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赤龍的視角 - 2 - 美国 美国
2011/11/14 10:54
瀏覽1,092
迴響1
推薦10
引用0
首先我再重申一下。本文的主要目的在於交流,在於抛磚引玉。文中的東西在很多大陸人中來講是常識性的,但是受限於政治現實造成兩岸恰恰在嘗試認知層面上缺乏交集——當當初我發現這種絕大的鴻溝時曾經非常驚訝,難怪兩岸有如此多交流上的障礙。如果我的簡陋見識能給沒有接觸過這些東西的台灣朋友稍有觸動,那麼就是有益的。如果能引發這裡其他朋友寫出有見識的文章或評論——無論是批判還是補充——那就更好了。

這一部份可能有些淩亂,因為是多次討論的集中。

第二部份 美國 美國

爲什麽要說美國?因為這個討論實際上是從99%運動引發的,而如果馬克思主義試圖證明自己具備正確性,則必須要解釋美國的富強進步和重重危機。

若說歷史上的原因,30年前是美國的文化、價值觀、政治理念、經濟信條給中國大陸造成暴風一般的衝擊,幾乎完全改變了一兩代人的的理念,讓大陸對自身進行了最嚴酷的反思。而同樣是美國的危機,又重塑了大陸人思想,嘗試著進行第二字自我發現、第二次反思,從徹底自我否定的盲從逐漸偏轉回來。

上世紀末的風雲變幻、經濟進步著實擾動了大陸思想界。21世紀初北京一個研究馬克思主義政治經濟學的知名教授,在一個公開課上講到“今後的經濟學界我們這些老人用處不大了,學生們應該把精力放在宏觀經濟學微觀經濟學這樣的西方學說上”。直到這次危機震撼了不少人,很多人(包括我)開始重新考察自己學過并一度拋棄的馬克思主義,然後發現,馬克思對資本主義的批判也許仍然是精闢的。資本主義的本質也許從未變化、其結構性弱點一直存在在那裡。

美國所謂的“消費促進生產”,如果我們不理會花哨的現代經濟學,不難看出其本質就是在竭盡全力的彌合資本主義經濟體系內部生產與購買力之間的矛盾。越是擴大生產,缺口越大,資本的增長空間越小。早期比較憨直的年代,大家直接打仗,通過消滅敵人的生產能力和市場份額來解決這個問題。核武、病毒、導彈、衛星這些東西成熟后,一打起仗來沒什麼前方後方,大家都不那麼衝動了。

你不是沒錢麼,那麼我借給你錢啊。之前那個生產一萬元商品的例子,不是缺口2000么,老闆的二叔借給工人們3000元。這下不光市場繁榮了,還能容得下老闆的資本擴大之後增長的產能。老闆的二叔同時還能收利息,擴大金融資本。

理論上,只要“二叔”不斷地借出越來越多的錢,這套遊戲就能玩下去。就好像荷蘭炒作鬱金香,只要人們永遠認可那越來越離譜的價格,那就能繼續。又好像非法傳銷,只要總是能找到掏錢的下線,那就一定能升級為賺錢的上線。而這種體系不能永遠順暢的原因也是一致的。如果我們能夠理解爲什麽非法傳銷不可能人人受益,也就不難理解爲什麽利潤遊戲不能長期穩固。

本次危機,不能把責任直接推給超前消費的美國人民,這是一種輕率和對資本責任的開脫。不是美國人忘記了存錢以備不時之需,而是美國的資本意志容不得人去存錢。正經還發愁如何彌補缺口呢,你還想存錢?各種宣傳無不是刺激人的虛榮和慾望、各種制度的精心設計,為的就是刺激消費,每一分工資都拿來消費,還要借錢消費。我們華人都會過日子,不喜歡過度舉債,基本上都追求儘早還清貸款。可是,貸款+利息 小於 收入 小於 勞動創造的總價值。整個經濟體系的層面,整體上的缺口仍然是不斷加大的。

也不能簡單說是因為美國的富豪不交稅,把責任歸結到某群人的個人品質上去。我不知道美國的富人如何避稅,斗膽猜測一下,有效的避稅手段應該同時也是在整體上有利於資本增長(以及長期增長)的措施。爲什麽越有錢就越有錢?因為富裕階層掌握的財富很容易轉化為資本的繁殖成長,於是資本以及圍繞著資本的社會制度就傾向於照顧他們。美國對金融業的巨額補助,只能說這種照顧肆無忌憚到了不知羞恥的地步。

但是,如果實際考察美國社會,會發現它仍然在有效運轉:殘疾人、窮人的享受著窮國正常國民都無法達到的福利;各種NGO提供著免費的服務;規模龐大的獎學金;完善的公共設施.... .... 整體上說美國仍然是當之無愧的第一強國。

可是種種惠民政策,種種補貼,無不是建立在美國唯一超級大國的地位之上,建立在現有的有利於美國的國際經濟秩序基礎之上,建立在美國先民們一代又一代的血汗積累之上。而如上任何善政都不能證明在美國存在著某種超越資本意志的存在。

