法國巴斯德所)、瑞典和南非。從這些國家我們可以看出,除了中國以外其他的P4生化實驗室都掌握在歐美手中。歐洲受到美國全面的情報和軍事控制,這是印度是不敢向西方求援的原因之一。

  其次,中國在抗擊非典和埃博拉病毒方面取得了全球矚目的重大成果。2016年12月28日中國人民解放軍軍事醫學科學院宣布,由該院生物工程研究所陳薇研究員團隊研發的重組埃博拉疫苗(rAd5-EBOV),在非洲塞拉利昂開展的Ⅱ期500例臨床試驗取得成功。 2017年10月19日,中國首個埃博拉病毒疫苗獲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批准。

  再來看看非典。2003年春非典疫情在中國發生後,北京檢驗檢疫局迅速投入了疫苗研制工作。從當年4月開始,該局與中國新藥基金會通力合作,于當年10月就成功研製出“人用SARS病毒滅活疫苗”,動物試驗效果良好。2005年8月,由中國新藥基金會和北京檢驗檢疫局共同研制的“人用SARS病毒滅活疫苗”通過國家藥監局等相關單位的鑒定,正式進入臨床試驗階段。非典和埃博拉病毒都是世界上最致命的病毒之一,中國在這方面取得的成就領先西方。

  第三,巴尼病毒和非典、埃博拉病毒諸多相似之處,這三種病毒有以下共同點:危害性方面,三個病毒都具有極高的致死率;傳播途徑方面,西方一直認爲共同的傳播者都是狐蝠(又稱果蝠、大蝙蝠),中國華南地區、印度、馬來西亞、西非地區是這種蝙蝠共同的活動區域。今年三月份尼巴病毒爆發時,印度科學家從染病村莊民戶中,發現被蝙蝠咬過的芒果;感染症狀方面,在馬來西亞和印度爆發的少數尼巴病毒傳染者身上出現了非典型性肺炎症狀。三個病毒具有的共同點加上中國又有攻克非典和埃博拉病毒的成功經驗,構成了莫迪急于訪問中國尋求生化幫助的另外一個重要原因。

  綜合來說,莫迪訪華尋求生化防禦具有現實緊迫性。印度落後的衛生系統遠遠不如2003年非典爆發前的中國,一旦尼巴病毒全面爆發,後果不堪設想,如果發展到全面采取隔離措施的境地,印度薄弱的制造業活性無疑將遭遇最沈重的打擊,即便是醫療衛生系統遠勝于印度的中國當年也未能第一時間阻止非典在全國的大面積傳播。

  目前印度尼巴病毒還沒有到全面爆發的時候,一旦全面擴散,印度醫療衛生系統將形同虛設,屆時莫迪的壓力將無比巨大。如果再加上印度掉進美元債務陷阱的嚴重財政困境(印度外彙儲備已不足以支付2018年到期美元債務),天災人禍疊加在一起印度經濟崩潰將無可避免。這種情況下,印度將只能求助于同是上合和金磚國家的中國。這才是莫迪要搶在離上合峰會召開40多天前突訪中國的根本原因。

  那麽爲什麽黑手要對印度下手呢?從地圖上看,中國一帶一路戰略布局正好將印度包圍,當然這種包圍不並非刻意,美國將亞太戰略更改爲印太戰略就是想把印度拉進朋友圈共同圍堵中國。印度是海洋大國,如果他與中國全面對立,這就好比是中國一帶一路戰略中出現了一只巨型鋼鐵刺猬,無論其向東南西北任何一個方向進攻,都能夠干擾破壞中國一帶一路戰略。

  從目前來看,美國已經明顯感到中國地緣和貨幣起義對自己構成巨大威脅,並已經開始宣稱要直接攻擊拆除中國南海島礁,如此赤裸裸的戰爭威脅說明美國幾近狗急跳牆,但實際上美國在對中國武力壓制和貿易戰方面並無有效武器,所以只能選擇逼迫印度就範,這是尼巴病毒爆發在印度的主要原因,而莫迪突訪中國也證明印度沒有選擇屈就美國而是向中國求援。

