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SG 玩命遊戲 2-9
2011/08/13 16:27
瀏覽592
迴響0
推薦3
引用0





簡而言之,哈哈是打過去了,但看到莉莉絲緊抓著貝爾納多不放,一臉防備的看著我……還是有點小受傷,不過我倒也沒那麼在意莉莉絲的想法跟舉動。

貝爾納多把愛麗絲打開後,之前的電路圖又重新出現,只是這一次是從愛麗絲身上衍伸到半空,愛麗絲不停的飛上飛下,製造出來的電路圖也跟著擴大到約有一個教室黑板的寬長。

「這是……?」看著那幅複雜的電路圖,我思索了會,只能挫敗的放棄去理解這是什麼。
「這有點像是長頸魚守著的蓋子上的圖案。」小妾大為震驚,眼盯著電路圖不放,她突然不可置信的大叫「不!根本就是!」
「答對了。」貝爾納多激賞的看了一眼小妾「臨走前我讓愛麗絲把這個蓋子上的圖案記錄下來,而最近我在探查地形的時候,赫然發現跟我們現在所在的這個島礁一樣的形狀。」

貝爾納多將手指指在電路圖上的其中一點,形狀的確有點像是這個地方的……鬼扯,我怎麼看也看不出來哪裡一樣!
貝爾納多又隨意的做了幾個指示的變換,愛麗絲的身上便投影出這塊島礁的上空圖,一瞬間,電路圖的等高線開始上下拉長起伏,極為迅速的跟上空圖貼合起來。

看過這樣的景象,所有人都明白了……那個慕容語涵說的『蓋子』,根本就是地圖,只是這樣的地圖與巧思,又是誰所想出來的?沒有時間細想,聽到貝爾納多又開始解釋起現在的狀況,我只能先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

「假設,我們所在的這一塊只是島礁,那麼必須爬上那個懸崖,證明遊戲的地點是另一端才行……」貝爾納多思索了會,猛然抬頭詢問起一件重要的事:「現在糧食及武器還剩多少?」
「不多。」我老實的回答,還偷瞄了一眼馬上沉下臉的小妾「那包包裡的槍有8支,刀有2把,另外還有一把劍,糧食倒是還可以撐個一個禮拜。」
「公主有爬上去過找到一條道路。」東方狐插進話題中「不過我不敢讓牠離太遠,所以也只知道上懸崖後會有一道出路。」

聽到公主居然能爬上那險峻的岩壁,我有點吃驚,然後忍不住瞄了一眼我家那隻貓咪……淚目,殿下,這樣下去你就一路輸阿!

「好吧,妳跟語涵上去一趟,槍給你們5支。」他看了一眼低氣壓的小妾,搖搖頭,接著開口「語涵,夜行給我吧…….也許我能修好。」
「真的?」小妾眼睛一亮,急忙把夜行丟過去,一邊著急的問「有把握嗎?」


貝爾納多皺著眉頭看著已經被簡易拼湊起的槍,打從心底佩服這個女孩,但要把『夜行』完成還是差的太遠…..貝爾納多慢慢的摸索,每一個裂痕、結構,突然他發現一件不可思議的事情,他忍不住瞪著『夜行』,神情似乎想把它再拆開一次。



「你你發現了是嗎!」臉色難看的小妾突的開口,略有落寞的看了其他已經在幫忙整理物品的葉夜燁一夥人,再苦澀的開口「請不要告訴別人,連葉都不能說。」


沉默了會,貝爾納多同情的看向小妾「我沒想到你….沒想到連『巫語涵』都只是你的假身分。」
「這是保險……普通人查到巫家就會停止再查下去,畢竟沒有人想到比巫家更大的勢力,再加上巫家跟那人的交情,如果有人懷疑起我『巫語涵』的身分,巫家會先極力的保護我。」小妾面帶傷悲的開口「等我滿25就得回那人身邊!這些年的生活算是我最後的自由。」
「我不能干涉什麼。」貝爾納多勉強的點頭「這把槍你是怎麼跟葉說的?」


「我跟她說是組織的認人的條碼,她信了。」小妾強打起精神,想起以前自己欺負葉夜燁,但她笨笨的什麼都會相信,便露出淡淡的淺笑。

「所以實際上這是『偵察機式的鳥籠』?」貝爾納多嘆口氣「我回去得勸政府別跟美國太交好。」
「這倒是沒關係…..」小妾撇了他一眼,淡淡的指點「那人一向懶的管政治,國家之間的交好與否他才懶的理會,就算是出問題,英國的執政者…..會先墊條血路出來,基本上那人的範圍已經不只英國了,美國也不少他的爪子,想討好或避開完全是沒必要的。現在最重要的是別讓這玩意壞掉,那人會驚覺的….說不定會衝上島來!」小妾憂心忡忡的做結。

「赫!」貝爾納多嚇的差點跳起來「那人這麼衝動?」
點點頭,小妾臉上佈滿了不安的神色,侷促不安的看了一眼葉夜燁。
「如果是這情況,我就能理解了。」點點頭,貝爾納多認真的對小妾說「我會讓愛麗絲去查那些文字,核心沒有壞的話,只要有材料就能重新鑄造那個鳥籠。」


小妾鬆口氣,恢復沒心沒肺的笑容「我知道他的習慣,上頭陳列的文字應該是古英語──盎格魯-撒克遜語,只是我也不甚了解他在槍上頭刻了什麼,碎片又七零八落的,只能帶著核心先走。」
「我會想辦法,但你能瞞幾天?」貝爾納多憂心忡忡的問起來「如果很快就要的話…..
遲疑了一下,小妾才開口「兩到三天吧,能瞞且瞞,走一步算一步。」