經過這一兩百年的進化,再蠢的資本家都知道一個維持必要穩定和安全的社會環境是多麼重要。一個國內各階層激烈衝突的美國,絕對不是資本流連的天堂。那麼安撫貧困階層、基本生存福利,就是資本經營自家大本營的必要手段。

資本已經明白抢夺穷人最后一口面包會導致什麽結果。儘管整體上資本增長的模式沒有改變,但對於自己國家內部,壓榨剝削最窮困階層,好處是極少的。那些人本來就已經沒有什麽財富,有一些收入也都立即全部換做生活必需品。沒辦法再提供更多油水了。若是連貧困家庭的獎學金、食品券都要打主意,利極小而弊端極大

而爲了一個穩定而安全的大環境,需要這麼一種櫥窗。比如對殘障兒童無微不至的照顧,對殘疾人的種種優惠。無論怎樣這都是善政,我對此錶示敬意。但是社會的運作不是建立在殘障兒童的待遇之上。相對於資本在生產-消費循環中的統治地位,以上種種無足輕重。快樂成長的殘障兒童、躍龍門的黑人小伙、硬拼進常春藤的窮小子,《當幸福來敲門》中被華爾街垂青的單身黑人父親.... 這寫櫥窗不會撼動資本的地位,資本也不介意花點力氣擦亮櫥窗。

而任何一個組織,NGO、教會、工會.... 一旦開始運作,就會產生自己的意志,希望發出自己的聲音擴大自己的影響。資本不會介意這些組織的運作,只要掌控全局,這些各自為政、目標迥異的事物就不會產生威脅自己的巨大合力。有的時候照顧這個,有的時候優惠那個,又有的時候限制一下,只要把握全局即可。只需要努力但巧妙地防範那些真正有潛力威脅根本制度的事物。

美國人民可以消滅哪個財閥、改變什麽法律,但只要資本在這個國家的地位不變,這種狀況就永遠不會改變。小布希跑到中國演講吹噓自家政治制度,說“把統治者關在籠子里”是革命性的進步。但是以美國的情況,“統治者”本來就是資本的工具,天生就是在籠子里,而真正的統治者則早已無孔不入控制一切了。

---------------

上一节 與台灣網友交流紅色中國的邏輯和信念

下一節 中國大陸社會主義實踐的墮落
又是不知天高地厚的題目,拋磚而已 拋磚而已
有誰推薦more
迴響(1) :
1樓. 大風
2011/11/14 22:09
台灣早就沒有思想界了 當然也沒有馬克思主義的傳統台灣的學術界早就被美國殖民了
中州可能要失望了.台灣早就沒有思想界了.台灣只剩下媒體跟名嘴.所以美國金融風暴發生到現在,也沒看到台灣有所謂思想界學術界出來反思.所以也別指望他們跟你交流了.
台灣經濟學界基本是排斥甚至歧視馬克思主義的.台灣沒有馬克思主義的傳統.你跟他們講馬克思主義,他們聽不懂的.
台灣經濟學界教授都是到美國留學得到學位的.你打開他們寫的經濟學教科書看他們的學經歷就知道了.他們的老師都是那些美國名校的教授.他們的職責就是在台灣宣揚美國的經濟學的主流理論.他們對待美國學術權威就像對待宗教大師,只會頂禮膜拜,毫無批判能力.他們的個人利益也跟美國學術權威綁在一起了.他們不可能質疑他們的美國老師的理論.台灣的經濟學界早就被美國殖民了.
其實不只台灣的經濟學被美國殖民.台灣的學術界的每個領域都被美國殖民.從經濟學到醫學到生物學到物理學到天文學....哪個領域不是如此.中國大陸不也是如此.

但是中國大陸幸運的是還保留一些馬克思的傳統,還沒有被完全消滅.但也許時日也不多了.

哦,倒是没有失望,我并不认为台湾没有思想界。只要有独立认真的思考者,有头脑冷静的观察者,思想界就继续存在。稍嫌马屁一点,如大风你,如UDN很多普通的网友,都可说是思考者。思想界仍然有其生命力,只不过这种活力这个种子不存在于所谓的名义上的“思想界”罢了,庙堂无道,道存于江湖。

就好像那个流氓艾未未,手续上讲、技术上看那肯定是艺术家,可但凡一个正常人看看他的作品,会承认他是艺术家么?但你能说大陆的社会就没有艺术吗?只要有一颗热爱美、感悟美的心灵,人人都可以欣赏艺术甚至参与艺术;只要有心怀天下、努力学习、不畏艰难的思想,人人都可以做思考者。

这些领域中人为规定一个什么“界”,里边是圈内人,外边是圈外人,不过是自我标榜。

另外您的目光很准确,“個人利益也跟美國學術權威綁在一起”是学术界集体迷失方向的根本原因。那么新的思想就存在于“个人利益跟自己国民绑定在一起”的人中。 中州楚佩2011/11/15 07:04回覆
而大陆的理论左派,官面上似乎也已经式微,江湖之中反倒有些起色。主流经济学家们、学者们也都是跟在美国普世之后。这点倒是与台湾名嘴遍地有异曲同工之妙 中州楚佩2011/11/15 07:07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