  印度這次求助中國是真誠的,我們從此後印度的國際表現可見端倪。 5月29日,印度和巴基斯坦經過一段時間頻繁的邊界交火事件後同意停火並表示要全面執行兩國于2003年簽署的停火協定。在6月1號舉行的香格裏拉峰會的演講中,莫迪只將印太定性爲一個地理概念,而非一個戰略概念。莫迪強調,在印度看來,印太地區不具排他性。他說,“印度並不認爲印度太平洋地區是一個戰略地區或一個成員有限的俱樂部,也不是一個要支配別國的組織”。

  另外,在南海安全問題上,莫迪策略性地拒絕和美日澳站在一起。可以看出,自結束與中國的洞朗對峙,並與中國最高領導人習近平舉行“武漢會晤”後,莫迪對華姿態更加友好,更多地強調合作。美國華盛頓中美研究所的高級研究員古普塔(音譯)認爲,“武漢會談將作爲中印關系的轉折點載入史冊”。

  西方使用尼巴病毒促使印度屈服,反而讓印度對西方的信任度急速降低,因中國爲其提供生化防護,中印互信得到巨幅提升,這恐怕才是中印領導人會談被中國稱爲“當今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的原因所在,這也是武漢會晤時我們的多家官媒使用“大國交心”作爲報道標題的原因所在。

  說完了印度我們再來說下病毒本身,在宣傳艾滋病、非典、埃博拉、尼巴病毒的時候,西方故意將傳播源說成是狐蝠和綠猴等自然界生物傳播,說這些生物的生存環境被破壞導致病毒外溢並傳播給人類(蘊含阻止開采礦産和修建水電設施之意),這無異于彌天大謊。

  首先,宣稱艾滋病是綠猴傳播這種廣爲流傳的觀點就顯得很荒謬,艾滋病發明者蓋洛博士已經證實艾滋病是他發明出來的,並非自然産生物,綠猴傳播的觀點只是爲了掩蓋真相。目前艾滋病是人工實驗室制造出來的病毒早已是各國共識,而衆所周知的是,90年代爆料艾滋病是人造病毒的爆料者已經被滅口。

  其次,美國宣傳非典、埃博拉、尼巴等病毒是由狐蝠傳播天然的病毒,這種觀點是極其荒謬的。我們知道狐蝠生活在東半球熱帶和亞熱帶地區,中國非典時期西方也說是華南地區的狐蝠傳播,說是因爲人類活動破壞了該地區生態導致病毒外溢傳播。然而,中華悠久的歷史告訴我們,中國南方從唐朝開始就已經頗具規模,現在該地區也是中國人口最密集地區,根本不存在未被人類開發過的地區,如果說非典病毒是天然的,那麽從唐代到現在這個開發過程中非典病毒早就釋放了,還會等到2003年爆發?

  而且非典病毒當年傳播很廣,爲何獨獨在中國大規模爆發?醫療衛生條件極差的非洲爲何沒有大面積傳播呢?如果說尼巴病毒和埃博拉病毒爆發于熱帶叢林密布的馬來西亞和西非地區還勉強可以解釋,認爲非典是從中國華南廣東地區自然爆發則明顯是沒有常識的誤導。 狐蝠表示:這口鍋只能我來背了,誰叫我長的黑呢!

  其實非典最早爆發地是在美國費城而不是中國華南。美聯社2002年2月11日新澤西州切裏希爾電,2002年2月10號,一間按揭公司在費城郊區的一間酒店舉行年會,酒會期間一名女子突然昏倒送院不治身亡,死者赫姆斯特裏入院時出現頭痛、發燒、惡心嘔吐,肺部發炎等非典型性肺炎特征。新華社也在2002年2月11號淩晨發表專電報道此事。

  按照西方宣傳觀點,攜帶非典的是狐蝠,它生活在東半球的熱帶和亞熱帶地區,但是很明顯美國屬于西半球且費城氣候屬于溫帶大陸性氣候。沒有狐蝠,請問美國的非典是怎麽感染的?爲什麽美國的非典沒有全面爆發開來?美國非典爆發明顯早于中國,廣東發現非典是在2002年11月份,請問非典是怎麽漂洋過海橫跨萬裏到達中國的?如果說是通過航空等便捷交通帶入中國的,那麽爲什麽非典沒有在全球範圍內爆發而只有中國大規模中招呢?

