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SG 玩命遊戲 2-1 下
2011/05/18 20:44
瀏覽410
迴響0
推薦10
引用0




「怎麼搞的,傷痕累累。」小妾驚呼,幫我攙扶貝爾納多。
「很不幸的,這傢伙摔下來時左腿跌斷,右手扭傷,雖然我已經幫他暫時處理過,但最好等出去再請老婆重新固定一次。」我說完,小妾卻用不解的眼神看我。


「那為什麼他卻按著…..」小JJ。
小妾沒有把話說完,可能是自覺到了氣氛的尷尬,不過已經來不及了。
我乾笑著,除了專心採集岩石的星耀以外其他人也尷尬的笑起來。


「我來幫忙推拿,漓有教過我。」小妾自告奮勇的上前處理。
貝爾納多咬牙忍耐著椎心般的痛楚,我在一旁看的也很緊張。
其實小妾推拿的很專業,瞬間就把骨頭重新接上,不過沒有打麻醉還是讓貝爾納多痛的暈過去。

「昏過去了。」小妾瞪大了眼。
「昏過去也好。」我同情的看了貝爾納多一眼,小妾是不會懂得手下留情的,追求快狠準的這個人只會有效率的接骨,不會先在接骨之前說些話轉移注意力。
所以雖然她會推拿等一些從老婆身上學來的民間醫療法,但根本沒人敢請她處理傷口。

「星耀,你說貝爾納多身上有照明工具嗎?」我滿頭大汗的看著嚴肅到渾然忘我的星耀。
「大衣上的內側口袋有電池,褲子裡面有一個手電筒。」星耀頭也不回的說完,小妾便搜索著貝爾納多的衣服,拿出了手電筒跟裝著電池的密封袋。

我接過手,仔細的算過電池數量,24顆,手電筒裡面有兩顆。
我把手電筒拋給小妾,黑暗中只有這人的眼睛淡淡的銀白色宛若星辰,所以很好找。

「我可不不喜歡我的眼睛,被敵人找到可不是好玩的。」似乎知道我的想法,她略有不快的說。
「但很漂亮阿,像鑽石…..」說到鑽石我突然想到她身上帶的那個項鍊,我噁心的吐吐舌頭。
「醜死了。」在拿手電筒亂玩的小妾當然不會放過這個大肆嘲笑我的機會。
我翻翻白眼,順手擋掉照我的光。
「別鬧了,我要把貝爾納多移到牆邊,你照前面。」
看她點頭,我便賣力的把高大的貝爾納多慢慢搬移到牆邊。


「星耀,一顆電池電量可以撐多久?」我轉頭問在摸上面岩壁的星耀,出聲回答的卻是貝爾納多。
「一顆兩小時,老師那邊也有同樣的一組手電筒跟24顆電池…..」貝爾納多慢慢的睜開眼睛。
「你醒了!」我驚訝的看著他,就算不是普通人也不可能那麼快就清醒,要知道慕容雨涵半吊子的民俗治療有多可怕,她曾經興致勃勃的拿我當實驗品,讓我死攤在床上兩天,加重了我的病情。
不過,傷口倒是像她說的迅速痊癒,所以我也不敢抱怨。

「是阿。」貝爾納多苦笑「可能是這陣子生活的太糜爛,不然不會連這種程度的就暈過去。」
話中帶著自負及對自己的不滿,我看他好像沒有沮喪的樣子,便把解釋的話給吞回去。

「對了,愛麗絲不是拆除裝置了嗎?….怎麼會?」我偷偷的看向星耀肩膀上漂浮的愛麗絲。
「我已經跟星耀問過了。」小妾臉上有著一絲懊惱「剛剛那個裝置是很舊的那種機關,高科技的愛麗絲認為這是無害的,程式就自動跳過了。」

