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美國洗劫全世界,最後一步被中國攔胡!
2019/01/27 09:16
瀏覽1,058
迴響1
推薦0
引用0
中美的另外一個主戰場自然就是貨幣戰了,放到一個更大的周期裏看,貨幣戰則是美國金融洗劫的最後一個環節。

  爲了理解方便,在這裏簡單說一下金融洗劫,也就是剪羊毛的流程。
  我們知道,美國現在早已是巨大的貿易逆差國了。
  所以首先第一步是,美國用美元從別人手裏換回貨物。

  這一步很多人都說美國用一堆紙換回了一堆貨物,這是不對的,這些美元是有信用保證的契約,是有信用擔保的,不存在價值不公平的問題。

  你可以理解成美國通過金融手段以信用作擔保(從美聯儲)借出美元,用將來的錢用來購買現在的貨物,這是第通過這一步美國向全世界輸出了美元,同時也輸出了通脹,全球會出現一個普遍的現象就是市場上流動性充足,很容易就能借到錢,購買力很強,經濟充滿活力,時間一長,一個很自然的結果就是杠杆被不斷的放大,很容易出現供過於求的情況,泡沫泛濫。

  這裏面幾個關鍵的點,理解這些能更好地理解中國現在做的一些事情有多麽重要。

1、美元必須是被廣泛接納的,這樣美元才能順利的流出

  美國之所以能實現這一步驟,得益于其強大的金融體系,繼承於布雷頓森林體系的國際結算體系,這樣的的話,美元就有了流出去的渠道以及結算的架構。

2、美元必須是被廣泛需求的一步。
美國爲了做到這一點,所做的努力是體現在對大宗商品的定價權上,其中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石油。
  石油對美元的意義體現在爲美元制造需求上,而不是直接做背書,這並不意味著石油對美元就沒那麽重要,事實上這仍然是美元成爲事實上的主要國際貨幣最重要的一環。

  除石油之外,美國還控制了大部分的大宗商品的定價權,其作用和石油美元是一樣的。

3、美元回流的安全通道

  如果你夠細心的話,你會發現一個問題,如果流出去的美元也是用來炒作泡沫,那麽美元一樣會有損失的風險。

  所以美元必須有一個安全、有保障的流出渠道才能保證整個渠道的暢通,不掉鏈子,不把自己陷進泡沫裏。

你會發現美國對別的經濟體的衡量方法裏,最重要的一條就是必須要有可供資本自由出入的對沖工具,再直白點說,必須有方便的做空機制,這樣才能保證資本撤退時可以通過做空來實現財富安全退出,至于做空對所在經濟體造成何種損失,他才不會考慮。

  第二步,在泡沫達到一定程度的時候,刺破泡沫,收縮美元供給,做空全球的經濟體,引導美元回流。

  在持續多年的不斷資本輸入後,通脹是必然的,只要還存在吸納的空間,大量的放水即可,這種操作沒有什麽障礙,也不需要什麽陰謀,我投資給你,你怎麽會拒絕呢?

  企業不用擔心資金的問題,擴張是必然的,杠杆被一再放大,放大到某一極限的時候,所有的畫風就會突然轉變。

  昨天還堅定的看好你的發展,今天就會對你的前景表示嚴重的擔憂,還能舉出12345的例子,在多年的大水漫灌後,這種理由是很好找的。
這時收緊美元的流動性,大幅做空所在經濟體,號召資本逃往美國。

  論體量,一直以來還沒有出現過具備和華爾街所能號召的金融資本抗衡的經濟體,在巨大的數量等級的差異下,即便只是簡單粗暴的資本進出就能把你的經濟體衝的四分五裂。

  而且在美元開始大水漫灌的時候,一般就很少有國家能抵擋住這種誘惑了,幾乎是送錢,你竟然不要?趕緊換個人上來。

  一旦泡沫惡化,形成崩塌之勢,便很難有回轉的餘地,等你醒悟的時候一切都晚了,眼睜睜的看著財富幾乎化爲烏有。

  最慘的是,你還將看到:當你的資産在經歷一場大崩潰後,已經跌破地板價以下的時候,再被洗劫你的資本廉價的收入囊中,又開始下一個被洗劫的周期。

  大量洗劫來的財富隨著美元通過這麽一個循環,又流回了美國,除了歸還從美聯儲借來的錢,還有大量的獲利,這就是歷史上多次經濟危機的本質,也是美國“率先”復蘇的本質。也是英國法國澳大利亞日本願意跟從美國洗劫世界的本質,他們都願意隨美聯儲而舞,因爲做一次不太複雜,而收益率可比其他收益率都大。

  只不過這一套路,在中國身上不是那麽好用。因爲中國人絕頂聰明,這些小伎倆,中國人一看都懂。只是原來沒有參與,因爲中國人要跟蹤美聯儲遊戲的全過程。

  二、我們如何避過一劫的?