  謊言重複一萬遍也終究只是謊言,謊言終究會違背基本常識,而說謊者因爲無法自圓其說就將之汙蔑爲陰謀論。支持血飲觀點的還有另外一個重大證據,臭名昭著的美國著名的生物戰爭研究中心位于美國馬裏蘭州德特裏克堡,這裏緊挨著美國非典爆發地費城。 下圖中紅點區域就是美國馬裏蘭州德特裏克堡所在地

  分析非典、埃博拉、艾滋病三種病毒爆發傳染時間和地點我們會發現,三者病毒感染者都有美國人。這是巧合嗎? 布羅德裏克博士是利比裏亞大學農林學院植物病理學教授,同時在美國特拉華大學擔任助理教授。2014年9月份,他在利比裏亞《每日觀察家報》上寫了一篇專欄文章, 文章中提到美國七十年代就在美國馬裏蘭州德特裏克堡研究埃博拉病毒,這是埃博拉病毒與非典爆發的另外一個共同點。

  2014年11月美國獨立新聞網站信息交流中心發表了一篇弗朗西斯·博伊爾教授接受希臘新聞網站tvxs.gr采訪的文章,弗朗西斯·博伊爾是美國著名教授、國際法從業者和支持者,擁有哈佛大學法學博士和政治科學博士學位,在美國伊利諾伊大學教國際法。在采訪中,弗朗西斯·博伊爾教授表示,“我們面對的(埃博拉病毒)是美國在非洲西海岸建立生物戰實驗室進行生物戰研究造成的結果。如果你查看美國疾病控制中心制作的地圖,就會看到這些實驗室的具體位置。它們就在非洲西海岸爆發埃博拉疫情的腹地。所以,我認爲,這其中某個或若干個實驗室,是埃博拉疫情之源。”

  下圖爲2014年爆發埃博拉病毒疫情的西非地區三個國家:幾內亞、塞拉利昂和利比裏亞。這三個地區正好與美國西非生化實驗室所在地重疊。 那麽美國爲什麽在西非地區建立生化實驗室呢?從1970年代開始,美國政府爲了達到規避《生物武器公約》的目的,美國一直確保其前殖民地利比裏亞無法成爲《生物武器公約》的締約方,這樣美國就能在那裏進行生物戰研究。同樣,第三個受埃博拉病毒感染的西非國家幾內亞,甚至根本沒有簽署《生物武器公約》,西非地區很多國家直到1995年才加入《生物武器公約》,在這些西非國家沒有簽署該公約的日子裏,美國就在該地區進行大規模生化武器實驗。

  2014年在非洲西海岸爆發的是紮伊爾型埃博拉 — 5種埃博拉病毒亞型中最危險的一種。紮伊爾型埃博拉發源于紮伊爾也就是現在的剛果金(前紮伊爾),這裏距非洲西海岸有3500公裏。病理角度而言,埃博拉病毒是絕不可能自行傳播3500公裏的。退一萬步講,即使埃博拉病毒是從剛果金傳播到非洲西海岸地區,那麽爲何2014年爆發的埃博拉病毒卻是從非洲西海岸向剛果地區傳播的,這怎麽解釋?美國在非洲西海岸地區建立生物戰實驗室與爆發埃博拉病毒的西非國家地理位置正好重合,這難道又是驚人的巧合?美國將西非生化實驗室的病毒品種來回調運,這才是埃博拉艾滋病同時在西非和美國出現感染者的原因所在。也就是說,埃博拉和艾滋病、非典、尼巴病毒一樣極有可能都是人造的。