「原來如此…….」
同一時間另一個聲音突兀的出現。
「找到了…..」星耀突然出聲,拿了手電筒退幾步。
光在牆壁上逗留,清楚的讓我們看見上頭歪斜凹進的字體。
「這是……」我驚訝著。
剛剛在黑暗中沒發現到貝爾納多倚靠的牆壁上雕刻著潦草的奇怪英文。


to restore a king to his throne


說奇怪是因為,所有的英文都是反過來的鏡面文字。
小妾向來是行動派的人,她走過去細細的撫摸牆壁,然後露出迷惘的神色。

「你看的出來嗎?」貝爾納多替我問出心底的疑惑。
「應該是刻上的….卻沒有脫落痕跡,像本來就有字跡。」小妾遲疑著回答「可是這不可能阿…」

「沒有不可能。」星耀打斷小妾的話,拿手電筒照著牆壁,牆面平滑工整,不像天然的石洞那樣,而且巨大的石柱、石筍,懸掛在岩頂上方,四周有許多混濁的岩柱。
「這的確是一個『人造的』地道,石灰岩材質有著悶熱、隔絕聲音的特性,你摸上岩石的時候應該就很清楚,只有人工製造的牆面才會光滑平整。」

雖然這的確很難製造,但如果是那個人的話…這句話星耀沒有說出來。
「使…國王…恢復王位?」小妾瞇著眼,一邊摸索著英文。
國王?英文是king,會不會是……我走過去一個個細細的撫摸著文字……果然是這樣嗎?
「發現什麼了嗎?」貝爾納多問。
「其中有一個鏡面文字很有可能就是開關,國王恢復王位,代表國王的K就可以這樣…」

我用力的把K轉回正面,另一邊的牆壁緩緩打開來。

「賓果!這果然是打開密道的機關。」我開心的打了個響指。
我們絲毫沒有遲疑的走進去,裡面卻是一間有別於剛剛地道的感覺,比剛剛的地道更狹小,我同情的看著高大的貝爾納多認命彎腰走進來。
貝爾納多用打火機點燃了石洞旁邊的石油機關,一瞬間的骨牌效應讓整個洞枯都明亮起來。
「好像連接到真正的天然石洞了…..再走下去是出口的可能性很大。」小妾說完將手電筒收起來。
我們愉悅的加快腳步,卻沒想到洞的出口有三個。

左邊的洞口寫著『犧牲』,畫著一把劍。
右邊的洞口寫著『真相』,畫著一本書。
中間的洞口則是『逃生』,畫著一隻金絲雀。

「怎麼辦?照字面上的走中間?」我看著後面猶豫的眾人。
「不…..風險太大,我沒把握。」小妾搖搖頭說。
思索了一陣子,在地板上休息的貝爾納多說。
「我想到了!有個東西可以幫我們做出抉擇。」
什麼東西…..?
「呵、呵、呵。」貝爾納多扭頭對著我,露出邪惡無比的笑容。


我清楚的看見小妾的口型訴說著十八禁的刑罰。
默默的看著累積怨氣,雙手拿著三隻暈眩肖林的小妾,又迅速扭過頭。
靠北,那三隻真噁心,幸好抓那玩意的不是我。
貝爾納多快速在肖林腳上纏上毛衣線(被我撕掉的貝爾納多衣服),指示小妾把肖林丟進分別三個洞窟裡,小妾使盡力氣的扔進去,洞窟先是傳出微弱的叫聲,接著是拍動的翅膀聲。
過了幾分鐘,肖林紛紛從『犧牲』和『真相』的洞口飛出,但為了安全,我們又等了五分鐘,確定飛進『逃生』的蝙蝠沒有出來後才鬆口氣。
「這裡真是詭異的要死。」我忍不住抱怨。
「是阿….」貝爾納多苦笑著附和我,
當我們精神抖擻的準備往逃生的路邁進時,卻遭到……


襲擊。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連載小說
自訂分類:輕小說
上一則: SG 玩命遊戲 2-2 上
下一則: SG 玩命遊戲 2-1 上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