「恩,只能這樣了。」貝爾納多苦笑「阿,這時候真想跟上帝抱怨一下,看能不能順利些。」
「很難吧!」
突的,一個聲音從背後從中插入話題,貝爾納多與小妾同時一驚,各自跳開原本的位置。

我也嚇到,愣愣的看著他們兩個的舉動。

「葉!你從什麼時候在的!」小妾過於激烈的尖聲問我,我稍微皺了下眉頭。

「就剛剛阿,從貝爾納多說真想跟上帝抱怨一下開始….」我納悶的反問「阿不然你們是都在談什麼?不是等等要出發的事嗎?有什麼不能讓我知道的?」
兩人本來還互相給對方眼色,聽到這句話後兩人一起鬆了口氣。

「沒什麼,只是在安排一些瑣事。」貝爾納多不自然的聳肩「你突然跑出來嚇到我們了。」
有這麼容易就嚇到?我疑惑的看著他再看看小妾,來回審視著他們裝無辜的表情。

「真的是這樣嗎──?阿!」我大叫出聲,沒有發現兩人同時眼皮子一跳「還是你們產生什麼曖昧的情愫?不行阿小妾,這個混蛋已經把老婆騙去當未婚妻了,妳不要被這皮相騙了!」
小妾翻翻白眼用力推開我,無視我著急的撲擁,走到狐旁邊後低語幾聲,背起包包便靈巧的爬上懸壁,狐有禮貌的對我們點頭後,才加快腳步跳上公主所在的石塊。
我們等小妾一行人變成小黑影,才默默的解散到各自的帳棚去。

一回到帳篷,我咚的一聲,讓身體倒在睡袋上,思索著剛剛發生的事。
心裡所想的全都是小妾走前跟貝爾納多說的那句「能瞞且瞞」,和他們兩個奇異的舉動。
翻過身,我試圖說服自己,別去猜測小妾的秘密,她有她的苦衷。

但我卻怎麼樣也沒辦法靜下心來,放鬆自己。
「唉,去洗個澡吧,看會不會冷靜點。」我爬起來翻開門帳,想去海裡游一游再上來,當作克難的洗澡,慢悠悠的晃到沿海邊,認真的做了伸展操,正打算跳下去時
我看到一個不可能在這個時間與地點出現的人。



 用這個表情看著我的貝爾納多,以雙手環抱著胸口,做出會讓人一拳扁死他的『討厭啦』少女式害羞動作───喂喂,就算你裸體在海平面上,我也只會當成浮屍好嗎!

既然貝爾納多在下面,我也就不怎麼想下去了,乾脆倒在岩石上仰天看著星星,那瞬間的疲累全都癱在星空下,聆聽著海浪拍打岩石的沙沙聲。
不一會便聽到貝爾納多從水底爬上來的聲音,他走到我旁邊,一屁股的坐下來,我懶懶的繼續看著彼此之間閃爍比較的星空,完全沒有開口的意思。

「想談談嗎?」貝爾納多用他可惡的長腿踢踢我的小腿,聲音聽起來很溫和。
「不要。」我迅速的拒絕,還直接翻過身,決定當個孬種。
「唉,怎麼這麼不給我面子,從來沒有人拒絕過我呢。」他笑笑的開著不好笑的玩笑話。
「那我們來談小妾的事?」我轉過頭挑釁的說,看著他不說話,光用歉意的笑容塘塞我。
……算了!」我心煩意亂的彈跳起來,幾乎可以算是逃走的速度逃避開貝爾納多。


回到帳篷後我心浮氣燥的在睡袋上滾來滾去,腦袋如同主人正在做的動作一樣……一團亂,心裡對於小妾對於貝爾納多所說的話更是疑慮不已……我痛苦一邊思考一邊亂滾,無視於我剛癒合結疤的傷口,不停的滾動───滾到旁邊茉漓老婆的帳棚去了。
……」老婆無言的看著我滾到她的睡袋旁邊,還連帶滾捲起睡袋,把自己包的像簑衣蟲一樣。

老婆走過來蹲在我的旁邊,一點都不手軟的用手戳裝死的我,還連帶非常用力的拉起睡袋一角,試圖把我驅趕開。(但是我硬是死賴在上面不走就是了。)
「起──來!(微弱)」我聽到老婆小聲又有點生氣的抗議「去你自己的地方睡。(微弱)」
「不要,今天這裡是我的地盤!」我把頭埋進睡袋中,悶聲說「反正我不要自己睡。」
……」老婆冷冷的瞪我,手腕微不可見的甩了一下,似乎是打人的反而手痛了,我悶笑。

不過下一秒我就笑不出來了,也不知道老婆做了什麼,似乎是電流讓我暈眩過去……總之,雖然我一覺無夢到天亮,但一早上被貝爾納多跟莉莉絲嘲笑臉上被塗鴨的臉……正確來說是口紅在我臉上寫『sorry, deserve it.』(抱歉,但你罪有應得)
還留給我一封信裡面寫著『我希望你這次真的學到教訓了───茉漓。』

我抖抖抖,突然發現自己給茉漓那個電子量手機,似乎不是件好事。
至少對我來說,要害怕的東西又要增加一項了!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連載小說
自訂分類:輕小說
下一則: SG 玩命遊戲 2-8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