那麽埃博拉病毒是如何傳播進非洲西海岸國家呢?布羅德裏克博士指出埃博拉病毒爆發與聯合國在西非的疫苗接種計劃恰好相吻合。這次埃博拉疫情爆發首先爆發與幾內亞境內,時間上與世界衛生組織(WHO)和聯合國兒童基金會聯合國兒童基金會開展的三大疫苗(霍亂、腦膜炎、脊髓灰質炎)接種行動的時間重疊。無國界醫生組織親自實施了至少兩個疫苗接種計劃。

  進一步挖掘這三種疫苗背後的供應商和執行者,我們找到了幕後黑手: 在該項目管理的抗霍亂疫苗Shanchol。該藥品生産商印度海德拉巴的Shanta Biotechnics公司是位于法國裏昂的賽諾菲巴斯德公司的全資子公司,其前身爲賽諾菲安萬特,藥品由大股東歐萊雅和猶太羅斯柴爾德集團控制。由聯合國兒童基金會資助的口服脊髓灰質炎疫苗驅動是基于這家羅斯柴爾德公司開發的病原體種子菌株,該公司開辦了世界上最大的小兒麻痹症疫苗生産設施。 印度血清研究所生産的腦膜炎疫MenAfrVac由大亨Cyrus Poonawalla擁有,由梅林達和比爾蓋茨基金會提供開發資金。

  2013年,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在乍得用相同的藥物接種,導致40名兒童死于與疫苗有關的症狀。 PS:2008年,與羅斯柴爾德有關的賽諾菲巴斯德公司被指控在波蘭的350名無家可歸的人身上對未經測試的H5N1疫苗進行秘密實驗,造成至少21人死亡,並導致200人住院治療。這家世界第三大制藥公司是位于舊金山的Sutro Biopharma的合作夥伴,而Sutro Biopharma的首席執行官是摩根士丹利前高管約翰弗瑞德。

  當西非本地人意識到疫苗接種計劃與紮伊爾埃博拉病毒爆發相吻合之後,西方醫療人員遭到當地人憤怒的襲擊,無國界醫生組織建立的塞拉利昂埃博拉治療中心被燒毀。2014年10月美國向利比裏亞派遣第101空降師。這支精銳作戰部隊,但卻沒有受過任何醫療訓練,英國同期也向爆發騷亂的塞拉利昂派兵,英美出兵並非外界宣傳的爲了抗擊埃博拉病毒,而是爲了保護這些故意傳播病毒的劊子手,穩住當地形勢。

  綜合這些我們能夠看出,西非地區埃博拉病毒爆發並非自然傳播導致,而是人爲制造傳播的生化災難。同時,病毒爆發的剛果金到非洲西海岸之間,中美也正在進行一場激烈的地緣與金融博弈。看清這場激烈的地緣博弈的根本,就能弄清楚美國爲何選擇使用埃博拉在該地區制造混亂。

  首先,西非到中非剛果地區是非洲自然資源最密集地區,該地區的石油、鐵、鑽石、鉻、銅、钴、鈾、錳、鋁土礦等礦藏儲量豐富。該地區的礦藏大部分位于原始叢林地區處于未開采狀態,這些資源也是目前中國最短缺的資源。原本該地區也是歐美沒有能力進行大規模開發的地區,但是這一切在中國走進非洲以後開始發生變化,中國利用自己在基建方面的優勢大規模投資非洲,觸角已經伸進中非、西非地區,中國也與該地區的尼日利亞、剛果、幾內亞等國建立了友好關系。中國企業比如葛洲壩集團、三峽集團、中國水電等參與當地水電項目建設,中國魏橋集團及其聯盟合作夥伴將開采出來幾內亞的鋁土礦運往14000公裏外的中國濱州。

  目前,中國正在爭奪石油和其他大宗産品定價權,上海原油期貨上市和鐵礦石期貨引入外國投資者以後,中國將會把爭奪領域進一步擴張,西非到中非剛果地區的礦産開發無疑能夠幫助中國打開爭奪這些稀缺資源定價權的缺口。定價權的爭奪一直以來都是英美猶太資本控制的,拿到大宗定價權將瓦解猶太資本集團的金融殖民體系,中國爭奪大宗定價權對他們的威脅無疑是巨大的。