  中國在改革開放的時候,就對這個(熱錢的流入)保持了警惕,也許當時未必想明白是爲什麽,但幾千年的經驗隱約在提醒我們,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

  我們對資本施加了諸多的限制,吸引的主要還是進入實業的資本,而不是熱錢,因此才有了後來的世界工廠。

  加上中國一直以來,金融杠杆放的都不大,資本的進出也不是那麽的方便,做空的金融産品也不多,還有限制(主要針對非對沖目的的惡意做空),至少現行國際金融結構下,這些還是不能放得太鬆,這也都是我們後來沒有出現崩盤式的資本大出逃的原因。

  但中國和別的國家不同,有太多的特殊性,要知道美國爲了配合其計劃的實施,還會通過對輿論控制和影響,政治、經濟、軍事上的施壓等。

1、美國對輿論控制和影響

  曾經和一個突尼斯的留學生聊及美國,他非常認真的告訴我,美國對輿論這方面的控制(對很多國家來說)是很恐怖的。

  美國通過輿論和媒體有組織的釋放和炒作一些消息,很容易就會形成社會的動蕩,即使在我們國內,你看看那些所謂的主流和專家們不也是在跟著美國爲首的西方的步伐走麽,只是還沒有嚴重的後果而已。

  但一般的小國家就沒有中國這麽強的控制力了,利比亞、烏克蘭和敘利亞都是先從輿論開始的,繼而引發內戰的。

  被以美國爲首的西方挑起的敘利亞內亂導致普通老百姓不得不背井離鄉,成爲難民。

2、美國在政治上和經濟上的施壓


  這一點中國有先天的優勢,幅員遼闊、人口衆多,人民勤勞、智慧,孤立中國是完全行不通的。

  中美同爲聯合國常任理事國,中國的影響力比美國確有不如,但自保還是足夠的。

90年代美國又對我們進行了嚴厲的技術封鎖,但是後來的結果我們看到了,這種封鎖反而堅定了中國走自主研發的道路,並取得了豐碩的成果,雖然還有差距,但進步還是很明顯的。

  同時中國也是一個巨大的市場,內循環足夠養活自己,所以靠封鎖想讓我們崩潰是不現實的。

  而我們這個巨大的市場,對全世界(包括美國)都具備吸引力,那時的美國産業還沒有完全空心化,也有打開中國市場的動力,只是美國人當時肯定沒想到這些産業到了中國後居然能爆發出來這麽大的活力,否則做法會完全不一樣。

  而這些如果是用在世界上其他國家,條件一變,能像我們這麽挺過來的應該沒有,中國是個特例!

3、美國在軍事上的施壓




​  這一點美國人經常幹,二戰後,世界上的形形色色的動亂以及政變,一半以上都和美國人有關,作爲第一大軍火出口國,這種事更是家常便飯。

  碰到個強硬點的薩達姆想抛開石油美元,硬是被美國給滅了。

  即使是我們,也感受到了這種強大的壓力..

  當然,也就是這樣了,被打進來的壓力還是沒有的,這一點別的國家也很難做到。台灣問題釣魚島問題有人說是美國給中國設置的局,台灣就在那裏釣魚島就在那裏,跑又跑不掉,你得給美國人有個念想啊,這就是蔡英文安倍特朗普還在高興的原因,你若把美國的好事都堵上了,即使馬英九在台上,美國照樣能把他們頂翻。

  隨著這些年的軍事裝備技術的突飛猛進,我們已經能在第一島鏈和美國抗衡了,所以這方面的壓力已經幾乎沒有。

  在我們出現金融動蕩時,國家要出面干預,美國再不滿也只能是表示“擔憂”,還輪不到他們來指手畫腳。因爲控制力還在中國,雖然中國人說馬上就開放,美國人爲什麽不等待中國真正開放了再說呢?美國人美聯儲等不急了,那些有錢人也不要後悔你的錢沒有出去?因爲他們的錢換成了美元一樣被美國人給埋葬。

  因爲這些原因,我們最終沒有像其他國家一樣,掉進美國的陷阱裏,從某種程度來說,不具備可複制性,有一定的機緣在裏面。

  但從長遠來說,美國這種不勞而獲的生存模式早晚也會有崩塌的一天。

  三、雙方之間的鬥法


  美國是這麽計劃的,也是這麽做的,其中非常重要的一環就是輿論戰。

  不得不承認,美國人的輿論戰是相當的有水平,都赤字21萬億美元了還要增加一萬億美元的軍費開支,還要建太空司令部,非洲司令部呢?印度司令部該不該建?反正吹牛不要錢,但是吹牛了行動呢?你看看我們很多方面,主流的觀點都是跟著美國爲首的西方所推崇的價值理念,甚至達到了奴性的程度。