 2014年爆發的埃博拉病毒,西方大肆宣揚是因爲人類活動破壞自然環境導致埃博拉病毒外溢,這明顯是以環保之名、行栽贓阻止中國能源開發之實,妄圖通過制造病毒恐慌達到阻止中國開發該地區從而爭奪大宗定價權的目的。所以西方利用埃博拉病毒傳播的根本意圖,在于最大限度打擊中國在該地區的能源礦産合作項目。 同時金融市場上,猶太華爾街做空機構艾默生開始對中國企業下手。

  2017年3月1日,在艾默生沽空報告發表以後,魏橋集團股票價格暴跌。2017年3月4日,中國魏橋集團向中國有色金屬行業協會遞交了緊急報告,指明猶太華爾街做空機構Emerson沽空是由于該公司的壯大觸及了美鋁和力拓的商業利益。魏橋集團分析,項目的投産導致美鋁、力拓等巨頭喪失了全球市場的原料定價權,直接觸及其根本商業利益。

  魏橋集團在緊急報告中還強調,一旦做空勢力實現目的,將直接影響中國20%的鋁業市場,國際市場上的原料定價權將再度落到美國鋁業、力拓等公司爲代表的美資企業手中,而力拓集團就是猶太資本集團控制的大型國際礦業巨頭。 此次沽空的直接誘因始于2015年,當時由魏橋集團主導的幾內亞的鋁礬土礦項目完成建設並投産。從2009-2011年,美國、澳大利亞、加拿大就相繼對原産中國的鋁材征收高額反傾銷反補貼稅。這些都是針對中國爭奪鋁材世界大宗定價權的聯合圍堵。

  其次,證明埃博拉病毒爆發是便于猶太資本集團控制西非中非地區礦産資源的的另外一個重要的證據,就是埃博拉病毒首先爆發地區位于紮伊爾流域,這裏擁有世界上最豐富的水電資源。

  我們知道,開采當地礦産是離不開電力的,電力直接制約當地礦産資源開發,所以電力短缺始終困擾著該地區經濟發展。但是這種情況在2014年出現了轉機,法國《回聲報》2014年9月16號發表題爲《非洲要建世界上最大水電站》的文章稱,剛果金將在剛果河上的英加大壩建設工程將于2015年10月開始。該項目建成以後的發電量將是三峽工程的兩倍,有望使非洲的發電量增加一倍,這將極大地解決制約當地經濟發展的電力瓶頸。

  由中國水電和三峽集團組成的中國聯合體參加了英加水壩3號項目的投標,同時競標的還有西班牙聯合體以及加拿大公司和韓國公司組成的聯合體。因爲中國有建設三峽的經驗,剛果金總統卡比拉親華,所以中標概率相當高。 可是,就在該項目決定由誰來開工建設的關鍵時期,2014年9月埃博拉病毒爆發了,從幾內亞地區爆發以後隨即傳入剛果金地區。隨著埃博拉病毒疫情爆發,該項目胎死腹中,至今未能重啓。電力短缺直接導致該地區礦産無法直接開采,天然凍結了該地區礦産開采能力,而這個時間正好與羅斯柴爾德控制的賽諾菲巴斯德公司在西非地區誘發埃博拉病毒疫情的疫苗接種時間吻合。

  一邊釋放埃博拉病毒,一邊在香港股市做空魏橋集團,爲控制大宗産品定價權,猶太資本集團當真是喪心病狂,無所不用其極。 下圖是剛果金地區爆發埃博拉病毒區域時間統計圖,從中可以看出首次爆發埃博拉病毒就位于剛果河流域。

  2015年9月,剛果金總統卡比拉訪華,到湖北參觀三峽工程。這位曾于1998年在中國國防大學接受爲期半年的高級指揮官培訓的國家元首,望著三峽生生不息的洪流,顧念著原本該于一個月後就動工如今卻陷入停滯的英加大壩建設工程,內心一定五味雜陳。 我們假設該項目能夠成功建設,那麽對非洲和中國將産生深遠影響。

  首先,該項目建成以後,當地是不可能完全消化這些電力的,剩餘電力就必須對外出口,解決周邊國家電力緊缺這一巨大瓶頸,這將帶動周邊國家的經濟發展。對該項目最爲熱心的是南非。 2014年8月21日,南非總統府表示,內閣已經批准了南非與剛果(金)關于英加水電項目的合作協議,南非已經表示願意購買該項目50%的電力,並願意提供融資支持。

該項目對外電力還可以輸出到南部非洲地區,這裏是中國在非洲經營的勢力範圍,這將促使中國在南部非洲地區的投資進一步擴大和加速。從地圖上看,剛果金處于非洲中心位置,對中國而言,除了中國聯合體極有可能中標承攬項目以外,如果對外輻射數千公裏半徑的電力輸送,就必須使用中國的特高壓輸電技術,因爲中國在特高壓輸電方面是世界第一,中國在該領域的行業標准已經成爲世界標准,該輸電項目和沿線的基建項目必將落入中國之手。

解決電力問題以後,中國就能夠打通並強化從吉布提到南部非洲再到南非的一帶一路非洲段戰略線,其戰略意義也不言而喻。 地緣政治方面,中國開發剛果金到西非地區以後,就能夠從那裏與歐洲在北非地區交匯。

  長期以來,美國一直奉行兩洋戰略,對歐洲戰略就是加以控制,防止歐亞大陸國家比如中國、俄羅斯、伊朗打通去往歐洲的陸地戰略走廊。現在中國從南部非洲出發,打穿剛果金進入非洲西海岸地區就能夠實現與歐洲直接交彙,這將嚴重動搖美國全球戰略框架,英美總是在該地區制造包括埃博拉在內的混亂,其目的就是想在蘇丹到該地區之間建立一個防火牆,防止出現中歐會師這一局面。

莫迪訪華結束以後第十天,剛果金再次爆發埃博拉病毒。據俄羅斯衛星網5月9日報道,剛果金政府于8日宣布爆發埃博拉出血熱。仔細觀察非典、埃博拉這些病毒爆發的時間,我們還能夠總結出一個規律:

這些病毒爆發以後,往往能助推美元指數進一步走強,成爲美元強弱轉換的零界點。2002年非典爆發以後,美元指數達到歷史階段性高位120。2003年3月伊拉克戰爭爆發以後,非典開始全國傳播,美元指數隨即逐步走低,2003年成爲美元指數強弱轉換的關鍵點。 2014年9月埃博拉病毒爆發,美聯儲炒作退出QE4,之後美元指數一路向上,最終達到103的高位。

  血飲說過美元周期律是10年弱勢+5年強勢的組合,今年是2018年距離2003年非典肆虐正好過去15年,剛好是一個美元周期律。從美聯儲最近接連炒作加息看,美國需要的是美元進一步走強,在這個節骨眼上印度爆發尼巴病毒和5月8號剛果金爆發埃博拉病毒不過是歷史的再次重演。但是,與15年前唯一的不同是,猶太資本集團不敢再次直接對中國使用這些病毒,因爲中國從2003年就已經全面重視醫療衛生服務建設,全面加強對國民的生化防護。

  從病毒製造者、引爆疫苗、金融做空均指向猶太資本集團(前面提到的羅斯柴爾德家族是猶太複國主義發起者),猶太資本集團這麽幹就是防止金融殖民體系從地緣到貨幣霸權的崩潰,生化戰與石油美元、軍事壓迫、顔色革命一樣,都是維護金融殖民體系手段。爲了維護金融殖民體系,猶太資本集團滅絕人倫,讓我們再次見識了資本的嗜血性。

 馬克思說過資本如果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潤,它就會铤而走險,如果有百分之百的利潤,它就敢踐踏人間一切法律,如果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潤,它就敢犯下任何罪行,甚至冒著被絞死的危險。 中美生化戰對決其實已經全面拉開序幕。

  2014年9份中國人民解放軍三〇二醫院的30名醫護人員抵達塞拉利昂首都弗裏敦,協助當地抗擊埃博拉疫情。中國醫療衛生團隊的到來爲塞拉利昂對抗埃博拉病毒帶來了希望,疫情被逐步控制。埃博拉病毒疫情爆發40天後,由解放軍軍事醫學科學院生物工程研究所陳薇研究員帶領團隊自主研制成功重組埃博拉疫苗。中國搶先西方,首次研制出了埃博拉病毒疫苗,而且是在塞拉利昂當地研究出來的,研究速度之快令西方瞠目結舌。到目前爲止,除了中國還沒有任何一款公認有效可行的埃博拉病毒疫苗,西方的疫苗幾乎都處于臨床試驗階段。2017年10月19日,中國首個埃博拉病毒疫苗獲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總局批准。中美生化戰對決第二輪中國獲勝!