  相對于西方強大的宣傳工具,我們的媒體還真是太弱了,也就是近些年中國整體實力的迅速提升後,局面才得到一點好轉,但總體在輿論的宣傳上,我們的差距還很大,這個問題就不展開了。

  如果你有7-8年或者以上的網齡,對這個概念應該非常熟悉。現在,事實勝於雄辯,這個觀點已經當做一個笑話,逐漸被人淡忘和輕視了,但是經曆過這個過程的人會比較容易理解其中的不容易。

  今天,中國取得的空前的、令全世界豔羨的成果,這是一件令每個中國人都值得自豪的事!因爲中國人果斷的在美國歐洲提款的時候攔胡。

  美國對中國採取的輿論戰另一經典案例就是“趕緊換美元”,這其實也是崩潰論的一個衍生版本。

  只是一方面,崩潰論已經淪爲笑柄,越來越沒市場,不得不改頭換面,另一方面,美國有迫切的需求需要市場買入美元(換美元就是買入美元,花美元就是賣出美元)

  到了實際宣傳的時候,那就根據當時的情況來編故事了。

  在人民幣匯率向上的時候,宣傳的邏輯大概是這樣:匯率的上升會抑制出口,中國的制造業以低端爲主,人民幣的升值會傷害中國的制造業,會出大問題,所以要換美元;

  有錢的人那些錢都是你的,爲什麽要在美國人希望換的時候換成美元?在美元不值錢的時候換回來不是更好嗎?

  在人民幣匯率向下的時候,宣傳的邏輯大概是這樣:匯率的下跌會讓你的財富縮水,要想免受損失,所以要換美元;

  在外匯儲備不斷增加時,宣傳的邏輯大概是這樣:外匯儲備的增加除了用我們的勞動和對環境的破壞換回一堆紙外,還給我們帶來了輸入性的通脹,要想保值,所以要換美元;

  在外匯儲備雖然依舊巨大,但已經開始減少時,宣傳的邏輯大概是這樣:外資在出逃,如果你跑得慢了人民幣有崩盤的危險,所以要換美元;

  總之一句話,你該換美元,理由嘛...似是而非,邏輯不需要多麽合理,但這種聲音會被不斷的重複。

  久而久之,很多人也被忽悠著琢磨要不要換點美元,至于原因,多是語焉不詳,大概、可能、估計、應該之類的。

  除了這些輿論的案例,還會有一些外國空氣好,天藍水清,民主自由之類的......

  下面說一些這幾年比較有意思的,但又沒什麽人說的人民幣和美元之間的事。

  大家注意看一下,2011年6月開始到2012年12月,中國的外匯儲備停在了3.3萬億的樣子基本保持穩定。

  這段時間是一段比較平靜的時間段:

  這段時間,中國一直持續的經濟發展一如既往的保持穩定,沒有什麽異常發生;

  這段時間,中國的進出口、貿易順差數據,也沒有任何異常;

  這段時間,中美的匯率也是保持原來的慣性,沒有發生趨勢性的變化;

  這段時間,全世界的經濟形勢和金融環境也是保持著總體的穩定;

  那麽,爲什麽這段時間的外匯儲備突然就停止增長了呢!這是不符合常理的,按正常的慣性,這裏有約5000-6000億美元的外匯儲備不見了。

  我們只能猜測:

  第一種可能:我們在控制外匯儲備總量,到3.3萬億左右就不再以外匯儲備的形式保管這筆資産了,而是放在海外,配置其他資産;

  第二種可能:美國和中國達成某種協議,這筆錢借給了美國,或者是購買了美國的各種金融資産;

  第三種可能:中國在認爲外匯儲備充足的情況下,已經在著手准備後一步的計劃;


  也就是說不管是主動還是被動的情況,按照我們一貫綁定美國的策略,最有可能的還是大幅加倉美國的股票、債券類的金融資産。

  區別在于:

  第一種可能,中國只是想分散資産配置,雞蛋不放在一個籃子;

  第二種可能,考慮到美國的強勢美元政策啓動于2014年6月,所以當時是美國主動爲之的可能比較小,美國在那個時候匯率或者是債務出現了一定的問題,美國在那個時候就已經出現了某種頹勢;

  第三種可能,那就是我們已經准備積極的反擊了,這是一種主動出擊的信號;

  到底是哪一種,沒法做判斷!

  但可以肯定的是,當時的這筆資産的配置,加上之前已經配置的資産,在後來反擊華爾街做空我們股市的行動中起到了顯著的效果,美股和美元指數都被打到了一個非常尴尬的位置,進退兩難。

  後來到了2014年6月,美國應該是啓動了金融洗劫的開始按鈕,開始叫著要加息,並全力啓動強勢美元。

  但股市的泡沫開始炒起來了,期間我們還幹了一件搶美元地盤的事,那就是借了一筆人民幣幫阿根廷度過債務危機,這件事本身體量規模並不大,但這是一個很好的示範藍本。


  阿根廷在美元收縮的沖擊下阿根廷比索大幅貶值,並有債務違約的危險,因爲有貨幣互換協議,阿根廷向中國借入人民幣,然後到市場上換成美元還債,這樣的話,阿根廷躲過了可能導致崩盤的債務違約,承擔起了一筆人民幣的債務(將來要還人民幣的債務)。

  這樣阿根廷就自然將人民幣歸到儲備貨幣的幣種裏(將來要還人民幣,不得不儲備),美國還沒什麽話講,要麽不逼債,要麽讓人民幣蠶食美元的儲備貨幣地位。

  這種模式給了其他國家一個良好的範本,使得和人民幣的互換更具吸引力,也讓美國在進行金融洗劫其他國家時不得不有所顧忌,除非先把中國打趴下。問題是美國人的牌都讓中國看清楚了,還有那個能力嗎?

  雖然美聯儲繼續加息中,貨幣仗還在打,美元不會在100%的時候停止,在美元指數100%一次性放出一萬億美元,在105-110再放出一萬億美元。會不會帶動全世界抛售美元?兩次大的虧損會讓美國人不再冷靜,美國人會動用一切的可能反撲,反撲。就像一個輸光了的賭徒,什麽事都會做的出來。中國必須更進一步煉好內功,隨時准備應付賭徒的拼鬥。

  到了2015年年初,歐元跌去了將近3成,終于企穩止跌。

  在平息了歐元的暴跌風波後,2015年6月,人民幣開始走入貶值周期,應該說這是一種對沖資本外流的一種手段,可以算是一種自我防衛的手段。

  但同時A股遭到突然做空,接下來的時間裏,股匯雙殺,我們面臨成規模的資本外流壓力。

  雖然來勢洶洶,時機把握的也很好,但勝在我們家底還夠殷實,我們竟然硬抗住了。

  當然,另一方面這一波的出逃資本主要還是華爾街的那些資本,而這些資本反正也是留不住的,只要沒有引起市場的恐慌形成跟風,並沒有致命的殺傷力。

  還有間接的證據說明沒有傷到中國的根本:

  一個是2015年11月,我國給了俄羅斯一筆近千億巨額的預付款;

  另一個是中國股市止跌後,美股也遭到了強力的打壓,徹底打破了持續了多年上升的通道。
  到了2016年底,特朗普勝選,這對華爾街本就是一大打擊,但此時,華爾街要孤注一擲了,市場上對人民幣破7的預期無比的濃烈。

  又到了2017年,中國個人換匯額度重新清零之際,華爾街用盡洪荒之力,強行將美元指數推高到103。


  然而我們央行重拳出擊,辣手摧花,硬是將美元指數打到100之下,徹底打破了華爾街的美夢,千辛萬苦吹起的進攻號角被硬生生的叫停,這和打仗一樣,講究一鼓作氣的,這不是你想硬隨時都可以硬得起來的。

  中國再不濟,我們還是有世界三分之一的外匯儲備,我們還是在不斷的貿易順差進賬,世界上最大的債權國。

  美國再強大,你也是快到利息都還不起的時候,你還在巨額的貿易逆差失血。

  我們可以將美元外匯儲備抛掉,美國卻沒能力慢慢的接,只要一出現承接無力的現象,美元就會有崩盤的危險,這是美國無法承受之重!

  我們的美元儲備減少的過程,將是美元崩塌的過程,只不過,搞垮美元並不是我們的最終目的,我們的目標是替換原來被美元占領的儲備和結算市場而已。

  飯要一口口的吃才能消化,美元要慢慢的倒下才符合我們的最大利益。

  估計美元指數一直到100%的時候才真正開始,美聯儲在等待央行和一帶一路戰略的失誤,中國人有句古話:你有你的千條計,我有我的老主意。美國人美聯儲這些玩法,在中國古代的歷史上都有操作,各方面都防備好了,你美國人還有多少招數?!

來源:全球局勢戰略縱橫 公衆微信號:zhanluezongheng

​​​​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馮紀游陸游:漫長當下
2019/01/27 21:44
好文!謝謝分享。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