  中美生化對決第三輪,美國已經出手,而中國已經開始勇敢迎擊。2018年5月24日淩晨,中國第18批援剛果(金)醫療隊從首都國際機場出發,赴剛執行爲期兩年的援外醫療任務。我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4年前我們能夠在塞拉利昂解決埃博拉病毒,4年之後我們依然能夠在剛果金再次撲滅埃博拉病毒。

  文章的最後,血飲要說的是中國建立全面公共衛生和生化防禦體系,除了需要大量的經費以外,還需要大量醫療工作者的全身心付出,非典之後即便美國大規模爆發致死率極高的甲肝病毒,中國至今再沒有爆發大規模疫情,離不開戰鬥在一線的那些卓越的醫療工作者和科研人員。 事實也一再證明,建立全方位生化防禦體系就必須舉國之力才能做到。

  從2003年中國成功撲滅非典開始,公知們就開始大規模攻擊中國醫療衛生體系,鼓吹公立醫院私有化,這些資本豢養的惡犬的做法實際上是在威脅中國生化防禦體系的安全。 醫療和教育一樣,他們不同于普通商業,除了具有公益性質以外,還有爲全國人民提供生化和精神防禦的戰略作用。看看魏則西事件,我們就能看出資本進入醫療系統以後的嗜血性,當這些蛀蟲只想吃人血饅頭的時候,誰還在乎14億中國人的生化防護?耗費無數金錢腦力的生化防禦體系,私人資本會替國人建立?

  從西非、東南亞到印度,日本,我們可以看出我們的生化防禦體系只能掌握在我們自己手裏。獨立自主、自力更生的毛澤東思想永不過時。當我們看著孩子在快樂玩耍的時候,切不可認爲這一切都是理所應當。哪有什麽歲月靜好,只是有人替你負重前行!在此,向戰鬥在生化防護第一線的科學家們致以最崇高的敬意,向勇敢奔赴非洲的中國醫療隊伍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血饮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5) :
5樓. ansu
2019/10/28 12:08
願大家都有環保意識
神愛世人,我們也當本著愛人之心來處理一切事,尤其印度,還是神呼召我傳福音的地方呢!願業主多在這方面出力.
4樓. mate : 國會議員大戰奇觀
2019/05/22 08:49
謝謝分享 !

3樓. 暱稱者無
2019/04/04 18:16
好酒

2樓. 【無★言】時代悲劇 (二)
2019/03/15 07:57
增加35%是從40%增到75%?一般用法似非如此。通常是以40%為基準,增加35%則由40%增到52%。
1樓. Hegel
2019/03/14 11:57

二戰結束不久,美國就研發水道炭疽病毒,做為日後控制亞洲人的手段,研發出來的病毒在台灣的台南實驗,成功,於是收入美國的病毒庫。

SARS爆發那年,剛開始全世界都感到陌生,是一位香港的醫生首先分離出病毒株,不久一位以色列的科學家發表意見,認為SARS不可能是自然產生,應該是實驗室內培養出來的產物。

作者這篇文章揭露很多資料,一般人很難知道。莫迪跟習近平在武漢會商數天的事,當時我也很疑惑,不知玄機何在。本文提供一個解釋。

無論如何,美國人擁有大量先進的生化武器,甚麼時候,把水稻炭疽病毒灑向亞洲國家,全亞洲都要屈服,幸好大陸的科技崛起,到時也許可以提出解救對策。

 

  • 点个赞
東風壓倒西風 2019/03/14 12:17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